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色的渔童

红夜莺 收藏 11 913
导读:金色的渔童 引子 不知是什么时候,芦苇洼里漂来一只小舟。舟上空荡荡的,船桨斜放着。湖洼薄雾弥漫,小舟就这样静静飘荡着。 船上躺着一具尸体,不知是什么身份,也不知是多大年纪。 月光下,一个黑黑的人影悄悄在水中推着小舟。随着小舟的游动,那具尸体轻轻滑落水中去了,不知道是游击队,还是日本兵。 这只小舟上是满载的弹药及一架掷弹筒,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成了问题。 这是一片无人来过的苇塘,即使本地人也懒得涉足,日本人来了也根本不敢进入。 这个黑影是用这只小船来打渔,养家糊口?还是卖了给妈妈治病,后

金色的渔童


引子


不知是什么时候,芦苇洼里漂来一只小舟。舟上空荡荡的,船桨斜放着。湖洼薄雾弥漫,小舟就这样静静飘荡着。

船上躺着一具尸体,不知是什么身份,也不知是多大年纪。

月光下,一个黑黑的人影悄悄在水中推着小舟。随着小舟的游动,那具尸体轻轻滑落水中去了,不知道是游击队,还是日本兵。

这只小舟上是满载的弹药及一架掷弹筒,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成了问题。

这是一片无人来过的苇塘,即使本地人也懒得涉足,日本人来了也根本不敢进入。

这个黑影是用这只小船来打渔,养家糊口?还是卖了给妈妈治病,后来有人说兼而有之。

一夜之间日本人烧了村庄,搜找丢失的军火,抓走了渔夫,三渔兄准备报仇。小渔童一无所知。他只是每天随舟在蛙鼓萤火的苇丛里撒着他的小小渔网,有时在柳叶岸畔用一根树棍子栓上细线,连上钩饵,就在芦塘中钓点小鱼,熬煮鱼汤,喂养幼小的弟弟。这只是千千万万个湖区儿童的故事,平淡无奇。


1

月光哗哗照着水面,水草苇花中无数虫蟋在叫,唧唧哽哽,鱼儿在扑腾戏耍,蛇在摆尾吐信,这个光头赤脚的娃娃,水中摸了两条鱼,就水边杀了,还活晶晶的,连锅端了水,浑身水灵灵,吧唧吧唧踩着露水,上到草丛边一个茅棚边,悬到一个三根树棍的支架上,下面石头灶里摞上树棍柴草,摸出火石擦出火来,也没有油和佐料,就抖了点盐,烧起来了。

夏季的晚上,热热的,群星在夜空里歇凉,都摇着扇子,因此在田野上也拂动着微风,小麦的香也吹来了,早稻的禾苗都蹦着头说绿,苇塘岸边所有的植丛都到了爱情的季节,月季花在倾心吐诉,牵牛用白色、蓝色和紫色的小喇叭细声吹奏,毛莨齿形叶的茎杆摇着鹅黄的小手绢,紫苏正吐出嫩蕊,蛇腥子捧出红红的珠宝,蒲公英则挥动着灰白的绒冠,只有高大的芦花微垂着,组成无垠的屏障,站在低矮沼地里,护卫着岸。她们正在抽穗,像母亲在积蓄乳汁,而那甘甜玉润的乳汁正是从月亮中来的。她们此刻如此贴近月亮,以至岸上的田野像被覆了一层光一样,光头娃娃锅里的鱼也熬成了芦浆般的乳汁。

他从棚边取了碗,用一个大勺舀了一条鱼,对了汤,又从光溜溜的岸边下到一条小船里,端到一个比他小4岁、今年才3岁的胖娃娃身边。蹲下来,胖娃娃正在玩耍月光,嘴里小声哼唧着:“水光光,月光光,宝宝娃娃亮光光----”月光娃娃身上围着小肚兜,头上扎着两条朝天辫辫,额前留着齐齐的刘海,分不出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只有脐下的小鸡鸡说明他是太阳神的根苗,喝了哥哥喂的一口鱼汤,轻轻问:“妈妈呢?”光头娃娃用布巾给他抹了一把嘴:“宝宝弟弟,妈妈就在这芦花塘里啊,等你晚上睡着了,妈妈就戴着芦花的头巾来看你了。”宝娃娃听了开心地鼓了鼓小手掌,抱着哥哥的碗,就喝了几口鱼汤,又吃了几口鱼。蛙声在叫,蛐蛐在唱,野鹤扑啦着翅膀,还有鸭子呱呱,宝娃娃开心地咯咯笑了,拍拍手掌,好像月光也要睡觉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突然亮起来一团光,像是黑夜吐出的信子,紧接着像火柴擦着的声音,似乎是一声枪响。光头娃娃吃完了弟弟剩下的鱼,把汤也喝了,慢慢转过脸来,看到远远的河面亮着灯,也传来了汽船的声音----湖面上正飘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他把睡着的宝娃娃放在草垫上,盖上薄被,坐在船舷上,抽出桨来,向那个黑影划去。划着划着,那个黑影也就近了,原来这里是个水弯子,冲到这里也就不走了。光头娃娃等船边靠近了,用桨去够那个黑影,黧亮的月光下看得出是一个身穿绿军服的人,头伏在一块木板上,军帽上正渗着血,已经昏迷过去了。光头娃娃放下桨用手去牵,把他牵到船边。水里的人很重,拉不上船,就用船上的缆索把他胳膊套住,牵在船台,捞起双桨向芦苇深处划去,看着快到小棚,抽出一根篙子,只往船后一撑,小船轻轻射进了灿烂的芦花丛中去了。

