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道作业

1966年8月,我们胜利地完成了海晏原子基地筑路任务后,又马不停蹄地移防到时新的原子基地甘肃酒泉。为了加快第二核基地建设步伐。中央军委、国务院给予了这支骁勇善战的特种工程兵部队多多的嘉许和极大的关照。在部队移防过程中,要求地方政府像欢迎当年志愿军归国那样的热烈。青海省政府在西宁为我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文艺演出欢送会。甘肃省的兰州市、武威市、张液市、酒泉市等沿途的当地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组织群众夹道欢迎,举行文艺汇演慰问部队,热情欢迎这支部队到来。党中央国务院的厚爱,各级政府的盛情以及人民的期待预示着我们承担的任务不仅是光荣而且是艰巨的。果然不出所料,我们这支原以修路为主的7985部队(番号130团)将要担负起自组建以来少有的承担构建储备核设施大型坑道任务。大家心里明白,坑道施工和筑路不一样,危险性大,随时都有塌方所造成伤亡事故。友邻部队已多次发生,施工中死人的事是常有的。连队从上到下笼罩在一片巨大的恐慌之中。我也压力极大。虽然当兵早就报定了随时为国捐躯的思想准备,但置身于这种随时都牺牲的环境中,一种不安的恐惧念头常常挥之不去。身为班长的我既要作好全班的思想工作,又要组织大家完成每天掘进一米坑道作业任务。我想决不能畏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必须带头冲在最危险的地方,以实际行动给大家作出样子。施工开始了,为了帮助这支没有经验的部队掌握好坑道作业技术,上级从有经验的友邻部队101团给我连派来了一名技术骨干进行指导。谁知,第三天的晚上,先我班作业的一位四川籍新兵由于过度紧张,没有按“先中心炮,再边炮,最后抬炮”的程序点火,而是过早地点了抬炮,致使在坑道内点火的三名战士因没有及时撤离而一死二伤,其中就有一位临潼籍的战友骨干当场死亡。事故现场战士血肉模糊的遗体惨不忍睹,令人毛骨悚然。血淋淋的场面让不少战士极为恐惧,全身战栗。巨大的打击,沉痛地教训使原本思想不够稳定的战士又一次陷入新的恐慌之中。事故发生后几天中,战士们情绪极为低落。连队为了振作士气,总结经验,进行了多次宣传教育和整顿。我按照连队的安排,采取小会动员、个别谈心反反复复的思想工作以稳定大家的情绪。同时组织战友进行了严格的业务集训,终于使大家解除了思想顾虑,振奋了精神。于是我继续带领全班进行正常的施工作业。

在以后两个年头的施工中,虽然再没有发生如此重大的伤亡之事故。但是伤人的事还不断出现,落石塌方、哑炮未除的险情经常险象环生,我们仍然处在高度紧张之中,一种坑道作业的职业病——晒肺病也在不时地考验着我们。我常在想,一个人在和平年代,平安的生活环境中承诺牺牲是艰难的,但是在身临其境的生死考验中,要真正做到不怕死则是更难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