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风血雨万家岭,鬼哭神嚎大恶战(转贴)

少林少林 收藏 50 2946
导读:引子, 万家岭,山并不高,但树林茂密。沟壑不深,却溪水孱孱。好一派田园风光,从地理位置上看,地处赣北,应该属于庐山余脉。历史上也并非兵家必争之地。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中日在这里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殊死恶战,是役,中国抗日名将薛缶,指挥十万中华铁血男儿,将企图偷袭我军侧背的倭寇106师团紧紧围住,尔后前仆后继血战十余天,击毙日军八千余人(由于倭寇骄横不降俘虏极少)。最后仅剩松浦师团长率不足千余人坚持到日军援军到来。而整个106师团的精锐,已经损失贻尽…… 本文根据实地考察、走访当事人、调研九江档案馆获得的

引子,

万家岭,山并不高,但树林茂密。沟壑不深,却溪水孱孱。好一派田园风光,从地理位置上看,地处赣北,应该属于庐山余脉。历史上也并非兵家必争之地。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中日在这里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殊死恶战,是役,中国抗日名将薛缶,指挥十万中华铁血男儿,将企图偷袭我军侧背的倭寇106师团紧紧围住,尔后前仆后继血战十余天,击毙日军八千余人(由于倭寇骄横不降俘虏极少)。最后仅剩松浦师团长率不足千余人坚持到日军援军到来。而整个106师团的精锐,已经损失贻尽……

本文根据实地考察、走访当事人、调研九江档案馆获得的资料,以最大的真实性把这场战争还原在网友面前。让历史的硝烟再次弥漫在中国人的心灵深处。



一、奇怪的传道拜佛队伍。

1938年的8月中旬,大约有七、八十个中青年男子,身穿僧服,胸挂佛像,来到江西省九江地区德安县西部的山村,进行翻山越岭、走乡过镇的徒步旅行。如果当地人细心一点的话,就可以看见他们并不进寺庙拜佛,也不跟乡民们交谈,而是对山岭、河流、桥梁、村落的地理地形特别感兴趣。并且时不时拿出纸笔进行绘制……

这是日寇106师团的侦察兵。

这支日军侦察部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赣北的山野中呢?这不得不说一说当时抗日的战场势态。

日军在攻占南京后,骄横不可一世。准备溯江而上,攻占武汉,拿下战时首都重庆,迅速结束侵华战争。蒋介石为了粉碎日军的速战速决企图,派陈诚组织了武汉战区防线,拉开持久战的序幕,随即中国军队在江西省的九江与南昌一线(南浔线)跟日军展开了激战。

日军要夺取先武汉,必先拿下南昌。要先拿下南昌,就必须攻克江西赣北的九江山区,而万家岭,就座落在九江山区。

当日军攻占了九江城区后,沿着南浔(南昌简称南,九江简称浔)线和瑞武线(瑞昌简称瑞,武宁简称武)分别向南昌、长沙攻击时。在武宁、瑞昌、马迥岭、隘口镇、星子一带受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阻截。日军伤亡甚大而进展微小。这让企图速战速决的冈村宁次很不耐烦。于是,他决定正面详攻,侧面包抄,打中国军队一记侧勾拳,企图攻破中国军队在蜈蚣山和杨梅山带的防线,夺取箬溪、虬津镇,截断南浔防线德安守军的后路。把德安守军及星子的守军消灭后,再趁势向南昌和长沙进攻。

为了使这一记侧勾拳准确无误,首先要了解迂回部队的路线和地理地貌,于是,迂回主力106师团,就派出了上述侦察兵——伪装成传道拜佛的僧侣。绘制战时地图。

当这些“僧侣”把万家岭地区的作战地图绘制好后。腥风血雨的阴云就覆盖在赣北的山区。似乎空气中都有血腥的气味。



二、薛缶布下口袋阵

当1938年9月25日,日军106师团的青木旅团(136旅团)和111山地旅团突破五台岭,占领二房郑村和梨山一带时,前锋抵达了万家岭,距德安县城仅四五十公里。如果不是广东劲旅——欧震的第四军发现这支行动诡秘的大军,并迅速展开攻击和抱腿行动(使得松浦的106师团奇袭企图曝光),那么日军的战役目标几近达成。这让南浔战场中国军队第一兵团司令薛缶大吃一惊,可以这么形象地说,冈村宁次的这一记勾拳如果结结实实地砸在中国军队的背部,那整个南浔防线将全面崩溃,日军将可长驱直入进攻南昌,继而进攻长沙。所幸的是,欧震的第四军击碎了松浦的奇袭幻想。使得日军106师团陷入了万家岭的群山之中,真是功不可没。而第一兵团司令薛缶根本不是平庸之辈,他很快便察觉到冈村宁次玩的险招实在太险。有着极大的破绽。于是,他下了一个决心(这个决心后来令冈村宁次和日本全国痛苦万分)——在万家岭布下口袋阵。把日军106师团全歼在这片山区。

