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环保门” ——另类版“我爸是李刚”

西域大帝 收藏 0 70
导读:2010年7月3号,紫金矿业所属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冶炼厂污水池发生渗漏,约9100立方米含铜酸水自污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沿岸及水库的养殖业遭受灭顶之灾、约400万斤鱼被毒死,当地居民不敢饮用自来水,靠买瓶装水生活。此次污水泄漏,被认定为重大污染事故!   “污水门”后不久,紫金矿业又惹“溃坝门”。9月21日,广东省信宜市钱排镇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发生溃坝,给信宜市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28人死亡或失踪。此次事故,祸起有关企业单位违法违规建设生产、安全生产

2010年7月3号,紫金矿业所属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冶炼厂污水池发生渗漏,约9100立方米含铜酸水自污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沿岸及水库的养殖业遭受灭顶之灾、约400万斤鱼被毒死,当地居民不敢饮用自来水,靠买瓶装水生活。此次污水泄漏,被认定为重大污染事故!


“污水门”后不久,紫金矿业又惹“溃坝门”。9月21日,广东省信宜市钱排镇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发生溃坝,给信宜市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28人死亡或失踪。此次事故,祸起有关企业单位违法违规建设生产、安全生产责任制不落实,相关政府及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以上这一连串的“不到位”,使原来安居乐业的生命戛然而止。


无论“污染门”,还是“溃坝门”,都可以归结为“环保门”。“环保门”中,紫金矿业收到的罚单总计2906万元,这对于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就超过 27亿元的紫金矿业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网友“污水中哭泣的鱼”哭笑不得的说:“这好比一个暴发户随地吐了一口痰,环保协管员罚了他20元钱;他不以为然的甩出2000元,叫嚣着‘给老子来100回的!’”相对于国外类似事件的天价罚单来说,违规成本过低,是不争的事实。


深挖下去,为什么紫金矿业受到的制裁看起来很无力呢?从它的背景来看,这家黄金龙头企业,每年所上缴的税收非常可观;可以说,它是当地政府的 “财政命脉”;自然的,当地政府自然对它宠爱有加、视如己出;它也就有恃无恐,敢于一再地以身试法。网友“背靠大树好乘凉”愤愤地说:“这和‘我爸是李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看似戏谑之语的背后,透出些许的无奈与对重塑正常的政企关系的深沉的期盼。



(转自中国警察装备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