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周玉山见到乔占江,连忙说道:“老伙计,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等你半天了!”

乔占江一边坐下,一边说道:“哦,今天上午的活儿刚干完,看样子国民党反动派真的要动手了,江南那些做生意的都把货物运到江北来了。”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是啊,形势严峻,我就不和你废话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原哈尔滨地下党的情报组长黎万春同志。哦,黎万春同志现任军区情报部的副部长,他的工作重点也是哈尔滨潜伏的那些国民党军统特务和地下先遣军。”

乔占江和黎万春握了握手,周玉山接着说道:“黎副部长是昨天回到哈尔滨的,他此行的任务是暗中追查国民党的特派员,遗憾的是,那个国民党的特派员在到了哈尔滨之后,突然掉线了。好了,具体的情况让黎副部长跟你说吧!”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黎副部长,您说说你们跟踪国民党特派员的情况吧!”

黎万春想了想,说道:“自从日本人投降以后,我就被组织上调到了沈阳,4月28日哈尔滨得到解放以后,特别是这个月初的时候,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得到情报,国民党反动派在东北民主联军主力撤出吉林之后,又调集了几十万大军沿松花江南岸摆开了阵势,随时准备反扑。”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是的,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失败的命运,他们在哈尔滨潜伏下了很多的特务,而这些特务都是日本特务机关培训出来的谍报精英。”

黎万春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的工作做得也不错啊!其实,在哈尔滨潜伏的不仅是那些特务,还有国民党接收哈尔滨的时候收买的一些地痞流氓匪徒,他们组成了所谓的地下先遣军,人数大概在一千多。这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反动势力啊!而这个特派员就是为了和这些地下先遣军取得联系,才来到哈尔滨的。”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这个情况我已经听军区的副司令员讲过了,下面您谈谈那个特派员的情况吧。”

黎万春道:“我接到组织上的命令以后,便开始安排人手跟踪那个特派员,可是这个家伙非常狡猾,好几次把他跟丢了,昨天晚上我们的人跟着他们来到了哈尔滨,唉!一不留神,又让他溜掉了。”

乔占江道:“他们一行几个人?”

黎万春道:“他们一行共是三人,那个国民党的特派员扮成了一个打把势卖艺的,带着两个孩子。”

乔占江闻言,不由得一愣,道:“还有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什么样?”

黎万春见乔占江的神色有异,诧异地说道:“怎么?你见过?”

乔占江道:“我想知道那两个孩子的具体情况。”

黎万春道:“那两个孩子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都是男孩,他们从沈阳出发的时候我们就跟着他们,这一路上他们一边卖艺,一边赶往哈尔滨,昨天一下火车,那个扮成武师的特派员就带着那两个孩子住进了站前的一家旅馆,我们的同志扮成旅馆的伙计进去送茶水,这才发现旅馆里只剩下那两个孩子了,而特派员却不知所踪了。就在侦察员向我汇报的功夫,两个孩子也不见了。”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我昨天晚上见过那两个孩子,听他们说,他们的师父是被一群流氓带走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

黎万春闻言,眼睛一亮,道:“是吗?那两个孩子现在哪里?能让我见见吗?”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黎万春看了一眼周玉山,道:“周玉山同志,乔占江同志提供的这个线索非常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一定要尽快找到那个两个孩子,然后从他们的身上查找那个特派员的下落,千万不能让这个特派员和那些地下先遣军接上头,那样的话,局势就不好控制了。据可靠情报,敌人好象有一个什么计划,可是到现在我们却一无所知,这才是最要紧的。”

周玉山也点了点头,道:“是啊!绝对不能让那个特派员和地下先遣军接上头,一旦他们有所举动,我们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老伙计,能不能想个办法,尽快找到那两个孩子?”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老周,我在码头上已经打探出来了,码头上的确有敌人的特务在活动,但是目前还不明确这些特务的头目是谁,还有他们的名单,这一点还需要进一步去调查,昨天我偷听到了几个把头的谈话,而且当时在他们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这个人长什么样我没有看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码头上潜伏的那些特务都是这个人的手下,也许咱们把那几个把头控制起来,就能找到这个人,然后咱们从这个人的身上来查找‘枭狼’的下落。”

周玉山想了想,道:“这些人的情况你都查清楚了吗?我们现在贸然行动会不会打草惊蛇?”

乔占江沉思片刻,道:“嗯,你说得有道理,我听码头上的老工人说,这些把头从前都是日伪走狗,国民党接收哈尔滨之后,这些人都投靠了国民党,谁知道好景不长,国民党接收大员在哈尔滨一共才待了一百多天,就灰溜溜地从哈尔滨滚蛋了!”

听到这儿,周玉山和黎万春相视而笑。

乔占江接着说道:“这些把头也不知道走的什么门路,反正是现在的政府又把他们安排到了码头上,重新干起了老本行。”

周玉山点头道:“咱们的政策是宽大的,可也不能宽大到这种程度!这里面肯定有鬼!”

黎万春也道:“是啊!象这样一群为非作歹的坏蛋,而且有可能是日本人和国民党的特务,怎么能让他们逍遥法外,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工人阶级了呢?”

乔占江道:“这就说明一个问题了!咱们的政府部门里潜伏的那些国民党特务所为!”

周玉山抽出一支烟点上,默不作声。

黎万春摇着头,也没有说话。

乔占江接着说道:“还有,我从他们的谈话中偷听到,有人向那几个把头通报了哈尔滨市公安局两名侦察员有重大嫌疑并逃跑的事,这件事无疑说的就是我与小何,这一点,肯定是潜伏在公安局内部的特务干的!而且,那些人已经对我和小何产生了怀疑。”

黎万春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敌人的消息这么灵通啊!”

周玉山也惊道:“那怎么办?实在不行你们两个撤出来吧!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不行,咱们好容易找到了这么一点线索,如果我们现在就撤出来,前面的工作不就白做了吗?再一个,现在我们撤出去,马上就会引起他们的警觉,万一他们转移了,我们再想找他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黎万春点了点头,道:“对,乔占江同志说得很对,现在咱们不但不能撤出来,而且还要取得他们的信任,这样才能很好地开展工作,最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乔占江道:“黎副部长,老周,咱们得想个办法,让那些人相信我和小何,这样才好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黎万春想了想,说道:“要想让敌人相信你,你就只有帮他们做一件事,而这件事和他们的行动有关,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

乔占江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周玉山沉思片刻,道:“找到那个特派员,看看他昨天晚上到底被什么人带走了!”

乔占江道:“我看这个办法可行,咱们把那个特派员控制起来,然后我再把他从咱们自己人的手里救出去,这样一来,敌人就会对我和小何减去大半的疑心,然后咱们再做点文章,那些特务就会把我和小何当成自己和他们一样的人了,只要我们打入了敌人的内部,咱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