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系列文章之——逍遥山下的血

laojiahuo111 收藏 1 448
导读:如果您有机会去韩国,一定要到位于汉城东北方的京畿道东豆川市逍遥山走一遭。每年三月,如剪的春风拂过,漫山遍野怒放着紫红色的金达莱,花海随山势起伏,像极了人们蛰伏了一冬蓬勃生长的心绪。那一刻,有战争经历的中国人的心中难免有一股力量在体内激荡,那是一百多位中国士兵寂寞的英灵,在用最激越的语言怒放、述说,像金达莱,映红每一寸土地。 50多年前的那个三月,逍遥山也是一片红色,但那不是缤纷的金达莱的花瓣,那是凝结的和尚未凝结的鲜血的颜色。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78师233团1营2连指导员的刘士品老人,为我们讲述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逍遥山下的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士品老人及夫人

如果您有机会去韩国,一定要到位于汉城东北方的京畿道东豆川市逍遥山走一遭。每年三月,如剪的春风拂过,漫山遍野怒放着紫红色的金达莱,花海随山势起伏,像极了人们蛰伏了一冬蓬勃生长的心绪。那一刻,有战争经历的中国人的心中难免有一股力量在体内激荡,那是一百多位中国士兵寂寞的英灵,在用最激越的语言怒放、述说,像金达莱,映红每一寸土地。

50多年前的那个三月,逍遥山也是一片红色,但那不是缤纷的金达莱的花瓣,那是凝结的和尚未凝结的鲜血的颜色。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6军78师233团1营2连指导员的刘士品老人,为我们讲述这个鲜为人知的逍遥山阻击战的故事时,我们眼前晃动着不同画面的背景始终是红色的,深深浅浅,怎么擦也擦不掉……

从未经历过的阻击

“作为一名步兵,进攻战和防御战,哪个更危险?”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很多参加过实战的老兵都曾被问到。他们给出的答案几乎惊人的一致:“防御战更危险,更艰苦!”“宁愿攻几个山头,不愿守一个钟头。”翻开解放军战史,无论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中,最为惨烈的战斗几乎都是防御战。在朝鲜战场,中美两军武器装备差距悬殊,更家具了防御战的艰苦程度。

刘士品老人讲述的这场战斗,发生在抗美援朝第4次战役中。与前3次战役不同,第4次战役中,中国军队更多的是在防御作战。前3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连续获得胜利,痛歼了美军及其仆从军。然而,随着战争的推进,挡在中美两军间的神秘面纱也渐渐褪去。美军从最初的狂妄自大,到遭到痛歼后的闻风丧胆,开始巨剑稳住阵脚,并依靠其高度现代化的装备迅速完成了兵力调整和后勤补给。面对攻占汉城后转入休整的中朝军队,以美军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开始了全线进攻。逍遥山阻击战,就发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

今天,跳脱出来回望那段历史,可以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第4次战役中阻击战是如何的难打。防御作战,防守部队必须要构建筑城工事,在战斗中依托工事阻击来敌。防御工事有两种,一是永备工事,二是野战工事。永备工事是预先采用钢筋混凝土、装甲构件等建筑材料修成的永久性防御设施,极为坚固,可以给防守部队提供很好的保护。野战工事就不同了。所谓野战工事,指的是部队在临战时,甚至在战斗打响后构筑的工事,防御性远远比不上永备工事。

在第4次战役中,志愿军不对所依托的都是野战工事。这些工事大多是靠缴获的美军洋镐和工兵锹挖的土战壕和散兵坑。在美军强大的火力面前,这些工事可以说不堪一击。因此,第4次战役第一阶段,志愿军的防御作战打得空前艰苦。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在第4次战役中执行阻击的志愿军部队,都是刚刚经历过国内革命战争历练的老部队。解放战争中,解放军成功地进行过多次惨烈的阻击战,官兵们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然而即使是这样的部队,在阻击美军时依然代价惨重。《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史》记载:“……敌进攻开始后,我第50军和第38军112师,在天寒地冻、粮弹供应困难、工程器材异常缺乏的情况下,依托一般野战工事,进行坚守防御,战斗异常激烈艰苦。每一要点都要同敌人进行反复争夺,使敌付出重大代价。我防守部队打得非常英勇顽强……“短短百余字,却被”困难“”艰苦“”激烈“等字眼所充斥,这样的描述出现在惜墨如金的战史中,足见当时战斗的残酷。

