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念大学花80万 结婚时运钞车送礼金(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2 405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30/12309833.jpg[/img] 新郎从婚车上抱下新娘 新闻回放 毕业于珠海某独立学院的李雷(化名),他的“大学账单”是84万余元。3月27日,本报刊发了这份账单,一时成为各方舆论焦点。 奢侈的“婚礼账单” 车队 加长悍马后面有7台奥迪Q7、5台奥迪Q5、9台奔驰吉普、2台保时捷卡宴、5台路虎、2台悍马 礼金 5个人、两台点钞机收礼金;银行开来运钞车,4箱礼金直接存入银行 酒席 每桌酒席上面都摆


富二代念大学花80万 结婚时运钞车送礼金(图)

新郎从婚车上抱下新娘


新闻回放


毕业于珠海某独立学院的李雷(化名),他的“大学账单”是84万余元。3月27日,本报刊发了这份账单,一时成为各方舆论焦点。


奢侈的“婚礼账单”


车队 加长悍马后面有7台奥迪Q7、5台奥迪Q5、9台奔驰吉普、2台保时捷卡宴、5台路虎、2台悍马


礼金 5个人、两台点钞机收礼金;银行开来运钞车,4箱礼金直接存入银行


酒席 每桌酒席上面都摆着水井坊和软包玉溪香烟


宾客 23辆特殊牌照的轿车显示客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奉子闪婚、加长悍马、运钞车送礼金到银行……这一切组成了“账单大少”昨日的婚礼。


■婚礼前夜


一顿酒从晚上喝到凌晨


李雷的新婚典礼时间为昨日9时18分,他说,这个时间是家里托人请“风水大师”算的。


29日16时,李雷在家里与一帮朋友打麻将。他的家是一幢3层楼,一楼是饭店,二楼和三楼到处贴满了喜字,十几位家里人正忙前忙后地布置新房。


17时,李雷打完麻将准备与朋友出去吃饭。妈妈走了过来:“大宝,一会儿咱家人准备最后再安排一下明天婚礼的各种事,你听听不?”“不用,你们看着整吧,一帮朋友等我呢。”李雷与朋友走出家门。


酒桌上,李雷很兴奋,电话响了多次,来电显示为“老婆”。李雷只接了一次,调侃地说:“干什么玩意儿,喝酒呢!明天等哥娶你就得了。”当晚,李雷和11位朋友喝了6瓶水井坊。随后,大家又来到一家酒吧,喝了3瓶洋酒。席间,李雷找来4位“酒吧公主”陪喝助兴,前来祝贺的朋友一晚点播了7遍《明天我要嫁给你》。


离开酒吧时,已是凌晨2时,李雷说:“心情好,喝多少都不多。”


■婚礼现场


奢侈的场面令人瞠目加长悍马领头的豪华车队


昨日7时,一台黑色加长悍马车停在了他家门前。“头车是从长春花一万元雇的,昨晚就来了。”李雷的家人说,“李雷结婚前就跟家人提出一个条件,婚礼一定要像样,要不没面子。”


加长悍马后面是30台的吉普车队,有7台奥迪Q7、5台奥迪Q5、9台奔驰吉普、2台保时捷卡宴、5台路虎、2台悍马。


布置完头车的花篮后,家人找来印有“百年好合”字样的胶带,将吉普车队的车牌粘上。走近细看,每辆吉普车的车牌号都是连数,有吉E××333、吉E××666、吉D××777……“这些连号我们当地都叫‘炮号’,3个连号价值5万元,4个连号价值10万元。”


李雷的家在通化的一个县级市。一个开路虎车的司机说:“这婚礼车队在当地算是气派的了,而且没有花钱雇的,都是朋友帮忙借的。”


7时20分,一身西装的李雷夹着皮包,登上加长悍马接新娘子去了。他的身上还有一股酒味,他身后的吉普车队,也打着双闪前往目的地。


特殊牌照显示婚礼宾客的身份


绕了数条街,8时40分,车队到达婚礼庆典的酒店,这也是当地最高档次的酒店。吊车吊起8米长的鞭炮噼啪响过,亲朋好友陆续入席。


参加婚礼的人将车辆停放在酒店门外,停车场有83台车,其中有23台特殊牌照、百以内号码牌照的车。典礼开始之时,这些车大部分都在发动着,里面有司机在等候。


9时18分,李雷的新婚典礼正式开始。这是带有西式风格的结婚典礼,酒席有66桌,每桌摆有水井坊一瓶、软玉溪牌香烟两盒。


婚礼主持人按照惯常的婚礼环节一一进行,细心的嘉宾会发现,新娘子的婚纱裹住身体,看起来略微有些紧。“在这里可以告诉在座嘉宾一个好消息,今天除了一对新人大婚这一喜事外,还有一个惊喜,就是我们最美丽的新娘已是一位准妈妈了……”司仪调侃地透露了这一消息后,台下响起了掌声。


