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32节: 张觉事件

平山大侠 收藏 0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size][/URL] 第32节: 张觉事件 兀室回到家中,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猛然间一拍大腿,叫道:“我好糊涂,平州张觉不是一个现成的好借口吗?” 兀室趁夜暗进宫晋见完颜晟,述说自己的计划:“大皇帝,我们可以利用平州这件事来大做文章。” ——平山大侠 张觉:(年——1123年)又名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32节: 张觉事件




兀室回到家中,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猛然间一拍大腿,叫道:“我好糊涂,平州张觉不是一个现成的好借口吗?”


兀室趁夜暗进宫晋见完颜晟,述说自己的计划:“大皇帝,我们可以利用平州这件事来大做文章。” ——平山大侠




张觉:(年——1123年)又名张珏,原辽国平州汉人,辽朝进士,曾任辽兴(平州)军节度副使。宣和五年(1123年)5月降宋,宋任命张觉为泰宁军节度使,总知三州兵马事。后被燕山府宣抚使王安中捕杀。




果然,移赍勃极烈都统完颜宗翰(即粘罕)开腔说道:“大皇上,如今大金国已在北方巩固了统治,成为东起外兴安岭、西至居延泽、北起贝加尔湖沿岸、南至燕云一带广阔地域的霸主。大金国不再有任何北顾之忧,下一个打击的目标自然是南方的宋朝。”


粘罕的主张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大宋的富裕繁华、外交的妥协退让、军事的不堪一击,都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对充满了自信的女真人来说,南朝是又一个美丽诱人的果实,它散发着成熟的芬芳,透露着艳丽的光泽,就挂在不远的枝头。而且得到它并不太难,只需动一动手指头。所以他们激动地鼓噪、叫嚣着,请求完颜晟下令发兵南下,而且个个争着要做先锋。


完颜晟转头看着一直没有吭声的杨仆问:“军师,你有何见教?”


杨仆说:“大皇上,与大宋盟好,是太祖亲定的国策,如今……”


完颜宗望(即斡离不,阿骨打二太子。) 突然打断道:“此一时,彼一时,军师不必太过拘泥。”


杨仆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菩萨太子”的妻子是辽天祚帝的女儿,原为辽朝金辇公主。这位公主对赵宋在契丹背后插上一刀的行为恨之入骨!为报复宋人联金灭辽之仇,她千方百计地向二太子挑唆侵宋。而粘罕的妻子原是天祚帝很宠爱的妃子,天祚帝被俘,她虽然痛恨金人,但也无可奈何,便迁怒于宋朝,认为宋朝助纣为虐、又软弱无能,时常怂恿粘罕向宋朝发难。因此宗望与宗翰这一对金朝的顶梁柱,叫嚣攻打宋朝最为积极。


“二太子,宋人对我大金恭敬有礼、贡奉有加,留着他长期为我们效劳不好嘛?为什么要兵戎相见?”


“军师此言差矣”,宗望为了证明宋朝的危害性,颠倒黑白地煽动道“南朝皇帝曾在暗中与隐藏在夹山的辽天祚帝秘密接触,阿适也积极响应……”


“谣传不足信!”杨仆愤懑地打断道。


“宣和六年(1124年)宋徽宗赵佶许偌阿适,在汴京为他筑第千间、送女乐三百人、并以皇兄视之。如今宫殿已经完工,这总不是假的吧?好在阿适已被娄室生擒,否则对我大金大大不利!”


“你怎知赵佶建宫室就是为接纳阿适?”