那人约莫有了动静,脚底也踩着浅水了。光头娃娃把架着爬上岸去,扶到草棚里,又帮他脱下全身衣服,擦干身子,摘下头上国军的帽子,撕开一件小褂,把白布缠到出血的头上,扶着他慢慢躺在干草上----光头娃娃找了一块布盖在他身上,转身出来把浸水的军装揪干了就搭在棚架上,又蹲在地上往灶底攚了些柴草,火种吹了吹,噗哧一声着了,锅里的那条鱼和着汤散发出了诱人的清香----

“水光月光宝光光----妈妈就在芦花塘----”宝宝娃娃又在小船上哼唧开了,是梦见了亲娘了吧----月光多美啊,像妈妈戴的大帽子----灶烟慢慢消散了,光头娃娃就蹲在草棚里给那个人喂鱼汤----


远处河汊里还晃动着探照灯----

这时候,在芦苇塘里又亮起了一双眼睛,一双手扒开苇叶,湖汊里停泊着一只小船。他蹑手蹑脚向前摸索而来,正好这时候光头娃娃站起身来到塘边洗碗,他连忙缩回头,等娃娃身影消失在芦草中,他又摸了上来。探照灯光扫来了,他连忙伏下。可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小船上满载的黑糊糊的东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原来在这里啊!”正准备滑下沟坡跳到小船上,“叭”“叭”几声子弹从耳边蹿过,他吓得赶快趴下来,却滑到了水里。大雾逐渐弥漫起来了。等到河面汽艇驶过,他再爬起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再也找不到刚才藏匿小船之地了。而光头娃娃这时候服侍好了伤员,已经下到自己的小船里,扯起了乌篷,把宝宝娃娃搂在怀里,沉入了梦乡。在他们的世界里是没有枪声、也没有杀戮的。这一夜月光掩进了大雾,而芦花妈妈拥吻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而那双惊恐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飞腾起来的天鹅,他也加入了天鹅的队伍向河流上方飞去。这些天鹅飞越了河上的岛屿,落到一座草滩上。他的翅膀变成了两把短刃,向凶恶的民族敌人咽喉刺去----这样,他也就安然地问心无愧地安睡在这八百里的母亲芦花丛里了。


2

然而,就在这天晚上有一个人没有睡着,就是那个躺在草棚里的人。刚才被光头娃娃喂了鱼汤,他感到月光淌进了喉咙,感到自己明亮起来了。他记得自己当时身穿国军战士服装,驾一艘小船,扬着宽宽的刀头帆,摇着舵向对面栋梁山划去。江风吹送着热流,阻挡着日寇的子弹。似乎有人在突袭自己的小船,还背着长枪,就用竹篙奋力将那人栽下去。这时船帆突然起火,为了船上货物的安全,自己毅然用船斧砍断桅杆,燃烧着的帆向江水倾斜下去,最后插进了江里,像倒栽着一面燃烧的旗帜----小船奋力向对面江岸划去,却因失去了帆力被凶猛的江浪送向更急的旋窝。这时,箭一般从上游漂下来一只小舟,甩过一条长索,一把套住断掉的半截桅柱,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两船靠拢了,没想到小舟上跳过来一个土匪,手舞两柄板斧,凶神恶煞,一脚把自己踢下江水。自己从水中探出头来,抓起了撂在船边的长枪,那土匪正在拼命摇橹,没想水中爬出个人来,一个缆头砸甩过来,自己连忙抓住----没料到那土匪扔了一块板子到江里,吐了一句:“我赵子龙素来江湖义气,抱着板子逃生去吧!”江浪正大,自己还背着枪,就揽着板子随水漂流,一直到不知被什么人救起----

这样想着,他就翻了个身,头上的伤不重,那是当时从大船上往下吊军火时落下的一个扳手砸的。他摸了一下绷带,血已经止住了,开始盘算着是逃走还是留下。

正在这时候,他听到对面的芦苇丛里传来了小声的说话:“是我劫了船,船上装的全是军火。不知什么人把我打下水去----赵子龙这个王八蛋真不是玩艺!”

听话的人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手里抄了长枪,是什么人?怎么又扯到军火?睁眼瞅瞅,什么都看不见,又听到对面苇丛里说:“----就在前面的湖汊里,可惜现在雾大----”

这人听了稍稍安心,又躺下去。那边还在小声说话,侧耳——“南京失守啦,杀了很多人啊!”

