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第七章

黄祥道:“那么就把组建和训练狙击手的任务交给他,不过要就地训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可是要用鲜血和性命来冒险的啊,我看他这么年轻不知能不能担当这场大任?”

罗锋道:“你总是犹豫不决,我相信这个同志一定会是个出色的班长,第一狙击班班长。”

卫兵杀了那个狙击手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黄祥与罗锋跟他讲了这次行动的主要任务,占领丛林,铲除丛林内的恐怖份子根据地,断掉恐怖份子的后路,为山区的战争做后盾,这是主旨,还有要从敌人手中夺得枪支弹药,灭掉敌狙击手,扬我中华神威,让世界知道不仅别的我军狙击手不仅不比任何一个国家弱,而且是世界上最强的。

黄祥与罗锋商议了,要想将丛林内的所有同志聚齐,最好的办法就是主攻二道关,而他们将“以一传十、以十传百”的方法逐一联络同志,一起在二道关附近会合,卫兵现在的任务就是先找到那个暗道,然后到恐怖份子的二道关与他们会合。

分好了任务,两下分离,各自行动。

卫兵继续沿着那条河找寻暗道的下落,这附近百余米他已转了不下二十遍,可还没有找到那暗道的丝毫痕迹,甚至连周围的三十五株树他都数清了,其中有一棵大树直径很大,比其其它的树大一圈,他曾藏身在这株树后偷袭敌人,除了这株大树,周围再无别的特殊环境,卫兵暗暗思筹,难道暗道在灌木丛中不成?辽望灌木丛如海一般,就算一百米之内也是密密从从,根本就无处可寻。

正当他全神贯注的在搜寻着,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来了,他猛的缩进灌木丛,回头一看,刚才的那株大树后的枝叶竟神不知鬼不觉的晃动了一下,敌人肯定刚换了位置,他仍然缩在灌木丛内朝四周环视,但周围一片寂静,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的目光缓缓向河边延望,突然他看到了一只绿军鞋露出一点在河边的灌木丛外。

他大喜心道这下你还不着了我的道,趴下身子伏在那处灌木丛中,暗下调好枪对准那个方位准备开枪射击,他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里,那个绿军鞋始终未动,他刚要开枪突觉背后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急忙将枪缩回,身子往后移动转过身来,已挪到了三米外的位置,后面什么都没有,难道自己是疑神疑鬼?卫兵感到不自在起来,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那个绿军鞋还在哪里。他有种敌人在后面监视的感觉,但那只鞋......

他猛然想到那可能是个圈套,于是他开始警惕的注视着周围,他先不敢射击,而是缓缓移动着位置,正当他的身子正缓缓往右后方退的时候,一股暗风从后袭来,他猛的一跳身,身子已斜滚到一片去,一块小石子落到了他的身前,他骇然起来,注视着石头袭过来的方位,那里是个空白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藏人,他又看向那绿军鞋,竟还在那,他开始紧张了,那鞋子如果是诱饵,那石子是谁扔的,那身后的感觉有人又是谁?难道敌方有三个人不成?

卫兵正胡思乱想着,突然他的目光一闪,一个人影以最快的速度闪到一边,就在他一睁眼一闭眼的瞬间,那人又闪到了灌木丛内,又一眨眼的时间那人又移向了别处,卫兵不禁心悸,好快的速度!

原来三者都是这一个人,模糊的刹那身影使卫兵感觉有种异样,这人不像是恐怖份子,也不像是我军侦察兵,更不是那日看到的“女鬼”,会是谁呢?

他观望着四周,一切又恢复了寂静,灌木丛中又没了那人的踪迹,那只绿军鞋还露出一点在河边的灌木丛外。

一只绿军鞋。灌木丛中仍是一片寂静。

卫兵料不准对方是不是“自己人”,所以不敢贸然出击,虽然他已知道敌人就在附近正监视着他,但在未分清敌友之前,打伤或者打死了对方,都是会造成遗憾的事。

保不准这人又是一伪装成解放军的恐怖份子,但也许对方是因为自己穿着恐怖份子的服装所以误以为敌,他小心翼翼的环视周围,不放过任何一片地方,越是不显眼的地方越是藏有凶敌,他在警惕与狐疑中搜寻着对方的踪迹,突然他看到一件奇怪的事,那只绿军鞋不见了。

几秒种前他还注视着绿军鞋,鞋子的突然不见令他想到敌人的身法闪避之快真是诡异莫测,只一眨眼的时间,几乎不到一秒中那人的身子就能闪过他的视线,可见这人不是一个狙击手,就是一个特种兵。

卫兵不敢轻敌,他知道在防御躲闪等能力上自己比对方差百倍,但如果能从对方那里学到这一门技巧,那将对他以后的出击有很大的帮助,他登时有了活捉人的想法,但他也知道对方要想杀他也许只几秒中就能要他的命,以其闪避的速度,发现敌人与射击敌人的准确率应该也不会差。

他突然害怕起来,因为他意料到这个自己“能看见又看不见”的敌人其实早已掌握了他的生死,只不过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动手,也许也是想活捉自己。

