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新再会小偷

谁是黑色的眼 收藏 11 361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6][/size][color=#22DD48][/color][em023]熙熙攘攘的集贸市场,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一个白衣青年在各个菜摊商户之间来往穿梭,东瞅瞅,西问问,兜了几圈,也某见他买一丁点儿东西。当他走到卖白条鸡的摊跟时,摊主白鸡明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神秘兮兮的把他拽到了柜台后面。 “喂,喂,白鸡明,你要干什么,难道要绑架我不成?”白衣青年好像和白鸡明很熟,笑嘻嘻的说。 “哎呀,领导,我绑谁,也不敢绑你啊?啊,我呸,我谁也不绑,差点儿让你给绕晕

熙熙攘攘的集贸市场,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一个白衣青年在各个菜摊商户之间来往穿梭,东瞅瞅,西问问,兜了几圈,也某见他买一丁点儿东西。当他走到卖白条鸡的摊跟时,摊主白鸡明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神秘兮兮的把他拽到了柜台后面。

“喂,喂,白鸡明,你要干什么,难道要绑架我不成?”白衣青年好像和白鸡明很熟,笑嘻嘻的说。

“哎呀,领导,我绑谁,也不敢绑你啊?啊,我呸,我谁也不绑,差点儿让你给绕晕了,我有正经事和你说”白鸡明一脸严肃状。

“啥事啊?搞的神神叨叨的。”小新半开玩笑的问道。

白鸡明左右看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这里,就附在小新的耳朵上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小新听了,嬉笑的表情渐渐地从脸上消失,面目变得有点凝重起来。然后点了点头,说了声“我知道了,注意保密”。接着,就扭头重新汇入了人流之中,疏忽之间消逝不见。

白衣青年名叫小新,是这个集贸市场的辖区民警,刚参加工作不久,工作热情很高。初到派出所报到,他就主动请缨,要求管理所里治安状况最复杂的辖区。获得批准后,他一头扎进集贸市场,充分发挥年轻人口勤、腿勤、手勤的优势,时而着警服披挂整齐武装巡逻,时而换便衣走街窜户微服出巡。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多久,便获得了群众的认可,摸线索、抓现行,年终考核时为所里的基础工作和严打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领导高兴地合不拢嘴,同事佩服的直伸大拇指儿。

这不,刚出差回来,还没有在市场转悠多大一会儿,白鸡明就给他提供了一条线索。原来,这两天,市场里出现了几个小偷,他们装作买东西的样子,尾随部分防范力弱的群众,伺机作案。一旦被发现,就有同伙在周边起哄打掩护,作案者就乘机逃窜。已经连续作案多起,一部分商户看见后,由于害怕他们报复,所以敢怒不敢言。有些群众安全意识淡薄,被偷之后,可能是因为财物损失不大,所以连报案都不报,吃个哑巴亏拉倒了。

第二天,市场的流动摊位处多了一个卖辣椒的年轻孩儿,穿个破裤头,趿拉双拖鞋,戴了顶草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猫。辣椒车上还摆了个纸牌,上写“绿色食品,一毛一个,言不二价,童叟无欺”。这个卖辣椒的年轻孩儿就是小新,为了准确摸清小偷们的人数,活动情况,他和所长商量后决定来个化妆改扮,“火线侦查”。为了防止熟悉的群众来打招呼露出破绽,小新专门找了个流动摊贩集中的地方摆摊。

“辣椒,自家种的绿色食品哪!东西不多,要买趁早了啊!”

“是农家菜还是从菜场批发的,辣不辣啊?”一个中年妇女问道。

“当然是俺自己种的,不辣不要钱”小新老练的招呼道。

随着午间的临近,市场里的人流逐渐增多,热闹起来。俗话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干啥的弄啥,卖啥的吆喝啥。还真不是吹的,没多久,民警小新就在人头攒动的人群中发现了情况。虽然这个人极力掩饰,但还是被小新的“火眼金睛”给窥破了端倪。

“黑T恤,年龄大约三十岁,高约一米七,短发平头,体形较瘦”未及细想,出于职业习惯,小新条件反射般的先在心里默默的几下了这组数据,嗯,和白鸡明提供的差不多。然后又搭眼一扫,另一个穿红衣服的同伙就落入了小新的眼帘。

“哎呀,今儿真热啊!大哥,你先帮我看下摊,我上东边买根冰棍降降温去。”和邻摊的大哥打了招呼,小新手拿草帽搧着风,快步向目标迎面走去。擦肩而过时,小新没用正眼看他们,只是拿眼角的余光快速的一扫,目标的面貌特征便尽收眼底。慕然,小新心头一亮:是他!

