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美国“飞虎队”来华参战历史上的今天:美国“飞虎队”来华参战

飞虎队作战飞机 陈纳德将军


1941年12月30日,陈纳德“飞虎队”来华作战。当日,该队在昆明首次参战,击落9架来犯的日军轰炸机。


“飞虎队”是美国志愿航空队的美称。“飞虎队”是由中国政府出钱,由美国空军退役军官克莱尔-李-陈纳德出面招募美国陆、海军的预备役及退役飞行员而组建的。这年8月1日,蒋介石下令将陈纳德指挥的“飞虎队”正式纳入中国武装部队序列。“ 飞虎队”在缅甸同古空军训练基地(中国租用)经过近5个月的训练后,于这月正式投入战斗。


美国飞虎队的英雄们,为主持正义远涉重洋,支援中国人民抗日,在昆明上空旗开得胜。人们自发涌上街头,欢呼雀跃,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男女老幼给飞虎队员送上鲜花水果,共同庆祝痛歼日机的胜利。从此,昆明人民摆脱了天天逃警报、挨轰炸的日子。我自己的家就是被日机炸毁的。不论当年亲身经历,还是听到这段历史的人们,回忆起来都说永远不能忘记美国飞虎队!


抗日战争开始后,远在中国大西南的云南省昆明市,遭受日机轰炸是从1938年9月28日,日本9架轰炸机首次狂轰昆明潘家湾开始的。当天英勇的中国空军在上空就击落1架日机,尽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驻昆明的空军部队一次次血战长空,奋勇杀敌,但是,装备得不到更新和补充,战斗机性能也落后于日本零式飞机,终以寡不敌众而丧失制空权。从此,日机更加肆无忌惮轰炸云南全省的工厂、矿区,特别是昆明、个旧、开远、保山、祥云和滇缅公路沿线的主要路段及桥梁。房倒屋塌,路断桥毁,死伤人数2300余人;生产、交通被破坏,市场混乱,民不聊生,云南人民陷入极大苦难,历时三年多。


正当不堪日机疯狂肆略的时候,美国飞虎队来华助战,首战成功和接着取得的一个个胜利,与三年前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防空形势明显改观,得以恢复秩序全力投入抗战,这给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人们认为美国志愿队是老虎插上了翅膀,由此被誉为飞虎队。志愿队AVG被说成Amercan Very Good ! 人们翘起大拇指喊:“老美,顶好”(Din How),这也成了彼此称赞、问好的通用语长着双翅的老虎成了飞虎队的队徽;飞虎队战斗机机头画成了露着尖牙的鲨鱼嘴。


美国志愿航空队一飞虎队,是由在中国空军担任顾问的美国退役中校陈纳德组织和指挥的。陈纳德1937年就来到中国,亲眼看见日本入侵,中国空军英勇奋战,但缺乏装备并得不到补充,因此让日机逐渐夺取了空中优势。当时美国对日尚未宣战,陈纳德特意返回美国,在他的大力游说争取下,1941年3月美国总统罗斯福支持并批准签署了一项未公开的命令,允许从美国陆、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退役及预备役飞行人员中,以招募的方式志愿到中国来支援抗日。条件是飞行员月薪600美元,中队指挥员750美元;打下一架日机奖金500美元,都由中国政府支付。飞机是按美国租借法案拨来100架P一40战斗机。美国志愿航空队属于中国空军建制,后勤、生活供应由中国负责。志愿队作战归陈纳德指挥。1941年7月共招募到飞行员99人,地勤人员120多人,从旧金山起程,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和名义前来中国。


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疯狂屠杀中国人民的报道传入美国,这些有正义感和同情心或者具有冒险精神,甚至要求看看古老神秘中国的美国青年们,参加志愿队来到中国后,对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和中国人民遭受的苦难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从而勇敢地投入支援抗日的斗争。


1941年8月1日,美国志愿队在缅甸东瓜正式成立,随后进驻中国云南省西部边境的雷允飞机场,全队共组成三个中队。经陈纳德亲自进行了严格的飞行训练和思想工作,倡导崭新的空中作战技术,彻底改变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单架飞机各自为战和互相缠斗的空战方式,运用飞行员娴熟的飞行技术,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发挥自己飞机性能上的优势,避开自己的不足之处,坚持以双机编队为基础,居高临下俯冲攻击敌机,打了就先脱离,然后再进入攻击的战法,去战胜日本零式战斗机和轰炸机。在飞机使用方面,因为缺少零备件补充,只能投入一半兵力,用另一半50架保证不断作战,在艰苦的条件下这样才能战胜敌人。飞虎队员经过紧张严格的战前训练才开始投入战斗。


