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第一人”蔡公时 惨被日军割耳剜舌烧遗体(多图)

ebwei 收藏 24 1495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30/12303726.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net/1230/12303727.jpg[/img] 被誉为“中国外交第一人”的蔡公时。资料图片   1931年6月28日上午11点,一位女士站在浦口火车站的出口处,端庄的仪态掩饰不了满目的悲伤。她正在等待一只随车托运的大皮箱。紧接着第二天,隶属于国民政府的《中央日报》就刊登出了一则消息:《蔡公时夫人携烈士骸骨


“中国外交第一人”蔡公时 惨被日军割耳剜舌烧遗体(多图)

“中国外交第一人”蔡公时 惨被日军割耳剜舌烧遗体(多图)

被誉为“中国外交第一人”的蔡公时。资料图片

1931年6月28日上午11点,一位女士站在浦口火车站的出口处,端庄的仪态掩饰不了满目的悲伤。她正在等待一只随车托运的大皮箱。紧接着第二天,隶属于国民政府的《中央日报》就刊登出了一则消息:《蔡公时夫人携烈士骸骨来京伤心惨目有如是耶!》,文章说:“蔡公时烈士之夫人郭景鸾女士,携带在济南旧交署后园掘获之五三烈士残骸一大箱,于二十七日上午十时半,乘津浦车南下,昨日(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时抵京,现寓中央饭店,定今日上午协同该箱分赴国民政府及外交部,晋谒当局,报告此次赴济发掘遗骸之经过……”

蔡公时是何许人也,郭景鸾女士携带的那一箱骸骨又是从何而来,《发现周刊》记者看到这则79年前的消息后,随即展开了调查。

追随孙中山,蔡公时德高望重

“蔡公时于1881年5月生于江西九江,是望族之后。因为成长于清朝末年,眼见内忧外患,蔡公时对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尤其推崇。”济南市史志办朱佩峰主任告诉记者,1902年,蔡公时来到日本求学,得知孙中山在日本,就急切地想见到他的精神领袖。一次,他与好友去一家文具店购物,认识了店老板,也就是兴中会横滨分会的负责人冯镜如。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合格后,时年22岁的蔡公时在冯的引荐下,第一次见到了孙中山,从此之后,他便常伴孙中山左右,成为坚定的革命党人。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之后,不想做官的蔡公时几次辞去高官职务,后来,孙中山卸职,为了实现孙中山建设交通的愿望,他担任了全国铁路督办。

1913年7月,孙中山发动了全面讨袁的“二次革命”。蔡公时亲至湖口前线一同指挥作战。“二次革命”失败,蔡公时追随孙中山再次流亡日本。

1916年3月,蔡公时又与孙中山一同回到上海,再度讨袁,直到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此后,无论是护国运动还是护法战争,蔡公时始终跟随着孙中山奔波转战,与孙中山结下了深厚感情。孙中山因病住院时,蔡公时始终在其身边,进食、沐浴无不亲手服侍,是孙中山弥留之际亲睹遗容并聆听遗言的极少数国民党人之一,在国民党内德高望重。

那么,就这样一位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到底因何遇害?

赴任12小时,遭粗暴杀害

“ 这要从新军阀的混战说起。”朱佩峰告诉记者,1928年4月,蒋介石联合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北上攻打奉系军阀张作霖。日本侵略军街口保护侨民,出兵三万,对中国进行武装干涉。精通日语,谙熟日情的蔡公时于此时被任命为山东交涉员,主要职责是代表外交部处理战区外交事宜。

5月2日,蔡公时抵达济南。5月3日上午8点左右,蔡公时率领署员来到山东交涉署。他取出孙中山遗像和国旗,端正地挂在墙上。不久,就听到市内各地枪炮声接连不断。特派员公署门前,也有日本兵与便衣队活动。外交公署派人外出,日军概不放行。公署人员一天内只喝了些自来水,电话线也被切断,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当日下午4时,有日军一个班冲进公署,把前后门围住,并把署内人员的自卫枪支全部缴下。当晚9时,从外边又闯进五十多个日本兵,不由分说,大肆抢掠。蔡公时用日语同日本兵理论,但日本兵不等蔡公时说完,就用枪托将蔡公时打翻在地,又将署内18个人一起捆绑,拉到院内场地,撕去所有衣服,用刺刀乱戳乱砍。随即,一个日军兵宣读了日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屠杀外交官员的命令。蔡公时翻译给大家说:“日本兵要剥去衣服、枪毙我们。我们没法,赴死可也。”一个日本兵跑上来,先将蔡公时的耳朵割掉,然后又去杀其他被捆绑的外交官,又回来将蔡公时的鼻子割下。

