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十三 任务来了

梅戈 收藏 7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安排好王子侨在公司领导工作,陈子明叫上两名公司职员,开着车就陪着曹国声回了家。 一进曹国声家住的小街,就见半条街都站满了人,轿车是才开进去几十米就开不动了,曹国声等不及,脸上挂着无限的悲痛跳下了车。 陈子明看他下了车,忙叫上那两名职员也跟着下了车,司机把车停到了路边。 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安排好王子侨在公司领导工作,陈子明叫上两名公司职员,开着车就陪着曹国声回了家。

一进曹国声家住的小街,就见半条街都站满了人,轿车是才开进去几十米就开不动了,曹国声等不及,脸上挂着无限的悲痛跳下了车。

陈子明看他下了车,忙叫上那两名职员也跟着下了车,司机把车停到了路边。

几个人才下车,就听见曹太太在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大家急忙循着哭声奔了过去。

人群里,警察已经勘察完现场,正在对几位目击者做笔录,曹太太抚着妹妹的尸体哭的是痛不欲生。曹国声闻声挤开人群奔到妻子面前,看见妻妹死的凄惨,不禁也放声哭了起来。

几名街坊和佣人正在劝慰曹太太,看见曹国声回来也是伤心不已,两名街坊又转过身来安慰曹国声。

如此闹腾了一会儿,带队来的公安干部问清曹国声是死者的姐夫,又把曹国声叫到一边去询问死者生前的情况。


陈子明跟着曹国声到了尸体前,眼睛轻轻一扫,看见死者的伤口是刀刀毙命,不禁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多大的仇恨?……这不像是一般的抢劫杀人!难道杀死罗小姐的人跟罗小姐有很深的仇?……”他心里想着,耳朵就竖了起来。

可巧,一名看见罗曼丽被抢经过的行人做完笔录,正低声对旁边的人惋惜道:“如果这位小姐不死护着自己的皮包,不大声喊人,也许那两名抢匪不会下黑手!”

旁边一名看热闹的人问道:“那你看清抢匪的模样没?”

那行人苦笑道:“抢匪的动作太快了,等我跑过来,他们已经钻进那条巷子跑没影了!看样子,像是那种惯匪,道儿估计是早踩好了!”一边说,那行人一边指给大家看那条小巷。

陈子明顺着那行人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那条小巷,巷子口不是很宽,还稍微有点儿隐蔽,但有多长,里面是什么情况看不清楚。趁着大家安慰曹氏夫妇的机会,陈子明悄悄走出人群,到那条小巷的巷口看了一眼:这条小巷不是很宽,大约四五十米处还有一个拐弯,既然抢匪是从这里跑的,想必这条小巷还通到另一条街上。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陈子明只看了一眼小巷的大概就走了回来。


尸体不能总放在街上,经过大家商量,罗曼丽的尸体暂时送到了旁边的一家医院。

等把该忙的差不多忙活完,王子侨、蔡宗理等人下班也过来了。

曹太太悲伤过度,暂时无法招待客人,照顾客人的事就全落到了曹国声一人身上。

忙完外又忙里,等把所有的人都照顾吃上了晚饭,时间就差不多是晚上九点钟了。望着一脸痛苦、疲惫、憔悴的曹国声,陈子明低声安慰道:“老曹,人死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这几天就在家里休息休息,把该办的事都办好了,有时间我就过来,公司里的事,让王子侨和老蔡打理,你暂时就别管公司里的事了!”

曹国声眼圈红红地说道:“嘉安,我对不起你,你看……”

陈子明也假作悲痛地拦着曹国声的话说道:“老曹,你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晓得,这事,”说着,他从眼角也挤出了两滴眼泪,“难道真是红颜薄命?”随着泪水的滚下,他的表情显得也是非常痛苦。

曹国声本来很伤心,可看着陈子明的表情,反过来安慰他道:“嘉安,这都是曼丽命不好,没福气啊!看着你们俩这两天如胶似漆,我是真替她高兴,可谁想到……”

两个人面对着互相流泪,彼此劝慰着,可一个是真伤心,另一个却是半真半假了。


回到公司已经是半夜,司机刚想下车叫门,老顾已经闻声打开了大门。

陈子明想到司机不在这附近住,时间又已经很晚了,就对司机道:“你把车开回家去吧,明天不用急着来上班,睡醒后吃饱点儿,直接上曹经理家!”

司机感激地应了声是,陈子明下车进到公司院里。看着关门的老顾穿着整齐,不象是忙着起来的,陈子明就笑着问道:“老顾,这么晚还没睡?”

老顾笑道:“曹经理家里出了事,我怕您回来晚还有什么需要的,所以就一直等着您呢!”