这人心里一抽。沉默。过了一会,那边传来了抽泣声,有声音在安慰:

“那我先回去了,搞到军火立刻给我发个信号,我去搞酒-----”


这人听着,心里有数了,过了好大一阵,悄悄起身,向大雾中摸去。他不知道这时候就在不远的湖岸畔,芦苇丛中又摸上了一个人。这个人一头栽在泥滩上当时就没有爬起来。

这个向大雾中摸去的人,向前拽了两步,突然正面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两道目光相遇,“见鬼啦!”两张恐惧狰狞的脸相对,吓得都掉头往回跑。这时候就听得沟底发出一个童声的呵欠,一声甜甜的“妈妈!” 这下俩人更是三魂吓掉两魂半,“啊呀,芦苇娃娃显灵啦!”这个草棚钻出来的人往回跑,一脚踩个空,噗哧落下,就被一双手紧紧钳住,一把拽下岸来,不由分说,举拳就打,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小声说:“到底叫我把你找到了。今晚我要你知道劫船的下场!”这个先来的人听了一愣,他也是有好拳法的,加之刚才喝了大湖的鱼汤,浑身是劲,两人拳来脚往,竟都不曾落水。那人破口大骂:“这杀千刀的劫匪,老子从鬼子船上取了军火,叫你轻取荆州!”这人被掐住脖子,竟借脚下泥坎的座力,朝后一翻,脚一蹬,把这黑大汉从背上翻过去,摔了个嘴啃泥。这时就听那边战战兢兢爬过来一个人,“赵子龙啊,你把我骗苦啦,都不要打啦,日本人就要打到栋梁山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那叫赵子龙的听了,跳出阵外,爬上岸坡就见那边蹲着人,手里高举着一瓶酒,先就把这和自己打了半天的人拽起来,迎着来人,三人一起来到棚子里。

棚子不大,刚好够坐三个人。这赵子龙刚从水里上来的,一脸大胡子,脱了身上土布褂,浑身光筋筋的,一身胖肉,衣服掫干了水扔在棚架上,棚里一坐,一碗老酒灌了进去,眼睛也睁大了:“原来就是你啊!”那打架的人也瞅清楚了,原来这咋咋嚷嚷的就是那个在江上把自己踢下水去的土匪,不由得大怒:“明明是你把我打下水去的,怎么变成我劫你军火了?”那赵子龙顿时语塞:“你----这----我----”

原来昨晚在江上一艘日本船舰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几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先后上船盗军火,一箱弹药刚刚用绳吊到下面小船上,就叫鬼子发现了,又是探照灯又是开枪,小船很快悄悄划走了----按照从棚子里出来人的说法,是他盗的从南京方向来的军火,叫赵子龙劫了;按照第二个人也就是带酒的人的说法,自己劫的军火,可是被人用篙子打下水去,他认为是赵子龙背信弃义,独吞成果。赵子龙两手一摊:“你问他啊?”——原来赵子龙约好了在下水接应的,可是半天什么都没有等到,看到上水来了条船,抢了就走----鬼子三艘炮舰在江上搜寻,横冲直撞,自己被一阵大浪卷去----才往这边芦花岸上游来的。


什么军火?到哪去了?三个人面面相觑。我只记得是个箱子。

那个带酒的小声说:“就在这条沟里啊----现在雾大,天亮了再说吧。”

“你真的看到了吗?”“真的,一船弹药,还有枪!上有天,下有地,我以神灵起誓!”说的神乎其神,几双猜疑的眼睛互相对视着。

大胡子说:“好吧!相聚一场不容易,都各报家门吧!”

“我叫亡国耻!沈巷人,在家是渔民,我家乡已经被鬼子烧杀光了!我救了一名败退的国军士兵,可他就在我怀里闭上了眼睛,我要杀人!”说话的是第一个上岸的人,手里攥着那顶军帽,传来了哭泣声。

“我叫无家恨!和县人,鬼子杀了我全家,我是渔民,我也要报仇!”抽泣。

“好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江湖人称赵子龙,家在狄港,也是渔民,这一带都知道我是土匪,专杀日本人。”

大雾薄薄地散了。三个人摸到沟边,只见湖汊里一条小船上躺着个娃娃,呵呵笑着,拍着自家两个小手,两只眼睛大大的,水灵灵地望着他们。怪啊!昨天的那条船到哪里去啦?两双目光一起瞅着无家恨,就是昨天带酒来的人。赵子龙和亡国耻都扬起了拳头——“好吧,我们也不要打了。昨天我瞅见一个渔童,看样子是两兄弟,一定是渔童把军火藏起来了。”无家恨想了一会说:“我们把小娃娃抱走,还怕渔童不回来吗?”这几个土匪还是够狠心的,竟想得出这样的点子。无家恨就扶着船,只听得老远处传来喊声:“日本人来啦!”正抱起娃娃的大胡子,转身把孩子交给亡国耻。亡国耻抱着看着,那娃娃在手上笑呢。大胡子一把跳上岸,手一招,“都跟我来!”

