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四十章 争任务

dbszyk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四十章 争任务 王陵基擅离职守,并且暗中投靠蒋介石,叫刘湘恨得牙直痒,幸好有参谋长临危不乱,调兵遣将,让第七旅旅长许绍宗在胡家场将红军撕开的缺口堵上,才迫使红军退回到原来阵地。 敌人罗大湾新败,使得红军有了喘息之机。各苏维埃向部队输送的兵员和伤员康复归队,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四十章 争任务



王陵基擅离职守,并且暗中投靠蒋介石,叫刘湘恨得牙直痒,幸好有参谋长临危不乱,调兵遣将,让第七旅旅长许绍宗在胡家场将红军撕开的缺口堵上,才迫使红军退回到原来阵地。

敌人罗大湾新败,使得红军有了喘息之机。各苏维埃向部队输送的兵员和伤员康复归队,使红军损耗的力量又得以恢复。当新任的第五路总指挥唐式遵改变战略主攻红军首府——通江县时,红军早在通江南面的红灵台严阵以待。

为保首府,红军主力不得不西移,留下的红四军就不得不放弃原先阵地,退到斯滩河北边更险峻的镇龙关至高鼻寨一线防守。

要回高鼻寨,张占荣心里有点莫名的兴奋。离开高鼻寨有一年多了,那里既是他的家乡,又是他当长年的地方。一年前,他就是从高鼻寨逃脱的,这次当上营长回去,他倒要让李家看看,他张占荣也不是一辈子当长年的命。

张占荣的祖祖辈辈都住在高鼻寨下东侧的三鼓岭。听人说,高鼻寨南边那条长长的山脊——土龙场曾是他家的祖业。不知在哪一代,家族衰败,就将土龙场卖给了李家。张占荣三岁时,母亲得了痨病。为医母亲的病,他父亲卖了三鼓岭仅有的一点田地,可到头来,田地没了,人也没了,父亲只好带着他四处要饭。张占荣十四岁时,在巴州的一个大院子,父亲被财主家的狗咬了,三个月后就得了狂犬病狂燥而死。临死前,他要张占荣别再讨饭,还是回到老家去给人当长年,也比这要饭安全得多。于是,张占荣才回到三鼓岭给李显然家当了长年。结果,他还是差点被李家杀了,和被疯狗咬一样并不百分之百安全。

回到高鼻寨,站在寨尖的大柏树下,张占荣百感交集。就是在这里,他差点被李显然父子杀了。也正是他那亡命地一跃,改变了他的命运。柏树下,他们曾经挖开的泥土与其他地方无异,好的是红军挖的战壕在前面三四尺的地方打住了。张占荣想,王敬业可能就埋在了他们挖那个大坑里。李本道他们可能将大洋另找了个地方埋藏。可惜王成功因伤随红胜县苏维埃从河口的行县坪再次后撤到魏家乡的孟家垭口去了。他至今都没来得及到这里来看一下埋他爹的地方。正郗嘘时,只见敌人源源不断地进驻到了三鼓岭。张占荣此时才后悔该早一点去看看狗女子是否还住在那里,他也该问问他们的儿子长成啥样子了。

高鼻寨耸立在蛇尾巴山梁的中段。南边的山梁叫土龙场,北边叫青树梁。土龙场,从地名上就可得知,这是一条平缓的山脊,长长的,就像一条扭动的龙。在龙尾巴处,就是传说中出朱天子的朱家衙门。山脊高高耸立在那里,并长长地插向南边,就成为这一带地区的东西分水岭。岭下东西两边都是万丈悬崖,也就成为易守难攻的天然阵地。张占荣的独立营还是作为机动部队,主要负责主力部队的后勤保障,这让张占荣心里有些不满。本来有次被红九军收编为正规军的机会,都怪徐总指挥多嘴没搞成,可他留在红四军,王宏坤军长却老是让他作机动,弄得他心里很窝火。他决定要去找王军长讨个说法。

“不满意?”王军长说,“你看你那些兵,散垮垮的,能与正规部队比吗?别不服气,什么时候练得像正规部队的样子,就什么时候上前线。现在上,只能当炮灰。”

“可我们也打过胜仗呀!”张占荣辩解道。

“打了次圣母团,打了次石头战,还剿了次自卫队,在罗大湾外围打了次伏击,那也算打仗?你那只能算打游戏(那时就有打游戏一词)。”

“可我们已经训练了个多月了,与正规军差不多了。”

“差不多也是差。别啰嗦了,回去给部队筹粮食去。”

“筹粮食有苏维埃。你不让我们上前线,怎晓得我们不行?”

“这是打仗。当在前线证明你不行时已经报销了!”

“可没报销前你凭啥就断定我们不行?”

王宏坤被张占荣绕进去了,明明知道他那是诡辩,可就是找不到缺口。说不服他,干脆只好来硬的。

“你是不是还缠,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

“我讨厌你们动不动就关人,我又不是没被关过,又不是被吓大的!”

王宏坤气得双手叉腰,在屋里来回走。随后大声喊了声:“来人!”

一个卫兵跑了进来。

王宏坤再看看张占荣,只见他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就上前去踢了他一脚:

“把他给陈再道带去,给他划一段阵地,要是守不住,就把他的头割下来喂狗。”

张占荣一听,用手搓了搓被踢痛的大腿,“嘿嘿!”地笑着给军长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就跟着警卫员出去了。

“又多他妈个犟驴子。”看着张占荣屁颠屁颠地出去了,王宏坤余气未消地骂道。

王宏坤军长的指挥部在高鼻寨下的一个岩洞里,而陈再道师长的指挥部则在土龙场中部的一间民房里。军长的警卫员将张占荣送给陈师长,说明来意后就走了,丢下张占荣独自站在那里等答复。

“长年,听说你原先就在这一带当长年?”陈师长问。

张占荣指指东边山腰的三鼓岭说:“我爹原来也在那儿住,这土龙场过去还是我家的,可全卖给李显然了,爹死后我就一直给李显然家当长年。”

“那这山你应该熟悉啰?”

“当然。”张占荣说:“我每天不是给李家做农活,就是给他们整柴,一年四季从没耍过。”

“还给他们做娃儿,是不是?”陈师长嘻嘻地笑着说。

张占荣脸一下红了。“这些你也晓得?”

陈师长还在笑。“在红四方面军,哪个不晓得给大家带路入川的长年,是因为给地主家做娃儿差点遭杀才跑出来的?就连张主席都晓得。”

“张主席啷个晓得的?”

“这叫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你小子的桃花运,让全军的高级干部都流口水。所以,你做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孬事,首长们都随时关注着的呢!既然你在这里当了几年长年,就说说还有哪些地方有小路是我们没防备到的!”

“那我要看完所有阵地才说得上来。”张占荣说。

“那走,我跟你一起去看。”

“不行,你还是先给我安排阵地再说。”

“长年,狗日的长年,你敢要挟老子!”

“你必须执行军长的命令才行。”张占荣毫不妥协。

“好好,老子执行就是!”陈再道犟不过他,只好随手指了段,那就是土龙场龙尾巴处挨朱家街门正中一段。张占荣一见是块正面战场,就高兴地给师长敬了个军礼,然后才领着师长走遍了怎个山脊。果然,在看似悬崖的地方,有几处都有山里的拱猪攀爬的路可以上梁。在一个半山腰,张占荣眼尖,还意外地捡到一条被夹子夹住的活拱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