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


佘会明没什么特长,可他却干起了“第二职业”。什么“职业”呢?给报社的新闻热线提供线索。


说起来也是偶然,那是去年,佘会明在商场和一个售货员发生了争执,对方不是什么善茬儿,“咣”给了佘会明一个大嘴巴。他找到经理,可经理胳膊肘向里拐,愣说是佘会明的错。佘会明气不过,就给晚报热线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晚报把这事儿给登了出来,他呢,还得了一百块钱的“线索提供奖”。佘会明受到了启发,这也能挣钱呀!他在一留神,好嘛,原来哪家报纸都开辟了新闻热线,凡提供有用线索的都给信息费,多的上千块,最少的也有五十。天,五十,自己一天累死累活也拿不到五十呀!从那以后,佘会明就开始了自己的“兼职”。


一个月下来,佘会明竟挣了五百块钱。他就盘算开了:一月五百,一年就是六千,我如果努力一下,结婚的钱就出来了。从那以后,佘会明成了有心人,上街也好,在单位也好,他总是竖着两只耳朵,瞪着一双眼睛,到处找事儿。为了扩大自己的战果,佘会明还把这发财的渠道告诉了自己的女朋友娟子,让她也加入到这个光荣的“行业”中来。


娟子十分聪明,她得知这事儿的第二天,就给晨报打了个电话,说老城墙“德胜门”门洞有个裂缝。晨报的记者去看了一下,立即登了出来。娟子呢,竟得了个一等奖,奖金五百块!娟子拿这钱去买了件衣服,还美滋滋地遇人就说:“知道怎么买的吗?我的稿费!”得,她也成“作家”了!


佘会明听了这事儿,心里酸溜溜的,但很快就释然了,我和娟子谁跟谁呀?从此,佘会明对外自称“作家”了。有人看了他提供的新闻,撇撇嘴,说:“大作家,你的名字呢?”佘会明就指指“线索提供人”一栏里的“佘先生”说:“喏,这不是吗?”


那天,佘会明路过菜市场,看到围了一群人,他走上前一看,原来是市场管理人员正对一个卖 注水肉的商贩罚款。佘会明嘴角一咧,溜出人群,立即用手机给晚报打了个热线电话。第二天,这事儿还真登出来了,题目是《红花市场严管理,注水猪肉没市场》。登是登出来了,可“提供者”却不是佘会明的名字,他就给晚报打电话,那边的编辑说:“对不起,您不是第一个提供线索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奖励您了。”什么,还有这事儿?佘会明气得鼓鼓的,心痛自己白白花了五分钟的电话钱。晚上吃饭时,他对娟子说了,娟子笑着说:“傻帽儿,这就叫市场竞争!”佘会明寻思了一会儿,是这么个理,要不,怎么会有“捷足先登”这句成语呢?他就对娟子佩服得不行,趁她不注意“啵”地亲了她一口,说:“亲爱的,什么时候咱们的名字才能并排呀?”


娟子笑笑说:“想我啦?想结婚啦?同志努力呀!有了钱就有了一切!”


佘会明的干劲更高了,恨不得天底下的新闻都让自己碰上才好。


这天下班,在经过菜市口时,好看的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网 五味吧,佘会明突然看到前面围了一大圈人。他高兴得不知怎么才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人群前,急急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有人搭话道:“这肇事车,撞了人就跑,真没道德!”


佘会明本想再细问问,可他明白,现在时间就是金钱,于是掏出手机,“啪啪啪”给报社拨电话,通了后就说:“今天17时50分,也就是现在,在我市菜市口大街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重伤三人······”佘会明一连打了三四一十二个电话,才收了线。他看看表,已经是18时15分了,他这才感到肚子有点饿了。这时,他手机响了,一接,是娟子,娟子问:“你在哪儿?”


“我在菜市口,你呢?”


“我也在菜市口呀,我刚刚给报社打了热线电话,打了九个。”


“亲爱的,我打了十二个,这回咱们是双保险。我请你吃皮萨饼!”


这晚上,佘会明和娟子吃得真开心,玩得也开心。他们盘算着,照这个速度,明年他们就攒够结婚的钱了。


第二天,市里的各报都报道了菜市口的交通事故。不过,题目是《几十人围观,数十人报料,无一人报警,生命之花凋谢》报道说:“事故发生后,本来伤者完全可以救治,可是,在场的几十人却没有一人向医院或警方报告,也没人抢救伤员,因为耽误了宝贵的二十分钟,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但同时,本报却收到了数十人打来的热线电话,纷纷提供这一事故线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本报的热线奖金。本报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报料人为什么不能向急救中心打个电话?本报决定:向本报提供这条线索的人都不能得到任何奖励,并把他们的名字转告相关单位······”


佘会明和娟子顿时傻了。


从那以后,佘会明明白了一个道理:先做人,后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