果然远远的来了一艘小船。船上一前一后站着两个日本兵,都举着三八大盖。大胡子躲在水草丛里:“咱正愁没武器,他送来了,你们谁敢跟我下----”他指了指江水,自己先下到水里。这边无家恨把手中的娃娃放回船里,也跟着下了水。三个人顺着河沿,在柳树遮掩下向小船方向,都钻进水里。

水面平平的,一丝旋窝都没有,前面冒出了水泡,在船的另一头也有轻轻的水花。一个鬼子发现了什么,向船边站住,刺刀朝下。一只手悄悄伸向他。他突然摇晃了一下,“啊啊啊----”“噗通”掉进了水里。那边的鬼子猛回头,脸上变色了,来不及反应,也被一只手拽住腿,跟着栽进了水里。用不了多少搏斗,一会儿水面变成了红色。一只手举着个鬼子头,大胡子赵子龙一手举枪,从水中站起来。另一边,亡国耻也站起来,举起了一支枪,吊裤带下拎着个小鬼子,原来也叫他在水里给结果了。远远的芦苇丛中,还传来小船上胖娃娃“咯咯咯”的笑声。三个人爬到了船上。艙里绑着个人,蓬头垢面,涂着大花脸,活像京剧脸谱。无家恨上前给他松了绑,扒出嘴里的塞布,扶他起来,那人开口说:“昨晚我在日本船上盗了军火,叫他们发现,派小船在后面追,半夜被抓起来,幸亏你们救了我。”

大胡子心觉诧异,连忙问:“你盗的军火,我怎么没看到啊?”“你不在船上,当然看不见。他在船上,”京剧脸谱指了指无家恨,“他和我把箱子吊到小船里,先跳了船。我在船上躲了一会,鬼子就开枪了。”无家恨也觉得奇怪,“我说是怎么多了一个人啊?”

“快说,是什么军火?”


----

仅仅一晚上,怎么盗的军火已经成了糊涂账!盗军火的四个人已经到齐了,可什么军火大家都不知道!“呵呵,这位贵兄怎么称呼?”赵子龙开门见山。“就叫我遍野魂吧!”苇荡里“咯咯咯”的笑声还在传来。“是那个芦苇娃娃吧?怎么荒郊野地的会有一个娃娃,也没见个大人啊?”

“不,他还有个哥的,昨天晚上救了我,那船军火一定叫他摇走了。”亡国耻瞅了一眼正在水上漂移的小船:“快跟着娃娃,就一定能找到军火!”


3

那些星星还在眨巴着眼睛。四个人就水边摸了鱼,杀了,放在火上烤。吃了,天也就薄亮了。突然,听到正在柳树下拔旱烟的无家恨大叫:“鬼子上岸啦!”大家连忙伏在地上,只见一队十四五个鬼子兵披着黄皮踩着大皮靴沿水田梗向沟渠走去。沟渠里正传来“咯咯”的笑声。“坏了!快去救娃娃!”大胡子手一挥:“我们有几只枪?三只?我和亡国耻上岸,你和遍野魂划小船配合!”无家恨提了一支枪就向前摸上船去。

最前面的鬼子兵押着一个人,艰难地走着,后面的鬼子拉下了二十来米。无家恨举起枪,“嘣”的就是一声,他还没有打过枪,自己被震得往后就倒,那边鬼子居然打死了一个。岸上亡国耻也一枪打中了一个。后面的鬼子见路黑,掉头就跑,到水边上了小船,又叫赵子龙轰了几枪,开了马达雷鸣地远去了。这边几个人赶忙冲上去把那个中国人搀起来,锁骨都用铁丝穿着,正昏迷不醒,赶快取了铁丝,搀扶到棚里躺下。赵子龙把身上汗衿扯了,先给擦净,又岸边扯了芦花绒塞上伤口,止了血,撕了布条做绷带给缠了起来。遍野魂在灶边挑了火石,吹出明火,一把柴禾亮起来,照见那人军帽下额上又在流血,身上几处枪伤,肩上还有扛过枪的厚犟子,才知道是真国军战士。这人张开嘴只说了一句:“我就是南京失守逃出来的。”又晕厥不醒,过了一会慢慢睁开眼,开始讲述一段凄惨的故事:

