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一卷相亲路遇 第十四章 旧话重提

歌以解忧 收藏 0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王葛庄的地理位置不错,背靠大山面向公路,得地利自是不用说了。但凡是嫁到村里来的女人还个个能生孩子,如若不是计划生育抓得紧,家家户户不生七个八个才怪。 人丁虽旺,风水却不怎么好,自打有王葛庄这个名以来,就没有出一个当官的或者大学生什么的,也没发生过什么希奇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王葛庄的地理位置不错,背靠大山面向公路,得地利自是不用说了。但凡是嫁到村里来的女人还个个能生孩子,如若不是计划生育抓得紧,家家户户不生七个八个才怪。

人丁虽旺,风水却不怎么好,自打有王葛庄这个名以来,就没有出一个当官的或者大学生什么的,也没发生过什么希奇事情。然而现在就不一样了,村里人认为王葛庄平静得如同死水的年代已经结束,王二憨就是王葛庄新的开端。

王二憨结婚就像在死水湖里丢进了一块石头,让平如镜面的死水泛起了涟漪。这死水微澜似乎比无风三尺浪的大海更有研讨的价值。

一时间,王二憨又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

大家不明白,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王二憨肚子里怎么有那么多的弯弯肠,面门上好像长着金睛火眼,能把人家肚子看穿。更令大家想不到的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疯子会被他妙手回春。所以大家认定他就是书上说的那种“大智若愚”。他与雅蓝的结合必是珠联壁合,其后代一定会搞出些名堂来。

时光就在他们的谈笑声中悄悄的溜走了,一眨眼,元宵到了。

或许是对人们的议论有所耳闻,也许是要让王二憨亲眼看看李雅芝生活是多么的幸福美满,马大菊突然打电话要雅蓝和二憨过去吃饭。

王二憨本不想去的,可是她看见雅蓝挂了电话就在收拾东西,于是他不好扫她的兴,就跟着雅蓝上路了。

屈指算来,李雅芝生孩子快一个月了,按理是不会在月子里请人吃饭的,即便是自家亲戚,也得等到做满月酒的那天。马大菊这么安排,显然有她的用意,她的这点小肚肠王二憨焉有不知之理。只不过装傻罢了。

孩子因为营养好奶水足,长的像地里的大白萝卜,嫩生生水灵灵,一掐就出水。本来这孩子是李雅芝未婚先孕的一个绝好证据,但这孩子偏偏给李雅芝遮了丑。长得虽不像孙为,却像极了李雅芝。地方上人有句口头禅,说是爹不像妈不像就像隔壁的老和尚。孩子既然像妈,自然就不用怀疑隔壁的老和尚了。没有那老和尚存在,产期提前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任凭孙为再精,也断然想不到这孩子有甚来路,眼见着一个大胖小子,一天天的越来越有人样,心里竟然乐开了花。

这顿饭本来是为了照顾雅蓝的心情,既如此就绝没有再吃晚饭的理由,而马大菊也不是真心想请吃饭,见两人执意要走,也就不多挽留。所以吃完饭坐了一小会。两人就起身告辞。

街上,节日的气氛还很浓厚,两人四处逛了逛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打道回府了。


正月一过,雅蓝旧话重提,谈到了要去城里找工作的事。

这时候,二憨却变卦了。

他要雅蓝下年或者明年才出去,而雅蓝却死活不肯,两人就闹起了别扭。

这个别扭是下午开始的,到了晚上这别扭依然继续着,躺在床上,雅蓝用背对着二憨,让王二憨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个滋味。

王二憨用肘拐子触了触雅蓝的背,雅蓝不动也不哼声。王二憨急了,从背后伸过手去,抓住她的奶头,使劲的揉搓起来,雅蓝一巴掌把他手打开了,这一巴掌像一把扑扇,煽起了他心头的点点欲火,他一下搬平她的身体,像泰山压顶似的压了下去。

雅蓝在他脸上抓着咬着,咬着咬着,雅蓝突然松开手哭了起来。二憨慌神了,赶紧下来把她搂在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着。

王二憨拍打着自己的头说:”我该死,我怎么就忘了呢,雅蓝你打我吧。“雅蓝不说话,依然嘤嘤嗡嗡的哭,王二憨难过地捧起雅蓝的脸,用嘴舔着往下掉的眼泪。他知道他今天晚上的祸惹的不小,他触及了雅蓝的伤疼,让她重温了暴风雨之夜的那一幕。

待她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才拍拍她的肩头轻轻的说:“别难过了,把它忘了吧。刚才都是我不好,原谅我好吗?”

“我刚才突然想起,那个坏蛋左肩胛往下一点有个豌豆大小的肉疙瘩。”说完,伸出纤纤手指在二憨肩胛相应位置轻轻一捏,说,“就是这个位置。”

“你想起他是谁了吗?我要宰了这畜生!”二憨上下牙一碰,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然后他把雅兰更紧的拥在怀里,思索着自己该怎样继续刚才的话题。。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寒夜里的这份宁静和温馨,两人谁也不愿意率先打破这份静谧。良久,二憨才开口。

“雅蓝,我想问问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愿意告诉我吗?”王二憨的下颌在雅蓝的头顶轻轻的点着,他的话很委婉,他生怕雅蓝不愿意或者再一次哭起来。但是他又不能就此放弃自己的计划。

“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记得的不多,不过还是依稀记得一些。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吧。“雅蓝的回答出奇的平静,这种平静让王二憨看到了男人怀抱的力量。


“晚上你是什么时候睡的?睡前你关好门窗了吗?”

“我睡觉前都要检查的。特别是我一个人睡时。但我醒来时去发现窗户是开着的。”

”暴雨是晚上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知道吗?”

“大概是十二点以后吧,我十一点上的床,醒来时雨还很大,雷也特别响。但是那晚我却睡的很沉,如果不是因为疼的厉害,我想我可能还不会醒来。”

“你平时都睡的很沉?不容易惊醒?“

“还是容易惊醒,但是不知道那晚为何竟睡的那么沉,如果不是……”雅蓝突然不说了。

“雅蓝,别难过,一切有我。”

“我疼醒后,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压在我身上拼命的揉拼命的戳,我掀他咬他抓他,都无济于事。就在我抓他的时候,发现他的左肩胛下方有个豌豆大小的肉疙瘩……”

“这是个很重要的线索,我想我会找到这个畜生的,你相信吗?雅蓝。”

“找到又有什么用呢?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谁会相信呢?“

“到时候会有人相信的,雅蓝,那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回李洪福家去?有哪些人知道晚上住在广播室?”

王二憨想到一点问一点,问得很仔细。

“我怎么觉得你像公安局笔录口供似的。”雅蓝噜着嘴,并用手在二憨肩膀上轻轻地揪了一把。

“这不都是看电影学的吗?了解了情况才好判断嘛。”

“那天晚上乡里让我赶一个宣传材料,所以晚上没有打算回去。乡里人应该都知道我平时住广播室。”

“那天晚上还有谁在乡里过夜?晚上有谁到过你的播音室吗?”

“这我不知道,干爹临走前到我这里来过一趟,”

“醒了,你打开灯看是谁了吗?”

“停电了,漆黑一片。那个人戴着面罩只露出两个眼睛在外面。,身上穿的是汗衫。”

“一定是熟悉你的人干的,杂种!你看见他从什么地方出去的吗?“

“我看见他拉开门出去的。”

“好了,雅蓝,我们不说这个,睡觉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