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章 虎穴锄奸 第一章(3)冤家路窄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URL] 柳青领着夏云凤和夏云燕一路向南撤,并非是象没了眼儿的麻雀似地瞎飞乱撞,而是按照预先计划好的路线撤退的。深入虎穴来锄*敌,是再凶险的不过的勾当,不预先安排好退路,那不是来飞蛾投火么! 西瓜摊就设在东西大街南面的路边上,距离身后的胡同口不过五七步远,胡同长不过二三百步,出了胡同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柳青领着夏云凤和夏云燕一路向南撤,并非是象没了眼儿的麻雀似地瞎飞乱撞,而是按照预先计划好的路线撤退的。深入虎穴来锄*敌,是再凶险的不过的勾当,不预先安排好退路,那不是来飞蛾投火么!

西瓜摊就设在东西大街南面的路边上,距离身后的胡同口不过五七步远,胡同长不过二三百步,出了胡同是一条小街,向右弯过两个门口就是地下工作人员开的一个钱记杂货店,杂货店里有藏身的地窖,是个隐秘的所在。

钱记杂货店是县大队设的一个秘密联络点,联络点的负责人即杂货店的老板叫钱文昌,时年已近五旬,长得体态胖大,佛眉善目,几如弥勒下凡,又似玄奘临世。其性情随和,智计过人,行事八面玲珑,既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小商人,又是一个胆大心细的谍报人才。

钱文昌不仅老于世故,处事精到,人缘之好有口皆碑,还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一对分水峨眉刺使得出神入化。此外,他还有极好的敌伪上层关系,本镇豪绅许老太爷是他们家的世交,而许老太爷的三公子许光耀是日本帝国大学的高才生,现任九女河据点的首席翻译,是日本人眼里的红人!

钱氏家族是九女河的老家旧户,延续到钱文昌这一代已经是十七世了。杂货店在早原本是钱记票行的所在,后来因为银行的兴起,票行生意惨淡,由钱文昌的爷爷经手改办为杂货店;由此来算,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杂货店的经营规模虽然不算很大,算来也称得上是一个老字号的名店了。

李玉岩就是看中了钱记杂货店的这些优势,又了解到钱文昌是一个极富爱国心的好汉,才动员他参加抗日组织的。钱记杂货店做为抗日组织的秘密联络点已经有四五年之久,算来钱文昌也是个资深的抗日骨干分子了。

钱记杂货店在长达四五年的时间里,曾秘密掩护过重要的抗日志士,传递过大量的军事情报,从没有出现过一丝一毫的纰漏,其内幕少有人知,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把这里作为紧急撤退的藏身地点,当是最保险不过的了。

按照预先的撤退计划,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只要进了钱记杂货店的门口,就算是进了铁打的堡垒,万无一失了;凭着三人卓绝的轻功,要穿过这二三百步的胡同有个三五十秒就足够了,而炮楼的敌人要临时出动赶到钱记杂货店附近来搜查,没有小半个钟头那是绝对不成的!


——如此说来,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的话,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是不会遭遇到一丝一毫的凶险的,绝对不会!


可是,人的运气若是不好,喝口凉水也塞牙,放个屁也能打到脚后跟儿,越怕遇上什么他就来什么!柳青三人今天的的运气实在是太有点儿差,他们刚刚冲近南边的胡同口,后面的伪军也跟着追进了北面的胡同口!

仅仅有这些伪军追击而来还不打紧,三个人只要一冲出胡同口,闪身拐进钱记杂货店的门儿,再往里面的地窖里一钻,就算是皇上二大爷来了,给他来个一问三不知,他也没得脾气!

若要想进门儿搜查,翻箱倒柜,悉听尊便,就是怕来人没有透视宽墙厚土的本事!不过,这个小小的杂货店就如同杨六郎那个“些小的行军宝帐”一样,不是谁来想进就进,想搜就搜的,上面有那位大名鼎鼎的徐老太爷给罩着呢,又有谁敢胆打包天地来老虎嘴上捋虎须?

也是事有凑巧,就在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快要拐出胡同口的时候,有七八个伪军迎面撞了过来。而这几个伪军并不是有备而来,他们是掺和一个同伴的喜事儿来喝喜酒的,偏偏这个娶亲的伪军家就在钱记杂货店附近!

他们是听见大街上的枪声被惊出来的,其中还有两个伪军的小头目,其中一个是娶亲伪军的顶头上司,伪军警备队的小队长,名叫贾世才;还有一个是特务队的队长,叫侯恩奇,这二人偏偏又都是柳青的老冤家!

侯恩奇是个铁杆儿的汉奸,心狠手辣,手段高强,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听到大街上响起了枪声之后,慌忙把手中的酒杯向桌子上一扔,第一个从炕上跳了下来,催赶着贾世才及其他几个伪军急急忙忙地冲了出来。

本来,侯恩奇、贾世才等伪军一时还判定不准出事儿的具体方位,可后面追击上来的伪军在胡同里噼里啪啦地一打枪,就给侯恩奇等伪军给指明了道儿,七八个人奔着柳青三人穿行的胡同就冲了过来。

柳青三人冲出胡同口的时候,侯恩奇、贾世才等伪军与其只隔有五七十步远近,凭着他们三个人的手段,要击退或消灭这七八个伪军自然不在话下,可后面的追兵已经撵了上来,而他们的目的又不在于此,实在是进退两难!