“1937年上海陷落后,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城防司令,负责南京保卫战,部队大都是淞沪会战前线撤下来的疲惫之师,既未休整,又未补充,战斗力相当弱,其中有的尚未抵达,即便在混乱中抵达的也马上投入战斗,不能组成坚固防御线.。日本人11月28日三路向南京进攻。3个师团沿京沪铁路,(南京至上海)第3第9师团经苏州、金坛西进。第10军沿太湖南岸进攻,其中114师团经宜兴、溧阳,第6师团经广德直指南京,第18师团经广德直趋芜湖。12月10日汤山守军移至中山门外,攻击牛首山的敌人乘胜跟进,与守城部队激战于雨花台南侧,就此截断芜湖和南京的联系。同时,城北乌龙山阵地也被摧毁。在雨花台战斗中,守军第88师旅长朱赤、高致嵩壮烈殉国;第87师旅长易安华在玄武湖反攻中阵亡。随即进入南京城内战斗阶段。10日日军一部冲入光华门,被我伏兵歼灭。12日雨花台失守,军民动摇,全城各要点相继陷落。日军先后从光华门、中华门突入城内。我所属66军从中华门边战边退,大部战死,退到汉中门又遭到从雨花台攻进来日军的炮轰扫射,一片血海。日军13日攻占南京,唐生智弃城逃亡,全城就这样在4天内陷落。我身中两弹从死人堆里爬出,连夜跳进秦淮河,被老乡小船搭救到安徽乡下养了几个月----伤养好后我找到几个散失的国军战士在长江沿岸寻机复仇。昨天晚上被日寇抓住,说我劫了武器弹药,逼着带我到芦苇荡一带来寻找----”


“什么!?军火是你盗的?!”几个人一起跳了起来,那人点点头。就在这时候,正在放哨的遍野魂突然叫起来:“鬼子又来啦!”几个人连忙回头,就见刚才鬼子小艇离开的岸边,又来了一只船,柳树下影影绰绰的一大群鬼子正在向棚子的方向涌来。几个人无险可守,就地卧倒。那个才救起的国军战士指点四人分散各据一个土包,自己就地一滚,落到下面的苇塘泥畔,只待举手喊打,一起开火。忽然听到“咚”的一声,传来娃娃“咯咯咯咯”的笑声,空中“呜”的一声,还来不及反应,“轰”的一声爆炸,正在往前蹿的鬼子倒下去七八个,一片鬼哭狼嚎,剩下的掉头就跑。

四个人都看愣了:“这里还有新四军吗?”无家恨猛醒:“有了!一定就是昨天被盗的军火!什么火器?这么厉害啊!?”都从芦苇丛中站起来,“走!快看看去啊”

四人向倒下的鬼子摸去,只见七死八伤的,“咱娃娃呢,怎没听见声音啊!?”这么说着已经来不及了,一大群鬼子又向这边开来了。原来跑回去的鬼子看到这边站起来的四个人,就纠集了大部队又回头追过来了。四人赶快跳进小船,划着桨就向芦苇丛中钻去。那边又响起了娃娃“咯咯咯咯”的笑声,看着鬼子有十七八个向这边走来,突然又是“咚”“咚”两声,随之一声巨响,又是一声爆炸,在田洼里的鬼子一下哗啦啦倒下来十几个,这下狼哭鬼叫,一齐抱头往回跑。


当下这四个人也惊呆了:“怪啊,一定是栋梁山道长托娃娃显灵,咱也走吧!”那边先滚下岸沟的国军战士在招手,不一会,汇聚到一起,都向芦苇深处潜伏。


4

话说鬼子1937年12月占领南京,1938年5月徐州会战,随即部署打武汉。长江自下江至安庆已落入虎口,运兵船军火船日夜不停向上游运输,可在安徽一带江面一直受到游击队骚扰,军火被盗被炸、运兵船倾覆事件不断发生;可这一次事情听说是一个娃娃干的,还真闻所未闻。中村中佐被龟田大佐骂得狗血淋头,亲自带兵来剿办。这天他带了两条船,一个小队80多人,浩浩荡荡杀上了湖岸。就在湖口,命令小船随岸巡游,其余60多人分两路随自己钻芦苇丛。

中村自南京战役以来一向风光,骄横恣肆,这回日子却不好受,刚接近芦苇丛就遭到了伏击,好像有七八条枪向小船射击,船上倒下去七八个,一条船上被打中了汽油桶,竟燃烧起来。那些在岸上的兵踩着田泥深一脚浅一脚向前涉去,突然“咚”的又响起了炮声,“呜”地在空中嘶鸣,就在这些日本兵头顶爆炸了。“卧倒!”中村大叫一声,“你们听到了什么?”那些站起来的鬼子糊了满脸黑泥稀浆,倒下去的血肉横飞,谁知道这是什么新式武器啊?中村突然想起了前不久军火船上被盗的武器,他知道怎么回事了,狂笑一声:“雕虫小技啊,哈哈哈哈,都给我冲!抓住游击队!”剩下的三四十个兵从泥地里爬起来,端上三八大盖卧姿向芦苇荡开了一阵排枪。硝烟散尽,什么动静都没有,都爬起来,换跪姿又是一顿齐射,噼里啪啦响了一阵,像是放鞭炮,依然没有动静。“杀急急!”中村一声喝,鬼子兵排上队形又向芦苇冲来。“咚咚咚”接连三声炮弹飞上空中,几乎直落下来——“轰!”----“哗!”---- 弹片和污泥炸开了花,又有十来个兵倒在血泊中。中村自己被爆炸的气浪掀起“砰”地摔在塘边,像条死鱼,半天缓过气来,听到耳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翻过身来,趴在洼水中,看到自己满脸泥污的嘴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近在眼前,他恼羞成怒,扒开芦苇丛一看,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在荷花间拍手玩水。他伸手去抓,苇丛里突然迸出金光,他两眼针扎,惨叫一声,仰面朝天向后倒下。身旁的士兵赶快把他像具僵尸样往来处拖去,后面又是噼里啪啦一阵枪声。