中国人民大力支持陈纳德指挥的飞虎队。云南省电话局在全省建立了防空通讯情报网,不仅有力地担任了防空预报的任务,同时也使飞虎队能主动出击。1942年12月22日,飞虎队掩护中国空军的苏式Sb型轰炸机混合编队,轰炸了占据越南河内机场的日机。1942年3月24日,飞虎队以小编队主动袭击了占据泰国机场的日机,用积极作战的方式争夺空中优势,都取得了胜利。特别是1942年5月,日军占领缅甸全境后,竟长驱直入到中国云南西部,占领了畹町、遮放、芒市、龙陵和腾冲,并迂回到怒江峡谷底部的惠通桥,并企图强渡怒江沿滇缅公路直逼昆明,甚至威胁重庆。在这紧急关头,飞虎队以勇猛的战斗阻滞了日军,立下了一大功劳。


日军侵入云南,使本来是大后方的云南省,一下变成了前方战场。1942年5月8日,日军第15师团两个精锐师的先头部队进到怒江河谷,沿惠通桥以西长达20公里的装甲车、坦克、炮兵、机械化步兵和工兵队伍,抵达惠通桥头。对已被我军主动炸断的铁桥进行抢修,并架设浮桥企图强渡,形势万分危急。怒江桥东岸我守军力量薄弱,我大军陷在缅甸北部,保山城内仅有保安团据守,学生都发了枪弹,准备以死抵抗。惠通桥一旦失守,日军即可迅速进至昆明并威胁重庆严重危及整个战局,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决定性的关头,飞虎队动员了全部力量。三个中队的P一40战斗机全部出动,改装了炸弹挂架使之能够挂上苏式炸弹。飞虎队从保山、云南驿和昆明三个机场出动,会同中国空军苏式SE型轰炸机以及能作战的教练机,连续四天从空中突击日军,800多架次轮番轰炸、扫射,重磅炸弹投向怒江峡谷西岸。日军浮桥被烧焦,公路被埋在山石泥土里。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溃不成军。直到5月11日,本来猖狂一时的日本侵略军威风扫地,终被阻挡于怒江西岸,强渡怒江沿滇缅公路直攻昆明企图被彻底粉碎,不得不退回龙陵和在惠通桥头据守。这一形势一直延续到1944年中国大反攻,彻底歼灭入侵西部的日军为止。怒江惠通桥之战,完全是以飞虎队为主,用空中力量打击地面强敌,彻底粉碎其前进的一次具有战略性胜利的空中突击作战战役,也是空军作战史上的一个典型的光辉战例。


随着太平洋战事的发展,同盟国在中印缅战场作战规模的扩大,美军正式组建了第10航空队,飞虎队编入第23大队。1942年7月4日飞虎队正式撤消,改为第10航空队中国战区特遣队。1943年3月2日,特遣队有改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几次改编都是由陈纳德担任指挥官,被授现役少将军衔。


自1941年8月至1942年7月,飞虎队从成立到撤消,在中国战场总共作战十一个月,人员和装备一直未得到补充,始终以寡敌众,艰苦奋战,以正义之师的勇敢精神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战胜敌人。经确认飞虎队共击毁日机286架,击伤200多架,涌现了许多空战英雄。仅个人击落敌机5架以上的王牌飞行员就有10人;最高记录一人击落敌机18架。全队只牺牲飞行员15人,其中4人是在空战中阵亡;事故牺牲9人,失踪2人。损失飞机30架,撤退雷允机场时自毁45架。飞虎队取得的胜利,为后来的作战打开了局面和奠定了胜利的基础。飞虎队的称号名扬天下。所以后来在华作战的美国空军部队,不论是特遣队,第14航空队,以及 20航空队B一29部队,还是与中国空军共同组成的中美混合团,都被人们称作飞虎队;飞行人员也都乐于被称作飞虎队员,以流传至今。


