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搞战评 总参工作组派驻我连


摆沙盘 师长李九龙亲自点评

三月十七日,我们部队回国后驻防在广西自治区扶绥县的郝左村,我们连队就住在团部附近。各班排都分散住在群众的家中,连部住在一个带小院的村民家。就在住进群众家的同时,我就组织召开了一次班排长会议,给连队提出了四点要求:一、防止松劲情绪,克服享乐思想,一切都要走上正规;二、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清理、登记、保管好伤员、烈士的物品;四、做好新兵工作,多关心,多爱护他们。

部队回国的首要任务是整训、战评和迎接中央慰问团三件大事。战争总会给人多方面的影响,他会改变人的性格,改变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改变人的工作态度和生活态度。要使经过战火洗礼的战士不受战争的消极影响,继承发扬我军在革命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就必须加强对他们的教育,充分认识战争的积极面和消极面。同时一场战争下来,作为基层连队有许多事情要做。因此上级指挥机关对那段时间的工作做了安排,有些是一些具体的实际的琐碎工作。归纳起来有十项:一是进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教育;二是清理各种战利品,包括小到袜子,毛巾之类的小东西都必须上交,并规定,三月二十日前上交的不按战场纪律论处,三月二十号以后清查出来的一律按战场纪律处理,私分的要加倍处理。并规定对武器弹药要一枪一弹的清查登记。三是要遵守当地的民族风俗和习惯,不许拿东西,不许砍树,不许乱作报告,不许吹牛。四是各连队要集中搭好伙房、挖好厕所,搞好驻地的环境卫生;五是严防各种事故,防止松劲情绪;六是防止政治事故,不许乱窜门;七是控制外出人员,不许外出,不许到小卖部买东西;八是要求战士写好第一封家书,宣扬胜利,不能涉及伤亡等情况;九是对伤员、烈士、新兵的物品要清理好,保管好;十是活跃好部队文化生活,搞好连队伙食,防止疾病发生。

部队在二十号后就转为战评。为了搞好我连的战评工作,总参谋部派了三个人,由军里一个副政委带了十多个人的工作组下来到我们连队,全程跟踪战评。对战评的要求是:一、概况,从部队出国作战时的时间、地点、战斗经过、战果、损耗和连队的荣誉,了解掌握连队的全貌;二、战前的准备工作、组织状况、武器、装备、干部、思想,以及战前的政治动员、部队的士气;战前的应急训练、新兵训练、行军输送情况;集结待命和受领的任务。三、战斗情况。出国参加了那些战斗,每战的基本情况,指挥、协同、火力使用、战时的政治工作情况。四、基本经验,可以对某一次战斗进行总结,也可以对几个战斗进行总结,以及行军、宿营等各方面的情况,发动战士进行讨论。五、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指挥和战术协调、火器使用等方面的不足。六、对上级的希望和要求,包括武器装备、组织指挥、战斗训练以及对敌军特点的掌握和了解等方面的问题。

战评时领导和工作组下到班、排听战士们回忆发言,听战士们回忆每次战斗的具体经过。总参工作组的同志对我连“727”战斗,也就是菲靠战斗,以及班管遭遇战非常感兴趣,他们认为很有战例价值。为了总结“727”战斗的经验,专门派师、团的参谋来连队堆了沙盘,让战士们回忆,重现、推演战斗的全过程,包括每一个战士、连排干部所处的具体位置,每一个越军、火力点的具体情况,战斗的进程和每一个细节。

总参工作组在我连“727”战斗《步兵第486团7连菲靠对运动之敌战斗》的总结中,肯定的主要经验是:1、决心果断,行动迅速,边打边包围敌人,边打边组织战斗。在紧急情况下,连长、政指不失战机,带身边人员迅速投入战斗,从两翼对敌实施攻击,一开始就把敌人死死压在了公路两侧,为尔后围歼敌人创造了条件。2、迂回包围,近战歼敌。此次战斗,七连能全歼敌人,很重要一条是实施迂回包围战术,敢于近战歼敌,使敌想进进不了,想跑跑不掉,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最后被全歼。3、主动配合,密切协同。在连里干部都冲到第一线,后续分队失去指挥的情况下,二排长能视情况主动带领本排和潜伏哨投入战斗,三排长能主动找连长请示任务,保证了全连持续进攻的能力和战斗的顺利进展。主要教训是:1、缺乏全面指挥。此次战斗四个连干部都冲到第一线去了,使后续分队和部分加强火器失去指挥,如果没有各排长的主动配合,就可能影响战斗的进展。2、因失去指挥,三排投入战斗太晚,没有及时插到山口,断敌退路,从敌后实施攻击,致使个别敌人从山口跑掉,也拖长了战斗时间。3、没有充分发挥重火器的威力。两门无后座力炮只用了一门,三挺重机枪只用了一挺,60迫击炮没有用。

