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十八章 间关百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他娘的,这些人打的什么仗?!一个二个都是畏敌如虎,一退邢州,二退相州,大好河山,百姓膏腴,拱手让给契丹人!他们是朕的臣子还是契丹大汗的臣子啊?嗯?!“


御书房里,石重贵将御案拍得“砰砰“作响,案前扔了一堆符彦卿的前线战报和请罪奏章,暂领枢密使,大司徒冯道坐在左首,低声道:“皇上暂且息怒,龙体要紧!”


“要紧个屁!”“哗啦”一声,一只茶碗被抛出几丈远,摔在柱子上,撞个粉碎,内待听了动静,慌忙进来收拾,还没捡完,“砰”地一声,一只白玉笔筒又被扔了下来,里头狼毫兔毫散了一地,内侍登时手忙脚乱。


“他娘的,这李守贞可恶之至,朕对他也算推心置腹了,放着侍卫亲军这许多大将,放着外头这许多雄藩强镇,越级任他为北面招讨使,这该死的家伙居然尸餐素位,任由那天平节度使张从恩雀占鸠巢,强行上位!“


“他娘的,这药元福也可恶之至,怎么说也是朕的人,居然胆敢扔了相州军民数万不战而退!好大的狗胆!手头没有粮草,他不会抢吗?!“


“他娘的,这皇甫遇身为监军,难道是吃干饭不做事的吗?!亏他也是戚城杀场上打滚下来的老人了,身衔圣命,连个小小的天平节度使也镇不住!”


“他娘的,这符老四身为御营使,处事不明,御下不严,这两场败仗,他要担首责!张从恩一败邢州,他就应该马上问罪!不然何至二败相州?!“


冯道端端正正地坐在锦墩上,他知道石重贵现在正在气头上,劝是劝不来的,只有等他出了气才好说话,古往今来的皇帝都是这个样,事情全是臣下做错了,自已永远英明神武,一点错都没有,前梁的朱全忠是这样,前唐的李存勖也是这样。


“最最可恶的就是那天平节度张从恩!他娘的,这个老混帐,老畜生是从哪个石头蛋子里蹦出来的?!邢州,相州大败全是他一始,做人不能做得这么成功罢?啊?!就是放一头猪在那个位子上,也不能做得如这个狗娘养的那么精彩罢?!老子要将这老狗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来人啊!。。。。。。。。“


丘八皇帝满口的污言秽语让冯道有点坐不住了,当石重贵咒诅发誓要整治张从恩时,文官之首,当朝司徒,代行枢密使不能再坐视不理眼看着他行差踏错了,冯道赶忙道:“皇上且慢!“


石重贵瞪大了牛眼,吼叫道:“谁也别拦老子!老子不把这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家伙。。。。。。。“


冯道离了锦墩,双膝跪下,语带凝噎,悲呼道:“万岁!万万不可啊,张节帅也是皇亲国戚。。。。。。。“


石重贵气极反笑:“胡说!老子只有杜威那个便宜姨丈,和这张老匹夫有个鸟的关系,冯司徒老糊涂了。。。。。。。。。“


冯道顿一顿首,摇摇头,一字一字道:“皇上应该记得,张节帅是张皇后之父啊!“


张皇后?!恍如一个焦雷在石重贵头顶轰响,然后是瓢泼大雨从头到脚浇了个湿透,终于想起来了,自已那个死鬼老婆,可不正是姓张?往事在脑中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


老汉奸石敬塘:“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父亲又早亡,晋阳府张从恩有个女儿,貌美贤淑,叔父就为你作主了!“


老混帐张从恩:“贤婿啊,老夫这女儿,就交给你啦,嘿嘿!“


老人渣冯道木然地拿着诏书:“。。。。。晋阳张氏,淑端贤良,识大体,美仪度,惜英年早逝。。。。。。追封皇后谥: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


冯道见石重贵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由暗暗腹诽:“都说你小子精虫上脑,只用下半身想事情,果然不错,这多久的事情啊?人家张从恩好歹也把独生女儿嫁给了你,还赔了一大笔嫁妆,现下有了个寡妇皇后,人家喝剩的酒,吃剩的馍你倒吃得挺香,乐得都忘了死鬼老婆还有个老爹活着哪!“