第4次战役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后总结中夜提出:这次战役证明,依托一般野战工事抗击现代化技术装备之敌,实行坚守防御作战是极其困难的,一般不宜采取。

传奇的步兵打坦克

逍遥山阻击战,发生在第4次战役第二阶段的西线战场。采访过程中,刘士品老人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不断地重复着:“逍遥山!逍遥山!!“然而在相关战史中,记者却遍查不到逍遥山的名字。关于第26军在第4次战役阻击战的作战行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的记叙如下:”…….《美空降第187团》出现在我第26军侧翼;第26军当即以一部兵力进行反击,阻止了敌人的进攻。是日(3月25日)晚,第26军转移至仙岩里、七峰山、海龙山、旺方山、云岳山一线继续防御。28日,敌进攻旺方山、云岳山一线继续防御。28日,敌进攻旺方山时第一次使用直升机,载步兵30余人,于我阵地侧后实施机降,攻占我2个班的阵地。是日,第26军扼守七峰山、海龙山的部队与敌人反复争夺11次,杀伤敌1000余名,并创造了一个班以反坦克手榴弹击毁敌坦克9辆的模范战例。“

战史依然没有提及逍遥山。记者又查阅了韩国的地理资料,发现逍遥山其实是一个幅员不大的山,但山势奇特,处于旺方山、海龙山等丘陵山谷的环抱之中。至此,逍遥山阻击战发生的时间、地点均与战史中的记载对上了号。这个连级规模的阻击战,尽管没有被收录进战史,但刘士品老人的详细讲述,正好为这段战史做了一个生动的注解。

不久前热映的电影《集结号》,展现了汾河阻击战的场景。那场阻击的高潮,出现在国民党军坦克冲锋之后。影片中,为了击毁敌坦克,缺乏重武器的9连官兵抱着炸药包、手榴弹,冒死向坦克发起冲击。很多人倒在了坦克射出的火舌前。

逍遥山阻击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冲击,同样严重威胁着逍遥山防御阵地。步兵打坦克,是防御作战中最困难的课题之一。读者可以想象一下,当几十吨重的钢铁巨兽,一面喷着火舌,一面向你急速冲来,那场景对士兵心理防线的冲击是难以言喻的。现代反坦克导弹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射程。“标枪”反坦克导弹一个很大的噱头就是其最大射程可达2500米,制造者对射程的追求是有着现实意义的。当一名士兵在2000多米外向坦克射击,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远远要低于射程只有几百米的反坦克导弹射手。随着步兵与坦克距离的不断缩短,心理素质不够坚强的士兵都将陷入崩溃边缘。这种战例非常普遍,外均有,我军也曾出现过。

白米开外面对敌方坦克,已足以使人神经崩溃,而刘士品所在的2连却必须把坦克放得更近,因为他们唯一的反坦克武器就是手榴弹。在这场几乎没有胜算的战斗中,准确的阵地设置和独特的地势,帮了2连得忙。2连在逍遥山的阻击阵地,都设置在坡度50度以上的山坡上,坦克开不上来。而防御阵地可以俯览下方的公路,那是美军通往38线的必经之路,坦克也绕不过去。2连组建了一个反坦克班,其实就是一支敢死队。反坦克班就潜伏在阵地前的草地上。坦克开来时,战士们趴在地上不懂。当时美军坦克的观测死角大,加上战场的地势好,坦克总是发现不了隐蔽的志愿军。等坦克过去后,战士们再从后面向坦克投反坦克手榴弹。反坦克手榴弹的头上有磁铁,可以吸附在装甲上爆炸。有经验的反坦克手们专炸坦克的履带,履带一断,再牛的坦克也趴窝了。2连得反坦克班,曾经创下一个班一次击毁3辆坦克的战绩。

