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些日子

1972年4月上旬,我从空军13航校23期毕业,分配来到空49师145团,驻地在江西樟树。后来在新城机场飞了一年多还是二年,1975年改装歼六。随后分到145团飞行3大队,1977年碰上了鬼,福空在背着我和钱钦虎(钱当时和我住一房间,同是该师侦察中队的飞行员)的情况下,一纸调令,调我和钱到14师独立大队去飞夜航。当时我们年轻,太留恋同学了(同学有近20人)希望组织上换他人去,任性拖后10多报到。到14师,当时独立大队在外疗养,让我们自己学9大文件,我们驻阳坊,师部一个管我们的副科长驻向场,联系请示很不方便,后来我们利用星期天在部队操坪开了几回汽车,那年8.1到南昌玩,不知道部队在南昌的回程班车停靠点,而误了点,回来迟到了。这些都是我们犯下的不可饶恕罪行!在14师不到一个月,福空又调回原师,开了我们排以上干部参加的批判会,会后当晚让我们卷起被子,下放师通信连,和战士同吃同睡,当时是国庆节,我主动要求看连队的一块地瓜地,为什么啊,我心情非常不好,连着2-3天吃不下饭,靠自购的饼干度日,很想一个人单独散散心!一个月后,将我发配福建连城雷达8团,而后不久福空不准我在团机关,硬要我到海拔1300多米的该团8连驻地,搞一个排职的书记员!80年我在无奈之下,申请转业,于当年10月回到湖南老家!在雷达8团工作间,我10多次上书空军政治部,总政治部,中央军委,依据党章,驳斥他们一是不按党章办事,处分我不让我参加支部党员大会,剥夺我的申诉权,二是要求取消我的处分决定中的莫须有的“怕苦怕死”罪名,三是恢复我的飞行权力。最后49师保卫科派了一名干事到连城8团,找到我,说什么韩政委很重视,告诉我把处分决定中的所谓“怕苦怕死”话句取消了,但其他一切依旧!怨!天大的怨屈!!!!此事到死均不会忘记!我想不通,为什么14师、49师、还有福空那个王静敏(时任政委)对一个飞行员就这么主观草莽,不就是触犯了他们的个人尊严,影响了他们的威信吗,党和人民给我的飞行权力,保卫祖国领空的责任,就被他们抹杀了!不得好死的家伙!正由于此,我想和同期的战友,领导在网上交流思想增进了解。我的QQ号是1405020191。当时师长是曹永,政委丁连云,团长候振山,政委李桂法,大队长胡芝友,中队长郭老婊大队战友钱钦虎、周庆水、任友生、146团大队领导有张友孟,林萍,中队领导有张二秋,柴明亮,石赵广,同学有邓云良、杨万松、汪如国、黄朝钦、曾文政、还有肖义,于文军,等等,希望和他们取得联系在这也祝他们过得幸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