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那阵儿[海泰客]

兰光 收藏 96 40202
导读:[img]http://img0.itiexue.net/1230/12305940.jpg[/img] -------此为个人真实经历,无半点夸张。如有雷同,请忽对号入座 运送新兵的解放牌车队,在郊野的沙土公路上颠波,扬起一路黄烟。周围是大山和森林,没有人烟,天色越来越喑。 昨天我是学生,今天我巳是解放军。 前几天体检,还在那睡一晚验血,过完最后一关,一个五十多岁的和蔼的老主任笑笑的拿着我的体检表说,你应该去当潜水兵。我忙问: "是飞行员身体好还是潜水员好?" 老主任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为个人真实经历,无半点夸张。如有雷同,请忽对号入座

运送新兵的解放牌车队,在郊野的沙土公路上颠波,扬起一路黄烟。周围是大山和森林,没有人烟,天色越来越喑。

昨天我是学生,今天我巳是解放军。

前几天体检,还在那睡一晚验血,过完最后一关,一个五十多岁的和蔼的老主任笑笑的拿着我的体检表说,你应该去当潜水兵。我忙问:

"是飞行员身体好还是潜水员好?"

老主任说:"都差不多。但是潜水员要求耐力要好,尤其牙齿要整齐。"

又补充了一句:"可惜今年不招飞。"

其实高二的时候我已经飞行员体检通过,但我爸坚决不同意,说什么也得高三毕业。那两个空军接兵的人天天到我家坐,软泡硬磨,我爸就不同意。最后不得己说好,来年这个兵我定了,你们家里要看好,不要摔了碰了,找一个飞行员不容易。

可是如今我既不是潜水兵也不是空军飞行员,只是个陆军大头兵。要去野战军最基层连队。

原因就是一年时间里,一切都起了巨大变化。

从我记事起,一有叔叔阿姨问:"将来长大当什么呀?"

我爸妈就高兴的接口:"长大当工程师科学家!"

从此就把工程师科学家当成最有学问寻求真理的正直人。

有了目标学习就有了动力。我做了数.理.化.外语四门科代表和学生会副主席。一心想考大学,那个年代全国大学都不多,大学生极少,待遇极好。

高三刚毕业那年全国搞起了群众政治运动,学也不用上了,全都乱了套,所有机关组织都不上班了。

我们家对面的学校屋顶上架了一大排高音喇叭,成天24小时大喊大叫,我爸休息不好心脏病犯了住了院,妈去医院陪护。不久转院途中病发,不治。几次想拿炸药爆掉它。

我急忙带领弟妹们坐了一天一夜车奔去。

母亲每天都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弟妹们围着哭。我忽然意识到,现在我是家里最大男人了,我要撑起这个家。去劝慰母亲,心里就在想,母亲还年青,如果再嫁,或者有啥事,我们就没家了…心里惶惶…

可是母亲一个人后来又守了四十多年,到八十多岁,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

母亲原来在学校工作。群众运动时学生要揪斗老师们,母亲出面阻止,因而惹恼了学生,也要揪斗,我爸一死就有了机会。我家一个几十年的老邻居老朋友向学生告了密,报告了我们的行踪,带着学生不远千里来抓人,我们差点要拼命,他们有二十几人,打不过,妈给抓走了。抓回去以后关在”牛棚”里。说是牛棚,其实就是教学大楼的楼梯地底下拐角处用木片围了一张床。楼梯时刻有人走,睡不了觉,任何人都可以一脚踢开门把人抓出去斗一顿,后来给打断了二条肋骨,妈一直不让小妹告诉我们,怕我们回去拼命。

这事我一直想不通,人嘛,再难也好,想升官也好,怎么也不能出卖朋友呀!到现在不理他们家。我算知道了什么叫叛徒.汉奸!

爸死以后有组织上问我们有何打算,我说想上大学。过了一个星期回复说,全国没一所大学开学。我说:那我当兵!