薛缶,字伯陵,广东人,号称“老虎仔”,是国民党军中最能打仗的将领之一,

他当即给在南昌的战区司令陈诚和在武汉军委的蒋介石发电:敌松浦之106师团钻隙精神甚强,已突至我白云山一线纵深。我兵团拟抽调大军,歼灭突入该敌,以定后方。

战区司令陈诚同意了薛缶的作战方案。最高统帅蒋介石也同意了。

以中国军队当时的素质装备,确实和日本军队相差甚远。但是,中国军队有保家卫国的血气,有数量上的优势,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之因素。如果把握好的战机,将官指挥有方,给日军以重创还是能够做得到。所幸的是,万家岭之战就是具备了上述条件。

薛缶的计划是,在整个防区的右翼,以部份兵力阻截日军101师团由星子县城向隘口(德安星子两县的交界处)的进犯。在左翼,以部份兵力阻截日军27师团由瑞昌和武宁线上的进犯。而集中主力在防线的中部战场德安,打一场围歼106师团的会战。具体部署如下:

第32军在白水街、麒麟峰一线布阵,阻截瑞武线(瑞昌至武宁)日军第27师团的东援。

第66军在庐山南麓和隘口街一线布阵,阻截德星线日军101师团西进.

第四军占领大、小金山一线,从东面包围106师团。

74军及64军的187师占领狮子崖、墩上郭一线,从南面包围106师团。这样就能完成断敌退路的目标。

而下列部队完成对106师团的西面合围。

第60师和预备6师在来龙岭南北一线,竭力迟滞106师团东进。以掩护其他部队进攻。

第142师占领东塘附近,包围日军的右侧背。

第91师及142师之一部,占领墨赤山,碗云岭、黄土尖、乌龟山、王家、柘林一线。从南面攻击日军。

新13师及新15师一个旅,占领城门山、洼山、猪头嘴一线,截断日军西向联络。

这样,12个师约10万余人的中国军队经过紧张运动,把松浦106师团九千余人团团包围在万家岭十来平方公里的山岭中,一场空前的恶战开始了。



三、陷于绝境的松浦106师团

日军106师团都是由日本南九州的士兵组成。来自熊本、大分、鹿儿岛、宫崎四个县,这些士兵战前从事各行各业,有工人、农民、职员、教师、医生、画家、学生。素质较高,虽然不是侵华日军的最精锐部队,但相对于当时的中国军队而言,战斗力非常强悍。最有说服力的是:这个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宁可战死,哪怕受伤了也拒不投降,所以整个战役结束,只有一百来人被俘——绝大部份战死在万家岭的群山之中。

本来这个师团在马迥岭一线跟中国军队对峙,但由于狡诈而又狂妄的冈村宁次在中国军队的瑞武和南浔防线之间发现了一条空隙。便把这个师团作为偷袭中国军队侧背的勾拳。摸进了这条空隙。关于这次行动,有冈村宁次的在9月20日下的作战命令为证:

吕集团作战命令第71号(摘要)

一、 敌有陆续将兵力由德安方面转用于箬溪方面的模样。

二、 军决定去攻德安周围之敌。

三、第106师团应及时开始行动,突破五台岭附近之敌阵地,迅速进入德安西南地区,从侧背攻击德安周围之敌,应以一部留在曹家坡、马迥岭附近,确保该地。

应该说,冈村宁次出此奇兵,从指挥艺术上来说,是高明的。第一兵团少将高参兼作战

部长赵子立指出:“日军此举,导致瑞武路和南浔线间发生严重情况。”

薛缶将军本人日后也回忆说:“敌意由此空隙侵入,可以避开正面攻击不得,且可解救第27师团之危。故其第106师团裹6日粮,向西轻装疾进,其钻隙冒险精神固甚可嘉,而其肆无忌惮之气焰尤甚可恶。”——字行间里,可看出薛缶将军对冈村宁次作战思路的肯定。

冈村宁次还特别指示106师团,要秘密实施作战准备,确保作战意图不为敌方(中国军队)所知。

第106师团长松浦淳六中将也深知此次出奇兵,全在于秘密与迅速。在接到命令后,于9月22日举行团队长会议,会上他强调,“本次作战成功与否,第一、在于秘匿我之行动……绝对禁止使用手电筒,夜间移动昼间驻止部队(昼伏夜行),绝对不许昼间行动;第二、在于行动是否迅速,在到达作战目标之前,如遭遇敌阵地时,不可使用过多的兵力胶着一处,应尽所有手段,利用地形,迅速机动迂回,如不得已而须力攻之部队,可适当使用毒瓦斯,作扩大战果之准备。”