那是在大二的时候,小新省吃俭用的积攒了半年的生活补助,结余了人民币壹佰五十大元,喜滋滋的去本市最繁华的马道街买衣服,在一个摊上脱下外套随手放在身边试衣服,谁知道付账的时候,发现兜里的钱却是踪迹不见。当时心里那番滋味真是怎一个“爽”字了得,事后同学们拿此事很是嘲笑了小新一番。

后来毕业后,本来可以选择教书育人职业的小新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招警考试,做了一名警察。在小新的内心深处这是一个结,也许选择警察职业,就是为了解开这个心结吧!而且在办理案件的时候,小新对于盗窃案特别感兴趣,总是争先恐后的和别人抢着办。后来,亲手抓了不少小偷,才算是稍稍告慰了小新内心的不快。今天,老熟人再次相逢,小新内心深处那根久未拨动的琴弦又再次铮铮作响。

就是他,某错,鸳鸯眼,下巴有痣。哈哈,这可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却在阑珊处啊!鸳鸯眼啊鸳鸯眼,这么多年了,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我这个“老朋友”啊?我可是对你一直念念不忘啊!想到这里,小新牙齿咬了又咬,拳头握了又握。怎么办?抓他?不行,毕竟今日的小新已经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毛头小子了,已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了。现在没有真凭实据,抓了,他死不承认,还是白费功夫。捉奸捉双,抓贼拿赃,这种老贼不抓他个现行,很难突破,说不定还会被其反咬一口呢!

思想斗争剧烈,脚步可不能有丝毫停歇,小新松了拳头,不动声色的踱到冷饮摊,买了两个冰棍,左右开弓,大口吞了起来,也算是稍稍平息一下心头的怒火吧!小新嘴里吃着,脚下也没闲着,一直跟踪尾随。小新眼睛就好像被一条无形的线牵着,牢牢的盯住了鸳鸯眼两个到市场西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兴许是没有找到目标,二人在西头坐了辆面的车走了。

看来贼也有走空的时候,不会是发现了我吧?

想到群众期待的面孔,感到肩上那沉甸甸的责任。小新和同志们埋首聚集在办公室内研究侦查方案,制定侦查计划,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抽,不一会儿室内便“烟云密布”。计划定好后,已经是深夜了,他们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锁上办公室的门,换上便衣,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辖区其它易发案的地段蹲点守候,希望能够抓获个现行,为所里的严打工作锦上添花。

鉴于嫌疑人至少有两名,为了安全起见,所里又派了刑侦组的小姬和小祥配合小新打掉这个盗窃小团伙。这一次,三人采取了流动跟踪的方法。他们混迹于商户菜贩之间,东游西逛,看似一个个悠闲自在,好像是漫不经心的在逛菜市场,其实他们那像鹰隼一样的警眼无时无刻不在审视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只要有可疑之处的人从此经过,都会在浑然不觉中被的小新他们给从头到脚给“剖析”一遍。生怕是鸳鸯眼的同党,一时不察,放了过去。不一会儿,期待已久的鸳鸯眼终于出现在了小新的视角中。今天他换了一件蓝色的T恤衫,其同伙穿件花格子短衫离他有三四米,看样子在替其望风,把握周遭的环境。小新他们依旧不动声色,悄悄的对其形成合围之势,一边牢牢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边嘻嘻哈哈的和身边的菜贩商户讨价还价。

鸳鸯眼缩头缩脑的在各个商户之间来往穿梭,寻找“最佳时机”。突然小新发现鸳鸯眼的身形以常人无法觉察的细微动作忽的一顿,顺其目光看去,只见前方五米处,一名正在弯腰买菜的中年人裤兜里的钱包露出了小半截,而其正专心致志的一边扒拉菜贩的菜,一边和菜贩搞价钱,浑然不知其钱包已经被小偷给注上意了。

鸳鸯眼驻足停顿了片刻,装作挠头的样子,顺便审视了一下周遭的环境,我们的侦查员连忙扭头做无辜状,不与其眼神正面接触,以免引起其警觉从而放弃作案。见无人注意,鸳鸯眼不由心内一阵窃喜,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哧溜一声迈到中年人身后,一只手在摊上扒拉着菜掩人耳目,另一手伸出食中二指,轻轻一夹,皮夹子便落入手中,随之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刚要转身离去,突然感到手腕上好像卡了一把铁钳子一样疼的难受,分毫动弹不得。

“别动”

“谁?”鸳鸯眼厉声喝问。

“警察,走。”

小新他们悄悄地在受害人旁边埋伏守候多时了,目睹了盗窃的全过程。鸳鸯眼钱包还未收进口袋,便被小新有力的警手给抓了个正着。鸳鸯眼未及抬眼细看,另一名侦查员如下山的猛虎一样冲到眼前,咔嚓一声,一副明晃晃的“手镯子”牢牢的戴在了手腕了。这一切其实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花格子衬衫一见情况有变,大惊,扭身便跑,小新一看,不及去追,赶忙挥手从瓜摊上拿了个小西瓜,甩手扔出,正中花格子脚下,西瓜摔得稀烂,花格子踩在瓜瓤上哧溜一声摔了个狗啃泥。民警小姬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其铐了起来。周边的商户还未回过味来,三人便飞速架起二贼跳上附近隐藏的警车呼啸而去。

“兄弟,以后你可别出差了,这回刚走了两天就来俩小偷,要是一个月,可不得了啊!”白鸡明和小新开玩笑的说。

“咱可不能怕他呀,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你先忙啊,我去那边转转。”说罢,小新拿着草帽又钻进了人流之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