亲历兄弟连:温特斯少校回忆录 第二部分 《亲历兄弟连》(10)

xiaopohaier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size][/URL] 在悬空的伞套里,我们大家训练五点要诀——检查体位并数数;检查降落伞及起初的晃动情况;以背对风;准备着陆;着陆。在托科阿的全过程中,训练的强度很大。在十三个周的野外训练中,我们经历了夏天的炎热和佐治亚州西部特有的红尘飞扬。训练夜以继日地进行,也不管刮风下雨。如此的节奏和强度使得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


在悬空的伞套里,我们大家训练五点要诀——检查体位并数数;检查降落伞及起初的晃动情况;以背对风;准备着陆;着陆。在托科阿的全过程中,训练的强度很大。在十三个周的野外训练中,我们经历了夏天的炎热和佐治亚州西部特有的红尘飞扬。训练夜以继日地进行,也不管刮风下雨。如此的节奏和强度使得有的人失去了信心。没完没了的野外行军,在恶劣的天气中通宵达旦的训练以及日晒雨淋,使心气不足的人扛不住了。周末也不休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都要进行装备、步枪、营房和服装检查。很少有人能没有缺点地通过刚获提升的索贝尔上尉的检查。没有通过检查的人——在E连,大部分人是通不过的——周末通行证会被废掉,又得再跑一次卡拉黑山。随着训练的深化,军官们将E连训练成了一个步调一致的团队里纪律性很强的连队。这主要归功于辛克上校、斯特雷耶少校、索贝尔上尉和我们连的排长们。E连迎接了所有的挑战,超额达到了所有的要求,辛克和索贝尔要求每个连都要达到他们所制定的苛刻标准。承受不住长官施加压力的人很快就被运走了。剩下的人只是能忍受而已。初秋时节,连里的步枪手行进到南卡罗来纳州,在克莱姆逊大学附近睡在三角小帐篷里,在大学的射击场上考核了射击。机枪手留在托科阿,他们睡在自己的营房里,吃在自己的食堂里。萨乌·马西森中尉负责机枪射击训练,而且证明了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教官。两组人员在射击场练了整整一个星期。要求每位士兵对连里的各种武器都要像对自己的手一样熟悉,从M-1加兰特步枪、点45口径手枪到60毫米迫击炮。另外还要训练轻型机枪的组合与分解。

每当天气恶劣,我们不得不留在营房里时,识地图和指南针便成了一天训练的内容。E连之所以能够胜出,毫无疑问与索贝尔上尉是不无关系的。索贝尔于1912年出生于芝加哥,毕业于卡尔弗军事学院,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成了预备役军官。他是从堪萨斯的莱利堡基地来到506团的,他在莱利堡基地任宪兵军官。历史学家斯蒂芬·安布罗斯是这样描写索贝尔的:一个傲气十足的小独裁者。”安布罗斯说得八九不离十。他的地位与船长差不多,他说一不二,是一个严厉的纪律主义者,用铁腕来掌控E连。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称他为“黑天鹅”。由于他善用独裁的方式来指挥部队,不久人们就改称他为“Herr黑天鹅”① 。


作为一连之长,他绝不宽容违纪和不忠诚的现象,也不管是真实情况还是想象出来的情况。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感觉:作为下级军官,在士兵们面前应当力争像自己的连长一样。E连的下级军官们却觉得索贝尔的形象学不来,只能好自为之。索贝尔不仅仅是不公正;他简直就是卑鄙。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压力发生了转移。先前是将平民训练成军人,现在成了证明和测验连里军官的领导能力。索贝尔开始有点蔫了,他对待士兵的态度越来越不可思议。脾气不好的时候,他会挨个儿检查一队士兵,一口气从中找出五六个没擦干净的机枪旋转底架或是肮脏的枪背带。随后他会再找出三四名“耳朵没洗净”的士兵。他看不顺眼的士兵就不可能过关,而且连长看不顺眼的士兵似乎还不在少数。在E连服役的每位士兵都有段关于索贝尔的故事。安布罗斯的《兄弟连》里已经写过不少了。一等兵伯特·克里斯坦森讲述过他跟索贝尔初次见面的情形,那情形与我跟索贝尔初次见面的情形差不多。

克里斯坦森去连长办公室报到的时候,索贝尔对他说:“连里每一个人都必须懂得纪律的重要性并且要遵守它,否则他就不会在这个连待很久。你要是完不成任务或者不能通过检查,你就得受连里的惩罚,你要是老完不成我所认为的你的任务,你就会被空降步兵淘汰。”克里斯坦森远非他的连长的崇拜者,他记得索贝尔恶毒地污辱一名士兵。这名士兵没有什么别的过错,只不过轮到他该受连长污辱而已。索贝尔站在一等兵威廉·杜克曼面前,杜克曼是个模范士兵,他身高六英尺一英寸,体格健壮。他的军装总是无可挑剔。然而索贝尔站在他面前不断地打量。突然索贝尔猛地将脸冲向杜克曼,两人的脸只隔几英寸,以一种平常的腔调,索贝尔问道:当兵的,你穿几号衬衣?”杜克曼回答道:15号,长官!”索贝尔满脸怒容地吼道:“他——妈的,你的领子和脖子中间能伸进两个手指头!”杜克曼只是应道:“是,长官。”与此同时,索贝尔迅速地移向下一位士兵,并对其如法炮制。不过,对于一些士兵在休假的时候出的洋相,连索贝尔也会忍俊不禁。就说列兵“瘦子”韦恩·西斯克吧,他是E连的首批成员之一。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西斯克勾引女孩子靠的是微笑、机智和作为空降兵的光环。一次,他被宪兵逮捕了,原因是他在铁轨上跟女孩子做事。当索贝尔要他对此做出解释的时候,西斯克回答说:火车快来了,女孩快来了,我也快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