飞虎队被撤消后,少部分人回国;一部分继续留在第14航空队作战;一部分转入美军空运部队,与中国航空公司的运输机队共同从事飞越喜马拉雅山群峰天险,被称为死亡航线的驼峰空运。他们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和牺牲。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47年回到美国的各方面退役人员,都组成了各种不同单位的退伍军人协会。飞虎队员们也组织了一个飞虎协会(American 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名誉会长是陈纳德,继续以飞虎精神为航空事业服务。但是,美国国内长期以来,都只认他们是“民间志愿组成”的,不算作退役军人。经过长期的努力争取,才在广大人民支持下得到公正的对待。1991年7月,美国政府才承认他们为军人,有军籍;但无军衔,仍不能完全享受退伍军人的待遇。又经过努力争取,1995年陈纳德被选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场的英雄,出了纪念邮票;但陈纳德早在1945年7月因故辞职回美。日本投降后,陈纳德又来中国办民航公司。1958年7月15日被晋升中将军衔并于1958年7月27日在美国去世,终年68岁。1996年飞虎队员才被授予飞行员十字勋章;地勤人员授予优质服务章。可是大部分志愿队员已不在人世,而出席授奖仪式的各方面来宾却达到800多人。


由于飞虎队和后来的第14航空队在中国共同抗日作战期间,与中国人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所以他们的各个协会(最大的有6000多会员的驼峰飞行员协会;有4000多会员的飞虎14航空队协会等)在中国改革开放后,都先后组团到中国旧地重游。但由于大陆旅游业刚起步,接待人员因不了解飞虎队等的历史情况,工作中出现过一些差错和误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例如:1981年,首批组团来华旅游的老飞行员们在上海预定的旅馆房间被别人占用,客人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被安排到一条轮船上过夜;1983年在桂林,有的客人穿着当年印有“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的字语和旧中国国旗的皮夹克,以及佩戴着当年作战部队标识符号、奖章纪念物的衣帽等,有个服务员竟责问他们是在搞“两个中国”。客人解释说我们是飞虎队当年穿着的衣服佩戴的标志,是帮助中国打日本的历史纪念物,服务员却说:“你们美国是纸老虎!”甚至要他脱掉夹克和各种标识物,否则不给开饭,弄得客人十分难堪;有的海外报纸借机渲染,影响很坏。国内航空界知道后,做了许多解释,经过外交渠道也做了工作,说明是误会,飞虎队员们才消除意见挽回了影响。从1991年起仍陆续组团来中国访问、旅游。当年10月23、24日一个300多人的大团来到北京,中国国家领导人亲自接见,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宴会招待、合影,受到欢迎。接着不少美国飞虎队、14航空队、驼峰飞行员协会三家的朋友,携带着他们的妻子儿孙来到中国过去战斗过的地方,共同回忆当年与中国战友并肩战斗及中国人民克服困难用双手敲石头、拖石碾修机场的情景。美国客人所到各地都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情接待,接待人员举着“欢迎飞虎队回老家”的红幅,各种媒体大量报道。这一切增进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


在中国航空界和海外华人共同倡议下,经中国政府批准,由北京航空联谊会倡导各地航空联谊会合办,在昆明郊野公园修建了“驼峰飞行纪念碑”,纪念1942年一1945年三年半中空运物资70万吨,35000多部队人员,因航线险要和气候恶劣,损失飞机500架,牺牲飞行人员1500多人的壮举。纪念碑1993年落成。1995年又在南京建成一座抗日航空烈士(刻名)纪念碑,纪念参加中国抗日战争而牺牲的3300多位中、美、苏、韩四国飞行人员,其中美国飞行人员2200名;还在桂林建立了飞虎队抗日纪念碑(刻名)。三处都有数以百计的美国朋友来参加落成典礼,共同促进了中美两国人民的战斗友谊。


1995年飞虎协会主席罗西(John.R.Rossi)率领老飞虎队员前来,曾帮助我们审核了南京建碑美国牺牲烈士的名单,见到纪念碑落成,十分激动,认为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会延续不断。1997年罗西主席再次率领老飞虎队有功人员和陈纳德的后代来中国访问,又受到各地人民和政府的热烈欢迎。在北京欢迎的航空界朋友举着“欢迎飞虎队员回老家”的红幅,在昆明欢迎的群众举着“昆明人民永远不忘飞虎队”的红幅,客人们最为感动,要求把红幅带回美国博物馆展览,认为这是最珍贵的礼物。


