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对中国谍战史:女谍群芳争斗艳(图)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3 25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对中国谍战史:女谍群芳争斗艳(图)

川岛芳子如日中天时,几乎没有一个女谍能够望其项背。她的名声和成绩使其他女谍黯然失色。



日本对中国使用间谍的历史非常悠久。对于这个地窄人稠的岛国,积贫积弱的中国是它的利益生命线,打探中国的情况至为重要;而两国人的相貌品性相近也为这种活动提供了便利。长久以来,日本间谍不断在中国各地活动,搜集中国各方面的情报,以为今后的各种军事行动提供支持。而当两国进入战争状态后,这种间谍活动就变得更加重要,更加频繁了;有时甚至超出了为军事行动服务的范畴。


在众多的日本间谍中,也不乏优秀的女谍,被称为“日本女谍始祖”的河野操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位出生于1874年的日本松本县教师,从1894年甲午战争开始就来到中国,当时她刚刚20岁。河野操子在中国度过了漫长的潜伏生涯,到1906年她离开中国,与自己的日本丈夫移居美国开始新生活的时候,知道她间谍身份的人仍是寥寥无几。她是一个以开创性和隐蔽性著称的女谍,日本的间谍机构为了招徕更多的女性从事这一工作,以她做为榜样,大肆进行宣传。南造云子可谓是这个榜样的“成功”后继者。有“帝国之花”之称的南造云子,师从著名的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她两度谋刺蒋介石,成功收买多位国民党高官,并在淞沪会战时窃取到了吴淞口要塞的军事情报,被国民党的特务机关作为头号铲除对象。1942年4月,南造云子被国民党特工击毙于南京一舞厅门口。在日本的谍海中,这些“巾帼女豪们”的手段丝毫不逊于男子,而这些女谍中的头号人物,无可争议的当数川岛芳子。她的活动在很多时候已经超出了间谍范畴,具有更为广阔的意义,就如一位谍海中的老前辈评论她那样:“川岛芳子的身世之神奇,经历之传奇,这些都是无与伦比的。”


在川岛芳子的工作如日中天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女谍能够望其项背。她的名声和成绩使其他女谍黯然失色,也使她们大为不服、极为不满。到川岛芳子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新生代的女谍们纷纷向这位前辈发起攻击,意图通过“打倒芳子”树立自己的地位。这其中,攻击最为猛烈的要数中岛成子。


中岛成子,1903年出生于日本枥木县小山市一个土财主家庭,也算是一个阔绰的千金小姐,从小性格倔强,好胜心强。1923年3月,20岁的中岛成子出外谋生,成为日本红十字会满洲总部的志愿生,初次踏上了东北的土地。不久,中岛成子受到关东军谍报机关的赏识,被发展成为一名间谍,正式步入间谍行业。虽然年长川岛芳子三岁,中岛成子的成名之路却比川岛芳子要曲折很多。


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获取重要情报,中岛成子嫁给了京奉铁路机务科长、中国人韩景堂,摇身一变成了“韩太太”,并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名字“韩又杰”。依靠美色诱惑男人,这是女谍们的通常做法,但是与川岛芳子的性滥不同,中岛成子对自己的丈夫很忠诚,一生中没有与其他男人有染。也许是在这一点上的根本性分歧,所以中岛成子从一开始就对川岛芳子满怀鄙夷和不屑。