在酒席靠近舞台最前面的5桌是李雷父母生意上的朋友,穿裘皮大衣的有20人,桌上随手放着的苹果手机有5台,吸烟的人嘴上叼着的基本是软中华牌香烟。


“我爸这圈生意上的朋友都有讲究,‘软中华’不倒,喝酒就喝水井坊。他们的生意基本都是跟工程建筑有关,身家最少超百万,有两个开发商在长春还有工程呢,身家得过亿,婚礼车队就有他们的车。”李雷指着楼上的3个包房说,“这里面是我爸一些重要的朋友,正好借我这机会,也能聚聚。”


银行开来运钞车接送礼金


酒席中间的3桌坐的是年轻人,其中有6名女子穿着“小貂儿”。李雷从长春来的朋友有6名,均是开车前来。李雷介绍,他们都不超过30岁,家长在当地都比较有“实力”,现在大部分都在事业单位、机关上班,或在家待着,跟父母学做生意的很少。


李雷的一位前女友也参加了婚礼。该女孩坦率地说:“他人不错,就是贪玩。处对象行,可结婚我不敢选他。因为现在这社会,靠谁能靠一辈子,还得自己有能力,有本事才靠谱。”


根据当地习俗,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都要将礼金送到门口的“收礼处”。李雷婚礼负责收礼账的有5个人,都是他的直系亲属。两人记账,两人数钱,一人监督,点钱用的是两台点钞机,20分钟过后,伸手摸去,点钞机已经有些发烫了。


婚礼仪式前,宾馆开进来一辆运钞车,两位银行工作人员直接将收到的4整箱礼金提走。


到婚礼结束,记账的5个人仍在忙碌着。“具体收的礼金是多少数不好说,弄不好不得将近7位数啊!”一收礼账的人说。


■恋爱过程


两个人恋爱一星期就登记结婚了富家女新娘曾有过婚史


新娘韩梅梅(化名)和李雷同龄,都是1986年出生,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李雷与韩梅梅及前夫是旧相识。


李雷说:“我和她的前夫是酒友,当时觉得她人不错,性格好,而且很懂事,所以后来他俩离婚了,我们也依然是好朋友,经常一帮人在一起吃饭唱歌,一起到长春买衣服。”


韩梅梅是单亲家庭,父母也是生意人,经营演艺公司。她说:“我和前夫结婚,家里拿100万现金做陪嫁。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结婚一年就离了。我父母对我很好,虽然爸妈离婚了,但他们仍很关心我,而且也有能力管我,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的钱足够我什么都不干,也活得起’。”


李雷目前依然没有工作,韩梅梅在当地一个事业单位上班,属于非在编人员,每月收入不到800元。现在所有的花销都由双方父母支付,月消费在7000元至1万元之间。其中包括每周末去长春购物、看电影,平时出去吃饭、泡吧、唱歌、打台球。“其实我俩是在发现怀孕以后才谈的恋爱,恋爱也就谈一周,就登记了,算闪婚吧。”韩梅梅说。



新娘眼里的新郎本分老实


李雷处过好几个女朋友,不怕他花心吗?


面对这样的问题,韩梅梅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在我眼里,这世界上的男人分3种,第一种是在社会上特别吃得开的,这样的男人很会办事,可以左右逢源,和什么人都处得来,是完全适应这个社会,也是社会最需要的,而且这样的男人很会疼女人,但是不可靠,因为经历的多了,在乎的也就少了,出色但难把握;第二种是有点性格但又值得交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不是对所有人都好,他信服的他就交定了,他看不上眼的,理都不理;第三种就是像李雷这样没心眼儿的男人,大大咧咧的,跟谁都可以成为朋友,要是对一个女人认真了就会很认真,最后同意跟他结婚,也是觉得在感情上有安全感。因为他还算本分老实。”


韩梅梅说,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有利就有弊,选择了他的一样优点就必须接受他相对的缺点。


■对话


依靠父母的日子让父母和他都很纠结


29日,李雷及他的父母与记者有一番对话。


新郎:我俩不工作,父母也养得起


记者:你对她结过婚这件事怎么看?你俩今年才26岁,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孩子?


