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3节: 药师叛宋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33节: 药师叛宋 得知张觉被杀,郭药师更是兔死狐悲、忿忿不平地质问宣抚使王安中:“张觉何以竟残遭杀害?!” 王安中无奈地叹口气,拿出密诏展示:“郭大人,官家密旨,本官也没得办法呀!” 郭药师一把将密诏撕得粉碎,义愤填膺地斥问:“如此岂不寒了常胜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3节: 药师叛宋




得知张觉被杀,郭药师更是兔死狐悲、忿忿不平地质问宣抚使王安中:“张觉何以竟残遭杀害?!”


王安中无奈地叹口气,拿出密诏展示:“郭大人,官家密旨,本官也没得办法呀!”


郭药师一把将密诏撕得粉碎,义愤填膺地斥问:“如此岂不寒了常胜军众将士的心,倘若金人索要药师首级,大人难道也要交给他们吗?!” ——平山大侠




“诚如大皇上所言。局势变化后,张觉的豺狼本性促使他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ds(N&~2aA{*`.g S0历史网j v@A4w0U2{'H\$e,T5月份,降金的辽臣康公弼、左企功、虞仲文奉命押解所掠的燕民东徙辽东。这些人背井离乡被驱赶着走了大半个月,拉家带口、颠沛流离、不胜其苦。好不容易到达平州后,无论如何再也不想继续走了。


燕民们都知道张觉原是辽将,在平州经营多年,恰巧平州境内并无我军驻扎。燕民们纷纷劝说张觉起兵对抗大金,有人甚至于还向张觉献计,诱杀康公弼等人,放燕民们返乡。如果金人问罪,内用平营之兵、外借宋朝之援;且依榆关之险,可立于不败之地。此举不仅可以摆脱金人的控制,而且还可以笼络燕山人心,收取人望。张觉原本就对金人心存疑虑,但是因为事体重大,又同心腹谋士李石商议,李石认为此举可行。于是张觉便在平州民众与手下谋士的鼓动下,断然举兵反金。”


“n[4s wb



--------------------------------------------------------------------------------

wg|)o0历史网9x9_N"PqN张觉以南京留守的名义,邀请康公弼等人到滦河以西会晤,并布置亲兵一举将康公弼等人拘捕。当初,不赞成一举擒获张觉的康公弼,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反被张觉一举擒获了。张觉当众宣布康公弼、左企功等人不迎天祚,擅立新主(耶律淳),投降金朝,以燕京财富取悦金人的十大罪状,下令将其绞杀。


张觉既与金人撕破了脸,便公开不奉本朝年号,改称保大三年,绘阿适画像悬挂府堂之上,每事遥告而后行,并遣使赴夹山迎阿适之子入平州。另一方面,张觉派翰林学士李石赴燕山府,以献土为名,求助于宋朝。


“那么南朝是何态度?”完颜晟问。


“宋朝得知平州发生兵变的消息,开始也感到很突然,蔡京、童贯、王黼对赵佶说:平州乃辽东走廊的战略要地,机不可失。于是宋朝对平州志在必得,有意支持张觉反金归宋。


“平州乃我大金之领土,南蛮子借机生事,就不怕引火烧身吗?!”完颜晟有些着恼了。


“正所谓利令智昏。宋朝的元老大员,只知逢迎上意,没有人出来反对赵佶的这一蠢举。倒是延庆殿学士赵良嗣极力反对此事。”


“就是那个金宋海上之盟的重要参与者嘛?”


“正是此人。”


“他有何主张?”


“赵良嗣深知我大金不好惹,而且两国盟约既然明确禁止在对方境内招降纳叛,如今违约逾盟,我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因此赵良嗣奏请朝廷不可介入平州兵变,并请皇帝立斩李石,以谢天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赵良嗣倒是有些见识,只可惜南朝有此见识的人犹如凤毛麟角。”


“可不是,就这么唯一的一个正确意见,赵佶也不能采纳,反而将赵良嗣治罪,连削五级官阶,并将其贬黜至湖南郴州。同时密令燕山知府王安中趁机招降张觉。张觉效忠阿适、复兴辽朝,原本就是一个幌子,名为替辽朝保守疆土,暗中却与宋朝勾勾搭搭,将平营滦三州作为砝码,献土以自固。张觉既然明确得知了宋朝的态度,逐决定公开向宋朝投诚,将平、营、滦三州献与宋朝。宋朝便将平州路改为泰宁军,划归宋军建制,任命张觉为泰宁军节度使,总知三州兵马事。