刚入行时,中岛成子对日本“开发满洲”、解决人口过多而造成的粮荒问题抱有极大的热情。婚后不久,中岛成子就在满州北部广漠的草原建立了一个“犁云农场”,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对农场的经营之中,并兼办孤儿教育和培训农业技术人员,她为这些事情花费了大量的心血。这些工作也为她带来了一定的成就和赞誉。但同样是间谍的川岛芳子仅仅依靠几件轰动事件,就轻轻松松得到了关东军的极度赞誉,“江湖”到处都在传言这位“格格间谍”是如何神出鬼没,厉害无比。这让中岛成子感到不平,逐渐对自己所进行的默默无闻的工作产生了厌倦,争强好胜的品行刺激着她与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一比高下。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岛成子迎来了自己生命的转机。随着日本政策的改变,中岛成子的任务开始变化,她奉命来到奉天,担任治安维持会的联络官,并成为关东军司令部和“满洲国”民政部的“嘱托”。这些新的任务让中岛成子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间谍,不断的磨砺让她充满自信可以和川岛芳子一决高下。就在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委派川岛芳子调查“东北王”张作霖行踪的同一时间里,河本也委派了中岛成子到洮南去煽动老军阀张海鹏脱离中国政府,帮助日本消灭抗日义勇军。关于手下这两名女谍,河本大作发表了自己的评论:“在各方面,中岛成子都如川岛芳子一样优秀,但是出身的不同决定了机会将更多地眷顾川岛芳子,这是上天已经安排的。中岛成子也有自己天生的优势,她对工作的热情和执著,必将会使她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物。”


在这个时候,川岛芳子的威势是无人可比的,而中岛成子只是刚刚有了一丁点儿的名望,两相比较,中岛成子根本不是川岛芳子的对手。当时,在北平的奉天会馆,西郊有许多义地(名“东北义园”)种了不少果木,每年收获甚丰,川岛芳子欲攫为已有。而此时已任伪满经济部大臣的韩景堂也想夺得此地,叫中岛成子出面办理。对手相见,果然分外眼红,本来一件不大的事情两人却闹得不可开交,最后惊动了日本宪兵司令部。宪兵司令部权衡了一下轻重,结果将中岛成子关押起来。中岛成子在牢里怒不可遏,大骂“川岛芳子是个什么东西,她是日本人吗?她是日本人的一条狗……”宪兵急忙赶来阻止,但这些话还是传到了川岛芳子的耳中,她又想方设法在牢里整治了中岛成子一把。于是二人的梁子越结越深,竞争渐渐升级。


在经历了此事后,两人因为“工作关系”还时常相遇,每次都会碰撞出一些火花。一次,在讨论围剿义勇军的“强化治安”会议上,两个冤家又撞倒了一起:会议的秘书恰巧把她俩安排在奉天大旅社的同一个房间里。退缩即意味着畏惧,两人谁也没有提出更换房间,彼此都只是将凌厉的目光射向对方,如果目光也可以杀人的话,她们二人早就死了好几次了。人可以保持缄默,动物却没有这么好的修养。两人都带着自己的宠物,川岛芳子的是猴子阿福,中岛成子的则是小狗卷毛,两只宠物好像也感觉到了主人间的紧张关系,互相呲嘴咧牙地恐吓着,于是一夜之间犬猴之声不绝于耳,两人一分钟都没合过眼。一夜过去,川岛芳子还能精力旺盛地继续这种冷战,因为她早就对彻夜狂欢的生活习以为常,而中岛成子终于受不了这种“折磨”昏昏睡去。到她醒来时,川岛芳子已经没了踪影,墙角里她的爱犬“卷毛”也已身体冰凉地躺在地板上。中岛成子痛哭流涕,发誓一定要川岛芳子“抵命”。整个会议都知道了这两朵“谍海罂粟花”的恩怨。


芦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为了加强治安,确保平津的“新秩序”,中岛成子从东北又调到了天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川岛芳子在各地转了一圈后,这时也正好跟随多田骏到了天津。她们这次领受了相同的使命:把天津的土匪势力组织起来对抗中国的抗日武装,一场正面的较量终于开始了。川岛芳子收罗了天津市郊的一些零散武装力量,组建了一支杂乱的痞子部队。这伙人都是些游手好闲的混混,在谁的手下都不安分,现在有了川岛芳子撑腰,更是到处惹事生非,天津的老百姓恨之入骨。而中岛成子套牢了津沽著名的土匪头子东耀华,把他手下的一拨喽啰全数召集起来,这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跟着中岛成子四处侦查抗日队伍的动向,是一批真正的心狠手辣的敢死之徒。中岛成子勤勤恳恳的工作收到了效果,在评议会上,连多田骏也不得不给与中岛成子大力的嘉奖。这是中岛成子的风头首次盖过川岛芳子,会后,扬眉吐气的中岛成子在公共场合公开叫板:“川岛芳子是个败类,她就会干些男娼女盗的事情!竟有人把我和她常常相提并论,这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和这样的滥女人为伍,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噢,我的天,请永远不要把我和这样的人放在一块!”川岛芳子听闻,气愤异常,牙根恨得直痒痒,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也算见识到了这个同行的厉害。后辈新势力的崛起让川岛芳子在下坡路上掉得更快。

