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五十一节 南虚北实(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五十一节 南虚北实(1)

浙江奉化 溪口

一袭青衫长袍的蒋介石坐在客厅的窗着,品着刚刚沏好的龙井茶,望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因为正值隆冬,江南万木萧瑟,灰蒙蒙的天色下,青山显得毫无生气,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留声机上的碟片缓缓地转动着,吴侬软语的苏州评弹淌满了整个房间。

“达令。”一声轻轻的呼唤从蒋介石背后传来,蒋介石放下茶杯回头望着自己的妻子,露出温柔的笑意。

虽然是隆冬,但宋美龄一袭艳丽的旗袍还是勾勒出玲珑的身材,并不显得臃肿。蒋介石站起身来,取过衣帽勾上的大衣轻轻给宋美龄披上。“天冷,当心身体。”蒋介石轻轻揽住宋美龄的腰爱怜地说。宋美龄嫣然一笑,也环住蒋介石的腰,踮起脚尖在蒋介石额上轻轻一吻。

“咳,咳咳!”门外传来的咳嗽声让二人赶紧分开。“主席,老朽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一个长袍马褂的老年男人推门走进来,望着这对新婚不久的夫妇微笑着说。“哪时哪里,中正有失远迎,还请张老不要见怪。”蒋介石又回头对宋美龄说:“达令,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和张老还有一些事情要谈。”

“张老,现在上海的局势如何,你可清楚?”望着宋美龄远去的身影,蒋介石的面色变得郑重起来,问道。

“主席,上海的局势,老朽是知道一些的,目前的上海,可以说双方都是箭在弦上,一触及发啊。”张静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张老,依你之见,上海的争端应该如何处置为佳呢?”

“还等主席示下,老朽不才,不敢妄加评论。”张静江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党主席,不轻不重地反问道。

“张老,我现在已经下野喽,这些国家大事,本来是不该我们来评论的。但是作为一党之首,不去考虑这些问题,恐怕又于理不合,中正愧对先总统啊。”蒋介石叹了口气。

“主席,那依老朽愚见,如果上海开战,江浙震动啊。”毕竟是商贾出身,张静江毕竟是害怕战争如此靠近自己的利益核心地域的。

“张老,我的判断可能和你不大一样。上海,我认为是安全的。日人之所以在上海向我挑衅,其目的并非上海,而是东北。”

“哦?如果主席之言属实,那可是江浙父老之大幸啊。不过,何以肯定日人的目的呢?”张静江扶了扶眼镜坐正了身子,向蒋介石倾过去。

“张老,据我所知,东北的局势国联已经在着手调停了,因此我们的正规军一直没有和日军正式接触。并且从日本国内获得的消息显示,日本内阁采取的是不扩大方针,因此关东军一直没有向哈尔滨发起正式的进攻。现在,东北尚余哈市得保,日人岂有不视马占山为眼中钉之理?上海方面,一则租界众多,日人再跋扈,也不至于同时与这么多西方国家撕破脸皮,他们的目的,当是警告西方国家,同时混淆视听,以便在国联无暇顾及东北局势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哈市。”

“如果当真是这样,那战火尚不至于波及我江浙父老了,幸甚幸甚。”张静江长吁了一口气。

“不过,张老,必须要保证上海方面不能给日人口实啊。绝对不能够衅自我开。现在江西匪患未平,国家正是四处用兵之际,无力顾及太多战线啊。今天请张老来,还是想张老辛苦一趟,去一趟上海会一会蔡廷锴军长,上海能不能免涂战火,全靠张老此行啊。”

“主席放心,老朽一定竭尽所能!”

================================================

上海 第十九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指挥部

“报告军座!东北军上尉安杰,少尉张栓子前来报到!”

蔡廷锴望着眼前两名军姿笔挺的青年军官,露出了笑意。或许是从这两名最普通的下层军官身上,他看到了在北伐战争时期的自己,也或者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坐,不要客气。你们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蔡廷锴的谦和让狂风和老歪放下了心,毕竟是第一次直接面对这么高军阶的指挥官。他们望着眼前这位典型的岭南身材的将军,年龄并不太大,却是一脸苍桑之色。

“我听翁旅长给我讲了,你们在锦州打得很好,这样很好。”蔡廷锴望着这两个略显拘谨的年轻人说道。

“报告军座,我们没有能够保住国土,实在是愧对国家,愧对东北父老!”老歪一听这话,马上起来立正。

“坐,坐嘛。不要这样拘谨。要说愧对国家,我蔡某恐怕比你们要大得多。今天先不说这些,我就是向你们了解一下东北义勇军的一些情况,说不定哪一天,我蔡某也会在东北和你们并肩抗敌呢。”

“军座,我认为,现在上海恐怕会比东北更重要一些。”老歪犹豫了一下,说道。

“哦?说说你的看法?”

“军座,我们了解到上海的日军兵力激增。根据我们在东北对日军的了解,恐怕上海的战事难免,如果军座此时考虑北上,那上海,那上海可能又成为了第二个东三省!”

==========================================

哈尔滨 阿城

冯占海站在单薄的城门外,率众肃立,迎接从双城撤退下来的第22旅。第22旅的士兵们拖着沉重的步伐缓慢地移动着。赵毅望着自己这些几乎个个带伤的士兵,心痛不已。这些都是东北的大好男儿,在既无援兵,又无补给的情况下与装备飞机大炮坦克的日军精锐血战竟日,损失巨大,而他甚至连基本的粮食保障都不能够做到。远远地已经看到了阿城了,赵毅停了下来,把队伍集合起来。

“弟兄们!赵毅无能!这些带伤的弟兄,我甚至不能给你们准备一碗热水!赵某只有这一腔热血,可以和兄弟们一起抛洒在这片土地上!请受我赵某一礼!”望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士兵们,赵毅艰难地抬起受伤的右臂,庄重地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

这些没有配备统一军装的士兵们望着自己的长官,默默不语。少数士兵眼中淌出了热泪。突然一名士兵嘶声喊道:“保家卫国,死不足惜!”上千名士兵扬起手中的枪,一齐呼喊,声震九霄。赵毅望着这些征尘满面的士兵,饱含热泪:“进城!”

城门外,冯占海紧紧地握住赵毅的手:“赵旅长!辛苦了!”

“冯长官,你我都是一样,就不必如此客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