上级战评工作组对我连整个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主要经验是这样总结的:一、周密地组织开进。战场机动频繁是此次作战的重要特点之一。由于敌人采用分散游击和我们担任战役预备队的情况,必须实施远距离的、连续的机动,才能捕捉战机,歼灭敌人。为了保证机动任务的完成,必须周密地组织开进。着重抓好以下两点:(1)组织强有力的“方向组”(即道路侦察组)准确地掌握前进路线。此次战区的地形,山高坡陡,路少而小,加之无向导,地图比例尺小(1:10万)且不甚精确,很难辨别方向,特别是夜间更为困难。因此,首要的任务是保证不走错路。为了保证能精确地到达指定位置,每次都由识图用图能力强的干部和战士组成方向组,掌握行军路线引导前进。由于充分发挥了方向组的作用,此次作战徒步行军340公路,特别是夜间行军和几次大的迂回行动都较好的完成了机动和作战任务。(2)针对敌情地形,确定开进部署。此次作战敌人多利用山垭口,谷底两侧有利地形地物,以火力突然袭击我行军纵队。因此必须根据对付敌火力袭击的特点,确定开进部署。在行进中,遇敌火力袭击时,兵力不能过多的展开,以展开一个加强排为宜,为了能达到歼灭和驱逐阻击之敌,保障主力安全通过,前卫排加强重机枪一挺,40火箭筒2—3具,82无后座力炮1门,使其能独立进行战斗。为了加强领导,派出副职干部到前卫排帮助指导。连长、政指应在本队之前,及时地掌握敌情变化。一旦发生战斗,可适时地指挥战斗和运用跟随的重火器。二、运用歼灭战消灭敌人。进攻是消灭敌人的主要手段,只有打歼灭战,才能有效地消灭敌人。此次作战,七连由于运用了歼灭战的原因,在几次战斗中,都能较多的歼灭敌人,主要体现在以下二点:(1)采用围攻部署。只有围攻才能全歼。此次作战,敌人主要是预先隐蔽地占据道路两侧的要点,以火力突然袭击,没有构成纵深的梯次防御体系。因此要全歼敌人,必须达成包围,特别是对运动之敌的进攻,更要迅速地进行迂回包围进攻,方能凑效。在菲靠战斗中,由于指挥果断,迅速采取迂回包围战术,边打边包围。使敌人无法逃脱,最后敌被全歼。(2)敢于近战歼敌。迂回包围是为全歼敌人创造必要的条件,只有近战才能达到全歼敌人的目的。在菲靠战斗中,当对敌实施合围时,干部身先士卒,带领战士向敌发起猛烈冲击,逐步逼近敌人,连长在距敌五六米处向敌射击,政指在十多米的距离上向敌投弹,四班长在敌密集火力下,在二、三十米的地方,跃起冲向敌人,击毙敌冲锋枪手。充分发扬了我军近战的特长,全歼运动之敌。三、主动配合作战。战场情况千变万化,指挥失宜时有发生,上下左右能主动配合,互相支援,是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在菲靠战斗中,由于四名连干部都冲到第一线去了。预备队和重火器没有连干指挥。正当一线伤亡较大,弹药将尽时,二排长能积极根据战场情况,适时地率部加入战斗,有利的加强了攻击的力量,对取得战斗的最后胜利,起了重要的作用。

存在的问题。此次作战,总的来说,打得是好的,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但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有:1、缺乏全面的组织指挥。在战斗中,指挥员身先士卒,可起模范作用,靠前指挥,可及时掌握情况,对于取得战斗的胜利是起了重大的作用的。但是,也必须看到,因此而失去全面的指挥,是会直接关系到战斗的厉害的。在菲靠战斗中,连观察所无一连干全面指挥,使预备队和加强兵器失去指挥,若无二排长积极主动地加入战斗,弥补这一缺点,对于进攻的持续能力和迅速扩大战果,是有直接影响的。重机枪2挺,82无后座力炮1门,60迫击炮2门,因失去指挥而没有用上,这对于进攻发展的速度和减少自己的伤亡,也是有很大的关系的。2、战术动作差。特别是在敌火下运动,不会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从在菲靠战斗中伤亡的情况看,不少同志没有利用现场的塄坎等,以隐蔽自己。

