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兄弟连:温特斯少校回忆录 第一部分 《亲历兄弟连》(5)

xiaopohaier 收藏 0 1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


1942年的预备军官学校提供的基本课程,是由陆军参谋长乔治·C.马歇尔将军设计的,由步兵学校校长奥马尔·N.布拉德利准将组织实施的。预备军官每星期上六天课或训练六天,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放假。课程重点是作战指挥的基本知识、武器系统、步兵战术以及一般军事课目等。训练一天之后,我们通常每晚都要再学习两个小时。几个星期之后,教官们会进行评价,确定哪些学员有可能成为最优秀的军官。出人意料的是,我这个老列兵胜过了更有经验的士官们。


预备军官学校的特点之一是教官非常严格。在克罗夫特军营差不多八个月里,每天的检查从未逮到我的过失。然而,在4月的营房检查中,我被指出有两个小错。跟一般学员相比,我这还算是不错的了。他们差不多每天都会挨一次批。鞋子必须严格地放在应放的位置,军装必须等距挂在衣架上,军毯折成七英寸宽而不是六英寸。教官检查的时候手里拿着尺子。他们每天赶得我们裤子都提不上,每天晚上我们都像发了疯一样苦学。一次集合不到的结果是开除。


往返哥伦布市的交通不便,所以我就干脆连续三个月待在学校里,偶尔看回电影吃次冰淇淋。课程包含了许多军事课题,从后勤补给作用的演示到火力对坦克和卡车打击效果的演示。每个星期,上课的军官和士官们都对我们说下个星期是最难的,他们每次说的都是实话。在两周内,我们接受了在本宁堡最难的测试。内容是看地图,我读过大学,对我来说这次考试更像正误辨认题。学习对我来说不在话下,不过我还是为了自己的不满足感而刻苦学习。


行军拉练的距离和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多的时间是在野外和射击场。射击场上的演示最令我感兴趣的是用机枪掠过自己人的头顶去射杀敌人。我们也学会了瞄准一个目标而击中另一个目标。意思是说,在烟幕遮蔽的情况下,你仍有可能击中主要目标。毕业前两个星期,我们完成了课程中的武器部分。我的成绩不错,满脑子里全是凸耳、凸轮、操作杆、气动、后座致动发射机制等词汇。在射击场上训练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我们开始进行战术训练。我十分喜欢战术训练,因为这又是需要动脑筋的事情。在一次野外课目中,我们观察一个营在河边进攻,一连工兵在架设一座步兵桥和一座车用桥,一艘在炮火之下的摆渡船,烟雾弥漫,炮火纷飞。回想起来,我觉得那是一次在佐治亚州沼泽地里进行的长达十三个星期的马拉松式训练。课程快结束的时候,我仍然希望加入空降部队。我对步兵越了解,就越觉得步兵与我格格不入。

在本宁堡有一种传言,说一半的步兵会死,要么死于肮脏的生活环境,要么死于前线炮火。亲眼看到步兵的生活后,我觉得只有疯子才能当步兵。我在预备军官学校的时候,有一位预备军官引起了我的注意。


刘易斯·尼克松是富家子弟。他出生于1918年9月30日。他的祖父是最后一位个人设计军舰的人。尼克松上过耶鲁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他接受的教育比班上大部分其他人都多。他周游世界之后,回到了他们家族的工厂——尼克松硝化厂,一个加工厂,生产硝酸纤维素,用来制作钢笔铅笔管、扑克牌贴面以及眼镜框表面等。尼克松是在新泽西的迪克斯要塞入伍的,在克罗夫特军营完成了基本训练。尼克松酗酒成性,性情自由,喜欢高档次的放浪生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