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鲲鹏热线 作者:孙文红


没有任何公示公告法律文件,没有征地规划及失地补偿方案,仅凭一纸通知,无棣县即将马山子镇百姓赖以生存的3万余亩土地强行“预征”,而21年分期付款模式则让这次“预征”土地的性质变得暧昧不清:这划给新成立的北海新区的土地到底是租是征?还是以租代征?这种非租非征,亦租亦征的模式不仅弄晕了当地的百姓,也让前来调查的记者倍感意外。然而,调查中记者发现:在无棣县非法大量占有土地的事件由来已久,这种与国土资源法完全背离的亦租亦征的模式不仅被视为合理,还被大量用以推广,如此目无国家法纪,目无土地政策、动辄数万亩的非法占用模式,数目之大,性质之恶劣,足以震惊全国。


一纸通知 北海新区3.5万亩农田被“预征”


2010年12月7日,北京崇文区。记者见到了这起震惊全国的非法占用土地案的举报人孙先生。当印满了数百个鲜红手印的举报材料摆在记者面前时,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记者还是觉得震惊而无言。3万多亩土地被强征的背后,是失地农民们的心酸血泪。


孙先生告诉记者,他是山东省无棣县马山子镇(现划归滨州市北海新区)村民,一个有着42年党龄的退伍军人。2010年3月初,马山子镇村民像往年一样,准备好了化肥,农药,种子准备耕种土地的时候,却遭到了镇里工作人员的阻拦,声称该块土地已经被新区预征,今年的土地将不再允许村民耕种,随即群情哗然。3月5日,马山子镇发出一份《马山子镇工业园土地预征工作说明》(简称《预征说明》),该《预征说明》以建设北海新区为由“预征”涉及六个行政村(付家台子、北圈东、北圈西、高家庄子、张赵与小孙庄)数千户农民的耕地两万亩,《预征说明》要求:自说明之日起,不得再在“预征”土地范围内进行挖土、栽树、搭建等改变地形地貌的任何活动。同年11月1日,马山子镇政府又颁布了一则《通告》,在该区域范围内增加“预征”耕地1.5万亩,《通告》规定:自通告之日起,不得在“预征”土地上种植树木、乱搭乱建。

非法占地3万余亩 山东滨州亦租亦征模式震惊全国


未经建设用地审批已经建设的北海新区


孙先生告诉记者,按照国家征地补偿的有关规定,征地补偿款是应该一次性发放给占地户的,并且占地补偿方案和失地农民的安置方案应该同时公布执行。但是令村民不解的是,这次北海新区征用马山子镇的共计3.5万亩耕地的占地补偿款居然是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下发的,而且没有任何国家批准的建设用地审批手续,更没有失地农民的安置方案。在孙先生为记者出示的这份2010年3月5日的《预征说明》上记者见到:预征范围为东至付台子村,西至北O村(应为北酄quan村,记者注),南至郝家沟,北至北海大道,总面积约2万亩。而土地补偿标准则为耕地补偿费(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养老保障金)等,每亩补偿3万元,分五期支付,从2010年3月支付第一期每亩4000元,其余四起分别于2015年、2020年、2025年和2031年支付完毕;非耕地(未利用地、苇地、墓地、农村道路等)为15000元每亩,支付期同样为五期、21年。而11月1日马山子镇政府发布的通告则显示,二次预征的范围为北海大街以北,北海中学以东至高家村西边界。孙先生告诉记者,二次预征的土地约1.5万亩。记者注意到,11月1日发布的通告上加盖了马山子镇政府的公章,而3月5日的《预征说明》不知何故居然连公章都没有加盖。但从两份文件上可以确定,北海新区在付台子、高家庄等村进行大面积预征的事实是可以确定的。


孙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高家庄子村共有400多户1200多人,实际拥有耕地4575亩,盐碱地及苇塘640亩,第一次被预征耕地4375亩,非耕地640亩;第二次预征耕地230亩,也就是说这次征地后,高家庄村上千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已寸土无存。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种长达21年分期付款的方式,孙先生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的土地虽然属于三类土地,但是多年来一直以靠种棉花及冬枣生活,年人均收入在6000元左右。对于当地政府建设新工业区,发展当地经济的做法广大农民是理解,也是支持的,但是被征地后的这种补偿方式实在让他们难以接受。无法想象在物价逐年高涨的情况下,5年才可以拿到4000元每亩的补偿如何维持村民的日常生活。