杨仆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明白完颜旻8on/y%y(h+U)S2W0i:da­G(Ah9j英年早逝,对金宋关系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金宋缔结海上之盟,是完颜旻一手促成的,虽然在履约之时,完颜旻对宋朝强取不断,但不过是贪图一时的经济利益,总体上还是赞成将燕云归还宋朝,并主张维护金宋关系,并不主张与宋朝开战。如今盟约墨迹未干,完颜旻却突然病逝,其弟完颜晟即位,无疑就给金宋关系的稳定发展带来了许多不稳定的因素。虽然情势对杨仆十分不利,但是他下定决心,坚决阻止南下侵宋的图谋。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完颜宗弼(即兀术、阿骨打四太子。)插言道。


宗望更加得意,吐沫横飞地说:“大金朝倘若不及早动手,就有被南朝攻打之患!”。


“现如今宋朝既无内乱、又无外患,国泰民安,如何能加以刀兵?”杨仆奋力反击。


“军师不必多虑。”


宗翰比宗望考虑的要实在多了,他已经在暗中策划军事部署了。前一段时间由于宋朝驻守易州的常胜军将领韩民义归降,宗翰已经初步掌握了宋朝在山西、河北一带的布防军情。


粘罕向完颜晟进言:“宋朝除了陕晋番汉兵与郭药师的常胜军尚有一些战斗力外,其他诸军都不堪一战,进攻宋朝不需太多兵力,至于粮秣问题可以在宋朝境内就地解决。”


“可是宋朝幅员广大、经济实力雄厚,战事一开、旷日持久,我大金会被拖垮的!”杨仆竭力反驳。


“军师所言甚是。”宗弼道“由于大金国力有限,军粮奇缺,经不起长期消耗,所以战争必需要速战速决!”


“请问四太子,怎么个速战速决?”杨仆仍不放弃努力。


宗弼还未答话,粘罕道:“闪击作战!我已经初步拟定了O8L3q f-j @9O R;h0历史网



--------------------------------------------------------------------------------

v ]j'b|vi2K_(z3|A对宋闪击作战的计划…….”


众人一听大感兴趣,完颜宗昌(即挞懒,粘罕弟。) 马上问:“要旨是什么?”


“首先利用外交手段麻痹赵宋,秘密地在边境地区集结兵力,采取不宣而战的方式,造成战役的突然性,打赵宋一个措手不及。其次利用我军占据的地理优势,充分发挥骑兵的高速机动能力,向宋朝的腹地长驱直入、大胆穿插、对沿途城镇只派少量步兵监视,直扑宋京!”


“好计划!”挞懒兴奋地叫道“我军必需始终把握和坚持这样一个战役原则,即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组成一支精锐骑兵兵团,通过一次快速而猛烈的打击,攻占宋朝首都开封!”


宗望也说道:“同时要采取穷追的方式,一举拿获赵佶,从而达到控制整个中原的目的!”


杨仆心急如焚,他知道金人如果施行这一作战计划,大宋必亡!情急之下,他失声叫道:“理由?有什么借口?”


听杨仆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半晌,兀术跳将起来吼道:“要什么理由?找什么借口?打就是了!待我抓了南朝小老儿,看他敢向我问什么理由?什么借口?”


完颜晟摆摆手:“宗弼,你且坐下。军师言之成理,我大金正义之师不是土匪、强盗,堂堂正正地出师,必须要有一个恰当的理由。你们谁有什么好理由?好借口?”


众人默不作声。完颜希尹(即兀室,阿骨打侄子。)哈哈大笑道:“古往今来,历朝历代发动战争者,固然是需要有一个理由、一个借口。宋太祖赵匡胤欲征南唐,曾经留下一句千古名言:‘南唐又有什么罪?只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打鼾’!


眼下我们虽然一时没有合适的理由、借口,但是我们可以去找。”


“要是找不到呢?”兀术没好气地问。


“那就想方设法制造出一个!”兀室生硬地说。


“好吧。”完颜晟说“现在距秋后还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宗望、宗弼、粘罕、挞懒你们四人继续研讨作战计划,训练士马,做好南下战争的准备。军师、斜也、宗干你们三人负责战争所需的一切军用物资。兀室你要尽量在外交上向南朝示好,麻痹他们。同时做好常胜军及降宋辽国官员的策反,寻机制造战争的口实。”


至此,杨仆绝望了。除了他一人反对外,金国满朝文武一片开战之声。就连辽朝的降将耶律余堵、时立爱,刘延宗等人也是心花怒放,因为他们原本就是燕京人,在降金之前,他们个个在燕京一带拥有大量的田宅与财产。如果打回老家去,不仅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新主子面前效忠、邀宠,同时还意味着,可以将已经失去重新找回来,甚至比失去的还要多得多!因此,南下侵宋自然就成了这些人发自肺腑的心声。


杨仆明白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战争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了。他无力阻挡,也不能阻挡金朝历史网DL YOd]_!lO)zu+T0南下侵宋,如果他再不见机、一味阻挠,不仅于是无补,还会遭到猜疑!