解放军是革命的大熔炉。锻炼人的思想.品格和意志。我来了。我有思想准备,准备吃苦!我不再是学生;不再是孩子;从今天起,我是大人了,我是家里最大的男人,我要出远门去奋斗,脱胎换骨,做一名钢铁战士!

我和弟弟妹妹三人一起当了兵。

上午所有新兵集中在部队招待所大院里发被服,我领了一套军装被子和一本红宝书,把军装穿好,打起背包,下午集合。

院子里满是人,各家都在送别。我跟弟妹告别,互相珍重免励,我对弟妹说,要努力学习工作,表现好点,争取进步。挥手告别,各寻各部队。

弟妹走了,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各家送亲人的场面。甚至还看到希罕场面,一个小女孩在帮一个兵哥哥整理服装,在往口袋里塞东西,看得我羡幕极了。但这一切都不属于我,没人送我,我一个人呆呆的站着。眼睛有点潮湿有点热。

我需要的是坚强,几年之后又出一条好汉!我在心里叫自己。

一个人站着太孤单,我先上了车。扒在车板缝向外看。操场上的人依依不舍.卿卿我我,我要收拾好心情。我不能愁眉苦脸给当成问题兵,那样你一辈子就完了。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家的事,政治上有问题会被退兵;我不能让任何人担忧。我要把一切埋在心底深处,要每天愉快的面对一切,勇挑重担。不管是遇到艰难险阻,还是面对刀山火海,我都要面帶微笑,奋力争先。为了家,也为我自已,我只有好好干,才能争取进步,我表现好,就能证明我妈是好人!能救我妈!

天黑定了车到了营房,下车以后分好班排认了床铺放好行李,集合开饭。大家轰一下冲进去,我己经很有心理准备了,才吃了一茶缸子饭就没了。第二天早晨又是只吃了一缸子,不饱。有个一起的新兵轻撞我一下说:你不会第一缸子盛少点,赶快吃完再去盛第二缸再压实点,不就能吃两缸子吗!是呀!老兵都这样!你要是贪心犯傻第一缸盛满了,就只能吃一缸子饭。嗨,出门在外,全靠自已照顾自己了。

那时候农村吃不饱饭,很多人从小没吃过大米白面,就是地瓜土豆也不够吃,一个个身材矮小脸带菜色,到了部队象进了天堂,不抢饭才怪。新兵连还没完就一个个脸色红朴朴了。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是45斤,一般都不够,到了老连队好一点。有一次到伙房帮厨,炊事兵站在灶台上拿个大铲子翻菜,那架势就像在挖坑种树,看着真过隐。全连百十号人就一勺油,一锅菜连油星星都没有。伙食费是每人每天4角6分。新兵连没家底,要想节假日吃好点,还得平常省一点。大米是存了两年仓库底的战备粮,特别糠,不经吃,吃完饭一会儿就饿。人饿就能吃,能吃就更饿,每天眼睛都发绿光,没事就老盯着伙房。

刚开始几天新兵连生活很有规律。每天起床,出操,洗脸,整理内务把被子拍成豆腐块,把缸子.挂包统一整齐,浇菜地。然后吃早饭;上午训练,下午政治学习,帮助大家尽快从思想上转变为合格兵。吃完晚饭浇菜地,晚上又政治学习,有时班长找你谈心。反正每天生活排得满满,你没空闲想家。

政治学习就是斗自己私心一闪念。大家都对照毛主席语录深挖自己,什么有点想家没安心服役;劳动不够积极没枪到扫把扫地;没有听从毛主席教导要过细的做工作内务不整齐;对战友不够关心爱护把人家鞋子踢到床底下去了……你要是不找点事自我批评就是不够谦虚,那就要影响进步了。要求大家把整个毛主席语录本和老三篇全背下来。城市兵大都可以,但有些偏远山区的普通话都说不好也没文化,根本背不下。那时的兵,文化程度大都小学一.二年级,小学毕业己经很不简单了。

