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改变中国历史的电报

dbszyk 收藏 0 1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九章 改变中国历史的电报



大年天,敌对双方好像约定好了一样,都互不侵扰。不知白军在干啥,红军反正没停下来,抓紧时间练兵。张占荣找到王近山,要求给他派几个教官训练独立营。出乎意料的是,来的教官中竟有赵黎明。

一见赵黎明,张占荣激动得上前就抱住了他。在这枪林弹雨的战场,一年后能见到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战友,还真不容易。想想自己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程尚银死了,王成功残了,周老汉也死了,还有很多都死了。从五龙寨和罗家寨下来的人中,没几个还活起的。

正规军就是不同,很多战术动作还真的应学。在实际战斗中,独立营就因为没经过严格的战术训练,伤亡率就比其他部队大。特别是训练步伐,在没有喊停的情况下哪怕是岩都还得前进。像这样训练,部队就会步调一致听从命令。原来没经过这样训练,也不怪在长坝打圣母团时一遭攻击就四散逃跑。

一天训练下来,张占荣也感到特别的累。周英兰来了都好几天了,他们都还没好好亲热过。收了操,张占荣就让钟家安负责管理部队,自己下山找房子去了。他这独立营,还真是独立,不像其他部队,到了连一级就得配个指导员,可他都营级了,几个月来,上级连教导员都没给配备一个。

山的北边算是后方,没走多远,就见一个独房子,虽是土墙,但盖着瓦。张占荣来到房前,见门锁已经坏了,喊了两声没人应,才推门进去。屋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好像很久没人住过。

红军一来,只要能吃上饭的人都跑了,这与当时的政策有关,也与宣传滞后有关。为了吸引更多穷苦人参加红军,提倡打跑发财人,才导致很多并不是发财人的人也跟着跑反,这对当时根据地的生产破坏是相当严重的。

天一黑,张占荣就带着周英兰背着背包来到这房里。他们找来几抱干柴既烧火取暖又当照明。一歇下来,两口子不自觉地又提起程尚银。

“在天官寨那洞子里,不是程尚银两弟兄接济,我们根本就住不下去。”周英兰说。

“问题是,没有他们的接济,我们肯定要出去找吃的,这样早就会暴露,早就被民团抓了,也不会活到今天。”张占荣说。

“那次从郑家碥跑出来,要不是他砍死那几个民团兵,我们肯定也是跑不脱的,同样也被王永庆送给李本道了,也早不在人世了。”

“我真后悔多事派胡德云去帮他押俘虏,要不是那样,这大过年的,我们几个罗家寨的老战友在一起该多热闹?”张占荣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都怪我害了他。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把他的尸体弄回天官寨,绝不让他做孤魂野鬼。”

他这一承诺,周英兰牺牲后也就只他自己知道。哪知这所谓的“机会”过了十七年后才到来。土改时,张占荣喊上程元亨来到位于现在巴中市平昌县的马鞍山,才将程尚银的尸骨起了回去。找到那座大石头旁,张占荣说:“程营长,我和你哥来请你回家了,你就委曲着点吧!”

那个小小的土包上已长有碗口粗一根夜合树。砍断树子,挖开土包,露出一具白骨。那白骨的头上,有一个小指头大的洞。令人惊奇的是,那骨头干干净净的,不粘半点泥土。张占荣将骨头启出,用布袋装好,放了挂鞭炮就算移灵了。

1968年,张占荣因挖掘红军坟墓一事被红卫兵揪出游斗。红卫兵还要他交待,为什么不到陕北延安跟着毛主席,而要当革命的逃兵。张占荣无言以对。带程尚银回家是他的承诺,没什么不对。为啥不找毛主席,在河西走廊,他被马步芳的骑兵砍翻,不知过了几天才醒过来,要不是藏族牧民收留医治他,他连命都没了。诺大个中国,他哪分得清东南西北,也根本就不知红军部队都撤到哪里去了,他只好沿着长征的路再过草地、翻雪山,历尽千辛万苦才回到郑家碥。在中国的红军中,有谁是四过雪山草地的?怕只有他张占荣一人。

一些年轻的读者可能不明白,张占荣为啥是四过雪山草地?那是因为,张占荣所在的部队已经翻过雪山过了草地,可张国焘一封电报要红四方面军的部队回到川西,不同红一方面军北上。于是,张占荣所在的部队只好饿着肚子再过草地翻雪山回到川西。一年后,红二方面军长征北上来到川西,张国焘也没如愿打下成都,在二方面军的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及滞留在红四方面军的朱德、刘伯承、还有从苏联回国代表共产国际来作工作的张浩以及红四方面军的徐向前、张琴秋、李先念等一片反对声中,张国焘只好同意再次北上,这就让红四方面军的相当部分人翻三次雪山,过三次草地。

按照张国焘的意图,是要已经过了草地的红军总政委陈昌浩扣住毛泽东的。电报发到前线,改任通迅连长的张占荣急匆匆地来到陈总政委开会的喇嘛庙,一个立正敬礼,大声报告说有紧急电报。

“混蛋,你没见我正在讲话吗?”陈总政委怒骂道:“一点规矩都不懂。生就的长年教不转!”