阵地丢失之后

刘士品与2连在解放战争中和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交过手,上朝鲜战场前对美军的火力情况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但真正的战场上碰上了,还是一下子傻了眼。在开赴逍遥山的路上,2连遭到了美军的炮击。开始,2连根本不知道这些炮弹是从哪儿射来的,一排排的全是重炮,后来才得知,这是美国海军的舰炮射击。尽管刘士品领教过国民党军的炮火,但那与美军的炮火密度相比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再说空军支援。2连在解放战争中夜对抗过国民党军的飞机。国民党军的飞机支援地面作战,是有时间限制的。每到规定时间,飞来三五架飞机,一通扫射投弹后就撤回了。美军飞机则不然,不分白天黑天,全天候作战,而且一来就是一群。美机的火力极强,志愿军无论是在公路还是在阵地,都难逃美机轰炸。因为志愿军的制空武器几乎为零,因此美机极为猖狂。志愿军的阵地上,只要有人出现,美机就打。美机投掷的燃烧弹对志愿军官兵的杀伤力极大。在电影《集结号》中,曾经出现过烈士遗体的画面,令很多观众倍感震惊。其实,战场上的很多真实画面,比电影更惊心动魄。

当时,2连有一个姓冯德副班长,英勇善战。作为指导员,刘士品很看好这个小伙子。一次战斗中,冯班长的一只手被炮弹齐刷刷斩断了。依照伤势,冯班长应该被立刻后送,但他坚持留在阵地上。就在2连准备撤出阵地的前3天,美军投掷了燃烧弹,冯班长壮烈牺牲。事后,刘士品要5班长李凤平(音)带他看看冯班长的遗体。李凤平却拦下了指导员:“不要看了!”在刘士品的一再坚持下,李凤平才带他来到了冯班长牺牲的地方。那里哪还看得到尸体,只有被烧的蜷缩的黑黑的一块炭块。那暗红焦黑的画面,成为刘士品心中最痛的伤痕。

即便身边的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壮烈牺牲,活着的人仍然勇猛的战斗者。2连在逍遥山主阵地前设置了一个前卫阵地,上面只有一个班的兵力。战斗激烈时,全班只剩下了一名战士——田吉全(音)。面对美军不断地疯狂进攻,田吉全从未想过放弃阵地,后撤逃生。他把阵地上所有的武器弹药搜集起来,分别摆在几处顺手的地方,开始了一个人的足迹。由于前卫阵地几处临敌,田吉全只能这儿打几枪,那扔两颗手榴弹,硬是一个人把冲锋的美军压了下去。更传奇的是,战后田吉全毫发无损的随部队撤出了阵地。

尽管2连打得即勇猛、又顽强,但战至最后,这个160人建制的加强连,在美军的疯狂火力摧毁下,只剩下30余人。美军步兵攻占了逍遥山防御阵地的一部。战斗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指导员刘士品和连长,把剩下的战史和轻伤员集中到一起,准备冲上山头,用刺刀和手榴弹把敌人赶下去。

采访时,刘士品老人回忆当时组织突击队的情景。连长不同意刘士品参加突击队,但刘士品坚决要求参战,死也要死在阵地上。讲到这儿,刘老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这种感觉你们能体会到吗?体会不到。”是的,没经历过战争的人,怎能深入骨髓的体会到战死沙场的壮烈。

突击队从敌人手中夺下了阵地。用刘士品老人的话讲,美军步兵一看到刺刀和手榴弹,“就犯了熊包了”。他们没有刺刀见红的勇气。最终,逍遥山阵地被2连完整地交给了前来解放的志愿军部队。(编辑:赵秀娟)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