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兄弟连:温特斯少校回忆录 外传 《亲历兄弟连》(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


军官开始睡在未完工的棚子里,没有电灯,下雨一摊泥,夜里很冷,我们不得不盖两条毯子。周期性地在卡拉黑山上跑上跑下,士兵们都踮着脚尖走路。卡拉黑山耸立在军营阅兵场之侧,雄伟壮观。上山三英里,下山三英里,每周三到四次,是体能训练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跑步很可恶,令人痛苦不堪。带一连人以空降兵特有的慢跑速度上山,当你觉得队伍因强度太大开始散乱的时候,你得放慢速度到“快步行进”。等到队伍再度紧凑,士兵们呼吸也正常了,你再恢复到跑步。上山最后的一英里往往只能“快步行进”,因为大家都跑不动了。在往返山头的自由竞赛中,我不记得谁能“跑”上卡拉黑山。往返卡拉黑山顶的纪录是42分钟;我的最好纪录是44分钟。确切地说,我不是在跑,而是在挣扎着前进。在E连不跑卡拉黑山的日子里,索贝尔中尉就命令我们去跟那障碍道过不去。在大多体能训练中,障碍跑都是有时间要求的,每个士兵必须在三分钟内完成。有些士兵一直未能在三分钟内跑下来,便被506团淘汰了。障碍本身不仅数量大,而且种类繁多,每一种障碍都需要某种技巧和体力——这是为操纵降落伞和从事长期作战提高肌肉力量而设计的。增强臂力的方法是身悬平梯,双手交替拉过一段三十英尺的水域。导致许多人淘汰的障碍是一堵十英尺高的圆木墙,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要只身翻越。有一位军官试着躲在墙后喘息一会儿,等下一个连队前来翻越的时候,加入到他们的行列。自不必说,他在托科阿待不了多久。各种障碍之间是需要跑过的小山,需要穿越的沟壑,需要跳过的战壕。一次障碍跑下来,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一周又一周过去了,障碍跑成了家常便饭,每位战士的忍耐力戏剧性地提高了。

说托科阿的训练强度大只是一种轻描淡写的说法。辛克上校坚持奇高的标准。所有人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而且不行就换,所以辛克决心要建立整个美国军队中一支最精锐的部队。在一个星期内,团里所有的连队都能熟练完成基础训练了,整齐的队伍走来走去,士兵们熟练地拆装自己的武器。我有了克罗夫特军营和预备军官学校的经验,基础训练成了更加艰苦训练中的一种消遣。实战条件下的体能训练更加要人命。十英里行军变成了二十五英里穿越佐治亚乡间的长途行军。第一次夜行军走了十一英里。索贝尔中尉在这些耐力训练之外加上饮水纪律要求:行军不结束就不准任何人喝水壶里的水。在野外行军之外,正规军军士们给大家讲解武器、战术以及跳伞训练等问题。令一部分人颇费周折才能适应的是拼刺刀训练。第一次训练完了以后,你的心里会犯嘀咕。要把刺刀捅进人的肚子的想法可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我以前摔过跤,所以徒手格斗未能让我心神不安,但是把钢制刺刀捅进人的肚子里——这得慢慢适应。托科阿也有三十四英尺高的模拟跳伞塔,迫不及待的士兵可以借此掌握跳出、操纵伞和着陆的技巧。模拟跳伞与实际跳伞相比唯一缺乏的是跳出飞机时的侧风。爬上伞塔之后,每位士兵都会缚上伞套,伞套连着十五英尺的皮带,或称固定绳。这根绳连着一只滑轮,上面有一条六十英尺长的绳索直达地面,士兵会在那里沉重着陆。士兵跳出模拟舱门的时候必须得将身体摆正,取正确姿势并且专心致志于跳伞的基本要领,才能避免在着陆的时候受伤。另外一个训练站悬挂着一只伞套,伞兵们被挂在里面的一个装置下,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受到来自各个方向的挤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