虽然已经对川岛芳子构成了威胁,但是没有足够份量的手笔,中岛成子仍然很难在名望上压倒川岛芳子,直到1938年轰动津沽的“戴奥特事件”发生,中岛成子才终于站在自己事业的巅峰上,俯视衰落的川岛芳子。“戴奥特事件”事件的起因是天津出了几宗暗杀日本人的事件,明知道这些凶手逃进了英法的租界,日军却不能越界去抓人。于是更多的抗日爱国分子躲进了英法租界,日本警察署、宪兵队、驻屯军都束手无策,解决这一难题的任务落到了中岛成子头上。敏感的中岛成子感到,这是一个增加自身名望的绝好机会,领命以后积极筹划,决定用绑架的办法,以英法两国重要人物的性命相要挟,迫使英法两国就犯。实施这个计划的是她最得力的中国搭档、土匪头子东耀华,这个中国人的败类绑架了英国工商会议所会长戴奥特,然后逃进了日本的势力范围。英法两国和日本谈判,以开放租界为条件,要求日本方面“解救”戴奥特。人质“成功获救”后,英法两国害怕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允许日本宪兵不分昼夜自由出入他们的租界捉拿抗日的中国人士。日本军队的难题得到了圆满解决,中岛成子的威名一下子在整个军界传扬开了。而多田骏还以为这件事是川岛芳子干的,一个劲地夸奖她办得漂亮,弄得川岛芳子不敢点破又不敢承认,难受至极。


此事过后,中岛成子已经全面压过了川岛芳子,日本军方更多时候要倚重她,两人的地位跟最初时相比,调了个位置,中岛成子处于绝对上风。她要将积压在心头多年的怨恨都发泄出来,狠狠地整治一把川岛芳子。


机会很快就到来了。由于多田骏的离职,川岛芳子失去了最后的靠山,不得不离开天津返回北京。她在长安街的北池子买了一处宽大的住所,意图低调地打发这一段落寞的时光。但是川岛芳子平日里大手大脚惯了,加上公馆里几十号人都要靠她生活,没多长的时间就无法支撑巨大的花销了。川岛芳子只能想方设法弄钱,这时已经失势的她使出常用的伎俩,拿鸡毛当令箭,想尽各种办法给自己脸上贴金。不了解内情的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还当她是个手眼通天的大能人,争着巴结着她。川岛芳子利用这一点四处诈钱,京剧名角马连良、李万春都受过她的讹诈。不久,川岛芳子将目标定在了高纪毅身上。高纪毅原是东北军张学良的得力助手,后来做了一段时间的军阀,暗藏在英法租界里准备躲过祸患,“戴奥特事件”后日本宪兵把他抓了出来,押解到北京。川岛芳子知道,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一块肥肉,连忙跟高太太联系,表示有办法把高纪毅救出来。正四处求救得高太太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马就塞给川岛芳子一笔钱,请她代为活动。看到高太太出手如此阔绰,川岛芳子就死死咬住这块“肥肉”不放,一次又一次不断地诈钱,解救工作“仍艰难进行”。中岛成子听闻此事后,高兴得心花怒放——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她以“日本嘱托”的身份,很快见到了日本宪兵司令部大野广一总务部长,除了谈到讹诈高纪毅的问题,她还揭发了川岛芳子其他的讹诈案件。由于高太太有确凿的证据,事情不久就查清楚了。川岛芳子听到中岛成子在抓自己的小辫子,也赶紧四处活动,但是以前与她交好的那些日本军官慑于中岛成子的威名,都不敢出来替她“主持公道”。最后,日本宪兵司令部顾念她往日的功劳,警告她日后不可再犯,才把这件事压了下来。中岛成子打击川岛芳子的目的达到了,心中的恶气也出了,“江湖地位”也树立了,因此也“大度”地“原谅”了川岛芳子。