军事训练最喜欢。扔手榴弹一般人要投个40多米,我可以投到草场外边的树林里,大概60米以上;单杠做引体向上要求5个及格6个良好7个优秀,我可以拉20个,因为在学校体操队打下了基础。要想当个好兵,首先要身体棒,我给自己增加了更多的基础体能训练,就是每晚睡觉前杠60斤杠铃蹲跳30下;吊单杠直抬腿30下;引体向上两组共40下。班长就很喜欢我,打定要我将来去他们连队。

听说星期六早上要紧急集合还要越野5公里,有些人就穿着衣服躺着。我照样睡觉,但做了准备,把袜子和帽子揣裤子口袋,把衣服放褥子底下,上面放裤子口朝上面向外,鞋子紧靠床根这样好找,靠里放一点不会被人不小心踢走。想好了动作程序就睡了。

第二天哨子紧急吹响,不许开灯,我弹起来摸黑按想好的顺序做。被包一打好拉上裤子抓起衣服拎着背包踏上鞋就往外跑,一看除了正付班长还没人,用时一分钟多。这时再赶快穿好衣服袜子戴帽子。这时陆续有人出来了,一个人两手在背后系裤腰带,原来裤子穿反了;有一个找不到帽子,有一个光着膀子,上衣给打背包里了;还有一个忘了下蚊帐,正使劲往挂包里塞…全连集合好,队伍就向山里出发。

队伍沿着小路在漆黑的星空下快速行进在山间,一会儿穿过墨黑的森林,一会儿行进在一人深的荒草丛中。山上风大,吹得树林子沙沙响。队伍一阵阵小跑,时不时从前边传来口令:”往下传,跟上!”,”往下传,注意下坡!”,”往下传,不许讲话!”

突然从后边传上来个口令:”往上传,后边掉队了!”

前边队伍不一会停止了前进,传来了口令”往下传,原地休息!”看见指导员跑向后边了解情况。不一会儿带了半个连的人上来。指导员刚才去时看见一大堆人坐在路边,问为什么不走了,回答说刚才前边传来口令:

”原地休息准备吃馒头。”

指导员问”哪里有馒头?!”

”口令是这样说的呀..”

指导员大声说刚才的口令是:”往下传,发现敌情,准备战斗!”,”谁说吃馒头了!”

其实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自然口音千差万别,经常会发生误会。连队里的人是河南河北.湖南湖北,四川.两广,有时北京.山东的也有。

有几个兵的背包没打紧,散了,抱着被子衣服满身大汗跑回来。

回到驻地,连长批评问题,要求大家都要讲好普通话,不要讲家乡话;传口令听不清要问清楚,不要想当然..我心里有点发毛,真要是打仗给丢到深山老林里出不来就惨了…

连长最后说,问题很多,下星期要每天打背包,每星期一次五公里.一次十公里越野!

特地去请教班长为何打背包特快,班长介绍了三种一条龙打法。并说,仅是介绍经验,让大家多懂点。步兵打背包还是要三横压两竖的正规打法。

总算到了星期天,我们一起的新兵们己经混熟了,早就认了哥们。星期天大家都想出外逛逛。一伙人六七个,边走边聊。顺着小路走上大路,前方七八公里处有个部队大医院,大家说去看看。

回头看我们的营区,其实非常美。营区在一座大山下,大山海拔1000多米,连绵十几公里,山坡极徒,八十度左右,山上长满原始森林,常年无人,还经常有很多吓人的故事。什么一个老炊事班长上山砍柴就不见了…;有人上山看见山背后有女人在溪边洗头…;故事很多,又想听又怕听,反正是一个道理,吓着你不许一个人上山。解放前游击队在山上国民党部队在山下,剿了十几年,就拿山上没办法…

山下平坦的地方是营区,有许多小山和丘陵把营区隔成了一个个单位。营区周围除了山就是树,一眼望去,只见翠绿偶见营房。山上有一条大瀑布,远望像一条银色彩带,飘在半山腰,半山白云之上,山头隐现。我们喝的,就是这真正自来水。水带一点甜。溪水在山下形成一条小河从营房操场边流过。小河底是大石头,清澈见底,两岸边也是大石头,上面长满了灌木。训练完满身大汗一跳进去,真爽!

