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卷 第一章(2)一枪爆头

bjunqing2008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URL] 一上午的时间在三个小伙伴苦熬苦煎的漫长等待中过去了,已经到了下午散集的时候了,街面儿上赶集的人渐渐地稀疏了起来,赫连喜还是没有露面儿,把三个小伙伴给急得心里火烧火燎的,眼睛都给看酸了。这可怎么办呢? ——没有办法,只有等,只有继续坚韧地等下去;等下去才会有机会! 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一上午的时间在三个小伙伴苦熬苦煎的漫长等待中过去了,已经到了下午散集的时候了,街面儿上赶集的人渐渐地稀疏了起来,赫连喜还是没有露面儿,把三个小伙伴给急得心里火烧火燎的,眼睛都给看酸了。这可怎么办呢?

——没有办法,只有等,只有继续坚韧地等下去;等下去才会有机会!

柳青勉力坚持着,他一边凝神向着赶集的人群里搜寻着,一边又在用心琢磨着如何对付赫连喜。按照李玉岩和苏俊杰的要求,最好是能够把赫连喜给生擒活捉,然后交给县抗日民主政府公审处决!——这样一来,一可以让作恶多端的赫连喜认罪伏诛,又可以震慑为非作歹的叛徒汉奸收敛其无耻的卖国行径,三可以极大地鼓舞抗日军民的战斗意志!

对于生擒赫连喜,柳青是有十足的把握的。大家都在一个锅里扒拉马勺,又经常在一起比武较技,谁有怎么两下子互相都知道的透透的。赫连喜虽然身高体壮,正当盛年,也是个练家子,可他的拳法刚猛有余,灵气不足,在柳青手下连十来个照面儿也走不过去。不出意外,那是手到擒来马到成功的事儿!

可是,九女河是敌人重兵设防的据点,有一个日军的步兵中队又一个大队的伪军警备队防守,总兵力不下千人。四周围都是丈多高的土围子,土围子外面又有一道护城河和两道铁蒺藜网给圈着,一旦闹出点儿动静,四门一闭,不要说是带着个俘虏出去,就连他们三人也是插翅难飞!

在历史上,人们向来都以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为能!而相较之下,柳青和夏氏姐妹三个小伙伴所接手的这个锄奸任务,比其不知道要难过多少倍?尽管如此,柳青还是在心里打着生擒赫连喜的牌!他思虑着,只要有一线之机,他也要把赫连喜给生擒活捉,不到万不得已,不立下杀手!

——柳青正在想着如何应对的时候,赫连喜的影象倏地映入进了他的眼帘!

“来了!”柳青的心里一动,迅速将目光向着夏云凤和夏云燕投了过去,到了这种紧关急要的时刻,已经没有用语言传递信息的必要了,需要的是心领神会地默契配合,他们做到了!

柳青的草帽停止了煽动,他将其作为一个变魔术的道具覆盖在了右手上,右手则顺势敏捷地伸进了盛着西瓜的荆条筐里,随即将一把二十响的驳壳枪给紧紧地握在了手中——他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夏云凤右手执着一把尺来长的柳叶刀照着案板上的大西瓜比划着,似是要把大西瓜给一劈两半,却又似舍不得的样子迟迟地不肯下刀——其实,她已经把出手致命一击的劲力全都蕴集在了这把刀上!

夏云燕掀起肩膀上搭着的羊肚子毛巾擦着脸上、手上、胳膊上的汗,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三支飞燕镖给握在了掌中,偷眼向着渐行渐近的赫连喜及其他身边的两个马弁打量着,琢磨着该朝谁下手才好?

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都停止了吆喝,因为这三个人的声音在赫连喜的耳朵里已经存了档,是不可公然亮相的,弄不好会惊跑了他们的“猎物”!

——赫连喜并没有察觉到有一股凌厉的杀气正在向他及他的两个马弁咄咄逼来,依然不知道羞耻地陶醉于白手拿鱼的狂喜之中呢!

作为九女河据点的新贵,他丑陋的脸蛋就是大大的金票,他身上长出来的两根肉叉叉就是金胳膊银手,他的臭嘴里吐出来的话就是王法,又有哪一个不知道高低的摊贩敢向他这位肮脏太岁讨钱呢?

其时,赫连喜正与两个随身的马弁在西边的羊肉摊上割肉,与西瓜摊相距不过三五十步。三个家伙在肉摊跟前一个劲儿地与摊主儿挑肥拣瘦地聒噪,谁也没有察觉到东面不远处正有六支犀利的目光在盯视着他们!

赫连喜投敌以后,在九女河据点成了香饽饽,这不仅是因为他熟悉抗日游击队的活动规律,并熟知其落脚地点,可以充当鬼子的鹰犬;而且还因为他有一身好功夫,据点里的两个日军空手道好手都败在了他的手下,这让据点的日军头目更加刮目相看,时不时地请他去喝顿日本清酒。

他今天带着两个马弁出来置办货物,是想回请一下据点的日军头目。在他看来,当今的天下是日本人的天下,巴结好了日军的头目是没有亏吃的。更何况所需的物事又不用他自己来掏腰包,出来在街头上拾掇拾掇也就够了!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次鬼迷心窍地一出来搜刮,竟成他告别阳世的最后一次出行,他邪恶的生命途程就要走到了尽头!