这个念头很可怕,自己的生死已掌握在别人手中,而自己却不知道,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因为你的半个身子早已在鬼门关中,而你另一半的身子还飘飘然悠悠然不知所以然。

卫兵开始紧张起来,他感觉有很多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自己,而这些可怕的眼睛全是一个人的,对方像是一个魔鬼,可以任意转换空间,随时都可以将他吞噬。

沙,沙沙,沙沙沙。河边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接着是哗啦哗啦的河水波动的声音,来的人似乎只有一个,但这人又似乎很是慌乱,突然只听扑通一声,那人可能落入了水中,只过了一小会,就在卫兵趴着的灌木丛外的河水水面一阵涟漪,接着一个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是一个男人,大概有五十多岁,他的面孔显现出惊慌可怕的神色,他的身子钻出了水面,这人穿着打扮很是奇怪,既不是恐怖份子也不是解放军,而是用一些树叶加布条织就成的绿亚麻布的奇怪衣裳,这人上半身一从水面钻出,水上面就漂出了一些红色的液体,似乎下半身受了伤还在流血,这个人挣扎着爬出了水面上了岸,趴在烂泥堆里呼呼喘气,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的枪声,这人神色猛的一变,四处找寻着什么,突然跑向那株最大的树,拨开草种植物躲了进去。

不一会约有十几个恐怖份子猫着腰沿河追了过来,四处搜寻着,这些恐怖份子打扮很特殊,他们身上的军装颜色很深,显然跟一般恐怖份子士兵的级别不同,这种颜色证明这些恐怖份子是直属上面高级军队等级的。

带头的恐怖份子是个光头三角眼的凶狠模样的中年人,后头跟着的一个脑袋很小、身形却极瘦长,跟一个竹竿似的年轻士兵,这人且手长腿长,是豁牙子加老鼠牙。后面的十几人都是手托长管枪,这些枪也与那些普通的恐怖份子的不同,而是一种长一米,分上下双管,上管一米,下管细小一些短小约三分左右,双管上是瞄准镜,左右两翼还有两把插入短孔内的匕首,一般突击步枪的枪头上方都连着刺刀,而这些恐怖份子的却是一种近似消音器的东西。很显然这些枪械都比较高级一些。

卫兵猜测着当才那个人可能是个当地的猎人,而这些恐怖份子是属于高级军官亲身统领的近卫军什么的,当地人可能发现了恐怖份子的什么情报或者拿了他们什么重要的东西,是以上面派重军追踪。

正当卫兵趴在灌木丛中不动,那些恐怖份子四处搜寻时,突然一个恐怖份子啊的一声惨叫,倒地身亡,其他恐怖份子一惊,都乱了纪律,四处躲避,那个光头三角眼惊呼一声:“有敌人,小心!”然后钻入一处灌木丛,他身后的老鼠牙跑的最快与他挤进一处灌木丛中,那光头三角眼破口大骂了一句:“你娘的酸腿!”

这句脏话刚一出口,三角眼突然一声惨叫倒进了灌木丛深处,那个老鼠牙跑得倒快,灌木丛一阵晃动,他以不知钻到哪里去了,接着是一片寂静。

卫兵却更加狐疑起来,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可以肯定不是恐怖份子,这个丛林里只有三种人,恐怖份子、中国解放军和当地人,而当地人很少会使用枪械,更不用说会狙击术了,那么说对方肯定是中国解放军,但却又不是一般的解放军,应是特种兵一类的,他的闪避身法一看就是受过长期的训练的。

卫兵放下心来,暗暗叫好,当才那人先杀了一个恐怖份子扰乱敌人的心理,然后又杀了恐怖份子的头领,使恐怖份子群龙无首,接下来就是要一一收拾了。果然其中一个灌木丛中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个恐怖份子扭曲的呻吟声,接着又没了声息。

卫兵惊然,那人竟然用的是一把带消声器的狙击枪,可以说“杀人于无形中”,只听灌木丛中又一声惨叫,整个灌木丛都晃动起来,恐怖份子肯定都受到感染一齐害怕了,都开始想换位躲避,这一动弹,只听惨叫声此起彼伏,在各处灌木丛几乎是一连串的发出惨叫,恐怖份子是一个挨一个的死去,有几人逃出灌木丛,吓得在地上爬着逃,结果刚爬一步,脑门子就中了一颗子弹,只一会所有的恐怖份子几乎被杀光。

而那个人始终没有显身,枪法之准真是鬼惊神骇。

这株大树正离河边有三十余米,那地道的入口是直往下再往右拐的,从上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因为下坠的斜度很大,下面并不深,看来只够一个人缩身下去,然后往右边钻,卫兵毫不犹豫的就钻了下去,身子在泥土中缩进,双腿合并着往右下方倾斜,然后上半身往下缩,正在这时一个人抓住了他的脚,这人是在地道下面,卫兵猛的一个瞪腿,那人似乎闪了开去,他猛的一挫身子,落了下去,只见下面一片漆黑,他往下跌了一下,下面也不深,双脚倾斜着站立起,用手摸右边还有一个洞口,一个人似乎在往那洞里爬,卫兵顺着声音一把抓住那人的脚,那人也一蹬腿,卫兵一松手已探出这人是光着脚丫子,脚底板有很厚的一层老茧,已猜出是那个当地人。

