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卷 第一章(1)三入虎穴

bjunqing2008 收藏 2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西瓜喽,又甜又沙的大西瓜,咬一口甜掉牙喽!”柳青站在九女河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扯着嗓子不断地大声吆喝着,卖力地兜售着自己的西瓜。

他左手里握着一顶半旧的草帽儿,一边扇着自己满是汗水的俊美脸颊,一边用鹰隼般的目光过滤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象是在寻找什么熟人?

在他的西瓜摊上,还有两个面目俊秀的大姑娘在打下手。两个大姑娘一边跟着起劲儿地吆喝,一边不时地同过往的行人搭讪着卖西瓜,也在不时地偷眼朝赶集的人群里搜寻着,似是与柳青一样,也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他们三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三人究竟是在等见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三人又为什么要等见这个人呢?


有道是树从根头起,水打源出来!——此事说来话长:其时已经是一九四三年的深秋;在夏季,日伪军曾发起过一次惨绝人寰的大扫荡,把古城沧州周围的新海、盐山、孟村、青县等十几个县市给篦头发似地反反复复篦了好几遍,使当地的抗日军民遭受到了极为惨重的损失。

在这一次大扫荡中,一些贪生怕死的人经受不住残酷环境的考验,卖身投敌当了汉奸,九女河据点的伪军中队长赫连喜就是这样的一个民族败类。

赫连喜原本是新海县县大队的一个小队长,他叛变以后,为了媚敌求荣,屡屡引领着日伪军四处搜剿抗日武装,抓捕堡垒户,杀害过两名区长和数十名抗日战士,犯下了累累罪行,成为了当地抗日军民的一个心腹大患。

他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当地抗日军民极大的愤恨,纷纷强烈要求尽快铲除这个卖国贼。可是他自知罪孽深重,除了随着鬼子汉奸的大队人马出外扫荡之外,总是窝在九女河据点里不露面。这让人犯了难!

在此之前,新海县县大队长李玉岩和副大队长苏俊杰多次设计诱捕他,都因为他窝在据点里不出来而未能成功。最后,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柳青和他的两个小伙伴,限他们三人在两个月内将赫连喜给除掉。

李玉岩和苏俊杰之所以决定把锄奸任务交给柳青和他的两个小伙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是因为,赫连喜一直窝在九女河据点里不出来,要想尽快把他给除掉就只能是深入到据点里去虎口拔牙了;而要想在虎穴追踪一击得手,没有惊人的武艺和过人的胆识则是万万不成的!


——柳青和他的两个小伙伴是执行这一虎穴锄奸任务最为合适的人选!


柳青是县大队锄奸科的骨干成员,长得身长面白,剑眉星目,潇洒飘逸,英姿飒爽,宛如一株玉树临风。虽然他的年纪不大,刚刚二十有三,可他是新海县盛名的武林新秀,不仅长于擒拿,刀术精奇,轻功卓绝,一手漫天花雨的暗器绝技更是独步武林;而且其作战经验相当丰富,枪法百发百中。

论到他的胆识,也是少有人能及。日本鬼子刚刚侵占新海县时,那年他才虚岁十七,为了给惨死在鬼子屠刀下的乡亲报仇,他曾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孤身闯入日军的营帐,把一个杀人取乐的鬼子小队长给摘了瓢儿。为此,人们都誉传他是梁山好汉石秀再世,一个“拼命三郎”的绰号就这样给叫响了!

几年来,经过血与火的磨砺,柳青现在成熟了很多,此时,他的身上不仅依然饱蕴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更增添了不少机智沉静的元素成分。

在上次的夏季大扫荡中,他与两个小伙伴被一个小队的日军给围堵在一个寺庙的大殿里。在他的授意之下,三个人引而不发,只是穿梭般在大殿内往来走动迷惑敌人,相持了大半个下午,日军也没敢发起冲锋攻击。入夜之后,他们凭着过人的轻功翻窗跃上大殿屋顶全身而退,一时传为奇闻。

事后,他的两个小伙伴追问他:“你当时怎么就是不让我俩打枪呢?”

他倚老卖老地教训道:“你们真都是孩子,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弄不明白呢?我来告诉你们好了,这其一,鬼子兵大多是佛教信徒,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愿意在庙堂里开枪的,怕得是开罪于神灵遭到报应!

这其二么,那就是搞不清楚咱们的虚实啦!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他们只见到在大殿里有许多人影在窜动,却搞不清大殿里究竟有多少人枪,所以不敢贸然发动进攻。咱们只有三支短枪,一打不就露馅儿了么!”

