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章:从容过乌江(二)

likangjiang 收藏 1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此时,我们红三十四师正在牵制和阻击各路敌军对中央红军的追击。自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师全歼中央军周浑元部先头部队九十师以来,打下了中央军的嚣张气焰,缓解了中央红军尾追的压力,对其它各路敌军都有一定的威慑。周浑元部三个师再也不敢分开单独冒进,猬集在黄平至施秉一带地区,等待中央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此时,我们红三十四师正在牵制和阻击各路敌军对中央红军的追击。自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师全歼中央军周浑元部先头部队九十师以来,打下了中央军的嚣张气焰,缓解了中央红军尾追的压力,对其它各路敌军都有一定的威慑。周浑元部三个师再也不敢分开单独冒进,猬集在黄平至施秉一带地区,等待中央军吴奇伟部四个师的北上会合。湘军刘建绪部的三个师也没有那么骄横积极了,跟在吴奇伟部的侧后,缓缓推进。而粤军和桂军到达榕江一线后,刚脆停滞不前,驻守观望。王家烈的黔军则退守黄平以西的福泉、贵定地区。

元月二日,敌情发生较大变化:吴奇伟部的四个师已兼程北上到达黄平及以西地区,与周浑元部对我师构成东西夹击之势;后续刘建绪部三个师也到达台江、凯里一线。若此时周、吴两军同时对我师发动进攻,以我师独抗中央军七个师的正面进攻,那处境是非常危险的。而这时红军主力正在乌江抢渡激战,军委纵队尚未渡江,一旦交战,我师至少需坚守二十四小时以上,既使完成任务,伤亡亦是惨重。我一面将敌情上报中革军委,一面调整布署,做好应战准备。同时电告殿后的红五军团,请求派一支部队,掩护我师右侧后翼的安全,防止黔军的偷袭。

元月三日,中央军周、吴两部七个师突然悄悄向西开去。我松了一口大气,蒋介石居然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但静心一想:蒋介石这么做也是有他的战略目的的,他知道我师的战斗力很强,既使能重创我军,他的七个师恐怕也会元气大伤,那么,顺手接管贵州的大计就会落空。他认为目前的中央红军已是无根的浮萍,要消灭它并不很难。而各省的军阀割据,才是他的心头大患。因此,蒋介石要乘王家烈黔军新败之际,接管贵阳;实现统一全国之大业的梦想。我想通这些后,为蒋介石的“精明”而叹息振腕不已!岂不知得意之时正是失算之机,此可算是蒋介石战略上的一大败笔。

被蒋介石玩于掌股之上的王家烈,正忠实地执行薛总指挥的命令,派出心腹师长何知重指挥四个团,由福泉从瓮安方向推进;又令尤国才和蒋在珍也各率三个团自开阳附近向乌江江界河渡口推进。我接到敌情,命暂一旅进抵中平、艾州一线,阻击或击溃尤、蒋二部,确保军委纵队安全过江。命暂三旅在牛埸一带迎头痛击何知重的四个团,力争全歼。暂二旅于瓮安与余庆之间,监视湘军刘建绪的三个师。

三日下午,我接到特侦营方营长发回电报,在大乌江附近的渡口可以架设浮桥,便于炮兵部队过河,目前特侦营已控制南岸渡口;北岸守敌黔军约有一个团。我与政委商量了一下,决定从大乌江附近渡口过江。于是,我们马上回电:指示方营长一是多寻找渡江船只;二是弄清对岸守敌的情况,三是准备架桥的材料。同时将我师的决定电告中革军委。我与政委分了工,政委和唐副师长留下指挥部队,我与参谋长率师部工兵营及各旅工兵排、暂二旅103团、狙击连和一个山炮连先行赶往大乌江渡口。

四日清晨,我率部到达乌江旁,爬上一道峭壁,就听见江水冲击岩壁的轰鸣声,视野里是一片飘荡的云雾。乌江之险,史多记载。我曾记得明游记作者谢鸿在《夜郎蒙拾》中这样写道:黔地多川,乌江为右,水如奔箭,浪涛惊魂,险滩如麻,滩滩相接,渔人不见踪影。两岸峭岩陡壁,猿不可攀,河谷狭窄如肠,往下俯瞰,人如蚁点,往上仰视,窄窄一线青天……。现在,这道天险就横亘在我的眼前,果然名不虚传。但见江水滔滔,浪花如雪,大有一泄千里之势。岸边是数十丈高的绝壁,岁月风雨已把它冲刷成峰窝状,其间怪石突起,颇是狰狞。看到这架式,我心里不由一寒。这就是我们要征服的天堑。

来到渡口,方营长迎了上来,详细地汇报了情况,说只搞到了两条渡船,其它的船扣在河对岸。黔军在对岸渡口有一个营把守,后面山腰有两个营防守,可随时支援渡口。形势很严峻,全师必须在明天傍晚前渡过江去,后世历史记载明晚黔北地区将降暴雨,会给渡江增添很大麻烦。时不我与,必须尽快渡河。我找来各单位负责人开始布置任务:工兵营及各旅的三个工兵排负责架设浮桥,再从103团抽调一个营帮助捆扎运输木筏、竹筏,由工兵营长负责,必须在明天上午八时前架好浮桥。王参谋长负责组织渡江突击队和火力掩护,各部立即展开行动。