陈子明一笑,对老顾道:“我没什么需要的,你睡你的吧!”说完,他就向小楼走去。

进到楼上卧室里,陈子明想着罗曼丽的死事有蹊跷,正百思求解,伸手想掏烟,没想到伸手一掏兜,却从兜里掏出一张折着的纸条。他顾不得回忆今天都有谁靠近过他,忙在灯下展开了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如在荒唐误事,小心组织纪律。

看完这十几个字,陈子明一切都明白了。


和罗曼丽,陈子明本就是逢场作戏,对罗曼丽哪有什么真感情?这下接到上司的申斥,不得不为自己的脑袋考虑了考虑,想着军统森严的铁纪,陈子明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心道,这火可不能玩儿了,再玩,自己的命就得搭进去了。可应景儿的事还得做,罗曼丽没进墓地,曹家他还必须得去应酬,而且还得装的悲伤些,不过他不敢再胡乱外出了,就是去曹家,也是转转看看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公司,搞得曹太太是颇有怨言,可陈子明这时就顾不得这些了。等把罗曼丽的事帮助处理完,陈子明就轻易不敢乱出公司了。

这天下午五点才过不久,陈子明正在办公室里闲着没事在翻一本杂志,就听蔡宗理一边敲门一边问道:“副经理,副经理,您在吗?”

陈子明把翘在办公桌上的脚向下一收,答道:“是蔡主任吗?我在!你进来吧!”

蔡宗理在门外答了一声是,推开门走进来,手里托着一封信:“副经理,有您一封信!”

陈子明觉得奇怪,谁会给自己来信呢?局本部?他们要有指示,该是郭旭通知自己啊!可这时他也顾不得考虑许多,一边起来接信,一边问蔡宗理:“收发信件不是老顾管吗?怎么有信你给送来了?!”

蔡宗理微微弯了弯腰,一脸笑容道:“我正好刚刚下班走到后门那里,送信的恰巧到了,我一看是您的信,怕有事让老顾给耽误了,就赶紧接过来给您送来了!”

陈子明道了声谢,手里拿着那封信,举起来一看,上面写的收件人是顺昌贸易公司陈嘉安,地址就是公司所在的地址,这不应当错,寄件人的地址是广州中山路,没有署名,邮戳是模模糊糊,这就让他感觉更奇怪了,自己在广州,除了郭旭和公司里的人,另外没有熟人啊!尤其是陈嘉安这名字,晓得的能有几个?这是谁给自己来的信呢?捏了捏信瓤,不是很厚,看来里面没有夹带其他的东西。

蔡宗理看他举起了信,就跟他告辞道:“副经理,如果您没别的事,我就下班回去了!”

陈子明点点头,蔡宗理又给他施了一个礼,转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等蔡宗理走出去关好门,陈子明很小心地撕开那封信,然后小心翼翼地倒出信瓤。

信只有一张纸,不过纸稍微厚了些,陈子明打开时是非常小心,可这信里并没有古怪。这是一封很普通的问候信,不过看得出来,这信写的是非常匆忙,好像是赶着写的,字迹有些潦草,个别地方还有点儿语句不通,但每个字是都能认清,信尾依然是没有署名,写的是知名不具。但陈子明读了一遍以后,还是在信尾处看出了暗示。他用保密局通密信的套格一套,立刻看出来这么一句话:“今晚六点半,石牌东路,冯南记海鲜。”

陈子明这下明白了,这是郭旭通过信件的方式,给他下任务来了!他急忙抬起手腕一看手表,时间恰恰五点半,这时赶到石牌东路,时间是富富有余,但早去些是不是更好?!他一边想,一边掏出打火机把信点燃了。

看着那封信化成了灰烬,陈子明已经穿好了外套。看看钱包里的钱足够多,皮鞋也是锃亮,他重新梳了梳头发,哼着小曲,走下了楼。

一楼还在营着业,几个伙计看他下来了,全都纷纷含着笑和他打招呼。

陈子明爱理不理地走到街上,正好有辆空三轮蹬到他身边。他一看这辆三轮满干净,就招呼三轮车夫道:“去石牌东路!”

三轮车夫笑着答了声好,把车子停了下来。

陈子明跳上车,心里又改了主意:“你在石牌东路街口停下来就行了,不用蹬进去!”

三轮车夫又答了声好,蹬起三轮向石牌东路骑去。


看着冷珊、唐梦琴两个人走进冯南记海鲜,陈子明在街边又站了五分钟,估计她们已经差不多点好菜,陈子明才跨过马路走进冯南记。

冷珊一进冯南记,就迅速用眼睛找了一圈陈子明,发现他没在,心里不由得就骂了一句。

点好菜,冷珊一边和唐梦琴说着闲话,一边趁唐梦琴不注意时时不时地看着大门口。

等陈子明一出现,她就假作惊讶,指着门口低声对唐梦琴道:“唐姐,好像是那顺昌公司的陈嘉安陈先生,你看是不是?”

唐梦琴顺着冷珊的手指一望,不是陈嘉安是谁?!她的脸不由得就红了。

冷珊看着她脸红了,就取笑道:“唐姐,看见那陈先生你脸红什么呀?!”

唐梦琴讷讷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子明却像才看见她们似的笑着走了过来:“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两位是军管会的唐同志和冷同志吧?!幸会幸会!”一边说,陈子明还给两个人微微鞠了一躬。

看陈嘉安走过来,很客气地跟自己这方打招呼,唐梦琴也只得站起来笑着道:“陈嘉安先生,您好,上次的事我们还没感谢您呢!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又遇到您!”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