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连长--评“革命熔炉火最红”



“连长连长,半个皇上。”


少年时读写旧军队的书,对这句话印象很深,读写共产党军队的书时,发现很多连长都被称为“老连长”,于是头脑中对连长有个概念:一个老兵油子,手下有一百多号兵,单独放出去执行一个任务时士兵的生死就他说了算。


三十多年前上我高中时的一个假日,与母亲一起去部队看望当兵的哥哥,在那里我终于与一位连长近距离接触了。


我和母亲是那天下午到达连队的,哥哥是连队的文书兼军械员,也就是连部通讯员,卫生员等几个兵的班长。因为司务长去新兵连了,司务长的宿舍空着,哥哥就让我们住在这间房子里。进门没几分钟,炊事班的一个战士就端来了客饭:窝着鸡蛋的面条。


战士说:还没到开晚饭的时间,知道你们远道而来,炊事班长让先送面条垫点,一会连队回来了开晚饭再给你们端过来。


吃着喷香的面条,母亲说:“你们呢步兵一天的伙食费只有四毛五,这盆面条里窝了这么多鸡蛋,是不是吃了战士们的伙食费了?”


哥哥自豪地说:“我们伙食才棒哪,我们养了几十头猪,上百只鸡,种的蔬菜,黄豆不仅够全连吃,还卖了换钱。上面给的伙食费也就是买点自己生产不了的好东西。比如收稻子时,全连吃红烧肉,我们老连长还跳着脚的喊:司务长,弟兄们活这么累,得吃点好的啊,去城里买香肠去!”


母亲听了很高兴,当兵苦,如果伙食好,士兵们身体就好,如果干部知道爱护兵,士兵再苦也扛得住。


一个小时后,唱着歌的连队收工回营了,一个干部喊着口令,等队伍停在操场上整队完毕,干部跑步到走在队伍后面的一个大个子干部面前向他敬礼,报告。


哥哥指着大个子干部说:“那就是我们张连长。”


连队解散了,战士们纷纷收拾内务,存放工具,准备吃完饭。张连长向我们的住处走来,他一进门就操着一口山东腔的普通话说:“大妈和兄弟来啦?欢迎欢迎!”


这是一个高个子,宽肩膀,红脸膛的大汉,一身国防绿,三块红的军装虽然沾了几个泥点子,穿在他魁梧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军官的英气。他说话声音很大,可以想象,如果他在连队面前喊口令,一定会惊着天上的飞鸟,振奋了士兵的精神。


张连长与我们寒暄了一番后走了,我有点奇怪,这个连长不老啊,看样子也就不到三十岁。哥哥说,连长才二十七岁,叫他老连长是他军龄老,在部队,军龄是一个人的资格,多一年军龄的兵就是少一年的兵的爷。


晚饭后,连队排着队伍唱着歌去电影,队伍走了没几分钟,两个通讯员抱着大衣提着凳子跟在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后面也去看电影。哥哥说:那是连长媳妇。


活活,真是半个皇上,连长太太看电影就有两个兵伺候着。


在连队住的两天我过得很开心,认识了哥哥的老班长和很多来自天南地北的战士,在他们中我觉得就像在一群发小中一样自在。在他们栽种的稻田和菜地中散步,那整齐生长茂盛的稻秧和蔬菜与我见过的老百姓的农田有些不一样,不但长势旺盛,而且和营房里的一切物品一样,整齐划一,很有规矩。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做任何事情都追求最好的连队。


我们要走的那天,哥哥不开心了,他本想送我们到几十公里外的火车站,可是指导员不批准。这让我觉得指导员很不近人情,哥哥当兵两年,我们来探亲,今天是星期天,连队有放假外出的名额,为什么不能给假?


正在我们郁闷时,张连长推门进来了:“大妈和兄弟今天要走啊?这样吧,刚才我们开支部会时讨论了一下,大妈来一趟不容易,文书一贯表现不错,给文书派个公差,去市里给连里办点事。顺便送送大妈和兄弟。”


张连长走了,通讯员说,刚才开会时,连长为这事和指导员还争了几句,最后连长硬是拍板给假。


怪不得这两天,那些年青战士们一提到张连长时眼中都由衷地透着一股尊敬。


读“革命熔炉火最红”时,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

故事的第一主人公,连长赵大江让我想起了张连长,赵大江与张连长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他精明能干,不仅是条“硬汉子”,也是个搞生产为连队搂好处的好手,在指导员不在时,一个把连队搞得有声有色,不但完成了上级下达的生产,训练各项任务,还为连队建设筑起了厚厚的家底。当然,他收拾起手下那些“怂兵”时也是一套套的招数。


连队,是军队最基层的作战单位,即使现代战争中,不论使用任何兵器,最后解决战斗还离不开步兵,很多时候依然是一个连队独立完成一个任务。因此连长就是一支部队起着很重要作用的军官。一个受到士兵拥戴,能够凝聚全体官兵力量意志的连长,必定会指挥一支军事素质强,战斗意志坚定的连队客服困难,完成任务。


“革命熔炉火最红”中的赵大江连长形象塑造似乎还有一点不足,故事中没提到他的妻儿,军嫂在军人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尤其是一些基层军官的妻子,一个军官的妻子来到连队,她的表现可能会使丈夫的威信高,鼓舞官兵的士气,也可能会影响丈夫的斗志甚至影响丈夫的工作。


如果这故事中能有一位军嫂,一定会让故事更丰满更有滋有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