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26

“嘿,小白脸,你过来”。毒蛇眼眯着,微醺地半倒在金发女兵的身上,如一只假寐的猫。

面面相觑。之后我们终于明白他指得是书生。

书生恐惧地向沙发深处缩了缩,似乎想钻进去消失掉,但在毒蛇的逼视下,他还是不由自主站起来。

“过来,到这儿来!”毒蛇招了招手,伸出舌头舔了舔挂在嘴角的一滴酒,额头的疤痕跳了跳,浮现出一丝似是而非的笑容。

书生终于挪到了吧台边,身子侧着,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毒蛇大概明白书生的想法,秽笑着一把把他抓过去,按在旁边的一个圆椅上:“不用担心你的蛋蛋,小白脸!”,他与怀里的女兵低语了几句,两人发出会意的低笑声。

“叫什么名字?”

“长……长官……威廉姆斯,二等兵……”书生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来自……来自俄亥俄州……”

“多大了?”

“长官,十八岁。”

“嗷,上帝,十八岁?他们怎么舍得把你这样的小雏鸡送到这鬼地方!”毒蛇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他把自己的杯子推到书生面前:“享受一下吧,小子!”

“长……长官……我不会喝酒。”书生向后缩了缩,干渴似地咽着唾沫呢喃道。

“真的?不可思议!我说过,在这里,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到这个的!”毒蛇直接把杯子塞到书生手里:“就一口,小子!这是我们的地盘,这里没有该死的警察!”

书生转头看了看我们,托托眼镜几乎要哭出来。

“长官,他真不会喝酒!”常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闭上你的嘴,黄种猪,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毒蛇没看常龙,只有声音刀子一样飘过来。

黄种猪。

我紧紧拽住常龙,用力把他拉到座位上,我能感觉到他手在微微颤抖。

毒蛇轻蔑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额头上的疤痕跳了几下,脸上挂着羞辱对手后的自得:“喝吧!小子,就一口!”

“帅哥!喝吧,让我看看你是个小男人!”金发女郎在书生脸上捏了一把,咯咯浪笑着。

无可奈何中书生终于举起杯子,如举起一个千斤重的杠铃一样,就像喝药似的匆匆喝了一小口,之后便痛苦地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