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女兵喋血缅北:花开血途 第四章 死亡雨季 第39节 喜相逢

江南麦地 收藏 0 4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等命令,张荣华就赶紧跟着跳入了河水中。他敏捷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随波逐流的赵佳凝!


张荣华知道,出现这样的情况后,必须要快,容不得半点迟疑,一旦赵佳凝被冲远、被冲入河中心位置,那救援难度就大大增加了!


张荣华一手抓住赵佳凝,一手抓住旁边的一棵小树苗,情势十分危急。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胜华赶到,这才将两人重新拉回到树上,脱离险境。


天光已大亮。


令人惊喜的是,下了整整八天八夜的大雨,现在,终于停了!


太阳又露出了它久违的热烈。


脚下的河水,也慢慢地退了下去。


在这一夜,这支小小的队伍连续搬了三次宿营地,最后还差点命丧河中。


队伍继续上路。


连续两天都与蛇相遇,赵佳凝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


而且,队伍已经开始断粮。


要想改变现在的处境,就必须追赶上大部队;而要想追赶上大部队,就必须度过眼前这条河流!


要是在雨季之前,度过这样的河流,只需要挽着裤腿,就能很轻松地走过去。那时候,河水是多么的清冽;而现在,经过雨季的洗礼,河水已经改变了它昔日温顺的面貌,变得暴戾起来。


李胜华带领张荣华,来到河边,查看水情。


他们站在离水面约一米的地方,见这条大河宽约五六百米,河水是呈土红色,流速很急。水面漂浮着许多杂草及一些大树在激流中翻滚,奔腾而下。河心有许多旋涡,发出“哗哗……”的吼叫声,景像惊人,惊心动魄。两岸的大树,有的被水淹了半截,有的只剩树冠在水面,枝叶被流水激荡着不断摇摆。


正在这时候,忽然见前面树丛中有树梢晃动,李胜华机警地拉动了枪栓,然后朝张荣华做了一个手势,两人便朝有动静的地方摸了过去。


李胜华隔着树叶的空隙朝下一看,只见河边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不少穿着军装的人,看见那熟悉的军装,李胜华就知道找到大部队了!当下高兴不已,跳出去冲河边的人喊道:


“喂——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对方见都是自己人,便回答说,他们是新22师65团的,他们前面是96师,相距一天的路程。原来,他们是下雨的第二天下午到达河边的,当时河面不宽,不过百来米,水也不深,水中有一人多高的大石头,本可以涉水过去的,因天快黑了,准备在河这边过一夜,次日早晨再过河。不料山洪来了,河水不断上涨,那些有旋涡的地方,水下就是一些大石头。


找到大部队,李胜华让张荣华返身,将几个女兵和剩下的通信连的人都带到了河边。


其他先头部队见队伍里还有几个女兵,都觉得惊奇。


“在这样的地方行军,别说女兵,就连咱男兵都受不了!”


“哎,可真是苦了她们了!”


“……”人群中顿时议论纷纷。


正在这时候,队伍中忽然有一个手臂上戴着一个红色套子的人朝几个女兵走了过来,只见红色套子上写着三个字:文艺兵。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这个戴着红色套子的人走进杜群英,问道。


杜群英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戴着红色套子的人也是一个女兵,顿生好感,于是站起来回答道:


“我是卫生员,后来被借调到200师师部,后来我又回到野战医院了……”


对方热情地向她伸出手,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我叫杨金芳,是文艺大队的大队长,现在没怎么打仗了,文艺演出也就停止了,现在主要是做一些思想宣传工作……”


杜群英问道:


“哦?文艺宣传?很好啊,我也很喜欢文艺的!你们那里还有女兵吗?”


“有啊!现在跟我们一块儿的,一共5个文艺女兵,还有几个男兵,本来文艺大队的人不少……但这一路走来,都掉队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的去向……”


就这样,中国远征军的两个部分的女兵,在这条湍急的河流边,汇聚在一起。


女兵们相见,分外亲热。


除了文艺大队的大队长杨金芳,还有另外4个文艺女兵:卓雅、新梅、岳蓉和林琳。这些文艺女兵一般是在战时的时候,给战士们唱歌跳舞,因此身形和脸蛋都很漂亮,嗓子甜美。尽管连日的疲惫行军让这些文艺兵们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疲倦的影子,但是她们的眸子依然闪亮,她们的面孔依然年轻。


很快,大家就相识了。


卓雅的嘴角有一颗很醒目的黑痣;新梅是双眼皮,岳蓉的皮肤最白皙,林琳留着长发。


由于长日行军,地形和天气的原因,打破了原有的建制,部队不再跟随原来的番号而行进,在路途上遇上谁,就跟谁一块儿。


眼下,当杨金芳听说这几个女兵里,有两个是师部的译电员时,都很兴奋。因为在她们看来,译电员就是整个队伍的中枢神经,只要中枢神经在,她们就是安全的。


而事实上,刘艳芝和赵佳凝已经很久没有电文可译了。


杨金芳说道:


“这样吧,如果上峰没有新的命令,在没有回归到原来的建制队伍之前,以后咱9个女兵,就一块走吧!相互也有个照应!”


“好啊!”杜群英也乐得多了几个伴。


现在,虽然天上没有下雨了,河水停止了上涨,但却没有回落。据杜群英介绍,这热带原始丛林,一旦进入雨季,雨水是很难真正停止的。也就是说,不能等到雨停了、河水退下去了再想办法过河,那样的话,也许两三个月都还不能过去。


杜群英的话果然应验了。


雨水大约停了两三个小时后,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而眼下的问题,是如何渡过这已经上涨到两三百米宽的河水?


通信连长李胜华找到新22师65团的团长邵伟,商量对策。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