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我去贵州遵义地区下面的一个县,绝对的山区中一个厂,准备卖给他们一台程控交换机。这是我见过的最热情的甲方,7,8个年轻的技术人员来和我可以说兴奋的聊天,邀请我去吃饭,就在他们厂区附件农田中的一个房子吃火锅,10来个人花了几十块钱。他们中有清华的博士,哈工大的博士,年龄都是30左右,穿着打扮按城市人的眼光完全可以说是老土。他们说话,待人之质朴,让人感动,最后我以我能卖的最低价格和他们成交的。顺便说一句,他们的厂是做导弹总装的号码单位,具体我忘了。

还有一次,是贵阳附近的一个号码单位,同样也是卖交换机,我们见到了他们的技术负责人,经过交流,发现他对交换机了解很少,结束交流,他叫我留了份资料给他,我也没想他会怎么看。三天后再次见面,他提出的问题,完全就是专业级别的问题了,作为销售,我甚至很多无法回答。在这个过程中,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打了几个电话通知别人,内容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但是到现在我仍然无法相信,内容是:通知XXX,XXX,下午开会,关于J10舱门定型。我无数次回忆,这到底是不是我听到的原话,哈哈,但是绝对不是我YY的。出门后我还记得和同事摇着头感慨,开始我们觉得人家是包子,其实人家玩的比什么交换机高深多了。

这就是我曾经接触过的中国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