赫连喜的自信不是没有根据的!投敌几个月来,他秉承深居简出的原则,极少走出过据点。他的心中清楚,由于他作恶多端,早就成了锄奸科的眼中钉,而锄奸科的成员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只要他落了单,随时就会送掉小命儿。

在他想来,重兵设防的九女河据点就是他的安乐窝,据点的炮楼就是他的保险箱,要来攻打,县大队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要来行刺,杀手也只能在炮楼外面过过眼瘾,根本就摸不进去。所以他下定了决心窝在炮楼里做乌龟!

他只所以时不时地出来赶个集,是认为这防卫森严的据点是轻易混不进外人来的,就是有杀手混了进来,要对他不利也是难上加难:一是他不经常出来露面儿,二是自己的身手也不凡,三是有马弁随身护卫,是出不了大差的!

此外,在他看来,除非是神志紊乱,脑袋进水,当是没有人敢于冒着玉石俱焚的风险来行刺于他的,一个再勇敢的杀手,在自己的安全没有任何保障、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是很难下定决心来做这种同归于尽的勾当的!

再是,几个月来,他一直是这样苟活着,并没有遭遇到一丁点儿的凶险,这种立竿见影的实践,更使他增强了这种狂妄的自信,使他感到自己是安全的,是任何人也无法致于他于死地的,他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他的这种狂妄的自信并没有能够在事实面前维持多久,柳青、夏云凤、夏云燕的现身迅即击碎了他心中的幻梦!

“啊呀,是赫队长呀,少见,少见!”

“是谁?”赫连喜与两个马弁在羊肉摊上割过肉以后,又叼着一个满把攥的大烟斗喷云吐雾地信步向东走来,一边走着一边与两个马弁拉着笑谈。走过了三二十步,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同他打招呼。

“不好!”赫连喜一听到这声招呼就如同听闻到判官索命的传唤一般,轰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本能地循声一看,当即就给惊呆了。

在他的眼前,柳青正冷面微笑着端着一把乌亮的驳壳枪对着他的脑门,夏云凤和夏云燕姐妹俩也在一旁引而待击,形势已是千钧一发!

面对着这种形势,赫连喜浑身的血液如同凝固了似的,象一个没有生气的泥塑木雕一般定身在了当场,握着烟斗的胳膊手也变成了一枝枯硬的干树叉。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只要他稍有异动,他的脑袋瓜子马上就得变成一个钻了洞的血葫芦,所以他的下意识命令他不得妄动!

“啊呀,是柳青老弟呀,你这是干什么呢?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赫连喜支棱着僵硬的肢体强凑出一张笑脸,挖空心思地要与柳青套上近乎。

他并不是想乞求柳青枪下留情,也不是想与柳青对垒相持,他明知自己不是对手,动手反击的结果一定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他还不如不“年下”!——他的中心目的就是想借说话套近乎来扰乱柳青的视听,以便寻机逃命!

事实上,就是两人功力悉敌,他也全然没有这个机会的,因为他的驳壳枪还挂在自己的肩上,还封在枪套里,他根本就没有拔枪的机会,他只能认了!

“赫队长,我可没有想来为难你,只是奉命要把你给请回去,去给县大队领导做一个交代,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柳青用冷峻的口气套笼道。

“柳老弟真会说笑,我若随你回去,还有我的命在么?兄弟这不是强人所难么?咱们弟兄一场,又何必呢!”赫连喜不傻,死不上套儿。

柳青又道:“怎么样,赫队长不肯卖兄弟这个人情,还有本事全身而退么?”

“那倒不是!”赫连喜讪讪道,“我虽然比兄弟多吃了几年咸盐,论本事可比兄弟差远了,我可没有这个妄想心儿,兄弟抬举我了!”

“那你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知道,只要兄弟的二拇手指头一动,我就得到阎王爷那儿报名挂号去了;可枪声一响,你们三个还能出得去么?还不如大家都拍拍屁股来个一走两清账!”

“你想得到美,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还来这里干什么!”

“快闪开,快闪开!”两个人正在面对面地僵持着,一队巡逻的伪军闻讯从东面赶了过来。

赫连喜道:“怎么样,柳青老弟,看见了吧,我们的人已经上来了,兄弟如果放过我,我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你们若是想出城去,我还可以护送,绝对保证你们三位的安全!”

柳青见到生擒赫连喜已经绝无可能,厉声骂道:“妈的,爷爷也不是被吓大的,你瞎得瑟什么,我先宰了你再说!”二拇指一动,一颗灼热的子弹迅疾窜出枪膛,不偏不倚地钻进了赫连喜的眉心。

他这里一动手,夏云燕的飞燕镖就撒了出去,一个马弁满身披挂着赫连喜抄夺来的物事,张口正要呼救,三支飞燕镖便嗤嗤地全都钻进了他的口中。

另一个马弁见大事不好,拔步就要逃跑,夏云凤的柳叶刀挟着风声直奔他的心窝而来,噗地一声把他给穿了个透心凉,将其当即钉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附近赶集的人已如风逐云散,巡逻的伪军又冲近了上来。柳青一脚把西瓜摊踹翻,向着夏云凤、夏云燕一招手,大喝道:“撤”!

三个小伙伴俯身顺着街边的胡同向南冲了下去,没有冲出多远,就听得后面的枪声便如爆料豆似地响了起来,继而炮楼里也响起了枪声。随即四门戒严,一千多日伪军迅速在炮楼里集结外冲,全城的大搜捕就要开始了!

——风云突变,险象乱生,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个小伙伴又能够到哪里去藏身呢?他们能够逃出敌人的魔窟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