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初期后勤不足冻死饿死很多战士

253087927 收藏 1 1749
导读:抗美援朝:初期后勤不足冻死饿死很多战士  2月24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彭德怀一起召集军委各总部负责人在总参开会,讨论各大军区部队轮番入朝和对志愿军的物资供应问题。彭德怀介绍了志愿军面临的严重困难,要求国内各方面想办法大力支援前线。讨论到具体问题时,有些人强调国内机构刚刚建立,许多问题难以落实。彭德怀本来就为前线的供应不继焦急不满,会前苏联军事顾问表示不能派空军掩护志愿军的交通线,更使彭德怀十分失望。此时,会议又出现这个情况,彭德怀大为恼火,猛地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吼道:“这也困难,那也困难,

抗美援朝:初期后勤不足冻死饿死很多战士


2月24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彭德怀一起召集军委各总部负责人在总参开会,讨论各大军区部队轮番入朝和对志愿军的物资供应问题。彭德怀介绍了志愿军面临的严重困难,要求国内各方面想办法大力支援前线。讨论到具体问题时,有些人强调国内机构刚刚建立,许多问题难以落实。彭德怀本来就为前线的供应不继焦急不满,会前苏联军事顾问表示不能派空军掩护志愿军的交通线,更使彭德怀十分失望。此时,会议又出现这个情况,彭德怀大为恼火,猛地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吼道:“这也困难,那也困难,就是你们爱国,难道志愿军不爱国!你们去前线看看,战士吃的什么,穿的什么!伤亡那么多人,他们为谁牺牲?现在既没有飞机,火炮又很少,后方运输根本没有保障,粮食服装运不上去,又饿死、冻死了很多战士,难道国内就不能克服困难吗?!”


1955年8月金日成首相同参加朝鲜国庆庆典的朱德副主席亲切交谈彭德怀这一吼,会场气氛骤然紧张,有人仰起脖子想和彭德怀争辩,被周恩来制止;周恩来请彭德怀说说具体情况,彭德怀也不语,会议只好不欢而散。


周恩来没有抱怨彭德怀的态度,会后又连续主持召开中央军委会议,对加强志愿军第一线兵力和后方供应做出了一系列重要决定,要求国内的部队都要到朝鲜轮战;将刚改装的空军和高射炮部队调到朝鲜北部掩护后方交通线,再向苏联购买几个师的武器装备;调用国内各种物资大力支援前线,由几个大城市为志愿军制作炒面和罐头食品;号召国内各行各业增产节约和捐款购买飞机大炮。周恩来自己抽空还到北京市的一些机关视察炒炒面的情况,他拿起铲子就动手炒起来。他的右臂负过伤,只能单靠左臂用力,不一会儿,脸上的汗珠直往下流。一位女同志上前抢他手中的铲子,说:“总理,不要累坏身体。”


周恩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不要紧。我们在国内受点累,这算什么。志愿军在前线很艰苦,要把炒面做好送给他们当干粮,支援他们打胜仗啊。”后方供应的事情他一直过问得很细。1月份,东北军区开后勤会议,周恩来还专门要聂荣臻和他一道赶到沈阳听汇报,当场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如作战部队反映大盖帽不便于爬山、钻林子,周恩来立即指示改换解放帽。他了解到部队在山地作战,棉衣容易扯破,就指示在棉衣上面加绗线……


彭德怀在北京停留的一周内,除了和毛泽东、周恩来商谈决策重大问题外,又和军委各部负责人研究具体实施方案。他日夜奔波,十分紧张,本来已经消瘦的身体更显疲劳消瘦,毛泽东见状要他在北京休息几天,因前线正紧张,彭德怀仍于3月1日匆忙离京。当天,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说明志愿军在朝鲜作战的处境,请求苏联方面尽快派空军掩护中朝军队后方运输线。3月5日,斯大林复电同意派两个驱逐机师和三个高炮师参战,并同意给中国增供6000辆汽车的合同。


彭德怀离京后,从3月1日至3日,周恩来夜以继日地召开一系列会议,将所定各项措施迅速部署完毕。3月3日即将具体落实方案电告彭德怀和高岗。火气很大的彭德怀转而对周恩来惊人的工作精神和效率大为佩服。


那一阵子,周恩来没日没夜地工作,不常生病的他也病倒了。工作人员劝他休息,可他不听;连邓颖超劝也不管用。没办法,秘书就向毛泽东反映,毛泽东的话他不能不听。结果,主席让周恩来休息三天。周恩来只好从命。可是休息到第二天就忍不住了,但主席的话他又不能不执行,就让秘书给主席讲一讲,他已经好了,可以工作了。毛泽东“维持原判”,仍答复休息三天再说。秘书们很快乐,硬是让总理老老实实休息了三天。


