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中的共产主义毛派武装:1984年的红色高棉

253087927 收藏 6 49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丛林中的共产主义毛派武装:1984年的红色高棉


1984年10月1日,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三方武装力量的领导人西哈努克、宋双和乔森潘参加了中国的国庆阅兵式。次日,“三巨头”接受《中国日报》独家采访时,还显得很激动,并且对柬埔寨的前途都表示乐观。




丛林中的共产主义毛派武装:1984年的红色高棉


柬埔寨士兵

1984年10月1日,民主柬埔寨联合政府三方武装力量的领导人西哈努克、宋双和乔森潘参加了中国的国庆阅兵式。次日,“三巨头”接受《中国日报》独家采访时,还显得很激动,并且对柬埔寨的前途都表示乐观。


次日,《中国日报》在头版中央位置刊登了采访稿以及采访“三巨头”时的现场照片。这张报纸后来成了记者团进出柬埔寨各战区的特别通行证。


这年年底,联合国将讨论柬埔寨问题,三方武装力量正在争取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中国日报》是一份在联合国能够看到的英文报纸,民柬希望国际社会能从《中国日报》上看到他们在抵抗越南入侵时的团结、合作。从10月5日开始,《中国日报》派出的以张惠民为团长,摄影记者郭建设和文字记者于文涛为成员的记者团,对红色高棉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战地采访。


越南支持下的韩桑林部队,把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打到了柬泰边境的梅莱山。1984年,波尔布特的民柬国民军号称有10万大军。中国记者在这里看到了一支完全由吃苦耐劳的农民组成的部队,忠诚、勇敢。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头脑像波尔布特要求的那样——纯洁。在经历过数次残酷的“大清洗”后,也只有头脑“纯洁”的人,才能跟着他们的领导人站在柬泰边界这块抗越的最前线上。


宋双对外号称有两万军队,这派武装力量有迷彩服、摩托车,还创办了军事院校——只有小学校那般大小。


柬埔寨还有一股力量,只有大约3000到5000人,总指挥是西哈努克亲王的第五子诺罗敦·柴可蓬(音,NorodomChakpong)。


这一年,红色高棉正处在低潮期,不仅在军事上被赶到了边境,在国际上的声望也因其高压、大清洗而落至最低点。一部揭示红色高棉政权血腥屠杀的名为《战火屠城》(TheKillingFields,又译《杀戮之地》)的美国电影已经拍了一年多,几个月后就要公映。记者团就是在这一时期进入梅莱山区的。




丛林中的共产主义毛派武装:1984年的红色高棉

红色高棉士兵

■红色高棉


进入梅莱山几乎没有路,吉普车在45度的陡坡上行驶。


于文涛说,柬方非常重视中国记者的安全问题,他们每到一处都有一个班的兵力随身保卫。热带丛林里没有路,但处处是游击战场,双方埋下的地雷、竹签阵等致命武器无处不在。保卫他们安全的士兵把记者团围在中间,记者只能踩着他们的脚印走路,才不会触雷。


晚上三位记者睡在西哈努克亲王和莫尼克公主下榻过的国宾馆里——小树林中的一个木棚,有只木床有顶蚊帐,这是战地接待的最高待遇了。负责安全的士兵们则在四周彻夜巡逻。


白天,红色高棉的阵地上,活跃着一支妇女担架队,把受伤的战士抬下来。周边的民众,对于炮声和零星的枪声早已习以为常。令中国记者触目惊心的,是因地雷爆炸而截肢的伤员。因为双方使用的都是步兵雷,一旦触雷,小腿极易被炸断。在前线,有很多小腿截肢的战士。摄影记者郭建设在后方拍到了柬埔寨一家义肢厂。这里使用的义肢非常简陋,截一断树木就算是“小腿”,一个像鞋匠钉掌用的铁片,就算是脚。截肢后的伤残军人,后半生就靠这样的“腿脚”走路。


这里有国际人道组织派来的志愿者,有一个简陋的医院,唯一的医生是民柬政权卫生部长秀臣。秀臣出身贫苦,通过努力成为一名医学博士。记者到的那天,他正在给女病人动阑尾炎手术,由于医疗条件太差麻药效果不好,病人的手脚都被捆在手术床上。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