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四章 人生不是戏 6、爱的轨迹

子弹2010 收藏 4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军区医院里,我在窗外眼睁睁看着樱子在四五个人的按压下依然发疯地狂喊乱叫,饶是素来胆大,也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怎么了?樱子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象个疯子?刚才要不是我制住了她,她差点去拿菜刀砍了傅晴。直到医生们给樱子打了一针叫什么镇定剂的药,她才停止了叫闹,昏昏睡去。

在何书良办公室,我和傅晴坐在他对面,听他分析樱子的病情。

“从目前情况看,这个叫樱子的女孩不知在精神上受了什么刺激,她的无安全感,暴躁及对人的不信任等表现,很可能是精神焦躁症患者的初期症状……”

“你说什么?什么症?我听不懂,你能说明白点吗?她……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急不可耐地问。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两三个周前吧。”

“那时她没有这些症状吗?”

“什么叫症状?你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词。”我心烦地说。

“就是一些行为和表现,比如她刚才的大吵大闹,骂人,打人,甚至伤人等。”何书良看了一眼傅晴头上的伤,皱眉向我解释。

“这也算病吗?她以前就这样啊。”我不想相信。

“这么说,她之前就有暴力倾向喽。”

“暴……力?!”我又没听懂。

“就是喜欢使用武力解决问题。傅云,我这么跟你说吧,心理问题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这些问题还不成为问题的时候,只是影响我们的心情,但严重了,就会影响我们的健康。从她的临床表现看,她的心理疾病很严重,如果听任发展下去,很可能导致精神分裂,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发疯,你懂吗。”

我懂了,也彻底傻了眼。樱子疯了?不可能,怎么可能啊,那个快人快语的樱子,那个爱说爱笑的樱子,那个爱美爱打扮的樱子……疯了?!

“你胡说,她为什么疯?人又不是猫狗……说疯说疯?”我勃然大怒。

“这是一份化验报告。”何书良并不动气,沉着地将几张纸放在我面前,措辞颇为费劲地说了一句:“在此之前,她可能遭受过……性侵犯。”

“什么犯?”我一脑门子官司地瞪着他。

“她被人糟蹋了,失了身。”他一字一字地说,小心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紧,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恍惚中只听何书良又道:“她在迷昏之中总提到一个大雄的名字,我们猜测……”

“畜生,我杀了他。”我不等他说完,嘶吼一声,咆哮着向外冲去。

傅晴跟着我跑出来,在大门口拼命拦住了,也许我的脸色实在可怕,她的脸也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大声道:“哥,哥,你冷静点,一定要冷静啊,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我们一起想办法,你想想,她现在只相信你,如果你出了什么事,还有谁能照顾她呢?你不为自己,也为她想想。”

因为愤怒更因为无发泄处,我只觉得心都快爆炸了,站在医院门口,只觉得胸口气血翻腾,眼前一阵阵发昏,猛然一股腥甜直涌到口中,情不自禁张嘴“哇”地一口吐在墙边,定晴一看,竟是一大口鲜血。

看着白墙上触目的血迹,我和傅晴都愣了,我还没回过神来,傅晴却突然上前紧紧抱住我哭了起来。

“哥,你别这样,别吓我啊,爸还病着,你不能再出事了,答应我,别一个人去冒险,恶人总会有恶报,我们先救樱子,再想办法给她报仇好吗?相信我,我会帮你的,哥。”

感觉到傅晴在我怀里瑟缩发抖,我狂怒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理智也渐渐恢复,不由自主伸手环住了她。

“没事,不用担心我。”我暗哑着声音答。理智一旦恢复,心里的沮丧更甚于伤痛,我想到还在牢里的黑子,真不知该怎么对他交待。我真是没用。

大概是感到我过于平静,傅晴抬头迟疑地看看我的脸,那一刻我们的脸离得很近得,呼吸可闻,看着她娇嫩的面颊,一片雾气笼罩的眼瞳。一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冲击了我的心,让我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极想对着面前那红润的嘴唇吻下去。

这是我十八年来从未有过的体验,莫名的悸动象电流一样刺痛和快乐着我的全身,让我的心剧烈地怦怦乱跳,脸也一阵阵发烫。

“哥,你没事吧。”大概傅晴感受到了我的异样,疑惑地问。听到她叫“哥”的一刹那,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冷水,我立时清醒过来,急忙抽回抱着她的手,扭开头去。

你小子是怎么了?在想什么鬼东西?疯了吗?我一时羞愧得不敢看她,那一瞬间的莫名心动更让我悚然心惊。

当我抬起头来,我看到何书良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俩人,脸上的神气颇有些奇怪。我无心去思量,转身重新向病房走去。

无论如何,我要治好樱子。

此时已是隆冬时节,新年再有一个月就到了,北方的冬天少雪多风,空气又干又冷,在这两个星期里,我和傅晴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傅震龙痊愈的消息越来越肯定,不久便会回家了。忧的是樱子的情况,在医生的治疗下,渐渐神智清明,但清醒过来的樱子象变了一个人,不爱说话,甚至不知道饥寒,常常木头一样看着窗外,那个爱笑爱哭的樱子仿佛已经在睡眠中死去了,醒来的是一个新的陌生人。

