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五章 地狱乐园 第五章 地狱乐园(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25

酒吧里有一个简易的吧台,六张圆桌,稀稀落落坐了10来个人。我们的到来立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那些目光里充满了不解和温怒,好像在打量一群非法闯入者。

“嘿,你们是谁?”昏暗的灯光下,吧台前一个座椅上,一手搂着一个满头金发的女兵,一手晃着酒杯的家伙转过脸来恶狠狠瞪着我们,那张脸消瘦狭长,一道伤疤从额头穿过眉心一直游到左腮边,苍白的嘴唇歪着,尖利的嗓音“嗤嗤啦啦”好像是刀片划过生铁。

模模糊糊的,我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那张脸,但是那声音却太熟悉了,它把我带回那天被拉来鹰堡的路上,带回我们被这个声音赶着,在尘土和嘲笑中狼狈的在路沟中找掩护的情景之中。

毒蛇,我终于记起他自我介绍时自称毒蛇。

“你好,长官!”大头揣揣不安地向他挥挥手算是打个招呼:“我们…我们是C连C排D班……”

“哈哈哈哈……”决堤般突然而至的狂笑,笑得他扔了酒杯,抛下怀中的美女,像是谁在骚他的痒痒一样,浑身乱颤,细瘦的身体有如一棵被摇来摇去的树,不知是否是从他的喉咙里飘出了的尖细的声音秫秫而下,像被摇落的叶子。

“哈哈哈哈……啊!我想起来了!”毒蛇终于遏制住了洪水般汹涌的笑声,能感觉到那个过程漫长而不易,他强压下最后一点儿笑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夸张地拍了拍脑袋:“我想起来了,东堡的C连C排D班,绿卡兵?哈哈……”他终于压不住再次让尖笑声决堤而出:“还有…还有…还有…上次被…被吓尿裤了吧!”

酒吧里的气氛也在瞬间决堤,一阵哄堂大笑,夹杂着口哨声、辱骂声。

终于,毒蛇再一次从让其窒息的欢愉中活过来,他挥挥手止住了几乎要掀翻这个狭小空间的声浪。

“绿卡猪们,你们走错路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地狱乐园,只有杀人者才能进,回去吧,这儿不属于你们!”吧台内一个肥胖的家伙在向毒蛇的酒杯里添酒。

“嗷,不不不,”毒蛇晃了晃手指头,蛇一样的眼光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扫了一遍:“这群猪们倒是很有意思!给他们点喝的,让他们坐坐吧,瞧他们的样子!哈哈哈!”

书生在背后挨个儿戳着我们,小声说着:“走吧,伙计们!走吧!”,可是常龙好像不准备走,他大大方方的在门边那个空着的圆桌边坐下:“长官,能来点啤酒吗?”

毒蛇有点儿惊奇地看着常龙,好像出乎他的意料:“啤酒?哈!”,他与吧台内那个酒保相互作了个无奈的动作,那意思仿佛在说“菜鸟,真是菜鸟,不懂规矩!”

“绿卡猪!”酒保腮帮子下的肥肉晃动着:“没有酒,要喝只有可乐。”

“没有酒,那长官……”常龙作出一副怀疑之态,指了指毒蛇的杯子。

“哈哈,”毒蛇捏着嗓子笑了两声,大概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他:“知道吗,绿卡猪,这是地狱乐园,只有坐在这里才有酒喝,而这个位置可不是随便坐的,只有你杀足100个人,得到陆军所有的勋章,才配坐在这里,才配享用这个。”他晃了晃杯子,一昂头喝下一口,冲我们舔了舔嘴唇。

常龙淡淡笑了笑,招呼我们在那圈散发着霉味和烟味的圈形沙发里坐下:“那就可乐吧。”他跟酒保打了个招呼。

酒保嘴里嘟囔着骂着,然后甩手雷一样把几瓶可乐扔给我们:“不免费,10美元。”

常龙把可乐打开,依次把我们面前的杯子倒满,然后举起杯子,跟我们每个人碰了碰:“为我们!”他品酒一样轻轻咋了一口,慢慢咽下,心满意足的表情在脸上荡漾开。

“为我们!”我举杯喝下一口,几天以来的厌食和紧张情绪让那甜腻的液体令人反胃,也不由得更怀念啤酒那泛着泡沫的暖暖的味道。

相比于之前的热闹,酒吧里渐渐沉寂了下来,周围那些家伙们看滑稽猴子一样的新奇感和热情已经消退,他们转而去忙各自的事情,喝酒、聊天、与极为罕见的女兵们调情,挂壁上的电视里正在播超级碗的比赛,这时我才听见背景音乐放的是Big Joe Williams 的《Baby Please Don't Go》,上个世纪或者说上个千年纯粹的蓝调布鲁斯,在这样的地下的世界里,在这样一个疯狂污浊的世界里,忧郁的一塌糊涂。不过蓝调里,我倒是喜欢人们说的那种口琴蓝调,像Lazy Lester那种,口琴的即兴表演,纯粹、随意然而精彩异常。

无话可说,只是默默地把可乐当啤酒喝,就着蓝调。地下的世界里不需要语言,而且也找不出什么可以言说交流的事情,我突然害怕起来,害怕在这里呆上一年,会把语言这东西全部忘掉。

只有常龙的兴致还不错,他晃着那杯似乎永远喝不完的可乐,一小口一小口咂着:“知道吗,我上学的时候曾经跟人比喝可乐,塑料大瓶装的,猜猜我喝了多少,两大瓶,之后足足打了两天的气嗝。不过,我还是输了,那个家伙比我多喝半瓶。”他哈哈乐着,露着洁白的牙齿。有时候我真很羡慕这个家伙,羡慕他的心里仿佛从不装任何烦心的事儿,我突然相信他应该没有说谎,他真没有看见那些鬼魅般的影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