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三驾马车决定迁都

“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三驾马车决定迁都


1936年5月红军顺利渡河西征后,陈诚在晋西没有兜住红军,蒋介石在南京发了大脾气。陈诚是三青团出身,是所谓政工干部,军事上不行,但他是蒋介石的浙江嫡系,形同老子与儿子的关系,蒋介石信得过,敢于给他重兵集团,打不好,骂一顿娘希匹了事。


毛泽东用兵诡诈,声东击西,以攻为守,与中央军打游击,常常脱困突围,败步复活,出乎众人所料。蒋介石紧急进行军事部署,命令进攻红军有功的的另一爱将汤恩伯组成“晋陕绥宁四省联合剿共总指挥部”,马不停蹄,围剿回师黄河西岸的红军;恰好此时“两广事件”和平解决,蒋介石命令一直追随他参加蒋桂战争和蒋冯阎战争的另一同乡小个子军长胡宗南第1军由湖南兼程北上,抢占陕甘大道的静宁、会宁、定西段,隔断红四、二方面军与一方面军会合的道路;令毛炳文第37军由定西向陇西集结;王均第3军由秦安、天水向武山集结;川军孙震第41军由绵阳向武都、西固推进;马鸿逵向南推进;马鸿宾、何柱国向北推进,夹击清水河以西的红一方面军主力,不使红军有喘息机会,同时强令南面的东北军和西北军向北进攻,与驻在绥德、清间的中央军配合,包围夹击陕北苏区。东北军和西北军如果不听命令就要调离西北。


6月14日,在蒋介石的严令下,南面的东北军已分为三路向瓦窑堡推进,已经到达平步塔、青化砭、下寺湾一线。意欲一举扑灭红都瓦窑堡。


周恩来与东北军驻洛川的67军军长王以哲去电,称“李仁兄”,务望前线部队停止前进。王以哲是爱国将领,很讲信用,部队暂停了前进。


但在东面汤恩伯指挥的中央军已经西渡黄河,在绥德、米脂、清涧一带的4个师在急速推进。


毛泽东手指缝里夹着一枝烟,在地图前研究着陕北的敌我态势、敌军进军的路线和到达的地点。红军主力西征,远在甘肃环县一带。陕北东线的兵力比较少。估计瓦窑堡迟早要失去,怎么办,不如主动放弃。


他让警卫员把张闻天、周恩来叫来一块商量。张闻天和周恩来都同意他的意见,瓦窑堡虽好,但红军没有必要坚守。红军现在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


毛泽东与张闻天决定由周恩来出面,同东北军商议好,过两三天红军撤走后,由东北军来接管瓦窑堡。


毛泽东命令红军驻瓦窑堡的卫戍部队撤离瓦市,卫戍任务由机关工作人员组成的赤卫营承担。


6月14日,15日,毛泽东与张闻天、周恩来三个人考虑到明后天东北军就到了永坪、蟠龙、安塞一线。中央迁都是件大事。要向部队说明,不要影响部队的情绪。他们向在前线的彭德怀发电,指出中央主动撤出瓦窑堡,迁都并不影响红军西征的军事任务,并不改变加速进行西北大联合的根本大计,是便利于争取东北军,便利于直接领导西北根据地,要给干部和群众解释。部队要稳定,要按既定方针坚决进攻,要向西兰大道发展,努力完成军事任务。


瓦窑堡的后半夜有些凉。


他们三人在毛泽东的窑洞里研究了一个通宵,抽了一个通宵烟,窑洞内烟雾笼罩。最后他们决定中央机关转移从16日开始。迁移路线是经过杨家园子、吴起镇,转移至洪德城、河连湾一带。


周恩来留守东线,指挥东线部队抗击敌人的进攻。主要任务是拒止汤恩伯。汤恩伯是红军的老对手,他是一个既鲁盲又滑头的将军,能装口袋伏击,断其一指最好。


林彪获得新任命,负责指挥机关部队转移,并任中央新都的卫戍司令。


野战军后方勤务部部长兼兵站部部长杨至诚(解放后总后勤部副部长)要集中200只牲口接运资财、机器和伤病员。


中央军委各机关、后方勤务部门准备转移至吴起镇。


宋时轮、宋任穷28军和肖劲光29军担任掩护并消灭杨家园子、沙集、吴起镇以北和这一地区的团匪。阎红彦30军,得令后急行军赶到延水城和29军协同行动,要准备侧击向瓦市前进的敌人。这是红军撤离瑞金后,又一次迁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