晚上中村去向龟田大佐汇报:“我看到一个光头娃娃在扔掷弹筒!”大佐看着他头缠绷带,满脸伤淤,太阳穴上贴着膏药,简直不敢置信:“你的,胡说八道,他是怎么玩的?”中村言之凿凿:“他不满3岁,白白胖胖,拍手玩水,高兴了就朝小钢炮里塞榴弹----功夫大大的!”大佐一听就知道不是武器火器的问题。这一段时间,大日本皇军被盗的不只是50掷弹筒,还有多多武器,要紧的是中国道功——“金光!这是中国最可怕的东西!”“哟西!”中村连忙立正听命。


5

大佐决定考察中国童子娃娃。他找来中队的中国通木村,两人半夜翻开一本《华严经入法界品》念了起来∶文殊师利在福城东住庄严幢娑罗林中,有五百童子。善财生时,种种珍宝自然涌生,相师名此儿善财。生来聪明活泼,深得长者欢心,疼爱有加,但唯有一事令长者担忧,就是善财并不喜欢听闻关于“发财”之事。他一心想做一位追求真理的人,采集种种善法财宝,来供养所有爱好真理的人们。善财发起菩提心求教文殊菩萨导他奉行大乘普贤行方法。文殊菩萨告诉他:“你要学习普贤行,最基本方法,就是参访善识。”善财面有难色:“圣者!我不知道哪里有真正善知识可以参访,我无能力分辨善恶。”文殊菩萨点头说:“善财!对于善识,应是集中心力在德行、特长去效法他的优点,而不要去评断、挑剔他的缺失、弱点,这就是参访的第一义。”文殊菩萨指示善财参访之道,并预言善财将被人美称为永久的童子。善财感动欢喜,来到南方胜乐国妙峰山参访德云比丘,学得“念佛三昧法门”,见到普贤菩萨的瑞相与光明遍照法界与虚空,灭却一切众生苦难,使他长养菩萨的善根,得十种智波罗蜜。最后善财获得普贤菩萨摩顶赞叹,并在观察普贤菩萨清净法身中,自觉已经和菩萨融为一体,一同在十方一切世界中教化众生。善财童子终于完全证得普贤菩萨广大行愿,不久与诸佛平等,得到一切不可思议的解脱自在。历代以来,有关善财童子求道历程偈赞图绘颇多,在寺院中,观世音菩萨像左侧,设善财童子像,就是取材他历访名师,参谒观世音菩萨接受教化一事。自古以来,善财童子即为佛子求法典范。

“很好,很好!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便要看看这童子如何了得!”大佐便要去访寺庙。本地只有栋梁山一道庵,两人商量了去探听一点奥秘,决定到道庵冒险。这木村又出主意,外国人去访中国道教,要骑驴的,如此这般,这大佐颅顶是尖的,就毛笔在秃顶上栽了许多树,尖下巴脸上涂得花鬼猫似,弓着背,扛一根拄杖上栓一小葫芦,张果老似地,眉毛和眼睛都画得像鬼一样,缩着身子;要木村穿了草鞋,在前面牵驴,装得很虔诚的样子,向了清凌庵去。


这天清凌庵的道长正在庵前摊晒山中采来的鲜果,远远看一股妖气,便让小童取三颗果子放在盘中,置于庵前香炉前,课诵《玄门日诵晚坛功课经》。大佐见了道长,一脸苦相,叩首作揖,求问中国童子的功夫来历。道长鹤发童颜,仙姿玉骨,也不隐瞒,便对他说:


道教神谱中至尊至贵者,首推虚无自然大罗三清道祖,次为四御上帝,即:昊天至尊玉皇上帝、勾陈天皇大帝、北极紫微大帝、后土皇地祇,再其次为神霄九宸上帝。九宸中头二位是南极长生大帝和太乙救苦天尊,道教中有将此二位与四御合称为“六御”高真,再加上三清便称为“九御”或“九清”。至今民间伙居道士家中供奉神位,便是一张红纸,上书:“三清大道,六御高真”。四柱八字里的善财童子,是天干地直交汇中带入的神煞,即道教尊神太乙救苦天尊——

