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学校招生预收十余万学费后人去楼空

眉开眼笑 收藏 2 5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冒牌学校招生预收十余万学费后人去楼空


学校操场空空如也,教室的门也由“铁将军”把守了


冒牌学校招生预收十余万学费后人去楼空


学校已经人去楼空


今年暑假,高三毕业的王小兆(化名)在家等待“印度软件开发学院”的开学通知,无意中她收到一条短信:“学校倒闭了,投资人也走了。”她惊呆了,“我,一天课还没上呢。”


据了解,该学校租用大杨镇一家名为天马职业学校的教室办学一年共招生近30人,不少学生都预交了学费,最多的交了两万多,如今原来的校址人去楼空。


合肥市教育局职成处一位李姓负责人表示,天马职业学校确实有过登记,但大杨镇的教学点没有经过批准,是个“冒牌学校”,而“印度软件开发学院”没有任何登记。


气愤


交了学费,学校就没了


今年8月份,王小兆在一位的老乡介绍下,到一家名为“印度软件开发学院”的学校交了3000元学费。这个学校租用大杨产业园一家名为天马职业学校的校舍办学。但学校以天气炎热为由,迟迟没有开学。


8月下旬的一天,她得知学校“倒闭了,电脑设施也被搬走了”。不敢相信的她跑到天马职业学校,却被拦在了门外,“你们学校已经搬走了,不能进去了。”


王小兆很伤心,自己家庭困难,好不容易凑齐几千块钱,没想到一天学都没上,学校就搬走了。


据学生介绍,“印度软件开发学院”开办一年左右,共招收学生近30人,其中收取5名学生两年学费,每人约两万多元,其余的学生所交学费金额不等。该学校承诺两年制,而这些学生只上了一年就无学可上了。


内情


负责人卷走教学设施


开办这家学校的两位负责人是被学生称为陶总、卢总的陶晓春、卢亮,据学校员工介绍两人之间有资金和账目方面的矛盾。


“一开始是由陶晓春主持工作的,今年开始由卢亮主持,后来双方彼此都不信任。”通过王小兆,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曾在“印度软件开发学院”工作的一名员工,他如此告诉记者。据王小兆称,该名员工之前曾到她的学校内进行过招生。


这名员工称,后来,在一天夜晚,陶晓春将学校的电脑等教学设施全部卷走,学校工作面临瘫痪,学生没有办法上课。


学校解散后,除了学生预交的学费无处追讨,学校员工也是受害者,据其介绍,学校共拖欠七八位员工的工资,其中最多的拖欠了一年的工资。


走访


校舍已经换“新主”,负责人联系不上


12月28日,记者来到位于大杨产业园新抬路6号,四处寻找并未发现天马职业学校的招牌。


通过询问当地人,记者才得知身后的六层大楼便是。可是大楼门前的名字已经换成了“中铁电气化局集团”,不过,仔细察看还能发现“合肥天马职业学校”的字迹,但是没有发现“印度软件开发学院”的痕迹。


六层大楼的门窗紧锁,透过玻璃能看到一楼两个大的房间,其中一间的墙壁上贴有学校的简介和校长寄语,另外一间放置有双层架子床。楼前广场上的篮球架依旧,但是不见学生的踪影。


六层楼旁边的三层楼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原来这边是一所学校,但是现在已经搬走了,他们是今年9月份搬进来的。


记者试图拨打陶晓春、卢亮两人的手机号,但是均无法拨通。


回应


未经过教育局批准,是个“冒牌货”


随后,记者联系到合肥市教育局。


职成处的一位李姓负责人表示,“天马职业学校我知道,登记的校址在张洼路。”他表示,大杨镇的教学点并没有经过教育局的批准,是个“冒牌学校”。


该负责人随后向记者反馈,他已联系了位于张洼路的天马职业学校,该学校称大杨镇的那所学校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而对于“印度软件开发学院”,“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从来没有批准过这样一个学校。”他表示,不是教育部门批准的学校他们无权管理。


就此事,记者咨询了安徽金华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陶涛。陶涛表示,学生交了钱就应该有享受教育的权利,现在学生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如果该学校是非法办学,可以以诈骗罪起诉该校;但是大部分情况下,这样的学校多是有一个挂靠的单位,学生可以通过咨询专业律师,寻求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


同时,陶涛提醒广大学生和家长,入学时一定要选择合法正规的学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