在极度痛楚中,蔡公时仍大义凛然,骂不绝口,凶残的日本兵突然将刀插进蔡公时的嘴里,使劲旋了两圈,蔡公时的舌头被剜掉了。折腾够了后,日军一拥而上,将蔡公时等人拖到院外枪毙。为了掩盖其罪行,日本兵又一把火焚烧了遇难者的尸体。

蔡公时赴山东交涉员公署任上,从5月3日当天8时开始办公,到晚上10点被日兵包围并杀害,前后不过12个小时。他面对敌人临危不惧,英勇无畏之态使他被誉为“中国外交第一人”。

不过,既然日本兵蓄意隐瞒这一暴行,那么,这一件事的细节又是如何被世人所知的呢?而且,山东交涉员公署被害人数前后对外公布的不一,有说16人、18人、20人,那么,遇害者究竟有多少人?

幸存者公布惨案真相

“当时山东交涉员公署内共有18人被绑,被杀17人,其中有一人趁乱逃脱,他就是蔡公时的勤务兵张汉儒,也是这件惨案的唯一目击者。如果他也死了,那日本人做的这件事就是人不知鬼不觉了。”朱佩峰说。

而据张汉儒事后回忆:5月3日晚10点左右,突然有数十名日本兵“将全署役员捆绑,对各人之头面或敲击或刺削”。张汉儒“借日兵手电光得见诸人之形状:大半有耳无鼻,有鼻无耳,血肉模糊”。面对暴敌淫威,诸役员“群相痛骂,日兵更怒,竟刀枪拳足一齐并下。尽力侮辱后,将十余人分三四组,“所着衣服全身剥下 ”,“横拖倒拽扯出”。院外枪声突起,蔡公时等17人皆被残杀,而他自己则趁混乱之际,“剪断绳索”逃出,方才幸免于难。

记者在第二档案馆看到了济南惨案烈士遗属上报国民政府外交部、内政部死亡烈士抚恤花名清册,上面明确记载:蔡公时48岁,战地政务委员兼外交处主任,山东公署交涉员,江西九江;张鸿渐,参议科长,南京丹凤街54号3进;此外,还有姚成义、姚成仁、谭显章、傅宝山、黄继曾、张德福、陈端成、张麟书、刘文鼎、姚志怀、熊道存、韩树椿、王德禄、王立泰、周惠和等共17人在此次惨案中遇难。

“实际上,交涉处一共有23人,其中有5人惨案发生时不在公署内。公署遇难人数不确定,是与当时背景环境有关。前后相处不到一天,有些人员互不熟悉。事发后,逃脱人员东躲西藏,信息不灵,很难全面了解当时交涉员公署的全部情况。”

江宁籍外交官遗孀遭刁难

记者在档案中发现,在被日军残杀的17名外交官员中,有一名居住在南京丹凤街,他叫张鸿渐。国民政府外交部的档案上记载,张鸿渐原籍江宁,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担任了外交部第一司第一科的科长,曾获英国牛津大学硕士和法国里昂大学博士学位。

张鸿渐去世时年仅32岁,在社会上工作一年不到,鲜有资料留存。但记者仍幸运地发现了张鸿渐的遗腹子张济贞在2005年撰写的追忆材料。张济贞在文章中说,父亲殉难时,自己“在母亲张何桂青腹中三个月”。1928年4月,蔡公时奉命组建山东交涉署,“曾几次到我家聘任我爸任交涉署参议”。