历史网S4CM$Y



--------------------------------------------------------------------------------

j+o.u8W1q#z:G'C[1]z[.^kMrP0平州叛乱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金国,朝野震惊。太祖下诏讨伐张觉,并对平州百姓晓以利害,声称‘今只坐首恶,余并释之’。 但是张觉却加强战备,意图对抗。太祖遂命锦州守将阇母领军进剿张觉,大将宗望也率我军精锐骑兵星夜进发平州。张觉率军民在平州路外围依托有利地形,设了三条防线阻击我军前锋,两军激战于楼峰口、兔儿山一带,结果我军先胜后败,退走锦州。#N9[`uP+O"Vj0Cw nc&Z*a0张觉随即向宋朝报捷,宋朝特下诏封赏泰宁军,还赐以银


帛数万,犒赏平州军民。张觉的亲属部将皆授官。


宋廷遣使赐予张觉敕书锆命,张觉也率队出城迎接宋使,整个平州沉浸在一派兴奋与喜悦之中,毫无戒备。趁此机会,大将宗望率我军主力骑兵日夜兼程,赶到平州外围,随即对张觉部发起突袭,平州军猝不及防、四处溃散。我军随即攻陷营州,俘获


张觉老母与妻子家人。宗望大军乘胜进攻平州,张觉:m;i;W$G­S(Z1Q/vFo%a0只得率族弟张钧仓皇西逃燕山,躲避在郭药师军中。张觉之弟本以逃至燕山,但闻张母被金军俘获,逐从燕山暗自潜回平州,降于金人。他极力替张家开脱责任,言是宋朝授意,并献上赵佶赐予张觉的御笔金花笺手诏和敕书诏命。”


“怪不得呢,朕听说平州发生叛乱,原以为只是张觉个人所为,却原来是南蛮子违约逾盟,暗中煽动平州叛乱。”


“太祖了解事情真相后,深恨宋朝,下令我军加紧围攻平、滦两州。滦州守将张忠嗣、张敦固献滦州出降。我方遣使与张敦固入平州劝降。谁知平州军民却杀死金使,复立张敦固为都统,继续抗金。”


“这以后太祖皇帝又令朕从辽东各地调集十万大军围困平州,至十一月本朝以绝对优势的兵力镇压了平州反金叛乱,攻陷了平、营、滦三州,完全控制了辽东走廊上的战略要地。这事已告结束,还提它作甚?”完颜晟说。


“大皇上,对宋宣战的大文章就应从这里做起。”


“你有何计划?”


“臣请大皇帝批准,本朝照会宋燕山府要求引渡张觉。一来可以彻底解决张觉这个后患,二来可以寻找借口开战。”


“你能确定张觉此时还躲藏在宋军中吗?”


“大皇上,臣在燕京城里布下了谍网,日夜密切监视这小子的行踪,他并没有离开军营,其实他也无处可去。大皇帝,这事儿可得快,万一宋方得到风声,将张觉转移或是杀人灭口,就不好办了。”


“好,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切记,别让张觉这小子给跑了。”


此时张觉果真k"P]‑g%kB,|­D[1]U0历史网{H*fWm^­]躲藏在燕京城常胜军的驻地里,不过他已经改名为赵秀才。待在军营里固然安全,只是前途难料、度日如年,昔日一方诸侯的骄盛之气早已不见了踪影。此时的他,茫茫然如丧家之犬;惶惶然如漏网之鱼;悚悚然如惊弓之鸟。


不久,-t`/B8\eUA$K0#G%e4\uL‑T­v0燕山府便得到金人引渡张觉的照会,宣抚使王安中明白事关重大,不敢做主,紧急飞报朝廷。赵佶指示王安中妥善监管张觉,但是不准将张觉交付金人。


