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23章 真挚理解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郑万江打算明天早晨去工商银行城内大街储蓄所,去查看何金强的存款支取情况,或许能有一些线索,请银行的同志回忆一下何金强的存取款过程,因为银行有监控录像,完全可以找到这个支款人,他可是个重要人物,百密必有一疏,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的,最终还是落出了马脚,给破案留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打算明天早晨去工商银行城内大街储蓄所,去查看何金强的存款支取情况,或许能有一些线索,请银行的同志回忆一下何金强的存取款过程,因为银行有监控录像,完全可以找到这个支款人,他可是个重要人物,百密必有一疏,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的,最终还是落出了马脚,给破案留下了线索。

储明香完全赞同他的意见,并指示马上再去找李秋兰,了解何金强的具体情况,特别是那条白纱巾和口红笔的下落,这样可以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同时还要继续做何佳奇的工作,何佳奇那里应该是破案工作的关键,他目前的表现极为不正常,估计他的内心此刻十分的复杂,或许他现在还有什么顾虑和其它的异常情况,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何金强的弟弟何金刚的情况也应立即调查清楚,从人们反映的情况来看,他在社会上是个人物,属地痞流氓之流,性格反复无常,为了钱财是什么都有可能去干,必要的时候可以请单位的领导协助调查。

“我完全同意局长的意见,明天我会安排耀章和丽梅去调查,肯定会有一些线索。”郑万江说。

“不要什么完全表示赞同,要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尽最大能量有创造性的机动灵活开展工作,这才是展开工作的关键所在,我的意见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办案依据,有些时候事情往往会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这正是作案者的狡猾之处。”储明香说。

“现在的案犯极为狡猾,有些时候比我们想还周到严密,让我们料所不及。我估计有人是在给何家施加压力,这样做的目的尚且不清楚,但可以肯定,这和何金强的死有着极大的关系,他是个人物。”郑万江说。

“这有可能是一个同伙作案,其动机还需作进一步调查,要把思路放宽些,不能总在一个地方转圈子。”储明香说。

“世上没有破不了的案件,无论他再狡猾,都会留下蛛丝马迹,迟早会露出马脚,现在问题已经明了,这是一起谋杀案,说不定这是个大案。”郑万江说。

“你又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这怎么行,抽空快回家看看,不然云彩姑娘又该找我不答应了,说我这个局长不近人情。一天到晚总是给你们安排工作,不给你们创造约会的机会。你们俩的事要是黄了,到了那个时候,我这个局长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没有办法,遇到这样一个挠头的案子,那还有心思想这个,她会理解我的。”郑万江说。

“还是抽空回家看看,不然,你的父母又该替你担心了,做父母的都是这样,一天看不见总是觉得缺点什么,尤其是我们当警察的,这是一个危险职业,时刻牵挂他们的心,云彩这个姑娘很是不错。现在说不定多么想你呢?万一要是生气跟你吹了,你可别赖我说我拆散你们,那时我可背不起这个黑锅。”说完便大笑起来。

“那您得陪我一个媳妇,谁让我是您手底下的兵,我不找您找谁去。”郑万江也笑了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谁呀,进来吧?”郑万江说。

“是我,万江。”门外传来一个姑娘地声音。

“这不说谁谁就到,你们好好聊聊我就不敢打扰了,陪云彩多呆一会儿,好好亲热亲热,说说知心话儿。你们也实在是太忙了,这样的机会很少。”储明香笑着说。

门外进来一个姑娘,她叫陈云彩,是郑万江的未婚妻,和他同岁,他们自小一块长大又是高中时的同学,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县财政局工作。

“局长看您说的,把我说的都不好意思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拖万江的后腿。”云彩姑娘说。

“好了,你们好好呆会儿,说说知心话,万江,可不许把云彩姑娘怠慢了,要是让我知道了,我轻饶不了你。”储明香说完知趣地起身告辞了,两人把他送出了屋,望着储明香离去的背影,开心的笑了,重新回到了屋里。

“怎么,工作中又碰到难题了?瞧你的眼睛都熬红了?干工作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云彩关切地问。

“我们这几天正在一个无头案而正在四处奔忙,几乎忙的是四脚朝天,一点得空闲时间都没有,这不,刚跟储局说完案情,你就来了。”郑万江回答说。

“我说的呢,今天晚上去你家里,爸妈说你已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我有些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你。”云彩深情地望着郑万江说:“你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一忙就不知道回家了,你知道别人有多担心你吗?”

“我能有什么事,我这不是挺好的,只是这几天工作实在太忙了,储局长刚才还批评了我一顿,说我怠慢了你,其实我那敢啊,心里十分的惦记你。”郑万江握住云彩姑娘地手说。

“你就知道忙工作,我俩的事什么时候办,我妈妈催问好几回了,把婚事办了也了结她的心愿。”云彩姑娘偎依在郑万江怀里亲昵地说。

“这有什么办法,干公安工作的全都是这样,我们清闲了那罪犯可不清闲,等我们办完了这案子咱们俩马上就结婚。说句实话,我都等不及了。”郑万江抚摸着云彩地秀发说。

“我一切听你的。”云彩温柔地说。

“哎,我差点忘了,你还没吃饭吧,这是妈让我给你带的饺子。”陈云彩说着拿出了一个保温杯,郑万江一看是平时他最爱吃的饺子,还正冒着热气呢,这才感到肚子确实有些饿了,赶紧用手捏起一个放进嘴里,整个吞了下去,把他噎地直瞪眼,脖子伸得老长,看着云彩傻笑。

“看你,急的跟猴似的,慢慢地吃,没有人跟你抢。”云彩看着他那可爱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亲昵的打了他手一下,将一双筷子递给他,郑万江接过筷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趁这功夫儿,云彩将凌乱的房间赶紧收拾了一下,又把脏衣服装在手提兜里准备拿回去洗。

“万江。”云彩刚要说什么,回头一看郑万江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十分怜爱地摇摇头,无可奈何地笑笑,帮他脱下鞋子,拿过毛巾被为他盖好,然后轻轻在郑万江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一声不响地走开了,她了解他、理解他、但更爱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