其实我们营区无论过去或现在,风景都超一流。可是谁知道,在苍山峻岭之中,虎卧一支精锐之师。

现在旁边己开发了旅游风景区了,真是无孔不入。

军队医院先前是军队疗养院,可见风景优美之极。医院四面环山,只一条一公里长的单行水泥路,水泥路两边是松树林。走到尽头豁然开朗,是一个直径500米的湖,有水泥路环绕,四周青山长滿高大松树。顺路慢行,直到距离20米,豁然可见一栋三层小洋楼,都叫将军楼,。楼底有一格小车库,楼外墙是锣旋式楼梯,且是全玻璃透明的。房子虽是50年代建的,但就算2010年也不落后。这种将军楼滿山都是,隐藏在滿山绿树中,不到跟前20米看不到。

逛够了,大家往小卖部去。里边服务员是两个老兵,穿着黄色帶褶子的军裤,雪白的衬衣,都梳着大背头,擦了一大泡贼亮的头油,叫人一看就恶心。尤其不能忍受的是爱理不理漫不经心的态度,叫他拿啥看看他装没听见,还说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出去,别这儿瞎闹!

大家撇了一肚子火,出来沒走多远就炸了窝,说这俩小子躲在世外桃园亨清福拒不接受毛泽东思想改造,滿身小资味,得好好教训一下,大家七嘴八舌,群情激愤。说,我们再进去,大家一齐找他买东西,他忙不过来就会讲怪话,只要他开口大家就上!

说完大家把腰帶拎在手里回头一哄挤进去。大家故意大吵大叫这边那边没几下老兵就烦了说你们到底买不买东西在这瞎胡闹不买都出去!大家一听,说你他妈的不听毛主席话不为人民服务…抡着腰帶一窝蜂冲上去…只噼里八啦几下子,两个老兵滿脸是血滾到角落里…大家说这老兵没见过世面不经打,扬长而去,丢下一句话,以后别欺负新兵啊!

往回走的路上我觉着事情闹大了,说万一上边察问咋办?”就说他们不听毛主席话沒思想改造,服务态度不好沒学好为人民服务,影响很坏……”

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乖学生,虽然上树掏鸟窝打弹弓也常玩,可也没打架呀,这下可好,被打架了。

还沒回到营房,远远看见部队在操场上紧急集合,心想,真有这么快?人还沒到家…

冲回去拿了小帆布橙跑队伍后边站好,放橙子,坐下!

原来是杜副师长来了。

他走到队伍前边开始讲话:同志们,今天发生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有人违反纪律,去友邻部队打架!同志们,我们是一支有优秀传统的部队,从来沒有发生这样的事..你们都有谁去了?啊?听说还有个老兵帶着去的?眼睛往我这边扫过来。

我赶紧低头,坏了,今天换洗衣服借了班长的旧军装穿,滿场子就我一个黄军装特显眼,帆布橙还比别人高出大半个头。

就这时,副师长隔空远远的一指我,”你去了沒?!!”眼睛瞪着我。

几百号人顺着副师长的手指,一起扭头看向我。

怎么办?!!

说”是”肯定不行,我沒动手只动咀了。

说”不是”也不行,等你沒解释完早牵到一起了,个人印象打折扣。

有了!

我应该成为人民群众的一员,深深的潜入到人民群众中去。

顺着大家扭头,我也一本正经回头往后边去找…,回头一看,后边只两行人。心想,不管他,今天就赖到底了。心里默数1.2.3.4.5…5秒再把头扭正看着副师长,露着询问和委曲的眼神,是谁呀,在哪啦,别老看我呀…

副师长着急了,在胯下抓了一把。据说那里有弹片拿不出来,一着急就痒。

副师长坚定的手一指我,说:”就是你,你往哪看?”

