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八章 鬼门关

qdshaying 收藏 12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狗剩儿来到距鬼子停车不远的地方藏了起来,车就停在村头的空场上,车顶上都架着机枪,一个戴着白手套的鬼子拎着东洋刀,和其他几个鬼子还有两个便衣站在空场子上。不一会儿,村里的老百姓全都被赶到了空场子上,鬼子也都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围在了百姓的周围。狗剩儿注意到,今天来的除了那两个便衣外全都是鬼子,估计那两个便衣是鬼子的翻译。

狗剩儿向人群里一看,吓了一跳,村里的百姓一个不剩,全都被鬼子赶了出来,保成、长生几个人,还有刘寡妇、大宝等都在人群里面。

村民集合完了之后,两个便衣就轮番喊话:

“你们有谁知道两个太君的下落,赶快站出来。”

“你们有谁知道游击队的下落,赶快说出来。”

“你们谁是游击队,自己站出来,不要连累乡亲们。”

“你们快召吧,不然太君发火了,你们谁也活不了。”

村民们没有一个站出来的,双方僵持了二十几分钟后,戴白手套的鬼子不耐烦了,举起了右手,所有的鬼子都把枪瞄向了人群。狗剩儿一看,鬼子这是要杀人了,这可怎么办。

两个便衣一看鬼子要开火了,又卖力地吆喝了一顿,村民还是没有反应,只好回头对戴白手套的鬼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向后退了退,狗剩儿一看不好,努力地想着该怎么办才能阻止鬼子开火。

就在鬼子军官的右手刚要落下的瞬间,狗剩儿果断地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大声地说道:“俺知道。”

听见说话声,鬼子和村民都齐刷刷地转头看着狗剩儿,两个便衣一愣,随即拎着盒子炮跑过来把狗剩儿抓到了鬼子军官的面前。

鬼子军官紧锁的眉头松开了点,盯着狗剩儿问道:

“你的,什么的干活?”

“你爷爷俺是过路的。” 狗剩儿回答道。两个便衣一听这是在骂鬼子军官,但也不敢告诉鬼子。

鬼子好像没听出狗剩儿在骂他,又问道:“你的,知道游击队的,哪一个的是?说出来,我的有赏。”

狗剩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鬼子军官眉头一皱,又问道:“那你的知道什么?”

狗剩儿脑袋飞快地转了一圈,坚定地说道:“俺知道你们那两个鬼子在哪。”

一个便衣一听,上前对狗剩儿说:“你真的知道两个太君在哪,可别瞎说,小心太君砍了你的脑袋。”

狗剩儿转头对便衣说:“俺真知道,就跟他们穿一样的衣服,两个人。”

鬼子军官一听,叫喊到:“幺西,他们在哪,你的带路。”

后面的鬼子一听,挥了挥手,所有的鬼子一下子都上了车,狗剩儿也被带到了第一辆车上,让他带路。

狗剩儿坐在车上指挥着鬼子往县城的方向开,狗剩儿边走边想,把鬼子带到哪去呢,难道非得带到昨天杀鬼子的地方,其他还有什么好地方自己能脱身呢。不管怎样,先把鬼子带离上河村,村民就没事了,自己就是死也值了。

鬼子开车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清河边上,狗剩儿看见河,想到了一个脱身的方法。

车开到桥头的时候,狗剩儿便让停车,然后就带着鬼子下到了河滩上,指着清河对鬼子军官和两个便衣说道:“俺昨天中午看见有两个人,一个人背着一个鬼子来到河边,然后绑上石头沉到了河里。”

一个便衣忙问:“沉到哪了?”

狗剩儿又往河边走了走,指了一个比较深的地方说:“好像就在这。”

便衣听了后,跟鬼子军官嘟噜嘟噜说了几句话,然后对狗剩儿说:“你下去把人捞上来,别耍花样啊,小心俺崩了你。”

狗剩儿一摇头说道:“不行,俺水性不好,你们还是找个水性好点的吧,再说俺一个人也捞不起来呀。”

便衣一听,踹了狗剩儿一脚,骂道:“让你下你他妈就下,捞不上来俺就崩了你,快点。”

狗剩儿看了看鬼子军官,不情愿地脱光了衣服,慢慢地下到了河里。此时的清河,由于夏天的来临,河水上涨,河面已经有近三十米宽,最深的地方也将近三米深。

狗剩儿下到河里后,向河中心走了走,然后潜了下去,试了试水的深度,在水下憋了一会儿,然后又钻出了水面,走到了岸边对便衣说道:“就在那,有两个人,身上都捆着石头,解不开,俺也弄不动。”