师团参谋长秋山义隆重大佐详细交代了作战设想及各部队行进路线,并对官兵武器口粮携带数量作明确规定:“此次作战,,为突入敌阵后的无后方作战,粮弹药以自行携带为原则,官兵务须轻装,设法多携弹药。每人携带口粮以6日份计,但在作战期间,一般以2/3为定量,则可维持9日……”

有部队长请示,伤病患者怎么处置。松浦当即声色俱厉地说:“为增强师团战斗力,伤病患者以携行为原则,各部队不得依赖卫生队或野战医院。轻病者须勉与本队同行,途中所遇困难,皆以精神力克服之,各部队长须使本队官兵切实认识,掉队落伍者,必被敌俘,绝对不可掉队。”

应该说,该师团战前动员工作做得非常到位。

9月25日黄昏,第106师团人衔枚、马裹蹄,悄悄向南疾进,仅把一个步兵大队(还缺第一中队)、一个骑兵联队(还缺第三分队)一个机关枪小队共约二千余人留下佯攻,迷惑当面的中国军队。

这支侵华军劲旅,就这样走上了覆灭之路。

日军战斗序列

步兵第106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参谋长秋山义隆大佐。

步兵第111旅团,旅团长山池垣少将

步兵第113联队,联队长饭野贤十大佐

步兵第147联队第3大队

炮兵第106联队第1大队山炮第1、2中队

迫击炮第3中队、炮兵侦察班、工兵第106联队1小队、师团无线电队、卫生队、传令队、骑兵队各一部

步兵第136旅团,旅团长青木敬一少将

步兵第123联队,联队长木岛袈裟雄大佐

步兵第145联队,联队长市川洋造中佐

山炮第52联队第1、2大队(这支炮兵部队不隶属106师团,是冈村宁次抽调给106师团参加迂回作战的)




四、空前惨烈的恶战

10月1日清晨四时,天空星星还在闪烁,日军开始向防守大、小金山及万家岭一带的欧震第四军进攻。约八百多名日军,窜至狮子崖、肉身观一带高地,企图攻击90师之左侧背。5时,90师发觉这股日军后,命令张团由层岭向肉身观、狮子崖的日军进行反冲击。另抽调吴团之杨营向肉身观东北的日军进行侧袭。同时还抽调韦团之曾营,由万家岭、聂村(今天的聂桥)、任村向日军进行背袭。日军见攻击不成,遂据险顽抗。90军张团及杨营曾营奋勇攻击。血战约11个多小时,击毙日军300余人,至17时,将肉身观、狮子崖一带阵地完全占领,残余五百余名日军退至狮子崖以西的扁担山,凭险对抗。

于此同时,瑞武线上的日军27师团东援被32军击退。106师团预感到前景不妙,师团长松浦发电,请求飞机支援助战。但此时执迷不悟的他,并未想到拼全力返回突围。

10月2日6时,90师张团向扁担山日军发起进攻,激战四小时,攻至山腰,日军退至山顶,召唤飞机、和大炮火力支援。这时,约一千日军赶来增援扁担山日军,同张团的黄营展开白刃战,三小时后,黄营战士伤亡殆尽。不久,我军102师的许团之两个营赶来增援,缓解了张团的压力。晚上廿点,日军步炮兵协同夜战,向大、小金山及狮子崖一带阵地猛烈地攻击。但均被击退,无功而返。但张团也未攻占扁担山。

10月3日上午8时,90师韦团由大金山向靠背山、面前山、杨家坂防守的日军攻击。下午3时,将这些阵地完全攻占,占领了万家岭北端高地,日军退至万家岭西端,在熊村、田铺芳、箭炉苏一带凭险顽抗。子夜12时,第74军58师348团以奇袭方式,一举突入日军阵地。与日军展开夜间肉搏战。杀死日军五百余名。占领了张古山以及箭炉苏以西的高地,由于该高地受到万家岭制高点及西端高地的俯射,全团伤亡很大,但仍然击退了日军夜间发动的七八次进攻。

10月4日上午7时,日军向占领杨家坂东端高地的90师进攻。到下午3时,韦团伤亡甚重。昨日进攻的成果尽数陷落。不过扁担山的五百名日军向我军发动的反攻,未能得逞。

10月5日上午,日军步、炮、空联合作战,猛攻74军占领的背溪街、长岭一带阵地。74军以344团和343团之第三营正面抗击。343团的第一、二营向进攻的日军进行侧逆袭。击毙日军三百余名。于此同时,扁担山的五百日军和大金山下的日军也向中国军队阵地发起攻击,均被击退。日夜,中国军队其他部队也向万家岭的日军各个阵地发动攻击,激战彻夜。