经过飞虎队员们的来华访问,中国人民对他们的热情欢迎接待以及两国新闻媒体的宣传报道,大大增加了飞虎队同中国人民共同抗日英雄事迹的声誉。1997年中国国家主席****出访美国时,在珍珠港的美国烈士纪念碑前讲话说:“中国人民不忘在自己胜利的旗帜上也有美国烈士的鲜血”;美国总统在回访中国时,也明确地谈到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对美国志愿航空队陈纳德和飞虎队员们的丰功伟绩也给予了应有的评价。


1998年10月1日,美国联邦空军总部“空中力量光荣传统纪念榜”评选大会上,选出以罗西主席为首的飞虎协会为二战著名飞行员10个受奖单位和个人之一;在得克萨斯米德兰本部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同时举行了大型航空博览飞行表演,特别请罗西主席等老飞虎队员乘坐敞棚汽车沿跑道慢慢开行,还在播音中介绍飞虎队的光荣事迹,接受几万人的鼓掌欢迎。中国航空界受飞虎协会邀请,派代表参加了这次庆祝活动,发表了贺词并献上锦旗,表达中国人民对飞虎队受奖的衷心祝贺。这时,老飞虎队员还有66人,而健康能出席授奖仪式的只有40多人。


2001年5月,飞虎协会在西雅图市举行了一次特别年会纪念美国志愿航空队成立六十周年。当初的300多名老飞虎队员活着的只剩下45人,而参加这次年会的仅24人了!到会来宾包括美国政府和空军高级将领近500人。中国航空界派代表送去了礼物庆贺,受到了与会人士的热烈欢迎。


2001年9月4日至9月6日,由中国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组织,在中美两国都给予极大的关注下,在北京举办了一次“纪念美国志愿航空队援华抗日六十周年”的大型活动,出席的有美国飞虎协会担任50多年会长86岁高龄的罗西先生和另两个老飞虎队功勋飞行员西林和雷恩,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女士和美国前太平洋战区司令、退役四星上将理查德.切斯特.麦克及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总监杰夫里.格林先生;中国方面有原抗日高级将领吕正操和王光英、李贵鲜等国家领导人。在9月5日晚,举行了飞虎队支援抗日历史纪录片招待会;5日又在北京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了大型座谈会,纪念美国飞虎队援华抗日六十周年,在开幕式上宣读了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先生对本次活动表示祝贺的口信和宣读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发表的贺信。飞虎协会主席罗西先生曾击落6.5架日机并创下飞越驼峰航线735次的最高纪录,开幕式上他对参加的少先队员说:“看到你们,想起了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云南昆明小孩,那时候飞虎队每次打胜仗归来,昆明的孩子们在他们家长带领下,送来鲜花和成堆的桔子,而那些东西战争时非常珍贵,又大又甜的桔子,令大家至今回味无穷。”


座谈会上,中、美两国的参加者都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飞虎队员回忆当年艰苦岁月的战斗生活,再次感谢中国人民给予的巨大帮助,战时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对飞虎队的生活都是给予最好的保证。各界专家也作了发言,对飞虎队支援中国抗日的意义和中美两国人民建立起的友谊都作了高度评价,共同愿为继续发展中美友谊和保卫世界和平作贡献。美国朋友把两幅反映飞虎队当年在云南怒江战役中沉重打击日本侵略者的精美油画赠送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9月6日,飞虎协会主席罗西先生一行,又到中国航空博物馆参加了一次活动。在当年使用过的战斗飞机展品前,老飞虎队员们高兴地和同行的中国朋友们边回忆当年战斗故事,边进行合影留念。晚上,三位老飞虎队员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专题采访,作了亲切生动的电视讲话,使这次纪念活动形成了又一个高潮。9月6日晚,飞虎队朋友们回国,为这次纪念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005年9月3日,飞虎协会主席罗西先生被邀请出席了北京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受到胡锦涛主席亲切接见和对飞虎队功绩的表扬。罗西先生是飞虎队王牌飞行员之一,曾击落日机6.5架,并飞越驼峰航线735架次,担任飞虎协会主席65年。他于2008年4月17日在美国去世,享年93岁,5月3日举行了葬礼。老飞虎队员在世的仅剩4人。


来华助战的老飞虎队员们大多数虽然去世,但是,他们和中国人民共同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光辉业绩日月可鉴。中美两国人民结下的友谊,就像长江水和密西西比河水一样,仍然奔流不断,永远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