眼见是这种情势,柳青明知道要转移进钱记杂货店已经无望,便向夏云凤和夏云燕大喝一声:“打”!一梭子子弹就抡了出去!

他这里一开打,夏云凤和夏云燕二人更不怠慢,两支驳壳枪的枪口一抬,也跟着哒、哒、哒地怪叫了起来。

一阵疾风般的弹雨扫过以后,侯恩奇、贾世才等七八个伪军全都被撂倒在了地上,有的被一枪爆头,有的被洞穿心窝,有的被击中了臂膀,有的被打折了大腿,顿时间乱成了一团,哭叫成了一片。

就这样阻了一阻,后面的伪军又迫近了数十步,柳青当机立断,轻声向夏云凤、夏云燕招呼道:“妹子,上房!”将身子矮了矮向上一拔就飘上了房顶,没有等到他的双脚落下,夏云凤和夏云燕也跟着跃了上来。

柳青亮开一双星目向四下里一打量,随即把手一招,引领着夏云凤和夏云燕二人一路奔腾跳跃,蹿房越脊,如流矢一般飞速向东逝去,转眼之间就只能让人瞄见三个模模糊糊的小黑点儿疾鸟似地在目尽处飘摇了。


柳青之所以要采取这种断然的措施,目的就是要发挥三人的优长,利用房屋墙壁的遮挡,尽快摆脱迫近上来的伪军的纠缠。

他的心中非常清楚,在名扬华夏的沧州这个武术之乡的地面上,伪军中也不乏功夫好手,不过,轻功登峰造极者却寥若晨星,只要一飘上房顶,他们就争取到了撤退转移的主动权,也就游刃有余了。

这是因为,当面撞上来的伪军已经悉数给他们撂倒,就是侥幸留得性命也再无力追击了;而后面追击上来的伪军正被夹在狭窄的胡同里不得展足,又被两面的高房和院墙给遮挡住视线,是无法及时看清他们的行踪的。即使有一两个头脑灵便身手矫健的伪军也做此想,只要迟过一步,也就全然无害了。

而如果他们继续淹留在地面上与追击而来的伪军周旋,虽然可以借助房屋墙壁的拐角掩蔽身体,辗转撤退转移,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之下,很可能就得让陆续追击上来的伪军给包了饺子,是十分凶险不利的。


——果不其然,他的这一宝给押对了!


当面冲撞上来的七八个伪军被放翻之后,有四五个当场毙命,只有两三个还在血泊里挣扎,侯恩奇虽然拣了一条命,握枪的右手手腕给穿了一个窟窿,贾世才右胸中弹,已经无力翻身,还有一个伤了肩膀的伪军在挣扎着!

从胡同里追击出来一二十个伪军见到柳青三人在胡同口倏忽一闪就失去了踪迹,心里都觉得是个迷,抢着冲出胡同口来要看个究竟,谁也没有料到他们三人已经飘上了房顶远走高飞了!

而实际上,在这两股伪军当中,只有侯恩奇有蹿房越脊的身手,其他人都是庄稼把式,地面上撕扯对打还可以,要飘身上房那只能是梦里的本事了。

侯恩奇之所以受伤较轻,是他见机得快,当他瞄见从胡同口冲出来的人是柳青时,明知道自己不是敌手,忌讳他的枪法厉害,便将身子闪向了一个伪军的身后。而就在此时,柳清也看清了他的面目,知道他是个劲敌,便对准他握枪的手腕抬手就是一枪,让他拣了个便宜。

贾世才之所以霉倒得大,是他的动作稍稍迟缓了一点,他也知道柳青手段的厉害,可他的脚步不给他做主,虽然心里明白,闪避的速度一慢就让柳青给抢占了先机。好在仓促之间柳青未及端量,给他留了一条活命!

侯恩奇虽然受了伤,心里却出奇地明白,一见到胡同里的自己人全都一起涌了上来,也顾不得手腕钻心似地疼痛,大叫道:“是拼命三郎柳青那小子,向东面窜下去了,在房上,快去追呀!”

一等胡同里赶过来的伪军沿着街筒子向东追去,他又叫喊道:“弟兄们,这小子可是条大鱼,逮住他皇军会大大地有赏的!”


九女河的大街小巷是典型的北方村落的建筑模式,家家都是四合院,勾环相连,鳞次栉比,一栋连着一栋,纵向连接连一点儿缝隙都没有,间有东西贯通的街道才可以将其隔分一段儿。其中间的胡同宽不过五七步,轻功稍微好一点儿的人就可以在上面跳跃蹿行,似柳青、夏云凤、夏云燕这般轻功卓绝的高手,在上面蹿行如履平地一般,哪儿有半点儿阻碍!


——似这般情况,如果前没有敌人堵截,后没有敌人追击,他们就可以象跑马戏的演员一样恣意表演一番,尔后便可以轻松惬意地越城而走了!


——可是,不成啊,不成!就在柳青三人飞蹿至追击上来的伪军们视野之外的时候,四门上的枪声也都跟着响了起来,由据点里冲出来的敌人也已经遍布在全城的各个大街小巷里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


——钱记杂货店已经于他们无缘,面对着如此险恶的危局,柳青三人又能到哪里去寻求藏身之所呢?他们还能有绝地逢生的机会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