兀室回到家中,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猛然间一拍大腿,叫道:“我好糊涂,平州张觉不是一个现成的好借口吗?”


兀室趁夜暗进宫晋见完颜晟,述说自己的计划:“大皇上,我们可以利用平州这件事来大做文章。”


“平州……张觉……能做什么文章?”


完颜晟纳闷地问。灭辽战争中完颜晟一直在后方坐镇,对前方发生的事并不十分清楚。


兀室连忙解释说:“大皇上,这平州(今河北省滦州)位于燕京以东二百余里处,当年(1123年)5月,在平州发生了一次突发事件。而张觉便是平州汉人,他是 g+x Z0N"H0e ^N9{0历史网F q M H%^ Rs[1]t i辽国的进士,称得上文武全才,上马领军、下马讲学。因此颇为辽朝赏识,被委任为辽兴(平州)军节度副使。我军灭辽时,节度使肖底里在混乱中被杀,州人推举张觉权领州事,但是阿适与涅里都没有予以认可。不久涅里病故,张觉心知辽朝气数已尽,便暗中招兵买马,潜为一方之备。”


“看来这个张觉与辽朝境内的大多数地方实力派一样,不过是想借金辽开战之际,占据一方、意图割据。”


“大皇上看得真,宣和四年(1122年)12月,我军进入燕京,张觉不得不在金辽之间表明态度了。太祖在"LY5Ir[1]Pwt8YVq0})g(q"E$vZ&hm2M0燕京期间,一方面亲自指导臣下与宋朝外交谈判,另一方面也非常关注平州路的动态。”


“是啊,平州路在辽朝南京道中虽数偏远州路,但其战略地位尤其重要,平州境内的榆关(即山海关)是辽东通往中原的锁匙咽喉。哦,按照金宋双方的协议,平州路是属于我朝的呀?!”


“对呀,太祖曾召见降金的辽臣康公弼,打听平州与张觉的底细。康公弼说:‘张觉为人狂妄轻浮,平州虽有兵数万,但多是未经战阵的乡民,且器甲不修、粮秣不足,不会有什么作为,无非是意图自保而已。’于是宗翰提出:在押解燕京富户归国途经平州时,金军出其不意一举袭取平州擒获张觉。但是康公弼不赞成这个计划,认为张觉在平州设防有时,闻大军远来,必有防范,很难出奇制胜。如果双方兵戎相见,很有可能迫使张觉投靠宋朝,使我军面临进退失据的局面。不如设法稳住张觉,然后徐徐图之。太祖遂采纳了康公弼的意见,授张觉为临海军节度使,命康公弼携天子金牌,立即前往平州招降张觉。”


“结果如何?”


“张觉自知我军势大,平州孤立无援,此时康公弼代表金廷前来招降,他自然不敢逞强,更不敢怠慢。张觉对金使康公弼言道:‘契丹之地已尽入于金,如今只有平州一地,怎敢抗大国兵锋?之所以未解甲者,是为了防范辽将肖干率军扰境。’张觉厚贿康公弼,让他回燕京为自己说项,表示愿意归降。太祖得知张觉愿意归顺,十分重视,升平州为本朝南京府,任命张觉为南京留守。


宣和五年(1123年)4月中旬,我军主力陆续从燕京撤走,并经平州境内的榆关前往辽东休整。4月底,宋军进入燕京,并宣布收复燕山。关内形势的这一变化,使平州守将张觉不禁怦然心动。”


“张觉这人不可靠”,完颜晟愤懑道“他降服本朝不过是权宜之计,我军撤走,宋军接管,他就不会安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