大佐听到这里便觉一锅浆糊,问:“如何道家亦有童子之说?”道长不慌不忙念了一句:“佛道本一家,有道即有佛”,童子接云:“欲免轮回苦,大众转天尊”。这轮回是佛教讲的,再转接天尊的说法,就是佛道一体了。大佐是鬼方魑魅,自然不懂。道长接着说:“这一位太乙救苦天尊,在道门中具有崇高地位,而在信徒心中有深厚信仰基础。尤其在度亡斋醮上,不论用何种科书,无一不请天尊加持。据《封神演义》等小说把这位天尊称为‘太乙真人’,当成一般神仙看待,殊不知,此天尊于天界品位之高,是与三清四御同等尊贵的。”


大佐听了恍如云中:“果然如此高尚,我倒想见见真相!”道长微笑,命小童取盘奉上问:“你倒是看这三个硕果里哪一个是真相?”大佐取了一个,竟是一颗石头,木村取了一个,竟是一坨驴粪。道长笑曰:“有道是——真者自真,伪者自伪。有眼无珠,何来真相。”

大佐浑身如抽风打转,忙又问:“救苦天尊的来历如何呢? ”


“道藏洞玄部本文类收有《太一救苦护身妙经》,听贫道徐徐道来----”:


当时元始天尊正在清微天中与十方众圣宣说妙法。太上老君说,现在三界众生横遭厄难,罪网牵缠,我不能老呆在太清境内,欲仗威光,化身三界,救度群情。元始说,不过这化身救度,就不用你亲自去了。东方长乐世界有位大慈仁者,名为“太乙救苦天尊”,他“化身如恒沙数,物随声应,或住天宫,或降人间,或居地狱,或摄群邪,或为仙童玉女,或为帝君圣人,神通无量,功行无穷,寻声救苦,应物随机。”老君便请元始召其至御前,元始说,你可与众仙举声唱太乙之名,他自然应化现身。果然众仙齐声称咏,班中有一童子,步蹑莲花,至御前稽首。元始曰:“汝行愿慈悲,众生受苦,依汝行愿,分身救之。”童子喜笑再拜而退。众仙见他马上化为一天尊,足蹑莲花,圆光照耀,手执柳枝净水,九头狮子左右从随,乘空而去;又忽见他化为帝君、真人、女子,乘空而去。老君请元始为大众说道太乙来历。元始说:“此圣在天中呼为太一福神,在世呼为大慈仁者,在地狱呼为日耀帝君,在外道摄邪呼为狮子明王,在水府呼为洞渊帝君……此是九阳之精,甚灵甚灵。”

“后来上清灵宝天尊专为这位救苦天尊说了一部经,名为《太上洞玄灵宝救苦妙经》,就是我们天天晚坛功课念诵的《救苦经》。在开皇之劫,救苦天尊又应大惠真人之请,演说一部《太乙济度锡福宝忏》。从此这些救苦的经忏便在世间广为流传。”


大佐心中暗暗叫苦,这等神通,如何了得,赶忙问:“那童子即为天尊,天尊又如何现作小儿像呢?”道长说:“此有何难?随便喊来一个中国童子,你又怎能说他不就是天尊呢?”大佐闻言失色,道长便唤来身边童子对二日酋说:“你们谁敢和他比试吗?”木村欺那童子年幼,便跳了两跳,上前就咬。童子也不谦让,两人就庵前你来我往,不过三个回合,八卦掌下,松柔为基,劲从内发,木村现身为一条东洋狗,吠吠犬叫。大佐颤栗,魂飞魄散,眼前香烟缭绕,竟立着一位风云仙人----道长曰:“道家认为婴儿是天地间最完美的,出生之后慢慢被后天浊气所污,也就失了神聪。所以武术是年龄越小越易练,而练武最终目的就是练化体内后天浊气,以承真髓----如此,客官还欲问道家童子乎?”


大佐听到这会,两腿战战,眼露凶光,“唿”地从拐杖中抽出长剑,两手握住,连连后退。道长抚髯笑道:“太乙救苦天尊还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化身,即‘鬼王’,其圣号为‘幽冥教主冥司靥然之鬼王硏孑大帝’。举凡阳间举办斋醮道场,久困于阴司饿鬼穷魂因难得施食赈济,便蜂拥抢食,秩序大乱,故天尊便化身为一相貌极其凶恶的鬼王,镇摄群鬼,维持秩序。故凡度亡法事,除设立焰口台亡魂案之外,必另设一鬼王案,供奉鬼王之像。南方伙居道士迎合民间需要,采佛教观音化身为靥然大士相沿至今。”

当下道长便登上庵前法台,施放焰口,请太乙救苦天尊降临加持,将自己化身为太乙救苦天尊,掐子午诀,袖手掩面,躬身存神。表白燃表前后左右书讳,将右手仙帚往左怀一掸,默念神咒,存想下丹田气如水,喝声“疾”,忽然一团真火吐出,炎炎流金向大佐喷来,尖头魔怪如何招架得住,顿时化作一东洋狒狒。大佐当时大叫一声,从床上滚下,原来是梦,惊出了一身冷汗,两肘支在地上,浑身发凉,叫苦不迭。那边木村在床上也发出“妈呀”一声怪叫,摔下床来。两人口角流涎,面目歪斜,爬到一处,惨笑不已。木村说:“我刚才梦见浩浩荡荡一队人马,拥立一个娃娃,中间一面大旗上书‘太乙救苦天尊’----”“啊——!”两人一齐惊恐尖叫。木村又连声说:“中国娃娃可怕啊,孔子也是水月童子化身,老子也是迦叶童子化身----”这才知道中国儒释道三合一,自古中国从不灭!中国童子不可欺!正是——“若经千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聚时,果报还自受!”