大家又回头看过来,我也熟练的回头跟大家一起找…再数完5秒再回头。副师长走路不方便,不会走个大圈过来吧?

副师长瞪着眼着急的忘了抓。又讲了一会儿,吩咐查明原因,即刻上报。走了。

下午有几个招供了。倒打一扒,说小卖部那两个老兵军容不整服务态度不好欺负友邻部队先骂人…汇报上去以后沒了动静也沒下文。

其实我们新兵连所有正付班长都是老兵,就是为了加强管理。可还是有新兵到外边去打架了。

第二个星期天到了。新兵连控制外出人数了。大家只好到野外去野炊。也沒啥吃的就是点堆火。

有人提议,谁来讲个故事吧!

我说,听过”梅花党”的事吗?

大家叫起来:

“啥梅花党?”

“快点讲!”

大家围着我,找了块石头坐下。

“谭甫仁知道吗?”我单刀直入,开门见山,一语惊人。

谭甫仁是成都军区政委。某日早正下楼梯,被人一枪毙命,动机不明。此事件轰动一时,成为当年最大疑案新闻。

一听有内幕,大家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叫:”快说快说,咋回事?”

我环顾四周,大家眼睛渴求的紧盯着我的咀。

我说:

“谭甫仁死了,事关重大。军区保卫部.总政保卫部都来了人,仔细堪察,务必尽快破案。可是办公室里什么也沒发现,只是桌子上放着一张朴克牌,梅花A。”

事情朴朔迷离,悬疑顿生。

“去化验一下梅花A,看有没密码!”有人提议。

我看了他一眼,说到:”说的对!”

“梅花A送去检验了,暂时沒结果。”

“又开始搜查。”

我开始哙声哙色的煞有介事。

“不知谁不小心碰了一下椅子,突然发现下面地板是活动的,打开以后,发现下面原来是个地道。下了地道,里面漆黑。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发现上面有一丝亮光。打开了,原来是个洞口,爬上去一看……”

我一拍大腿:”你们猜,怎么了!”

大家把头都伸过来,神情紧张:”快说!发现什么了!”

有人大叫:”怎么了?”

大家看过电影吧,那个偵察兵老班长给大家讲红军长征的故事,战士们紧张地围着听。现在这情形就跟电影上一模一样。

我接着说:

“爬上去一看,才知道是林彪办公室!”

大家听得目瞪口呆,更摸不着头脑了。

我接着说:”只见桌子上也放着一张梅花A!”

……

正此时,营区方向传来集合哨声。

我站起来说,集合了,快往回跑!

大家依依不舍站起来。

有人边跑边说,”晚上偷跑出来讲故事吧?”

我说,”那不行!”

有人说,”星期天来讲,不来是孙子……”

后来 大家混熟了都起了绰号。也给我起了绰号。一直到现在都不叫我正名。你要是见面大叫一声” **”,你肯定是自已人。每人都有绰号, 叫起来更亲切。

今天发钱,班长帮领回来了,一人六块。虽然不多,但是自己工作以后的收入,心里很高兴。放到上衣口袋里。暖暖的挺踏实。有些人把钱丢在床头柜里,从来不会丢失。这时指导员走过来说:”这不是工资,我们都是义务兵,是来尽义务的,六块钱是津贴。”

有人突然问:”听说女兵六块五角,为什么?”

指导员说:”那是卫生费。”

有人瞎起哄,”我们也爱卫生嘛…”

大家哄然大笑。

在山窝的深处,就是女兵新兵连。经常听到山那边传来银玲一样的口号声在半空飘荡。这天早上我们正在训练队列,只见从深山处跑出一队一百多女兵,步伐整齐,身形矫健。这女孩呀,昨天不咋地,一旦穿上军装扎个腰帶,特好看,徒然多了一身英气。

女兵越跑越近,个个脸色白里透红。象一群仙女下凡。大家都看呆了,不由自主把头转向左边,目视并缓缓转动。这时排长大喊一声:”向右看齐!”