暴力征地 数十名农民被打村民代表被迫逃亡


由于不满这种补偿方式,被征地的各个村子均出现了不同程度抵制征地的行为,而这种被称为“集体抗征”的行为也同样遭致当地政府的镇压。2010年12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付台子村,据该村村民讲,“8月3日付家台子村被“预征”的土地破土动工,许多妇女出面阻拦,当地政府调集了民警、武警、特警、防暴警和一些地方干部数百人进村镇压,一次抓了16个女人,其中打伤6人,拘留6人。”在举报材料上也详细记述了8月3日的镇压事件,称:当时“有的女人被打得尿裤子,有一个妇女被东管区某书记踹到河里,爬上来,踹下去,爬上来,又被踹下去……。后来又抓了一个叫付炳东的农民,他被戴上手铐、脚镣,多日后放回家时,手腕及脚踝处白骨都露出来了,真是惨不忍睹,这个人被残酷折磨一番后,是彻底地屈服了,现在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孙先生告诉记者,征地开始后,高家庄子的村民也对征地补偿十分不满,但是由于当地政府动用了很多公安、武警进行镇压强征,并与多名村民发生肢体冲突,因此村民敢怒不敢言。而他作为一名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老村干部,退伍军人,被全村推选成了这次反对强征的村民代表,全村1200口人,有629名18岁以上有民事行为能力人签字,按手印来举报北海新区强行征地、补偿款项长达21年才能到位的违法行为。

非法占地3万余亩 山东滨州亦租亦征模式震惊全国

村民代表在记者面前重新签名确认,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面对孙先生出示的这份长达9页,密密麻麻按满了红色手印的联合签名举报信,记者感到十分震惊。为打消记者对这份签名是否属实的顾虑,孙先生在签名页的首页下方特意标注了以下字样:“受马山子镇高家庄子600多名村民的委托,我代表全村村民,针对马山子镇强征我村4500亩地建工业园区的行为进行合法维权,以上600多名村民签名真实合法,我愿意对此负法律责任。”


征地?租地?北海新区征地模式于法无据与理不合


那么,举报人的陈述是否属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 (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也就是说,占用耕地超过35公顷(约525亩)耕地就需要国务院来进行审批,而北海新区预征的3.5万亩土地显然是无法通过国家农用地转建设用地审批的。那么,北海新区的土地是否进行了审批,又是如何审批的?批准的具体亩数是多少呢?这种长达21年分期支付补偿款的做法又是哪级单位进行批准的?依据什么进行批准的呢?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来到了无棣县委进行采访。随后该县工作人员为记者联系到了北海新区的有关工作人员。在这名工作人员为记者准备的材料上记者见到,2010年9月29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建立滨州北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简称北海新区),规划总面积为13.1平方公里(约19800亩),其中包括无棣县马山子镇及沾化县滨海乡两大乡镇,然而仅马山子镇两次预征的土地就高达了35000亩,超出了将近一倍!而且,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山东省人民政府只是批准了北海新区的规划,建设用地的审批还需要严格按照土地法的规定程序进行审批,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均不得进行占地,否则构成非法占用土地罪。而北海新区在征地过程中,显然存在未批先占,少批多占的问题,且数额极其巨大,已涉嫌构成非法占用土地罪。


那么,百姓反应强烈的长达21年的分期支付土地补偿款又是法出何门呢?对此,有关工作人员三缄其口,只是反复强调建立新区后会给村民带来巨大的利益等等,而对这种非租非征,亦租亦征的方式避而不谈。而记者也未在该工作人员带来的材料中发现有任何关于土地审批的文件,以及分期支付土地补偿款的依据、精神。


顶风违法犯罪,谁是下一批因土地落马官员?


我国土地管理法中专门列举了以租代征这种土地违法的形式,有关司法解释也对以租代征这种土地违法形式的处罚进行了明确的规定。2005年8月22日,国土资源部国土资发[2005]116号文件《关于坚决制止“以租代征”违法违规用地行为的紧急通知》中规定,“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及单位和个人不得通过受让、租用等方式违法占用农民集体土地用于各类非农业建设”,“对擅自通过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等方式将农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的单位和个人,应依据《土地管理法》第76条、第81条的规定追究法律责任”。也就是说,对出租方按“非法出租集体土地行为”定性处罚,对占地方按“非法占地行为”定性处罚。在2008年的“全国土地执法百日行动”中,全国查出“以租代征”、开发区擅自设区扩区、未批先用三类违规违法案件3万多件,涉及土地330多万亩。之后一大批涉及土地违法的官员因此落马,随之而来的与土地问题相关的贪污腐败问题也逐一浮出水面,成为近年来我国贪污腐败案中的重点。


令人讶然的是,北海新区的这种非租非征,亦租亦征的方式对失地农民的伤害远甚于以租代征这种土地违法形式。在以租代征这种方式中,租期结束后,土地的使用权依然是农民的,而北海新区这种长达21年的分期支付补偿款的方式,一方面形成了付款租地的事实,另一方面在21年后剥夺了失地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如此看来,当地农民以命相拼,甚至不惜逃亡、上访或有些无奈之举、悲壮之意。


在国家一再出台土地保护政策,三令五申要求严守耕地红线的今天,在一大批因以租代征等土地问题落马的官员之后,滨州市北海新区无视国家土地管理法,未批先占,少批多占,以租代征数万亩土地,其行为令人费解,其举措足以令举国震惊。


我们希望能够引起国家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及时纠正滨州市北海新区的严重违法占地行为,切实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重新树立当地政府在百姓心中的形象,让权利在法律范围内,在民意的阳光下运行。鲲鹏社将继续跟踪报道!(记者 孙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