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2010岁末,嘆,往事沧桑

张纪纲3 收藏 1 191


2010岁末,往事沧桑

老来思淡泊。上年除夕的时候,作六十自述,同时发了三项志愿:


一、以后不出国,也不出远门。


二、不接受采访,不讲学讲演。总之不做吸引眼球之事。


三、述而少作,专心整理旧学。


两会期间患流感,请假数日,拒绝了几起采访。年初收到两封英文电子邮件,一封是关于“盎格鲁撒克逊计划”,一封是关于1974美国控制全球人口的总统200号文件。读完之后,一身冷汗。而一个陌生的字眼反复跳跃出现——“共济会”。


共济会究竟是什么东东?我只记得,年轻时读《战争与和平》、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血字的研究》),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近年看丹·布朗的小说中曾见过这个词。读时不甚了了,后来也未求甚解。但在读了那个“2005年伦敦共济会高层会议纪要”后,我感到有必要搜寻有关共济会的详细资料。首先惊讶的是中文资料何其之少。更神秘的是,网上揭露共济会的文字,往往不久就会蒸发。


在《大英百科》以及80年代的《国际知识辞典》中查到了“共济会”的释名。2007版的《大英百科》称共济会为全球最大、历史最久的秘密组织,遍布英联邦(英属殖民地地区),为大英帝国扩张服务,至今还在活动。后来陆续找到了英美共济会网站,竟然发现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俄国1917革命都与共济会有关,启蒙时代的代表人物例如伏尔泰、莫扎特也都与共济会或光明会有关。


然而,在堂而皇之的世界历史书中,共济会一直隐然无名。如此重要的一个全球性金融及政治组织,何以行藏如此诡秘?干了那么多大事,何以竟然“功成而不居”,“大音而希声”,“大象而无形”?韬光养晦如此之深!于是,我停下手边的其他工作,这一年中的多数时间,专注研究共济会问题。


必须感谢全球联通的互联网。因共济会组织的极度诡秘性,几乎很难找到关于它的第一手资料。共济会公开的网站则充满虚言和自我修饰——称共济会是个“公开的慈善性组织。”如果没有全球性的信息网络,如果不是生活在无远弗届无密可隐的网络信息时代,共济会的内幕真相也许永远不会暴露。


3月间,委托wanshi在网易、新浪等网站建了“何新博客”,连续发表关于共济会问题的札记,目的就是抛砖引玉,求证和寻求反证。


感谢一些不知名的网友,知道我在研究共济会问题,主动给我的网站和信箱中提供网址、信息、图片。兴华论坛上一位隐身的网友,还纠正了我文中一些译文错误,并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


庄子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平生研究国际问题、经济、金融问题多年,老来惭愧,至今方知道三百年来世界之经济政治及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之后竟然存在这么一只神秘的“共济会”之手。


随着资料蒐集的丰富,研究也愈深入,共济会的真相乃逐渐呈露。我乃知道自18世纪以来罗斯切尔德世家财团与现代共济会的深秘关系(其实,至少有两部19世纪的世界文学名着描写过罗斯切尔德银行家族,巴尔扎克的《纽沁根银行》与左拉的《金钱》)。更了解到在美国与欧洲的经济与政治背后隐藏着一些历史渊源悠久的神秘团伙——共济会、骷髅会、光明会、锡安会以及晚近的彼得伯格俱乐部等幕后组织,竟然左右着各个国家与世界(包括俄罗斯与中国的经济改革)。


在此之前,我一直印象地以为美国是清教徒为主的***国家,是一个政治制度依法独立运转的法制民主国家。惟当我研究了共济会后,才知道现代欧美政治宗教中仍然笼罩着远古密教的神光(所谓“路西法”之眼),从而了解现代欧洲封建贵族王政与“民主”代议政体何以能并存(英、荷、瑞典、挪威等)。


从关于共济会的文件中,我又了解到共济会精英减少地球人口以及遏制中国崛起的五大阴谋:疫苗阴谋、人工病毒阴谋、人民币汇率升值阴谋、转基因阴谋和碳排放阴谋。了解愈多,乃愈知如我等国人实际上对西方历史文化、政治文化及宗教文化之所知尚是如何之浅!


其实,不惟我等外国人如此。年内两位美国学人来访,晤谈中我言及“共济会”,彼等也不甚了了。到归国查证后乃写信给我云:“你所言道的基本是真的!”


在过去这一年中,我着作了三部新书:


一本《谁统治世界》,揭露了共济会这个国际金融世家组织的存在。


一本《汇率风暴》,揭露美国施压人民币汇率升值阴谋的幕后真相。


最后一本是《叛逆与反思》,对本人六十年的生涯和三十年的学术作了某种具有阶段性意义的回顾和总结。


与共和国同龄的我们这一代人,尽管曾多历磨难,但总体而言仍是幸运的一代。新中国建立的六十余年来,国家之大环境基本在和平中发展,天下承平久矣。近三十年来更欣逢改革开放创造“中国奇迹”的盛世,何其幸哉!


然而展望未来,国际金融危机方兴未艾,危机与战争的阴影若隐若现。下几代人生存的环境与我们过去的环境相比,当更加严峻,更加冷酷。不能不承认,就此而言,西方共济会精英对地球环境、资源、人口与经济发展及竞争严峻性等中长期问题的前瞻性分析是十分深刻的。历史绝不会直线式地一路发展,中国与世界在未来十至三十年间必将发生现今难料的深刻变化!


作为微渺的个人,我们无力影响历史,以至改变历史的宿命。毕竟个人才学有限。我所着述皆只能挂一漏万,不过是现代版的“盛世危言”——也仅是向世人提供一种研究的线索,提供对世界历史和当代现实的一种新的观察视角而已。


毕竟,对未来,我们这代人所留下的并非答案,而却是一系列待解的问题。


何新


2010年12月20日记于京东滨园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