总参工作组对我连班管遭遇战也进行了总结,编写了战例。我个人认为班管遭遇战是一次比较典型的山地遭遇战的成功战例。它充分体现了在与敌突然遭遇,在敌人兵力不明、火器不明、周围地形不明的情况下,必须发扬英勇顽强,敢打敢冲,不怕牺牲,不怕伤亡的精神,充分运用“三先”原则,先敌开火,先敌展开,现地占领。不管三七二十一,莫计伤亡后果,勇敢地打勇敢地冲。这一战术目的,就是为了抢占有利地形,抢占支撑点,为掩护大部队,取得战斗的胜利创造条件。最害怕一遇敌人打枪就趴在原地不动。

战后我听一位战友介绍二营在遭遇战中吃亏的原因,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前面尖兵与敌遭遇,不是迅速抢占有利地形,而是趴在原地与敌对抗,敌人迅速地占领了附近的有利地形,将我方人员压在开阔或者低洼地带,打得抬不起头来,伤亡惨重,而且尖兵距制我于死地的山垭口仅仅几十米的距离,这样的教训是非常非常深刻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当敌人放过我尖兵,集中打我主力时,尖兵部队,无论困难多大,兵力多少,哪怕只有一个人,也要利用有利地形回护大部队,从敌人的侧后进行攻击,形成对敌人的压力。千万不能不顾不管,原地不动,只保存自己,不顾大部队的死活。

在扶绥县召开的全师连以上干部战评总结会上,我遇到我营原营长田云杰同志,他给我介绍了他们与敌遭遇的基本情况。那时他正作为打败仗的典型处处受到李九龙师长的点名批评。田云杰同志是战前由486团3营对调到484团3营当营长的,是我多年的直接上级。这位一米八十以上的大汉,低垂着脑袋,眼含着泪水,哽咽着对我说:“科元,我这辈子完了,永远也抬不起头了。一言难尽,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啊!”他情绪非常低落,精神非常萎靡,心情非常沮丧。一个人悄悄地坐在墙角边,军帽扣得低低的,头几乎埋到膝盖以下去了。作为下级的我,作为与他比较亲密的我,特别是作为一等功臣连队代表的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安慰他,我只轻轻地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他详细地向我诉说了被敌袭击的战斗经过,(具体地名我记不住了)他说,那天他身边只有一个步兵连队,一个炮兵连队和一个重机枪排,加上营部的人员。步兵排在前面担任尖兵任务,营部紧随步兵连后边。在一个四周是山中间是平坝的地方,突然遇到敌人的埋伏,敌人放过尖兵和步兵,突然向营部和炮连进行猛烈地射击,敌人使用了重机枪和82迫击炮等重武器,营部和炮连被压制在梯田中间,一点都动弹不得,连架枪的机会都没有啊,稍一动敌人就点名式的射击。我手中没有兵啊!他无不伤感地说。事后查明,这里是越军一个集训基地,类似于我军的集训队,是专门培训军官的地方,在附近的山头上构筑了钢筋水泥战壕。在这次战斗中,炮兵连的连长打得非常勇敢,在最关键时刻,亲自扶住82迫击炮进行简便射击,压制住越军的火力,赢得了重机枪的射击时间。该连长战后立功,而由于田云杰同志失去指挥,战后受了处分。后来他转业到河南安阳市房管所工作,我在部队时还去看过他一次。他是河南省邓县人,57年入伍,现已因病去世。其实在他们这一次的遭遇战中,我个人认为,不是田云杰营长的指挥失误,而是关键时刻,前面的尖兵连没有发挥好作用,在最关键时刻没有抢占到有利地形,没有及时回卷解救受到攻击的部队,如果此时尖兵一方面抢占有利地形,一方面及时从侧翼杀回马枪,从侧翼攻击敌人,形成两个攻击点,自然会缓解大部队受到的压力。而484团3营在这次遭遇战中,尖兵原地不动,置主力部队于不顾,任凭他们受到攻击,这是值得研究的行为。

我连在班管与敌遭遇的时候,抢先猛烈开火,勇猛大胆冲击,用火力追歼企图抢占有利地形的越军,迅速占领有利地形,并及时回护,沿山根进行搜索,同连队的主力一起,歼灭了被包围在班管村庄中的越军,使大部队没受到任何攻击。假如我连在班管遭遇战中动作稍微慢一分钟,让越军抢占了不到三公尺宽的山垭口,只需一个班的兵力即可迟滞我大部队几个小时,如果那样,不仅会造成我军大量伤亡,更会对合围广渊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所谓兵贵神速,不仅仅讲的是速度,也讲的是力度,没有勇敢的精神,是“速”不起来的。这种力度和速度靠的是平时的教育和训练,取决于连队干部战士的军政素质。而这种军政素质是长期积累的结果,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夫,它是带兵的基本功。