即使在病中,一些重要的工作他仍无法摆脱。有时却是人为的干扰。一般人不敢干扰,干扰来自多事的江青。


总理生病期间,闲不住,大家就想了一个办法,让秘书韦明从文化部调来一部电影片子。名义上是让总理审查,其实想借此让总理放松一下。平时总理从来不愿单纯娱乐性地看片子,这次是审查片子,他果真坐下来看电影了,工作人员都高兴地松了一口气。可是电影开映不久,忽然,屋外电话铃声响起,韦明就跑进去接电话。


“请总理听电话!”话筒中传来江青的声音。


韦明面有难色:“总理病了,他现在正在看电影,你的事情急不急?如果不急,是不是等总理看完电影后给你去电话?”


江青在话筒那边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总理的意思?”


年轻气盛的韦明反问了一句:“请总理听电话,是你的意思还是主席的意思?”


这可把江青惹火了,冲着话筒嚷开了:“你不要管!”


韦明想,你既然说不要我管,我就把电话挂了吧。他挂了电话,回到里屋。不一会儿,江青又来电话了,质问道:“你怎么把电话挂了?”


“你不是不要我管吗?”韦明说完,又觉得江青毕竟是主席的秘书、夫人,如果主席真有事,耽误了不好。所以语气渐渐缓下来,向江青解释说,总理病了,主席每次打电话,都要问一下,总理身体怎么样,能不能听电话?今天总理病了,好不容易有了个休息的机会,让他多休息会儿吧。江青仍坚持要找总理。韦明只好去向总理报告:江青来电话了。总理马上就叫停了电影,出来接电话。这个电话一接就是40多分钟。原来江青看了一个电影剧本,给周恩来大谈了一通她对剧本的感想,本来这事一点都不急。


事后不久,江青就给周恩来写了一封长达两千字的信,告了韦明一状,给韦明戴了10来顶大帽子,说他是“媚上压下”。周恩来把这封信给韦明看了。韦明心里有气,跟总理说:“说我媚上压下,她是主席夫人,我还不媚她一下,我还压她?!”


周恩来没说什么。


江青并不知道韦明已看了她的告状信,没过两天,在一次周末舞会上,江青见了韦明,做出一副热情的姿态,说:“韦明同志,咱们跳个舞吧!”韦明心里上下直翻腾:刚写了两千字的告状信,现在又这般热情,真是个两面派!


韦明仍在周恩来身边工作。直到11年后的1962年,韦明要去甘肃工作,临行前,周恩来才提起那封信,提醒韦明要接受教训,对人对事不要太简单……


1951年5月,由于周恩来日夜操劳,导致高烧不止,累倒了。毛泽东批准休息两个月,建议他去大连。周恩来接受毛泽东的建议,和邓颖超一起去了大连。在整个休养期间,他仍关心着朝鲜前线的战况,只休息了一个月又赶回北京了。


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


彭德怀戎马一生,早就患有肠胃炎和痔疮。到朝鲜后,长期在恶劣的条件下生活,住在寒冷阴潮的矿洞里,吃饭睡觉极不规律,加上精神高度紧张,旧病时常复发。到了1951年8月间,他的前额左眉上方又长了一个小肿瘤。第二年年初,肿瘤越长越大,经常胀得头痛。正在这时,美国又违背国际公约,用飞机将带有各种细菌的老鼠、苍蝇、跳蚤、蚊虫等活物,投放到中朝军队的阵地和后方,发动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彭德怀接到疫情报告,既震惊又气愤,立即通报全军紧急防疫。中央得知后,很快成立了防疫委员会,由周恩来亲自主持,先后组织了大批医学专家和100多个防疫大队到朝鲜,及时控制了疫情。这一个月来的紧张劳累,使得彭德怀的肿瘤病情愈加重了。医生怀疑是癌,劝他立即回国割治。可他不听劝,总说没关系,死不了!其他几位领导见劝说无效,就联合给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打电报,将彭总的病情和态度如实报告,并建议调他回国治疗。


周恩来接到电报,立即向毛泽东汇报:“几位医学专家认为,彭德怀头上的瘤子,可能挨着骨头生长,劝他回国治疗。这个彭德怀却说,你们割开一个口子一挤就行了,若是你们害怕,我签字负责,用不着回国。我看应该去人换老彭来京割治。”


“你看谁合适?”毛泽东合上书,询问周恩来。


“陈赓怎么样?”