李雷:这没啥,现在都啥年代了,谁还没处过几个对象。 说不定以后酒喝多了,就要不了孩子了,反正早晚都得生,早生完我省心,家里面也开心。


记者:你现在还没有固定工作就成家了,以后能独立生活吗?如果一直靠家里,坐吃山空怎么办?


李雷:我们这样的孩子不都是靠父母吗?如果没有父母支持,连个房子角都买不起。结完婚以后稳定稳定,家里面肯定还会给我找个工作的,挣多少钱无所谓。其实我既然选择了结婚,就会踏踏实实地生活,让我爸妈省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反正就算我俩不工作,家里也养得起。


记者:这段婚姻你有没有信心一直走下去?生活中难免遇到难题,你会逃避吗?


李雷:嗯……不好说,这个谁都不敢保证,过程往往要比结果重要。大家都是年轻人,还都是家里惯着长大的,互相迁就点呗。


记者:这么豪华的婚礼,您觉得别人会怎么看?


李雷:我明白你问这句话的意思。肯定会有人认为这是炫富。婚礼对一个人挺重要,我其实只是尽我所能,对新娘及肚子里的孩子做一个交代。我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婚后也想稳定工作、稳定生活。也不想别人老说我啃老,20岁能啃老,40岁还能么?总不能我自己的儿子也让我父母养吧。


父母:我俩都没了,还有他3个姐姐


记者:作为李雷的家长,你们如何看待他们这段婚姻?


李母:是人都难免有世俗的想法,想开了也没啥。但不管怎样,只要两个孩子过得好,他们过得幸福,我们当老人的瞅着就高兴,关键是儿媳妇已经怀孕了,我家就李雷这一个小子,我和他爸这么大岁数了,也希望早点抱孙子。


记者:对于李雷的教育,特别是财富教育,现在回过头看,有哪些感悟?


李母:这孩子除了能花点钱,品质还是不错的,是个老实孩子,而且他在外面不给我跟他爸惹祸,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和他爸是从农村出来的,年轻的时候没少吃苦,就想拼命干让孩子过得好点,别像我们似的。


记者:你对李雷以后有什么打算?想过万一家里没有钱了他该怎么办吗?


李母:就算我们老两口没了,他不还有3个姐吗,家里也不能让他委屈着。现在的孩子成熟都晚,不会攒钱,慢慢成了家,过上日子就好了。


李父:“穷养儿、富养女”,可谁有条件,能让儿女委屈着?话说回来,如果我俩要对他严格点儿要求,他能比现在更出息。


记者:如此豪华的婚礼,可能会给人一种铺张浪费的感觉,您觉得这样对李雷以后的成长会不会有影响?


李父:这个我还真没考虑到,婚礼办得有些匆忙了。就只想孩子结婚是个大事。现在婚礼办完了,我真得跟他好好谈谈,既然成家了就要有责任感,况且不久以后就要当爹了,以前花钱大手大脚、玩心太重的习惯得改了。


记者:以前跟他说过吗?


李父:也谈过几次,这些道理他都明白,而且,也跟家里保证过。我想早成家对他来说也是好事,这样成长能更快些。


■各方看法


如何花钱是个生活态度问题


婚礼当天,有很多市民在现场看热闹,有的还动手摘婚车上的鲜花。对于如此豪华的婚礼场面,市民说法不一。


“在我们这儿肯定算高级婚礼了。我在酒店工作近5年,这样的婚礼不多见,觉得有点过,婚礼只是个形式,没必要这么浪费。”该酒店一楼大厅的服务人员说。


“人家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呗。但是这钱干啥不好啊,多买几平方米房子都增值了。”路人张先生指着吉普车队说。


“李雷他家人惯孩子出了名的,从小就这么惯李雷,要啥给买啥,婚礼办这么大也不足为奇。但是有钱真不是这么花的,像世界上那些富豪,例如李嘉诚,孩子的零花钱都要靠自己劳动去赚,这样才能给孩子养成个好习惯,才是真正的爱孩子。”前来参加婚礼的一位人士说。


本报记者 邢程(TC)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