两个小伙伴见他刻意在卖弄,揶揄他道:“臭美什么,不就是这么点儿微末的道行么,也值得夸耀!”不过,在心底里还是蛮佩服他的。


说到他的两个小伙伴,那就更叫奇了!两人是一双孪生姐妹,年十八岁,大姐名叫夏云凤,小妹名叫夏云燕;均生得一张瓜子脸,眉如柳叶,杏眼流光,亭亭玉立,几如天人;一般的模样,一般的俊俏,一般的高矮,一般的苗条,不要说是外人,就是他们的亲生父母有时也会给搞混了。

不过,她们姐俩长得虽然极为相像,性情上还是略有差异:夏云凤作风俏皮辛辣,犹如一枝带刺的玫瑰,美艳中藏有锋锐;夏云燕则以秉性火辣见长,言辞大胆犀利,锋芒毕露,犹如一株火红的杜鹃,蓬勃烂漫而不掩峻峭。

姐妹俩出身于当地的武林世家,其父是天津、沧州一带著名的武术大师“飞仙剑侠”夏金鹏。夏金鹏以一柄青萍剑称雄武林多年,罕遇敌手。姐妹俩全学得乃父的本事,虽然其时功力尚浅,已经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了。

由于家学渊源,姐妹俩都擅长使剑,又都善使飞燕镖。他们家祖传的飞燕镖自成一格,一出手就是连环三镖,而且必定是后发先至,让人防不胜防。二人虽然是弱质女流,轻功不在柳青之下,只是空手格斗和枪法略逊一筹。

这姐妹俩虽然年龄不大,却是锄奸科的老队员了,军龄已有三个年头,如果按照足年足月的标准去推算,也将满两年了。她们与柳青分在一个组,柳青是她们的组长,她们自然就是柳青麾下的组员了。

在起初,柳青只是给她们姐妹俩分配一些把风了哨的事儿去做,经过了夏季大扫荡之后,姐妹俩老辣了很多。时下在柳青的心目之中,她们已经是出鞘的利剑,执行任务时并不把她们做异性看待,这让她们大感欣慰。

在夏季大扫荡过后的这几个月里,姐妹俩追随着柳青,剪除了十几个卖身投敌的汉奸巨恶,既震慑了敌人,又鼓舞了战友和抗日民众。在锄奸的过程中,有三五个叛徒汉奸就是直接命丧在她们的飞镖和枪口之下的。


柳青和夏云凤、夏云燕姐妹俩都正值青春年华,若是搁在太平年月,他们还都是父母膝下撒娇的孩子。他们之所以投身在这艰苦卓绝的锄奸战斗中,完全是给敌人的血腥屠杀所逼的。不奋起反击,就得任凭敌人屠戮,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这世界上,又有谁会对血溅五步杀人夺命有癖呢?


李玉岩和苏俊杰一向柳青交代任务,说是要限其在两个月之内将赫连喜活捉或是击毙。柳青笑道:“还用那么长的时间,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了,让他活久了得祸害多少人呀!”当场拍着胸脯立下了军令状。

柳青之所以敢于这样立下保证,是因为他已经从内线的同志那里了解到了赫连喜的出行规律。赫连喜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儿,没有大队的鬼子汉奸出外扫荡他是不出九女河据点一步的;即使在据点里,寻常日子也是足不出炮楼;只是在赶集的日子会出来在大街上露露面儿,采买点日常生活用品。

柳青心想,九女河是个大市镇,五天一个大集,一个月内当有六个集日,在这六个集日当中,赫连喜只要能出来朝上一次面儿就足够了,何用多等?所以他自行把这次锄奸行动的时限确定在了一个月之内。

可是,令柳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带着夏云凤、夏云燕先后赶过了两个大集,在九女河的大街小巷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有赫连喜的踪影。眼看着再有一个集日一个月的时限就到了,把一向自信的柳青给急得慌了神儿。

夏云凤向他建议道:“咱们一到赶集的日子就围着大街小巷四下里转,还不如在大街上摆个小摊卖点东西,守株待兔地等着,可能照面儿的机会更多!”

柳青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一时情急,又愁着不知道卖什么好。夏云燕笑道:“活人怎么能够让尿给憋死呀,卖什么不成,时下正是西瓜季儿,咱们找老乡借几筐西瓜在街头上一摆,再一吆喝,不就解了!”

三个小伙伴唧唧喳喳地这么一铲和,一个扮乡农卖西瓜的行动计划就给确定了下来。说干就干,没有费多大力气他们就把事情给办妥了,用太平车推上两荆条筐西瓜就混进了九女河。这就促成了我们在开篇看到的那一幕!


——今天是他们三个小伙伴三进九女河了,他们能够等得赫连喜现身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