“他倒是一直没有离开战争,能很快熟悉情况。”陈赓刚刚从援越抗法的战场回来不久,因腿伤复发正在疗养。接到中央指示,二话没说,就到了朝鲜战场。一见到彭德怀,就把毛泽东的意见及他的来意相告,促其归国休养。但彭德怀没有表示意见。陈赓没有办法,第二天就和副司令宋时轮、副政委甘泗淇三人向毛泽东并军委发急电,说专家认为愈早手术愈好,这里没有X光照相检查,大家提议他马上回国治疗,绝不能再拖延,彭总意见认为最近还需去金首相处一谈,我们同意这一意见,但这要推迟到5月份才回国治疗,据医生意见似不甚妥,究应如何,请中央决定。


周恩来得电,经请示毛泽东,以中共中央的名义给彭德怀并陈赓等人回电,说:“德怀同志即应按照大家提议,马上回国治疗,绝对不应推到5月。”电报同意彭德怀去与金日成一谈,但规定:“动身时间不要迟过4月上旬。至要。”


陈赓拿着电报去让彭德怀看,爱开玩笑的陈赓笑道:“中央来电催你马上回国治病,我看你还敢违抗中央命令吗?”


1952年4月4日,中央再次来电催促。


彭德怀只好遵令。临行前,他把副司令洪学智叫来。洪学智一到,彭德怀就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说:“学智同志,你辛苦了!”


洪学智一笑:“在彭总领导下做点具体工作,说不上什么辛苦。”


彭德怀说:“我知道你那一摊子事情又多又杂,忙得很,本不想找你来了。不过,我这次回国,说是治病,实际上是军委让回去的,说回去以后就不一定再来了。所以还是见见你。”彭德怀非常看重洪学智的才能,而且在大榆洞那次轰炸中,要不是洪学智硬把彭德怀拉进防空洞,命也没了,毛岸英就是在彭原先的办公室里被燃烧弹烧死的。洪学智现在又兼任了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的司令员,工作异常繁忙。


陈赓接过彭德怀的话头说:“彭总这次回国,要当军委常务副主席,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周总理太忙了,还兼着军委常务副主席,忙不过来,所以非要彭总回去不可。”


彭德怀背着手,说:“回去具体干什么不知道,还没和我讲。”说到这儿,他指指陈赓,说,“我回去以后,我在志愿军的一切职务,由陈赓同志代理。他是1922年的老党员,资格比我还老,你们要支持他的工作,配合好。”


陈赓又开起玩笑:“可是,我在志愿军里的资格可没有学智同志老哟,我是后来的。”


洪学智向彭德怀表示:“彭总,你放心,我坚决服从他的领导。”


彭德怀点点头:“好,好。”


陈赓冲着洪学智大声说:“什么服从不服从的,你把你后方那摊子抓好了,就行了。”(见洪学智:《抗美援朝战争回忆》)


1952年4月12日,彭德怀被接回北京,周恩来亲自到北京饭店来看望他。随后,彭德怀住进北京医院,接受对前额上肿瘤的手术治疗。为了对外保密,化名“王校长”。经检查,他额上的瘤子是脂肪瘤,4月下旬便做了切除手术。5月初出院后,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是很快返回朝鲜前线,但是中央要他留下休养一段时间,由中央办公厅安排他住进中南海永福堂。


永福堂是个小四合院,前院住着任弼时一家,西边不远是刘少奇、朱德的住所,东南边隔着春耦斋是毛泽东的菊香书屋和常开中央会议的颐年堂,同军委的办公地点居仁堂也只有一墙之隔。彭德怀在这里休养两个来月,中央讨论了他的工作安排。


7月初,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正式提议把彭德怀留在北京,以军委副主席的身份兼任总参谋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大家一致同意,但彭德怀本人却表示不愿接受这一工作。


多少年后,根据他在一本笔记中回忆,他是不想再从事军事工作了。而这种念头,并不是在这时才产生的。远在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他就有过离开军队去做地方工作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常常在他脑海里盘旋。这次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这一工作,人们无从知道,只是在他的笔记里,有这样的话:“因为当时总参谋长的工作确实繁重,自己难以胜任。原来的总参谋长徐向前同志久病不能工作,粟裕同志(1951年10月调来任副总参谋长)也有病,聂荣臻同志(代理总参谋长)的身体被拖垮了,曾有一次昏倒在地。所以我想推举一个身体强健的人来顶住这个繁重的任务,这样也可以摆脱我自己的军职。”


为此,彭德怀在参加那次政治局会议后,专门来到菊香书屋,向毛泽东陈述自己不当总参谋长的意见。毛泽东让他推荐个人,彭德怀脱口而出:“让高麻子(高岗)当,他优点比我多,比我合适。”


毛泽东对高岗已有戒心,但没有明说,只是反问彭德怀:“高岗难道就没有缺点吗?”