这时候在村庄里一个捷报已经流传开来了——大佐和道长斗法,三斗而败,恼羞成怒一把火要烧掉道庵,中国童子娃娃突然现身,三昧真火烧向大佐。大佐鼻枯眼焦,现出山猪原形,仓惶而逃。另一方面,在鬼子队伍里一个恐怖流言也传开了:一个7岁中国娃娃身披云霞,遍体金光,从天而降,每天驾着小船,腾拿挪移,在芦苇丛里向鬼子打掷弹筒,他机动灵活,声东击西,飘忽不定,指哪打哪----一个新四军伤兵,教他如何校准、定向----至于弹药,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有人更说得活灵活现,他就藏身花花八百里芦花荡中----他是哪咤太子下凡,脚踩风火轮,手持乾坤戟,不时现身,勇不可挡云云。


6

有一天,又有一船军火被盗了,追捕的日本军小队在芦苇荡竟遭到游击队的伏击,28个人全军覆没。龟田大佐大怒:“这是中国娃娃作怪!”又是木村献计,要全村各家都把娃娃抱出来,说是要送礼物,想诱而杀之。中村带队把老年的保长抓起来,可怜的老保长敲着锣“咣——咣——”在村里走着,鬼子兵在后面押着。村子里男男女女都站出来了,就是没有一个娃娃。鬼子翻译官尖声怪叫着:“太君让各家把娃娃交出来,皇军要分发糖果啦!”村民们脸上写着冷漠,目光交织着仇恨,没有一个吱声。“哗”的一队鬼子兵举起了枪,对准了村民,还是没有吱声。大佐身后的一个鬼子兵“唰”的一把长刀举起了。龟田大叫:“死啦死啦地,再不说话,就砍掉保长的头啦!”

突然像是过年礼炮一样,“咚!”“咚!”“咚!”“咚!”,空中炸开了花,芦苇塘里响遍了娃娃的笑声,仿佛四面楚歌,“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此起彼伏,交相回响。大佐一下慌了手脚:“不好了!又中了中国娃娃的计了!”

赵子龙大胡子、亡国耻、无家恨和遍野魂带着村民、领着大刀队,放着土枪乌铳从四面八方杀来了——“杀啊!”大佐慌忙指挥后撤,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手下的鬼子兵一下倒下了十几个,匆忙丢下武器,向湖边落荒而逃,沿途损兵折将,溃不成军,他已经陷入了中国天兵天将的汪洋大海。当晚,在兵营里昏暗的煤气灯下,大佐跪在天皇的神像前,好像进入一场噩梦,声嘶力竭地咒骂:

“什么都可以战胜,中国娃娃是不可战胜的!”耳边“咯咯咯咯”的笑声仿佛海潮般从四面八方响起,他感到有一双手在紧紧扼住自己的咽喉:“我们武运长久的神话,不过是用来消灭自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他栽倒在地,浑身抽搐,挣扎了好久,终于一命呜呼了。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像儿童文学一样。人们说中国娃娃的笑声在抗战期间一直响着,一直笑到了日本人的投降。村里人也说,我们是一直靠娃娃的笑声支撑下来的。后来也有人说看到了这个围着小肚兜,头上扎着两根朝天辫辫,额前留着齐齐刘海的白胖小子,说他就在乌篷船上坐着,在荷花莲叶间嬉戏,拍手玩水,“咯咯咯咯”笑着,像年画上的善财童子,也像我们每一个中国家庭的娃娃一样。这笑声经常在河汊苇塘中响起,也经常有“宝宝甜,宝宝乖”亲切慈爱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位俊俏妈妈把他抱在怀里,哄他睡觉。在月光的苇叶里,透明的芦杆中,经常听到妈妈给他哼着催眠曲,摇着小浪鼓,鼓舞开导着他那中国田野的梦境----在朝阳的芦花里,在浩瀚的江湖里,成长着他的心智、骨骼----他就这样笑着,感染着抽穗的小麦,扬花的水稻----笑声是那么样的清脆、爽朗,一直传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甚至传到了抗战的大后方,传到了大洋彼岸!自此以后,人类善业感召,国土宽阔千万,大地平净如琉璃镜,名花异草,遍覆其上,金银珍宝遍散于地。气候温和,土地肥沃,物产丰盛,到处有甘美之果树,树长衣服,地自然所生粳米,没有一切臭秽不净。





本文内容于 2010/12/31 20:00:04 被柳叶一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