除了这些变化,这半个月来,我和傅晴齐心协力照顾病人,照顾家小,慢慢地竟建立起一种新的关系,用小雨点的话说:倒有点象小爸爸和小妈妈了。

樱子的意外让我在一夜之间成熟了起来,以前我做事从不会想对或不对,有什么后果,更不计算所要付出的代价,拼命去干就得了。但近来一连串的打击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盲目无知其实很糟糕,而除了好勇斗狠,更是一无是处。

从前打架时我从不惜命,拼了是我常挂在嘴边的话,但傅晴却对我说,连生命都不懂得珍惜的人,又会把什么真的放在心里呢。

说来奇怪,我越来越发现傅晴的人和她说的话,竟象小溪流过草地一样,极缓慢却又无可阻挡地渗入我的心里,并在不经意音浇灌出一片绿意。我会不自觉地想她说的话,不自觉地印证,惭惭地,我不得不承认,她确是个好女孩儿,之前我眼中的她的总总“恐怖”之处,也竟不知不觉转化为她的可爱之处。

作为女孩,傅晴有一般人所少的自律与严谨,她的理性缘于她的责任感,她待人严厉是不假,可她自律也很严,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一定会先做到。而要在365天内都能克制自己的欲望和惰性,没有点对自己的“狠”劲是不成的。

她对自己“狠”,对他人却是另一番情义,她同情弱者,喜欢尽已所能帮助别人,对樱子这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她也竭尽全力照顾,把自己舍不得吃的舍不得用的都拿给了樱子,这份质朴的善良让我既惊讶又感动,也是我对她转变看法的根本原因。

此外傅晴所给予我的,是一份责任和牵挂。以前我总觉得活得孤单,没意思,到了傅家这种感觉也并没有完全消失,直到现在我看到她的所作所为,我才慢慢明白,孤单并不只因为我是弃儿没有家,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是我只为自己活着,或者只为一小撮人活着,我的自私让我所关心的圈子变得阴暗窄小,在这样的空间里活着,自然是越活越无意趣。而她却无私地给周围的人(亲人、同学、甚至陌生人)以帮助,正是她的这种爱管闲事,让围绕在她身边的所有人都感受了温暖和生活的快乐。怀着一份崭新的心情和感慨,我终于开始真正走入“傅云”这个角色。

以前我从不愿跟她一起做家务,也很抵触她的“清规戒律”。现在她扫地,我就去拖地。她洗衣服,我就去提水。她做饭,我就去洗菜。无论她做什么,我都尽量去陪着她一起做。虽然都是些小事,但做下来我发现,这些事并不象我想的那么容易,甚至还是相当累人的。

如果没有那场大雪,也许,做这样的哥哥傅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因为那个意外,我对她压抑的感情如火山喷发般地一发不可收拾。

雪花从半夜落下,一直飘到第二天早晨,那晚我在医院陪樱子,早晨一打开窗,只见外面一片银白,所有的东西上都穿了一层厚厚的白衣,晶莹剔透的冰花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美丽。

“樱子,你看,下雪了。”我对神色一直郁郁寡欢的樱子叫道。

樱子只抬起眉毛向窗外扫了一眼,便漠然地道:“这么大的雪,她不会来送饭了吧。”

她的话实在有点扫兴,但也是实情,本来昨晚傅晴说好要来送饭的,这么大的雪,她肯定不会来了。

我刚想收回目光,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出现在视线里,我注目细看,那身影一点点行进,移动得非常缓慢,但确实是傅晴。

我心中一热,急忙向外奔去,刚一迈步,樱子却叫道:“你干什么去?”

“她来了,我去接一下。”我想也不想地答。

樱子突然冷冷地接口,“就这么想她,见她一来高兴得小狗撒欢儿似的,你走吧,走就别来了。”

我一愣,回头看她,她竟然满脸是泪。

又哪儿不对了这是?我心里一惊,医生曾经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注意她的情绪波动,尽量避免刺激她的情绪。

见她突然激动成这样,我不敢再用以前那种强硬态度,便道:“不去就不去,又怎么了?”

“你现在心里是不是老想着她。”樱子抽噎着说。

我暗暗咬咬嘴唇,对她的这种提问我也只能沉默不语。

“你现在是不是特烦我,”樱子又自顾自地说,“你知道他们把我的身子我……”

“樱子。”我大叫一声阻止她说下去,这还是出事后她第一次开口说起,我有点心慌,连忙坐在她身边,刚想说几句劝解的话。然而就在这时,门被一下子推开,傅晴在门口叫了一声“哥”,伸手向我递一个饭盒,就在我起身时,她却突然软软地向下倒去。

“小晴,你怎么了?”我急步上前一把抱住,还好来得及,只见她双眉紧皱,脸被风雪冻得红红的,但额头上都是汗水。她艰难地对我微微一笑,轻声道:“哥,我带饺子来了,还热着呢。”

说完,她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