得到朝廷的指示后,王安中立即做了两手准备,一是马上把张觉转移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宣抚使甲仗库(兵器库)里,大门上锁,还派卫兵把守,吃喝有人送进去,等于将他软禁起来。二是暗中搜寻与张觉貌似者,并将替死鬼的首级快马送至两百里外金军统帅完颜杲的面前。


完颜杲转身对完颜希尹说:“兀室,你验证一下。”


完颜希尹看也不看,便阴沉着脸对宋使吼叫道:“这首级是假的!张觉现藏身于宣抚使甲杖库内,活得好好的。贵方违约逾盟、招降纳叛、煽动叛乱,这一系列不友好的举动,已经大大地损害了两国盟好!奉劝贵方不要再搞这些鬼蜮伎俩,如果贵方不立即交出张觉,那么金方完全可以举兵自取!”


宋使吓得三缄其口、唯唯诺诺,赶紧回报王安中。王安中怎么也想不明白:军营本是禁区,兵器库更是军营中的禁地!是他亲自安排将张觉藏于甲仗库中,所派卫兵也是自已的亲兵。此事做得十分隐秘,除了自已,连卫兵也不知呆在兵器库里的是何等样人。远在两百里之外的兀室,如何便知道张觉藏身于宣抚使甲杖库内呢?!


王安中知道这一回儿,自已碰上大麻烦了。绞尽脑汁、束手无策,只好再一次请旨定夺。赵佶也慌了手脚、自知理亏,害怕金人问罪,便向蔡京、童贯、王黼三人问计。


王黼开腔说:“事到如今,只能舍弃张觉了,否则金人兴师问罪可不是耍的!”


蔡京、童贯二人也点头同意。赵佶于是给王安中发密诏,王安中收到密诏后,便杀了张觉,用水银对其首级进行防腐,并将张觉的两个儿子上了枷锁,一起引渡给金人。


常胜军将士得知消息,莫不为之流涕,无不痛恨宋朝的寡恩无情。与张觉私交很好的郭药师,更是兔死狐悲、忿忿不平地质问宣抚使王安中:“王大人,张觉率领平州军民英勇抗金,做出重大牺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以竟残遭杀害?!”


王安中无奈地叹口气,拿出密诏展示:“郭大人,官家密旨,本官也没得办法呀!”


郭药师一把将密诏撕得粉碎,义愤填膺地斥问:“如此岂不寒了常胜军众将士的心,倘若金人索要药师首级,大人难道也要交给他们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郭药师与詹度的矛盾又激化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当初宋朝以王安中知燕山府,以詹度、郭药师为同知。但是郭药师手握重兵,根本不把詹度放在眼里,两人经常发生龌龊,詹度也极不服气。詹度为人虽有些愚腐,但办起事来却很干练,只是喜欢较真、不会通融。


一次朝廷刚刚运到新武器和装备,郭药师不经请示、不加商议,便擅自主张,全部拨给了常胜军。詹度得知立即找郭药师去理论:“郭帅,朝廷刚刚运到的新武器和装备,你为何不经请示、不加商议,便擅自主张,全都拨给了常胜军?”


“怎么?有何不妥?本帅还是燕山府同知,这点鸡毛蒜皮地的小事还要劳烦知府王大人吗?”郭药师傲慢地说。


“须知燕山府不光是常胜军一支军队,新武器和好装备都给常胜军占了,别的军队用什么?!朝廷派驻的几万军队驻扎在边远地区,衣不敝体、食不果腹;然而常胜军却锦衣玉食、高忱无忧,长此以往岂不冷了众将士的心!”


“别的军队?哈、哈、哈”,郭药师狂笑道“你别扯淡了,那也叫军队?!真打起仗来,顶用嘛?!还不是要靠我们常胜军上阵流血牺牲!”


“即便是如此,你也应同我商量一下啊!”


“你?就不必了吧。”


“我也是燕山府同知,而且排名在你之上,是你的上司!”


詹度怒吼道。


“你是在做黄粱美梦吧?!”


两人争吵不休,闹到王安中处。王安中只想息事宁人、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可是詹度也发起了牛脾气,不依不饶、定要争个是非曲直,末了詹度叫喊着说:“官家御笔亲书写得次序分明:本人居上,药师居下。”


说着便拿出了赵佶的御笔亲书的委任状。


郭药师见了顿时傻了眼,一声不吭、拂袖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