战评之中,李九龙师长专门来连队听取了一次汇报。记得那天他突然来到连队,说要听一听“727”战斗的基本情况,我们在沙盘前给他摆了一个从房东那里借来的椅子,他笑眯眯地座在椅子上,非常随和非常随便,大战过后的铁血硬汉露出了他柔情和蔼的另一面。我召集几个班长和战士陪他围坐在沙盘上,以我为主给他介绍战斗的过程,他边听边查看沙盘的地形,边询问一些细节,脸上始终笑眯眯的,没有平时的那种杀气腾腾,盛气凌人的样子。战士们见他比较高兴,也逐渐放松了情绪,争先发言相互补充,使他很快就了解了战斗的全过程。最后他指着沙盘说,在这样的蛋形地形上,稍一不慎就会遭到敌人的伏击,你们从防御转为进攻,连长、指导员带领部队分进合击,各把一个方向,对越军形成包围钳击之势,非常好!非常正确!全连干部战士勇敢顽强,动作迅速,是非常好的。他非常肯定的表扬了我们连队。在谈话中,他还严厉地批评了有的部队,平时作风稀拉,打仗的时候萎缩不前,特别是个别干部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他边说边挥动手势,以他那特有的动作指点着战场。我特别注意到他翕动鼻翼的动作,那动作给人以自信、渺视、霸气的印象。对我们这些初级指挥员来说,是没有更多的机会与他们这些高级指挥员接触的。但与他接触的几次机会给我非常深刻地印象。一次是1970年,162召开党代表会议,我作为战士代表与当时的营长蒋长云一起参加代表会议,会上介绍到各位师党委委员的简历时,记得介绍说他参加革命军队后,在战争年代开过小差,但在辽沈战役中担任过敢死队的队长,大刀队的队长,以及突击队的队长,立过五次大功,无数次的小功,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在朝鲜战争中身为营长参加过无数次的战斗。一次是在1972年“九一三”事件后,部队大搞军事训练,我那时是排长参加师教导队集训,此时他已经是多年的师长了,集训期间他来给我们训话。讲话从下午两点一直讲到晚上快十点了,仍然不结束。从部队军事技术的现状讲到打仗的需要,从抗日战争讲到解放战争,从我们部队的历史讲到他自己在战斗中的事迹,从苏联忘我之心不死讲到我们担负的统帅部战略预备队的重要性。他表情严肃一丝不苟,而且我发现他没有喝一口水,讲到激动的地方,就是翕动鼻翼,当时年轻的我,对他充满了害怕与敬意,而且对他翕动鼻翼的动作印象特别的深刻,至今在脑海中都不能忘记。当时我们坐在台下,腰杆都挺得笔直,谁也不敢动一下,谁也不敢思想开小差,谁也不敢朝他的枪口上碰,引起他的怒骂甚至撤职。我们知道他是在有意的磨练我们的作风和意志,与其说是他在讲话还不如说是他在对我们进行意志的训练和考核。作为一个老军人他从基层干起,从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直到军区司令员,是与他自己的浴血奋战,勇敢不怕死,英勇杀敌分不开的。但自古以来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对于他的那种霸气、傲气、杀气以及某些不近人情的作法,对于平凡的普通人是不可理解的,但对于一个带兵的老军人却无可厚非。

有关资料介绍:李九龙(1929.03~2003.11.29)汉族。河北丰南(今唐山丰南区)人。194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1945年8月参加八路军,任冀东军区57团3连战士,晋热辽军区18分区27旅74团4连战士,辽西支队2大队4中队副班长,热东18分区独立营1连通信员,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24师72团1连副班长、班长。1947年任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第八纵队24师72团1连副排长、排长。1948年任东北野战军第八纵队24师72团、解放军第45军135师405团副连长。1949年任陆军第45军135师405团2连连长。1950年任陆军副营长、营长。1955年任陆军副团长。1956年任陆军师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副团长、代团长。1962年任陆军团长。1968年任陆军162师副师长、师长,1979率部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1978年-1979年在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1980年任陆军54军副军长、军长。1985年6月任济南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1990年4月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保留正大军区职待遇)、党委副书记。1991年9月-1994年10月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党委副书记、书记。9届全国人大代表、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中共12-14届中央委员。获3级解放勋章,1988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1994年5月晋升为上将军衔。2003年11月29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本文内容于 2010/12/30 16:27:17 被1566588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