石重贵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朕日理万机,天天很忙不是?一下子就把死鬼老婆给忘了,真不应该,打个时候给她上两柱香去,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还有那一大笔嫁妆,不也让老子爽了很久吗?好说歹说,张从恩也还是自已的泰山大人老丈杆子不是?倒不能鲁莽从事了。


瞟了瞟冯道,正遇上老人渣那有点轻蔑的目光,自认脸皮厚比城墙的丘八皇帝也不由脸红了,吃吃道:“这张从恩。。。。。。。果然不好处置,冯爱卿可有甚么办法?“


冯道心中早有计较,把胸一挺,道:“启禀皇上,张从恩在前线扰乱军纪,以至失机,那是确有其事,不可不罚,然他是皇亲国戚,若是重处,恐致天下以为皇上刻薄寡恩,失了人望,反为不美,前几日东京留守李周病逝,职位空了出来,不如令其将部军交与澶州御营使,回京待罪,之后权授个东京留的虚职便可!“


还是老人渣够精明啊,这处事之道的功力,不是一天两天能炼成的,石重贵心里暗暗竖大拇指,道:“好,好,都依冯爱卿便是!只是这番前线失机严重,御营使符彦卿显然已不能御众,朕拟御驾亲征,爱卿以为如保啊?“


冯道眼皮抬一抬,道:“皇上正在主持开封改建,不宜离开,臣记得,侍卫亲军都指挥使高行周,现正在家赋闲!”


石重贵愣一愣,冯道是在建议以高代符了,高行周威望极高,也有谋略,不过自已刚刚将他从侍卫亲军中拨出来,现在又要放回军中?


冯道察言观色,当然知道皇帝心里在想什么,心中叹口气,为臣不易啊,道:“高尚质为人敦厚,老成持重,又是元勋宿将,当是御营使的不二人选取,还望陛下三思!高将军有二子,长名怀德,次名怀亮,皆有勇名,听闻对武备学校颇有向往,皇上何不开恩,破格收此二子入校,也算是一桩美事啊!”


冯道是建议让高行周留下两个儿子当人质了,石重贵想一想,这倒是可行,但高行周那边,谁去说合?想到此处,不由眼角瞟着冯道,一言不发。


冯道苦笑一下,道:“皇上这番美意,高家必定感激零涕,待会下朝,臣就去高家说合,想来尚质会给臣这个薄面罢?“

石重贵终于明白,为啥每一个丘八皇帝上了位,都一定要把这老人渣冯道扶上相位,荣宠不衰,这么有能力又善解意的大臣,谁不喜欢啊?!


第二天,被重新启用的高行周领诏命和尚方宝剑自开封发到澶州大营,大晋皇帝石重贵不出所料大发雷霆,将众将骂了个狗血淋头,御营使符彦卿被当场解职,发配军前立功赎罪,以高行周代之;北面招计使李守贞去职,以右神武统军张彦泽代之;天平节度使张从恩,削去军职,交出部军给符彦卿,自赴开封待罪;监军皇甫遇,侍卫亲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药元福,处事不当,着罚俸一年,戴罪立功。濮州剌史慕容彦超遇敌奋勇争先,有功于国,先予以嘉勉,战后再论功升赏。任河东节度使刘知远为幽州道行营招讨使,克日出军,直捣契丹后路。


除了张从恩从高行周处得到内部消息,知道自已要到开封升官,没啥所谓之外,澶州诸将都被训得面红如血,汗流浃背,高行周严令张泽率大军再向相州挺进,若再敢玩弄军机,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


天子震怒之下,众将都是唯唯从命,不敢再打滑头仗,整顿兵马,再并力向北挺进,以药元福,慕容彦超为先锋,李守贞为左翼,符彦卿为右翼,张彦泽,皇甫遇统领中军,一路浩浩荡荡向北杀去,不闪不避,堂堂正正地与契丹骑兵拉开了架势大打出手,一连三仗,都获小胜,军威大振,士气如虹,有如水银泄地一般往北横扫,正驻节汤阴的耶律洼和赵延寿听说晋军势大,立即决定撤军,惯例以耶律洼为前后,赵延寿断后,多派侦骑,大军缓缓北退。