挨了总政委一顿骂,张占荣悻悻地就往外走。走到门口,见调通讯连后才认识的右路军参谋长叶剑英也坐在那里听报告,就挨着他坐下了。

“什么电报那么急?”叶参谋长问。

张占荣就将电报递给了他。

叶剑英一看,脸色都变了。看完后,他悄声问:“你知道电报的内容吗?”

张占荣点了点头,说,“我这两年跟着红军还认了不少字。”

“你知不知道毛泽东住哪?”

张占荣摇了摇头。

叶参谋长用手指着不远处一间房子说,“他就住在那儿,你把电报给他送去。记住,要快去快回。”

张占荣小跑到那间房子,呼了声:“报告!”正在看地图的毛泽东头都没抬就喊了声:“进来。”

将电报交到毛泽东手里,毛的脸色也一下变了。电报内容为:“X日电悉。余经长期考虑,目前北进时机不成熟,在川康边境建立根据地最为适宜,俟革命来潮时再向东北方向发展,望劝毛(主席)、周(恩来)、张(闻天)放弃毛儿盖方案,同右路军回头南下。如他们不听劝告,应立即监视其行动,若执迷不悟,坚持北进,则以武力解决之。执行情况,望及时电告。”

“是谁叫你送来的?”毛泽东问。

“报告,是叶参谋长。”

“都有谁知道这电报的内容?”

“报告,还有译电员、作战科副科长吕黎平、值班机要组长陈茂生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务?”

“报告,我叫张占荣,右路军通迅连连长。”

毛泽东便将电报抄了一份,将原件交给张占荣时说:“你赶快回到喇嘛庙,不准向任何人说我看过电报。知道吗?”

“知道。”

张占荣又小跑回庙里时,陈总政委还在讲话。又过了十几分钟,总政委才走下台来。张占荣递上电报,他看完后,就向毛泽东的住地走去。

所以说,历史的轨迹,多数是偶然事件改变的。就在张占荣回庙里等候陈昌浩讲话的时间里,毛泽东已经派人将电报送给了前方的林彪,要他的部队随时作好应付突发事件的准备,并派部队回援接应。也就是这十多分钟时间里,毛泽东准备了应对陈昌浩的说辞,才驳得陈昌浩哑口无言,为他摆脱陈昌浩的扣留争取到了时间。虽然陈昌浩最后派兵追赶毛泽东想强行扣留,但徐向前一句“红军不能打红军”的话终于让他顾全了大局,避免了红军历史上的一次火拼。假设:陈昌浩态度和蔼地先看了电报、没有叶剑英让张占荣将电报送给毛泽东、没有徐向前那一句话,中国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火拼,不到一万人的红一方面军是绝对干不过拥有八万之众的红四方面军的。毛泽东、周恩来这两人肯定是会象曾钟圣、邝继勋一样被除掉的,至于林彪、彭得怀、聂荣臻这些右路军的将领,就要看他们的态度了。假如张国焘坐上了共产党的第一把交椅,会有第二次国共合作吗?会有抗日战争的大发展吗?会有解放战争吗?共产党能成为未来中国的一大政党吗?

夜已很深,张占荣和周英兰这才上床睡觉。单家独院,四下空旷,他们便没有了束缚,张占荣的努力,使周英兰欢快地叫着。正叫得酣畅淋漓时,门被人踢开了,随着枪栓的不断拉动声,张占荣已被几支枪瞄上了。

一见是红军战士,张占荣气愤地叫喊:“干什么?”

“你都在干什么?”

“你们出去,这是我老婆!”

那些人露出怀疑的神色。

张占荣提起自己和周英兰的衣服给他们看。“我们都是红军,是红胜县苏维埃独立营的。不信去问徐总指挥。”

“我认识你。”一个战士说。

“那还不快滚!”

战士们出去了,屋外响起了窃窃的笑声。

经这一吓,张占荣再也没了兴致。他还在骂着,搂着周英兰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张营长被“抓”的事被大家传为笑话。周英兰当天早上就跑回了河对面的红胜县苏维埃驻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