中岛成子的好年头没持续多久,她的末日也来临了。1945年8月14日,日本裕仁天皇下达了投降诏书,所有为日本帝国主义卖命的人的末日同时来临了,所有替日本帝国主义为虎作伥的人都得到了共同的结局,在这一点上,两个水火不容的对手终于有了共同的下场。


除了竞争对手,在川岛芳子这个顶级间谍身边竟也还埋伏有间谍,这就是间谍的生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同样也是一个女谍,叫小野菊子。她原是黑龙江日本特务机关关川一公馆的一名特务,1928年开始专门在东北的上层人物中做瓦解工作,然后“突然”被特务机关抛弃,于是“投奔”到川岛芳子身边。那时川岛芳子刚到东兴楼,被委任为经理,由于喜着男装,川岛芳子索性就“做”了男的,所以小野菊子就成了她“金经理”的太太。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假太太在过了一段时间后竟然弄假成真,真的和川岛芳子有了“夫妻之实”。川岛芳子的“男性心态”早就使她有了“找女人寻欢作乐”的想法,这次靠着“工作需要”,川岛芳子一不做二不休就开始了“双性恋”的生活。小野菊子本来不是一个“同性恋”者,但是为了满足川岛芳子的要求,她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她是一个忍辱负重的间谍,当初在黑龙江工作,由于工作需要,她同一位高官发生关系,并生下了两个孩子。高官不能让世人知道这样的事情,她就被打发离开黑龙江了。带着两个孩子,孤身一人的小野菊子漂泊到了川岛芳子身边。


有时她们带着两个孩子外出,众人都会羡慕他们这幸福的一家子。川岛芳子像个真正的丈夫那样,把小野菊子搂在怀中,牵着两个孩子招摇过市。两个幼稚的小孩不谙人事,还真当川岛芳子是他们的父亲,每次川岛芳子从外面回来,他们追着她的身影欢快地喊着“爸爸”。


小野菊子是个出色的间谍,在许多方面甚至是川岛芳子都不及的,她忠诚、坚毅以及忍辱负重的品格令人惊叹。从一开始川岛芳子就认为,小野菊子只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需要别人再次给她幸福,所以不管大事小事都毫无顾忌地跟她述说。直到有一天,日本的间谍机关找上她的麻烦,她才猛然发觉,她的许多机密别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此时她才恍然大悟,自己做了一辈子的间谍,玩鹰反倒被鹰啄瞎了眼。


很多人是在川岛芳子倒霉时离开她的,小野菊子离开时,川岛芳子还没倒霉,但是她知道,川岛芳子就要倒霉了,上级给她的任务就是评估川岛芳子的价值,如果川岛芳子没有了利用的价值,那她在日本特务机关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评估”完川岛芳子以后,小野菊子又带着两个孩子奔赴下一站,去执行她的下一项使命。有的人觉得,川岛芳子的一生为一个虚幻的目标牺牲了太多,很可怜。但在这个女人面前,她的可怜又算得了什么呢。小野菊子没有经过任何审判就被国民党处决了,因为她还没有上法庭的资格。一辈子饱尝间谍事业的辛酸苦辣,到头来却死无葬身之地,小野菊子的命运其实是大多数间谍的模板。像川岛芳子这样风光的间谍在历史上是极少见的,她能够活到日本人倒台,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她“皇家格格”的身份,虽然没有人再承认这个“格格”,但总有人想利用这个名号。她的价值从她不再是一个出色间谍的那天起,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唯一还残留在她身上的价值是不变的“皇家”荣耀。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