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龙宝经 正文 第一章 夜波荡漾蕴杀声

谁是黑色的眼 收藏 4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6.html[/size][/URL] 池畔血斗   是夜,满天星斗,光芒万丈。草丛里的蟋蟀、蝈蝈大声地鸣叫,似是喜悦的欢呼,又像是发泄着对星星们“独领风骚”的极端不忿。窗外热闹非凡却又显得异常沉寂:窗内的李老头却反反复复孤枕难眠。   “噹,噹......嘡啷啷......”一阵兵刃撞击声夹杂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6.html


池畔血斗


是夜,满天星斗,光芒万丈。草丛里的蟋蟀、蝈蝈大声地鸣叫,似是喜悦的欢呼,又像是发泄着对星星们“独领风骚”的极端不忿。窗外热闹非凡却又显得异常沉寂:窗内的李老头却反反复复孤枕难眠。


“噹,噹......嘡啷啷......”一阵兵刃撞击声夹杂着呼喊声穿过漆黑的夜幕钻进李老头的耳中,李老头警觉地跳下床去,潜手镊足循声寻去。


此刻,静静的星光下,池畔的树林中,正上演一出破坏这美好景致的“打剧“。一位紫面灰袍的老者正与一白衣青年剧烈拼斗。那老者手使一把金光闪闪的梅花钩,钩身上反射着蓝汪汪的光芒,显是已煨剧毒。李老头寻着一棵大树,屏息凝神隐在树后,默默地关注着这场“忘年杀“。忽然形势急转,白衣青年剑招一变,使出一式武林绝学——天外飞仙,此本乃圆月弯刀主人丁鹏家传绝学,不想此少年竟有缘学成,李老头暗道:这老者看来凶多吉少。


紫脸老者见此绝技,叫声不好,右手挥动梅花钩,一团钩花护住上盘,双脚、屁股齐心协力,使出一式一代大侠令狐冲独创的一招“平沙落雁屁股向后式”收腹吸气,倒跃出一丈多远,堪堪避过此招。白衣人剑势走空,不待老者站稳,随之剑式一变,腾身跃至老者面前,施出了天下攻势最凌厉的哀牢山七十二式连环剑。剑势绵绵不绝,老者连连后退,渐露败象。突然老者将心一横,转守为攻,以攻制攻,双手握钩不闪不避,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式,使出一招“狂劈华山踢左肋”和身向白衣人攻去。白衣人情急之下挥手用了一式“二郎担山力盖世,用剑封住钩式,顺势向下一矮身,避开此式,同时左手按地双腿“撩阴绝命腿”连环向老者下盘踢去,老者狂笑道:“白依山,还真不含糊,老夫今天让你开开眼,见识一下十大邪功的厉害。”老者说罢,双足叉开,二指一拂钩尖,口中喃喃诵道:“丹田聚气,化为无形,金蝉脱壳。”只听一声“咗”老者便无影无踪。白衣人大惊,暗道:莫非是“金蝉脱壳隐身法”正当他疑或不解之际,忽觉身边阴风阵阵,乃知老者将会有凌厉的杀着。


老者突现于青年身后,狂吼一声:“横扫千钧”梅花钩一横,把钩作刀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青年腰部砍去。


白依山正以静制动,此时闪躲,为时已晚。他灵机一动,双手紧握剑柄,用尽毕生功力,死命地往腰间一竖,恰到好处地迎上钩锋。


“嘡啷啷......”一声大震,白依山只感虎口剧痛,宝剑拿捏不住跌落在地。只感体内血气翻涌,极为难受。与此同时,老者的梅花钩也脱手而飞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白依山调息了一下道:“淫贼,还有什么邪功、魔法,索性一并使出,本少君今日定要取尔狗命。”


“白小贼,别仗着龙之山庄便以为我怕了你了,别忘了狗急跳墙,兔死蹬鹰,既然如此,老夫今日少不得要与你同归与尽。”言讫,老者突然从怀中抽出一枝血色短箭,反手插入自己口中,只见老者双目紧闭,用力一震,身上衣衫尽皆化为碎片,随风飘去,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不一会儿,老者浑身已然变作赤红色,头上腾起股股血雾。白依山一见便知老家伙要拼命,暗运如来神掌内劲,蓄势观敌。“唰”老者张开血盆大口,吐出血箭,但箭头已然踪迹不见,显然已被噙于体内。只见老者运起真气,将箭头在体内引动,刺破血管,以备攻敌。


“老淫贼,看你还要做甚!”


“娃娃,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恶魔血箭。”口中念念有词“经脉逆转,真气倒行,恶魔血箭,无人可挡。”说完巨口一张,一股鲜血直向白依山喷出,白依山闪身一躲,鲜血射在一株树上,树身冒出丝丝血气,不一会儿,一棵大树化为一滩枯水。


白依山心内大惊,暗道:果然不愧江湖十大邪功排名第七,阴毒无比。五年前我随庄主途经洛林关家庄见数人死于此功,凡中此攻者,莫不全身爆裂,死无全尸,幸好有天砂宝衣护体。看来今天必须用如来神掌才能结果他。


白依山朗声长笑道:“怪不得你采花盗柳,觅取紫河车,原来是在练邪功。不过就算本少君不杀你,你也难逃公道,施功后如无高手以先天真气疏筋活血必会血脉爆裂,内腑胀碎而亡。还是让本少君先超度了你,省得再活受罪。


“万佛朝宗”白依山大喝一声,双掌托天,两腿微曲,掌心泛起一抹金光,把整个人都映成了金黄色。


“原来是龙之山庄的龙之少君,怪不得功夫这么好!”李老头暗叹。


“咄”白依山双掌一推,向老者拍去,老者更是大力舞动双臂,恶魔邪功全力施为,张牙舞爪地迎了上去。


“轰隆隆”一声大震,老者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地掉在地上。全身啪啪连响,血肉横飞,血管爆裂,浑身上下骨断筋折,瘫倒在地,死于非命。


“真他奶奶的不知死活,竟敢在我白某人的眼皮下作奸犯科,真是阎王叫你今朝死,不敢活命到五更。”


“老淫魔,你给我记着,坏人、恶人、奸人碰上龙之山庄的人只有一条路可走——死,不管是谁。”可惜老者已听不见了,也记不住了,因为死人什么也记不住。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