“那就让邓小平同志来干,他身体好,又年轻。”


“邓小平是可以干的,他有这个才能,这么多年,他同军队各个方面都有较多的联系,是个适合的人选。可是他从现在的岗位上抽不出来呀。我的意见还是你来干,恩来同志实在忙不过来,你再考虑一下。”


彭德怀回到永福堂,还在反复想兼任总参谋长的事。其实,从1945年中共七大以后到1947年春天,彭德怀曾以军委副主席的身份兼任过总参谋长。后来由于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他临危受命,出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军委的日常工作和总参谋长的职务,便由周恩来接替下来。新中国成立后,徐向前被任命为总参谋长,因病由聂荣臻代理,军委的日常工作仍由周恩来主持。到1951年10月,中央确定林彪主持军委工作,他上班仅三个多月,就病倒了,周恩来不得不继续把军委工作管起来,一直兼管到现在。人们普遍认为,从1947年3月到1951年的5年间,是军事工作极为繁重又卓有成效的时期。但是新中国建立后,周恩来身兼数职,哪个职务都很累人,哪个职位似乎也缺少不了他。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身体也疲累得很。在这种情况下,才向毛泽东提出,让彭德怀管起军委的工作。


彭德怀不再推辞了。


周恩来为此很高兴,他见到彭德怀,略显轻松地说了一句:“我这不是让贤,而是物归原主,你本来就是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嘛,啊?”


周恩来的建议被批准后,他即于7月9日向军委主席毛泽东和其他几位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彭德怀、林彪写了一个报告,作为正式向彭德怀交接工作。周恩来在报告中建议“彭德怀同志自即日起过问军委日常工作,直接向主席和中央负责。以后一切经过我处转呈主席或主席交我阅办的军委文电,均改送彭副主席处理。”


从此,彭德怀又一次进了统帅部,肩负起新的军事使命。这是他军事生涯中的新时期,也是最后一个时期。


卸下军委这副重担子的周恩来,仍然和毛泽东一起掌管着抗美援朝的事。


1952年8月17日,周恩来率政府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商谈朝鲜战争停战谈判问题。斯大林同意中国的谈判方针,并同意帮助中国装备60个师。他在与周恩来的交谈中,几次表达了他对毛泽东主张的看法。他说:朝鲜战争对美国是败血症,实际上北朝鲜和中国都没有损失领土,美国也了解朝鲜战争对他们的不利,迫切需要停战。如果宣布苏军继续驻在旅顺口,它将更伤脑筋。美国在朝鲜既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在其他地方也就更难以实现自己的想法。停战谈判是一大问题,毛泽东主张忍耐、坚持是对的。我们援助朝鲜是不吝惜的。美国扣留战俘是非法的。


当时有人认为朝鲜战争打下去,会引起世界大战。周恩来针对这种看法说:“朝鲜战争推迟了世界大战。毛主席的估计是5年、10年、15年不可能爆发世界大战。”


斯大林脸上微笑了一下:“毛泽东的估计是对的。但要说明一点,美国没有本领进行大战,它的英法朋友更不行,人民也不愿打仗。”他在桌面上敲敲烟斗,“我们对美国应坚持立场,只有硬,才能解决台湾问题、朝鲜问题。公道对美国是不存在的。美国以原子弹和空袭吓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决定战争,还是靠陆军。”他同意援助朝鲜5个高射炮团,以增强防空能力。但他认为中国空军不能出击三八线以南,出击等于正式参战,因为空军不是志愿军的,而是国家的。不管在战略上还是战役上现在都不要出击,不要破坏谈判局面。


在周恩来的建议下,斯大林同意彭德怀、金日成、朴宪永秘密访苏。


周恩来回国后,接受毛泽东的建议,和邓颖超一起到海边胜地大连去疗养了一阵子。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意志与智慧较量的战争,也是一场后勤供应的比赛。这个伟大胜利,其实也是两位领袖人物默契配合的结果。当时在周恩来身边的秘书王伏林将其概括为:如果说主席是总设计师,总理就是总工程师。雷英夫则分析得更为具体:“仅就军事方面而论,我党我军有毛泽东、周恩来这两位历史巨人相辅相成、协调运作的统帅部,真是一大幸事啊。毛泽东是当之无愧的最高统帅,他站得高、看得远、魄力大,在战略决策问题上,往往是独具匠心,高人一筹。周恩来是名副其实的副统帅兼参谋长。他既有远大的战略目光,又有周密的组织能力;既能协助毛主席运筹帷幄、深谋远虑、一掷千钧地下定战略决心,又能将主席的意图和决策,化作严谨细致的技术措施,环环相扣的具体步骤,贯彻到千军万马的行动上,落实为千里之外的决胜事实。正是因为有了毛泽东的掌舵和周恩来的辅佐,我们才能无往而不胜。”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