那当地人的脚一收回就钻了过去,卫兵心道这地道真奇怪往下拐右又拐右,不知弄什么名堂,想了一下那条河是在左边,往右去离河床越来越远,正好顺着逆河而挖地道的原理,他心下一定,知道钻入右边的那个洞就是直达第二道关卡的通道,待那当地人爬了过去,他探起身子也钻了进去,往前钻了三米左右,头部露出在一可空间内,双手一撑,身子向蚕一样往前涌,然后双脚突然一蹬,身子已坠了下去,下面竟然很深,而且是个斜坡,卫兵身子一沾地就直滚了下去,他用手往旁边一扶,已摸到一层阶梯,用手探了探坡下,心下骇然顺着坡落下去竟然是一排尖竹子,他的手已触到一根竹尖,幸好扶住了阶梯,不然只差半米就会竹箭穿身而死。

卫兵的身子已能站起,前面的空间渐渐大了起来,脚下的阶梯一直向下方延伸下去,看来这暗道里还有敌人设下的机关,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要当心才是,心一定往下缓缓行走着,由于周围全是泥土,那阶梯也是用泥土排成的,所以人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回音,下面潮湿之极,散发着浑浊的臭草味,卫兵直走出约五十余米,前面突然有火光闪了一下,一闪而灭,但他已看清前面是个右拐角,当才的火光是那当地人弄出的,看来那当地人也在向前摸索着,卫兵拐过右边,脚下已是泥土的平道,看来前面是一条直道,不会再向下了,他放心的往前走去,前面的火光又亮了一下,卫兵看得清楚那当地人正慌张的在前面快步走,前面漆黑一片,显然这通道很长。

卫兵也不去追那当地人,只是缓缓跟在后面,小心警惕着,以防通道内设有什么机关陷阱,直走了很长时间,还没有走到头,卫兵心道在上面的话应该已走出五百米了,那人的火光又亮了一下,向后面往来,卫兵看到了那当地人害怕的神情,于是向他打手势示意自己没有要危害的意思,那当地人一怔,也许一直以为是敌人再后面跟着他,这时感到奇怪后面的人会是谁?

那人手上用的是古代的那种火石,这时火光还没有灭,卫兵快步跟了上来,那人骇然的望着他,卫兵用外语道:“这暗道里应该有火把,恐怖份子不会都摸黑前进。”那人用英语话紧张的回了一句:“你......你是谁?”声音有些沙哑。

卫兵温和的声音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只要你不是恐怖份子,我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的。”

那人怔了一下道:“这战争什么时候停止?”

卫兵笑道:“很快就会停止了,只要你们恐怖份子不对我们国家边境造成什么危害,战争很快会结束的。”

那人有感道:“只怕这战争一时结束不了,这丛林里面有大古怪,里面的人很可怕,你们国家是打胜不了的,因为丛林里面的人太强大了!”

卫兵一动道:“老人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人摇手道:“我不希望你们国家打败我们,但也不想我们的人杀害你们的人,如果能停止这场战争该多好,丛林已被罪恶笼罩,可怕的丛林神会降咒给残忍的恶魔的!”

“恶魔?”卫兵不解,“老人家你不会以为我们中国人是恶魔吧?我们从不杀害无辜的异国人民的,我们只打与我们作对的敌人。”

那人叹气道:“这是我们这里内部的事,你们是外人是管不了的,但那些恶魔会对你们造成很大的危害,你们还是撤出丛林吧,让丛林神自去惩罚那些罪恶的魔鬼!”

卫兵坚定道:“不达到胜利我们不会退的,那些恶魔是谁?是恐怖份子吗?恐怖份子对你们这些人民产生罪恶了吗?”

当地人摇头道:“那些恐怖份子只是被利用的虫子,真正的主人可怕的很,他们再进行一场实验,要制造出一批杀人的魔鬼出来,这些魔鬼是无敌的,你们都会被他们吞噬的!”

卫兵知道当地人的语言都是带有喻意的,那“魔鬼”什么的只是比喻,也许指的是恐怖份子的最高指挥者,他还想询问,但那人已闭口不愿说什么,灭了火径直向前走去,卫兵跟着他一起走,这空间并排可以走五个人,的确是打埋伏战的好地方,不知暗道里是否还有敌人。

又走了约半个时辰,前面的通道竟然透出了一些亮光,显然再走几十米就是出口了,那人先走到入口,向上行了上去,原来又是一排土阶梯,那个人小心的向上走着,不住的抬头张望,走到那个透射阳光的洞口,身子探了上去,钻入洞内爬了出去,卫兵待他完全出了洞才探身上爬,在洞内钻动着,眼睛被外面的白光刺耀着,显然外面已是没有什么遮掩的地方,他的身子一钻出洞,立刻撑起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