根据预定计划,突击队由特侦营组成,分成两队。笫一队30人从渡口上游约300米的地方泅渡过江,队长由特种一连副连长孙连胜担任,挑选的队员全是水中蛟龙,武器装备是清一色德国造的快慢式驳壳枪和三个手榴弹。第二队乘两只木船从渡口正面强渡,队长由特种二连连长刘卫东担任,每船一个加强排,配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所有队员携带自动步枪与冲锋枪。笫二梯队由103团一营担任,乘坐六十张竹筏或木筏。火力掩护是炮兵连8门75MM山炮,103团的20门迫击炮及百十余挺轻重机枪;另外还有狙击手43人。山炮连负责压制并摧毁黔军的炮火及坚固的碉堡,迫击炮负责摧毁黔军的机枪火力及阻击阵地,轻重机枪和狙击手压制黔军的单兵火力并掩护突击队登陆,夺取敌阻击阵地。攻击出发前,我给每一位泅渡的突击队员敬酒壮行。

八时三十分,抢渡开始,我军强大的炮火进行齐射,对岸黔军的阻击阵地是一片烟火,工事、碉堡都被摧毁。泅渡队已跳进刺骨的江水中,奋力向对岸游去,两只木船亦离岸向河中划去。随后的木筏、竹筏群也跟着向前划进。黔军残存的炮火与火力点开始疯狂地对江中的船只、人员进行射击。王参谋长立即指挥我军山炮和迫击炮进行火力压制,不一会儿黔军的炮兵便被取消了发言权。泅渡的突击队和两只木船已顺利地划过了江中,开始进行冲击登陆了。我一面命令所有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掩护突击队登陆,一面命令所有号兵同时吹响冲锋号。正在这时,山腰上的两个营黔军增援下来了。王参谋长命令所有火炮全力拦截,我指挥十挺重机枪严密封锁下山的各路口。成群的炮弹飞向黔军增援的队伍中或山道上,阻击着黔军下山的步伐。

“师长!你快看!”身边的警卫员小铁柱指着江对岸渡口对我喊道。我忙转过望远镜向对岸渡口望去,只见五六个泅渡的突击队员已登上岸,领头的正是副连长孙连胜,一边射击一边灵活的往上仰攻,吸引黔军的火力,掩护木船靠岸。“好样的!”我不由得赞道。这位湘江边长大,十五岁就当红军的孩子,如今已成为一位出色的基层指挥员。战斗顺利地进行,两个加强排和泅渡突击队已攻占了黔军第一道阻击阵地,正向纵深发展。第二梯队已开始登陆,姚团长亲自指挥。山腰上的黔军援军被我军炮火打得抱头鼠窜,东躲西藏,眼睁睁看着我军登陆,知道事不可为,便撒开两腿,向后山逃窜而去。姚团长指挥登陆的一营,迅速清剿残敌之后,跟踪追击,占领了山腰、山顶阵地,掩护工兵营架桥。

战斗约一个小时结束了,部队除去警戒的,全部投入到架桥的工作之中。在北岸又找到了黔军扣压的四条大木船,这样更加快了架桥的速度。我们很快在两岸拉上了四条粗绳,又在河中靠岸边处打下数十根木桩,河中用三条大木船固定。这样,粗绳可以固定在木桩和木船上。然后再将一个个捆扎好的门桥(指用三个木筏或竹筏重叠在一起成为一个门桥)套在粗绳上,再用竹篓装上石头沉在河底,就能固定门桥不被水冲走。就这样一个一个的门桥准确地连在一起,浮桥缓慢地向河中延伸。

拿下对岸渡口之后,我立即给政委发报,通报了渡口的情况,要求部队完成任务后迅速向大乌江渡口转移,务必明日下午五时前渡过乌江。同时电告暂二旅加快行军速度。政委回电说:军委纵队和红军主力于昨日傍晚前全部渡过乌江,我师掩护任务已胜利完成。暂一旅昨日歼灭黔军蒋在珍师的两个团,击溃尤国才部三个团;暂三旅围歼了何知重部的四个团。黔军一触即溃,我师伤亡甚微。今日,暂一旅和师直已向大乌江转移,明天九时前可抵达渡口。暂三旅殿后,明日十二时前可到达。我看完电文,便放了心,集中精力指挥架设浮桥。下午三时,暂二旅赶到了。我让他们休息两个小时,吃完晚饭,便接替103团工作。晚上,大乌江渡口两岸,灯火通明,五、六千大军通霄达旦,挥汗如雨奋战在寒风冷冽的河面上。当凌晨的旭光洒在乌江江面上时,浮桥已延伸到北岸。晨七时,浮桥全部峻工;桥宽三米多,长三百多米,显得很扎实。我命王参谋长担任渡江总指挥,统一指挥部队按顺序过江。笫一批过江的自然是暂二旅,他们走在自己亲手架设的桥面上,精神振奋,神态昂扬,显得非常自豪,有一种将任何天堑踩在脚下的成就感。

上午八时四十分左右,政委率暂一旅、师直部队以及中央军九十师的4000多俘虏(黔军俘虏我师基本没收,因为绝大部分都是大烟枪。)赶到了渡口。大家看着横卧在激浪翻滚的江面上的“乌龙”时,一个个惊叹不绝,就连那些俘虏兵都点首称赞:“红军真了不起!”中午十二时,殿后的暂三旅亦飞兵赶来渡口。全师人马连同俘虏近三万人马终于在傍晚时分全部渡过乌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