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杨虎城谈判的中共使者如何遇险

253087927 收藏 0 2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与杨虎城谈判的中共使者如何遇险


西北的偏僻山坳,热气都凝固在屹屹梁梁上,十分闷热。


毛泽东在窑洞里一边搧着大芭焦扇子,一边思考着继续往外派干部做统一战线工作事宜。他亲自全面掌控着与国民党方面秘密谈判的进展情况。凭借他10多年对蒋军和地方军队的交战和了解,他深知蒋军不是铁板一块,蒋军分为蒋军嫡系中央军、地方实力派,杂牌军;嫡系中还有亲英美和亲日之分。毛泽东首先把自己统战的工作重点放在争取西北的实力派将领身上。他决定把有一定社会关系有外交能力的干部都派出去做工作,像刘鼎在东北军一样。


7月5日至7日,在中央机关逐渐从瓦窑堡向西部山区的转移途中,接刘鼎电有重要情况向中央报告。


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在安塞停留。大风雹中刘鼎从延安步行到了安塞小镇。中央听取了刘鼎关于东北军情况汇报,要求刘鼎放手大胆地工作,党对东北军的政策不是瓦解,分裂,变成红军,而是帮助团结改造,使之成为抗日的力量,成为红军可靠的友军。刘鼎要以洛川的王以哲军长工作为基础,重点是在西安做张学良的统战工作。


毛泽东很想研究哲学和战略战役问题,但西北找不到书籍。刘鼎要离开时,毛泽东告诉刘鼎在西安买一批通俗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哲学书籍,还要买一部《孙子兵法》(王明和凯丰说他是靠《三国志》和《孙子兵法》指挥作战的,其实这之前他还未好好读过此二书)和一些关于战役指挥与战略方面的军事书籍。然后,他又把叶剑英派到张学良部作为中共的常驻代表,全方位开展对整个西北地区的统战工作。


窑洞内,他决定派陕西省委军事委员会的负责人汪锋(解放后曾任新疆自治区书记)代表中共到西安与杨虎城谈判。


汪锋是西北共产党的老人,参加过大革命。


他从瓦窑堡骑马赶鄜县套通塬东村“前总”,在一个土窑里见到了毛泽东主席。


毛泽东最高的礼节就是请你抽他一枝烟。他先请汪锋抽一枝烟,问了他一些陕北的情况,然后要他代表红军到西安同17路军谈判。


毛泽东说,你看把握如何?


汪锋说,17路军参加过北伐,受过大革命的洗礼。有不少共产党员如魏野畴、杜斌丞都在这个部队工作,有基础。我对这个部队的历史和人物比较熟悉,我能尽力做好工作。


毛泽东拿烟的手比划着说,对军阀,我们要向前看。对他们过去反人民的坏事,不能耿耿于怀,也不要只看他们生活腐化,只要现在有一点民族气节就好。东北军和西北军都是地方势力,都是被蒋介石排挤打击的。西北军是典型的地方部队。他们主要是要扩大地盘,对抗中央和中央军。所以有反蒋抗日的思想基础,有与我们团结抗日的可能。你去西安,谈判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也有危险性。原则是一定不要决裂,要谈和。


然后,汪锋拿上毛泽东写给杨虎城、杜斌丞、邓宝珊的三封亲笔信出发到了关中特委所在地九头源蓝衣村。在蓝衣村化装,配齐证件,选择出发路线。最后,决定从邠县与长武之间进入白区。他和带路的同志一口气疾行150华里,大汗淋漓,碰上两个县政府“土特务”,从他的身上搜出了毛泽东的信件。啊,这还得了!立即把他送到县政府。汪锋没有想到县长恰好是17路军的老人党伯弧。


党伯弧顾全大局,以武装押解形式用汽车一路送到西安新城杨虎城公署。


一周后,一个晚上,杨虎城给汪锋谈话。


汪锋把毛泽东的亲笔信给了他。杨虎城对谈判的具体内容没有明确表态,从语气和神态上看,对联合抗日,互不侵犯,是赞成的。对共产党来人是满意的。后来杨委托他的秘书王菊人和军法处长张依中同汪锋具体谈。前者参加过大革命,后者参加过渭华暴动,都有一定思想基础。汪锋与这两个人具体谈过多次,并多次出去拜访杜斌丞等人。


张依中告诉汪锋,杨虎城在他出去期间,安排军法处队长监视他,如果他被“中央”特务发现,要把你抢回,或者伤害你,不能让中央把你活捉了去。


与红军比邻而居的是傅作义,他盘据绥远。在1927年10月至1928年1月与奉系军阀在河北涿州的攻守战中,傅军孤军奋战,坚守3个月,为大家称道。现在日军沿平绥线正在西进,日寇在绥远成立德穆楚克栋鲁普王公的傀儡政府,为第二个伪“满州国”。傅作义位置十分重要。毛泽东直接给傅作义的信中说,涿州之战,久闻英名,况贵军与红军比邻,实深驰系。德王不啻溥义,正在演出傀儡国一戏。“日本帝国主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先生爱国领袖,爱国宁肯后人?”“弟等频年呼吁,要求全国各界一致联合,共同抗日。幸人心未死,应者日多,抗日图存,光明渐启。亟望互派代表,速定大计,为救国图存而努力,知先生必有同心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