张济贞回忆说,“爸妈俩感情非常好”。“母亲不愿人称她何桂青,要人称呼她张何桂青。”父亲殉难时,“母亲才三十岁”,她将“华侨捐来的钱”、父亲“出国留学时政府未寄出的部分学费”,“追悼会捐的钱,还有抚恤金”,“在南京狮子桥建了一幢房子(南京狮子桥30号),自己住两间,其余出租,作为我们母女的生活费和女儿的教育费”。为了纪念丈夫,张何桂青将遗腹子“取名张济贞(即济南的“济”、忠贞的“贞”),并独自将孩子抚养成人。

“ 孤儿寡母,她们的日子十分艰难,就拿财政部给他们的抚恤金来说,这中间也是有波折的。”朱佩峰说,因为张鸿渐原籍江宁,家住南京。财政部就把他的抚恤补助金转到原籍,由江宁县发放,张何桂青几次赴江宁县领取,财务局出纳员王升礼就把持着不发。原来江宁县县长王尧看中了张何桂青,图谋不轨,指使出纳员不发她抚恤金,以此为要挟。刚烈的张何桂青忍无可忍,进行了告发,县长王尧和出纳员王升礼被撤职,方才领取到抚恤金。

烈士遗骸得而复失

那么,1931年6月18日《中央日报》上关于蔡公时夫人郭景鸾携烈士遗骨抵达南京的消息又是怎么回事呢?根据传言,那些外交人员的尸骨早已被日本兵浇上汽油烧了。而幸存者张汉儒趁乱逃脱之后,也不知遇难者尸体究竟下落何处。那么,郭景鸾是如何寻找到蔡公时等人的尸体的?

“郭景鸾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济南的张叔衡把山东交涉员公署后院租于日商向江留三郎为华康洋行仓库,气愤至极,给当时的行政院写信要求惩办汉奸,到济南领回蔡公时遗骸。”南京军区文艺创作室的裴志海告诉记者,当时的行政院接到郭景鸾女士的信后,就责令山东省政府调查此事,协助寻找蔡公时遗骨。根据调查,原来,这个山东交涉员公署是房主张叔衡的私产,此前由交涉员公署租住。国民革命军收管后,货栈经理张冠三在这里设仓库保存货物。张冠三与日商向江留三郎有业务往来,向江留三郎故在这里存货,门前悬挂华康洋行牌记。

郭景鸾女士又通过外交部指派原山东交涉员公署殉难书记韩树椿之父韩春儒亲往实地调查,寻找原交涉员公署被害交涉人员的遗骸。韩春儒发现,此房屋现作为仓库堆满了杂物,里边骡马肆意践踏,未能发现蔡公时等人的遗骸。同时,郭景鸾又了解到,济南曾有警察亲眼看到,有20多个日本兵在交涉员公署楼南坑内挖出10余具尸体,用草帘卷起欲运往他处,被当地商会制止后,又将这些尸体共同埋于一坑。

综合以上信息,郭景鸾决定赴济南,寻找丈夫遗骸。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她来到原山东交涉员公署,在院子里大面积挖掘,最终发现了部分尸体的残骸:烧而未化的头骨4只,脚手骨、肉炭等,可以肯定,这些都是惨案中遇难的外交人员的尸体,但却无法一一对应。她随即找来一只大皮箱将尸骨全部装在一起,外面加以木板固定。然后,郭景鸾将这个皮箱于6月28日运抵南京,准备安葬。然而,就在这时,这箱遗骨的去留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因为这箱遗骨并非蔡公时一人,张鸿渐的夫人张何桂青就给外交部写了信,称蔡夫人收理的尸骨,并非蔡公时一人,请求政府明令禁止安葬,找出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后来,这箱尸骨就运到了南京外交部,放在了楼下地下室。这么一放,就是好几年,1937年,国民政府外交部撤退重庆时,皮箱并未带走。待到1946年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却发现放在外交部地下室内的烈士遗骨已不见踪影。有传言说,南京沦陷后,这箱遗骨被日军发现,为毁灭日兵枪杀外交人员的证据而再度被毁。还有一种说法是,国民政府撤退后,小偷光顾了外交部地下室偷走皮箱,发现是一箱骨头,便把箱子丢弃路边或是扔到了江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