一个便衣一听,连忙又跟鬼子军官说了一番,便衣找了一个鬼子取下了一把刺刀,递给了狗剩儿,说道:“把绳子割断,把人拽上来,快点。”

狗剩儿接过刺刀,看了看刀口,又递给了便衣,说道:“不行,这刀太钝了,那绳子泡了水,韧得很,根本割不断,得找个快的。”

那个便衣回头朝鬼子们看了看,又去跟鬼子军官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到后边一个同样拎着指挥刀的鬼子跟前说了几句。狗剩儿看见,那个鬼子极不情愿地抽出了军刀,交给了便衣,便衣拿了军刀又递了过来。

狗剩儿接过了军刀看了看刀口对便衣说道:“这把刀行,不过俺一个人还是拉不上来,你们得下来两个人帮俺,再拿根绳子给俺。”

便衣又跟鬼子军官说了几句,这一次,鬼子军官火了,抽出了军刀大叫着:“中国人的,事太多,赶快下去,不然死拉死的。”两个便衣一听,生怕鬼子一气之下,把火发在自己身上,赶紧也脱了衣服下了水,一个鬼子扔给了狗剩儿一根绳子。

狗剩儿割了一小段绳子把军刀系在了腰上,领着两个便衣进了深水区后,让两个便衣在那等着,自己深吸了一口气,潜下了水底。

狗剩儿下到水下,迅速转向了下游方向,贴着河床,顺着水流,拼命地向下游潜去。

狗剩儿憋足了一口气,这一个猛子扎下去三四十米远,直到憋不住了,便仰过身,慢慢地浮到水面,把嘴露出来吸了口气,然后又翻身下潜,向下游扎去。

鬼子在岸上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狗剩儿浮出水面,感觉有点奇怪,便命令两个便衣潜下去看看。两个便衣下去一看,根本没有鬼子的尸体,连狗剩儿的踪影都不见了,才知道上了当。鬼子军官恼羞成怒,连两个还在水里的便衣都不顾,就命令向水中开火。

当狗剩儿第三次上来换气的时候,听见了鬼子的枪声,此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逃命要紧,换了口气后又拼命向下游潜去,只到听不见鬼子的枪声后,才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停下,在水面上继续向下游着。

一直过了下河村,狗剩儿才光着屁股上了岸。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快中午了,可狗剩儿没衣服,总不能光着屁股,拎着个日本军刀回村吧,这个时候,鬼子有可能又回村去扫荡了,但村里肯定不会再有人了。

狗剩儿上了岸,先在河边的柳树林里蹲了一会儿,见四周没人有,便顺着下河村头的麦地一口气跑到了山上,然后又从山上绕回了三清观。

天还早,狗剩儿不知道下面有没有鬼子或者伪军、汉奸什么的,只好在后山上向下观望。

天黑以后,狗剩儿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便拎着军刀悄悄地下了山。刚到三清观外,狗剩儿就发现门口坐着两个人,一个人手里好像还拿着一枝长枪,仔细看了看,没拿枪的人好像是保成。狗剩儿轻轻地叫了一起:“保成?”并做好了随时向山上跑的准备。

那两个人一听,连忙也叫了一声:“是狗剩儿吗?”

这次,狗剩儿听清了,是保成的声音,便走了出来,那两个人也迎了过来。狗剩儿一看,一个是保成,手里拎着盒子炮,一个是长生,拎着个长枪。

保成一把拉住了狗剩儿,激动地说:“你没事吧,可把俺们担心坏了,这回你可救了全村乡亲的命,你可成英雄了,是条汉子。”

长生在一旁也说:“这英雄怎么还光着屁股,快找衣服穿上,别着了凉。”

狗剩儿一把甩开了保成的手,进了屋,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后,出来对保成和长生说道:“你们赶紧走,俺不愿看着你们。”

保成一看,狗剩儿还在生自己的气,陪着笑说:“哟,还生气呢,你别急,赶明俺们把鬼子全都打走了,你想要多少枪都有,也不急于这一时,你也看到了,现在鬼子这么嚣张,咱们要是再不组织起来反抗,早晚有一天得叫鬼子全都杀了。”

狗剩儿没理他们,自己进了屋,升起了火,找出了仅剩的一点米,开始熬粥,保成和长生蹲在一旁看着狗剩儿做饭。过了一会儿,保成又开口说道:“你别在这住了,跟俺们回村去吧,以后跟着村里的人一起种地行了,你今天救了他们,他们会报答你的。”

狗剩儿听了,转过头在黑暗里瞪着保成说:“你们说话不算话,俺以后不跟你们来往了,你们赶紧走,别在这烦俺。”保成和长生一看,讨了个没趣,只好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