头转过去了,眼珠子还留在左边。

排长又大喊一声:”向后转!”

有的转了,有的没转。

我知道我妹可能在女兵连,去找到了。说了几句话。我妹说,你看又一邻居家的女孩也在,她妈来看她了。我走过去叫阿姨好!阿姨看到我很高兴,对我说:

“她大哥,我家长江沒出过远门,你要好好照顾长江啊!”

我赶忙说:”阿姨放心,有我一口稀的就有她干的!”

回头看了那女孩一样,正看着我微笑,脸微红。

我心想,干嘛不把手伸过来让我牵着,这傻丫头!不是你妈都把你托付给我了,要走西口了吗?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要下老部队了。新兵连决定拿出全部家底给大家吃顿包子, 这可就盼上了。这一天还派了不少人去帮厨,沒到晚饭时间老嚥口水。一下午政治学习都在想包子。好不容易到了饭点, 全连集合在饭堂门口唱完歌, 指导员讲话, 说是经过努力, 要在同志们下连之前改善下伙食, 欢送大家。最后说, 是吃白糖花生包子。没肉, 想想也行, 好歹是包子, 是包子就行!管他什么馅!这么想着, 心里美滋滋。早就抓紧快子想冲进去扎它个透心凉。筷子朝前晃着。指导员怕乱, 叫一个个班按顺序进去。

终于轮到我去见面了。

一看, 那家伙, 那包子那么大个, 两手圈起来也捧不住一个大包子, 炊事班的大头兵又愉懒!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

手里拿着筷子象匕首, 刀尖朝前, 一下串起四个。赶快跑到桌子跟前狼吞虎嚥。这一攴吃了八个实心大包子, 没敢往饱了吃。要问啥味道, 沒注意, 好吃吗?不清楚。反正是心滿意足挺高兴。

三个月存了津贴费一共十八块,一分没花。今天星期天,请假去了军人服务社,把十八块一起寄回家,寥表心意和孝心。钱虽不多,是我全部家当。后来听家中小妹说,妈捏着十八块钱大大声哭了整半天。

突然特别想家。不知道妈在家怎样。我妈再苦再难从来不跟我们说,从小到大都这样,让我们快快乐乐安全地长大,如今她却一个人在家受难。我脚步沉重,越来越慢。想找个没人地方一个人去呆着。

看了一眼苍茫陡直长滿茂密树林和野草的大山,一个人向荒芜的大山爬去。耳边的风声象鬼哭狼嚎,但是蒙不住我的忧伤。我一点也不怕,狠不得真有两个鬼跳出来,好拚命打一架。

爬了很久,突然看见一个很大的石头突出在半山,周围绿草围绕。走到跟前细看了下,是一整块大石头,表面非常平整,象一个大床,我躺了上去,放松心情……我梦见有人对我妈吼叫,我从天上飞下来一脚把坏蛋都踢飞拉上我妈就飞走……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醒了。我站起来向山下望去。

脚下一大片绿色原野伸向天边,原野上白云朵朵竞在脚下飘游。原野上星罗棋布的散落着村庄,旁边有成片的农田,有人拉着水牛黎地。村庄里的人间烟火,又不知演义着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但他们都在顽强的活着,自乐其中。我忽然意识到,其实我也是凡尘一点,也是一样。

人的一生会有许多沟坎苦难,若过不去,你就一生在苦难中;若你拚尽全力过去了,非但见着光明,从此你却有了逢沟过沟遇坎翻坎的勇气和智慧。

环顾左右,两边各有一座小山,形成合抱之势。将众多生灵围棒中间,由已照看。原来这就是左青龙.右白虎帝王之座。在此修禅半日,已得真谛点滴。依势再望,突然生出一股英雄气概。我当下山,溶入人间。纵有千难万险,自当闲庭信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山下远远的军营传来阵阵歌声: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风展红旗迎彩霞,

愉快的歌声滿天飞。

......



本文内容于 2010/12/30 22:20:50 被兰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