10月6日,日军飞机更多,掩护日军二千多人向张古山74军防守的张古山阵地猛攻,日机轮番轰炸,守军大部阵亡,张古山阵地陷落敌手。这天日军还向大、小金山的中国军队进行了空中攻击。守军在空袭中避开了锋芒,损失不大,有惊无险的是——一颗炸弹落在90师师部所在地金山寺的天井中间,却未爆炸,师长及高级参谋人员均安然无恙。日军在向其他方向的突围中,均被中国军队进退。

10月7日,双方展开了包围战以来最激烈的交战。凌晨1点30分,日军就开始向74军58师占领的碉堡山进攻,另有三百余人向杨家坂、大金山的90师韦团进攻,均被击退,日军伤亡约百余人。早晨6时,中国军队的第三期攻击开始了。从隘口街秘密运动过来的66军从北,74军从南,第四军的90师从东,91师从西,向被包围的日军发起了猛攻。日军拼死顽抗,并召唤飞机以密集轰炸支援。同时空投给养。但仍无法改变战场态势,是日,从白天战至夜晚,又从夜晚战至第二天,日军折兵2500余人,其中1100余为第四军所消灭,其余大部为74军消灭。这天打得最激烈的,当属74军,这天晚上七点,74军以153旅为进攻主力,151旅(缺302团)为预备队,向长岭和张古山的日军阵地发起攻击。另有一部绕过张古山,向背溪街日军阵地发起进攻。意图是截断日军和106师团司令部的联络。由于153旅是新锐之师,进展较为顺利,虽然日军有五个中队防守长岭高地,但经153旅反复猛攻,600余名日军全部被击毙。长岭阵地被我军收复。而张古山是106师团的咽喉部位,故其防守特别顽强。但英勇善战的74军153旅305团数百名敢死队员在旅长张灵甫的率领下,出敌不意,从北面光溜溜的石壁攀越而上,经过白刃肉搏。守军被全歼。随后,日军又调集兵力猛攻张古山,305团营以下军官伤亡甚重,士兵伤亡亦大,但在153旅其他各团和151旅的策应下,击溃了日军,守住了张古山阵地。这天,30多架日军飞机几乎不间断地在中国军队头上轰炸。

10月8日,更为惨烈的战斗展开了。日军轰炸机廿余架盘旋在张古山上空,投弹不断。张古山阵地,化为焦土,我军305团坚守阵地之官兵,绝大部份殉国,上午10时,日军步兵千余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张古山发动全面猛攻,153旅官兵待日军接近时,奋起白刃肉搏,跟日军缠在一起,真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这股日军被消灭大半。但中国军队的唐生海团长、李明佳、胡雄营长等一批战地重要指挥官均身负重伤。

黄昏后,日军又集中一千余人,再度猛攻张古山阵地,中国军队全数出击,激烈的搏杀中又有代团长于清祥身亡。但153旅官兵们在张灵甫的率领下,前仆后继、不怕牺牲、奋勇拼杀,始终牢牢守住了阵地。不过,昨日绕过张古山向背溪街日军进攻的一个营的中国军队,此时陷入困境,被日军内线包围,大部壮烈牺牲。

张古山,这座海拔仅一百多米的山,成了这场战役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是74军58师先夺取并坚守,陷落后,又由张灵甫再出奇兵攻占并坚守,那么,日军106师团就会从这里突围而出。从而使得日后中国军队的抗战史,失去极其精彩的篇章!战后情况反馈:在74军战场上,日军横尸4000具,由此可见该军不愧是中华精锐,抗日先锋。

请看74军军歌: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歌词中——张古山,血染红——就是指这场战役中的张古山。

在8号这这关键的一天中,日军伤亡之大也超乎想象,为此,冈村宁次空投了二百名联队长以下的指挥官,给死伤惨重的106师团进行最后的输血,尽量延长其苟延残喘的时间。可以这样说,在此战中,如果日军没有空军的全力支援——包括空投的这两百名指挥官,106师团早就被歼灭了。

空军,是一个国家不可或缺的军种。是热兵器战争中的取胜利器,在双方地面力量交战的过程中,有制空权的一方就拥有巨大的物质优势和心理优势,而没有制空权的一方就会相当被动。可叹的是,偌大的中国当时根本就没有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空军。真是国衰兵弱受人欺呀,而日本人正是看准了中国的衰弱无力才敢于发动侵华战争。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