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兄弟连:温特斯少校回忆录 第一部分 《亲历兄弟连》(1)

xiaopohaier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size][/URL] 那些熟悉的人名,年轻士兵的面容仍然时常回到我的脑海。这些年轻的空降兵没有机会在战后回到故乡开始新的生活。我像大多数历经血与火的战场的老兵一样,往事不断涌到眼前——都是些遥远的记忆:在D日向德国的炮兵阵地进攻,突袭卡朗唐,在荷兰的大坝上拼刺刀,以及巴斯托涅的寒冷。 黑暗的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4.html


那些熟悉的人名,年轻士兵的面容仍然时常回到我的脑海。这些年轻的空降兵没有机会在战后回到故乡开始新的生活。我像大多数历经血与火的战场的老兵一样,往事不断涌到眼前——都是些遥远的记忆:在D日向德国的炮兵阵地进攻,突袭卡朗唐,在荷兰的大坝上拼刺刀,以及巴斯托涅的寒冷。


黑暗的记忆不会消退;你与之共存,这些记忆成为你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无论是在作战时还是战争结束后的这六十多年间,我对我所身陷的战争有自己的看法。我看到在战斗中负伤的伤员,觉得他们是幸运的,因为往往他们会获得回家的机票。对他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而我们其他的人还要每日每夜地去作战。如果我的战友战死了,我看着他,希望他能在死亡中找到和平。我说不准他们这么早就退出战争是幸运还是不幸。许许多多的人死去,以换来其他人的生存。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找到静谧的安宁是每个士兵的梦想。有的人寻找的时间比另一些人要长些。根据我的经验,找到静谧要比找到安宁容易得多。真正的安宁一定是发自内心的。


随着我战时的老伙计们以惊人的速度纷纷去和在战场上倒下的战友们会合,远去了的回忆又重新浮上脑海。艰难岁月的回忆淡出了,思绪回到友好温馨的时光,回到我与之有特殊关系、真真切切的兄弟们那里。我与这些兄弟朝夕相处,感情深厚。我对认识这么多优秀的兄弟深感荣幸,下面就是他们在战争时期的故事。


1918年1月21日,我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县。父亲叫理查德·温特斯,母亲叫伊迪斯。我出生时,我们家住在新荷兰,兰开斯特边上的一个小镇。我年幼时,家搬到埃夫拉塔。我八岁那年,一家人才在兰开斯特县定居下来。对于小时候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对学校和身边的陌生人怕得要死。到上初中的时候,我终于能适应变化的环境,而且也开始表现出一定的领导才能。校长喜欢我,让我当了校园卫士。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处在一个可以展示自己才能的位置上。阅读和地理一直是我所喜欢的课程。学习上,我成绩一般。中学时期,我酷爱体育活动,特别是橄榄球、篮球和摔跤。我父亲是爱迪生电业公司的工头。他不知疲倦地工作,每星期挣四十美元养家糊口。他是一个好父亲,时常领我到费城和附近的社区去看棒球比赛。我有一位出色的母亲,她十分守旧。她出身于门诺派教徒的家庭,却从未皈依那种信仰。从小我就受到了诚信和纪律的教育。母亲毫无疑问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人之一。孩子随母亲,这并不奇怪。母亲哺育自己的孩子,她潜移默化地将纪律和观念传授给孩子,而且她也教会自己的孩子拥有自尊。我的母亲每天早晨第一个起床;她为我和我的妹妹安准备早餐;每天晚上,她最后一个上床。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她都是一位理想的家长,下意识地,我是以这样一位了不起的妇女为样板来形成自己的领导风格的。早年在家的时候,母亲给我的印象使我尊重女性。我父亲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要喝酒,就在家里喝。”我却拿定主意,我不要喝酒,而且我从来没有对妇女表现得不尊重。我早年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是巴贝·鲁斯和米尔顿·S.赫西。后者刚在离兰开斯特县不远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巧克力帝国。每一个美国男孩都羡慕巴贝·鲁斯,他是当时最受欢迎的球员。至于赫西,他不仅是位精明果断的企业家,而且还是个了不起的慈善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