刚刚过了还不到两天安生日子,相州军民惊恐地发现城外又出现了连绵不断的契丹大军,不同的是此次是由南向北绕城而行,相州防御使符彦伦见了,真是又喜又愁,喜的是晋军居然大发神威,主动将契丹人逼退了,这可着实不多见;愁的是契丹大军终日绕城而走,自已虽然依样画葫芦,北门戒备森严,其余三门都唱的是空城计,就怕第二次故智被契丹人看出破绽,真个攻城,小小相州根本就撑不个半天。


不过半天,耶律洼前军退尽,赵延寿率后军退至相州,侦骑来报,这相州情形和两天前一般无二,赵延寿开始犯嘀咕,怀疑这相州是不是在唱空城计,大军南来,损耗钱粮无数,一座州城都没能拿下,实在是大失颜面,也不甘心,便想了一计,令三军摇旗呐喊,战鼓长擂,赵延照率数千步卒冲到浮桥上,做势攻城,且看晋军有何应对。


眼见契丹军人马如潮,气势汹汹,北门城楼上晋军登时个个吓得面青唇白,符彦伦强作镇定,观察了一会,道:“大家别怕,契丹人这是要撤军回北方了,只不过有点不甘心,在吓唬咱们罢了!”


转头向指挥使何大挺道:“现下正是紧要关头,咱们一定不能示弱,让契丹人看出破绽,何指挥敢领兵出城列阵吗?本使料定只要契丹人见我相州早有准备,马上就会撤军!”


经过第一次空城计,相州军民对符彦伦早对视作天神,但这出城列阵,说是容易,万一契丹铁骑真的冲阵,这五百人还不够填牙缝的。何大挺呆一呆,一咬牙一跺脚道:“也罢,何某这条命是符大人救回来的,就当再还给符大人便是!弟兄们愿跟俺出城去吗?“五百军士感奋军头的勇气,齐齐道:”大不了拼了这条命,愿跟指挥使出城!“


相州城头红旗磨动,战鼓擂得惊天动地,北门城门大开,烟尘滚滚之中,晋军整整齐齐地更队出阵,气势逼人,喊杀声声。


赵延寿见了,不觉心惊,大叫一声:“罢了!这番南来只能如此了!“挥一挥手,当先掩面策马疾奔。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晋军前锋才到达相州城下,没有办法,由于东北,西北的养马地都沦于异族之手,中原又战乱凋蔽了数十年,地盘已经不足盛唐时的三成,根本没法像盛唐时那样养个七八十万匹马,再加上骑兵是个极其昂贵的兵种,一名骑兵的花费可以养好几个步兵了,所以与契丹人的一人二马甚至三马不同,晋军骑兵普遍都是一人一马,只有高级军官勉强有两匹马,再加上马匹和骑术的差异,晋军骑兵的战场机动力与来去如飞的契丹骑兵相去甚远,持续机动能力更是望尘莫及,是以从唐灭以来,中原军队与北方骑兵作战,一直处于赢了追不上,败了逃不掉的怪圈,尤其耶律德光在澶州吃了与晋军打阵地战的大亏,这次深入晋境的全是轻骑,本人则在邯郸遥控,胜则率铁鹞军进逼,要是败了,也不打紧,有充足的时间空间撤退。


药元福,慕容彦超被符彦伦迎入城内,但见相州城内百姓照常营生,军士纪律严整,在数万契丹铁骑的肆虐之中,竟然就凭五百弱卒得以保全,毫发无损,堪称奇迹,药元福,慕容彦超二人啧啧称奇,对这个貌不惊人的相州防御使是心服口服。


军情紧急,符彦伦立即组织民夫民妇,帮助前锋晋军生火做饭烧水,安排得是忙而不乱,井井有条,药元福,慕容彦超都是称谢不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