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魔兽世界》10件让你感动流泪的事,献给铁血上的WOWER

龙少将军 收藏 4 1057
导读:1.一位名为“Plapla”的联盟圣骑士玩家挫败了这次攻击。当部落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地杀到铁炉堡国王的王座时,Plapla已站在国王的身前,手持一把名为“国王护卫者”的剑,顶着头上意味着成为靶子的标记,面对前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喊出了《指环王》中甘道夫一人独对炎魔时的那句经典台词:“YOU SHALL NOT BE PASSDE!” 最后,部落的此次屠城并没有成功,主角Plapla所在的洛萨服务器阵营比例,对于联盟来说已是鬼服,并且此次的屠城组织者乃是在国服久负盛名的星辰公会,即使是部落的勇士,也被P

1.一位名为“Plapla”的联盟圣骑士玩家挫败了这次攻击。当部落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地杀到铁炉堡国王的王座时,Plapla已站在国王的身前,手持一把名为“国王护卫者”的剑,顶着头上意味着成为靶子的标记,面对前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喊出了《指环王》中甘道夫一人独对炎魔时的那句经典台词:“YOU SHALL NOT BE PASSDE!”


最后,部落的此次屠城并没有成功,主角Plapla所在的洛萨服务器阵营比例,对于联盟来说已是鬼服,并且此次的屠城组织者乃是在国服久负盛名的星辰公会,即使是部落的勇士,也被Plapla的勇气和RPG精神所感动,事后,服务器的人都称Plapla为国王护卫者。




2.“song ni de”,“yu bie diu”。


感动了好多人的《网瘾战争中》有这样一个片段,就要关服了,一个小侏儒交易了一个小德说了句“送你的,鱼别丢”,这背后还隐藏了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这个小D早晨上的时候有一个人交易她


他们两个并不认识


小矮人只说了两句话 “song ni de”“yu bie diu”


鱼别丢……


我们残存在这个游戏中的记忆我想不会全都是装备吧


你还存有第一个绿装么?


你还存有掉上来的好玩的东西么?


你还存有对于游戏中 童年的玩具么?


你可能会说他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和价值,但是它的确是构成了我们游戏人生的一部分,或许在我们临走的时候将自己心爱的玩具送给别人,可能在我们即将告别游戏的时候将自己的得意之做送给别人,可能你的身影就会在游戏中永远的活下去,或许我们已经开始回想拿升级的日子的酸甜苦辣。


宣泄吧可能你会找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游戏方式,许多年后,当wow早以被人遗忘,你还会留下哪些回忆?紫装备?金币?


你会记得一起游戏的伙伴么?会记起首次踏上艾泽拉斯大陆的那份惊喜么?会记得和伙伴们一起组队作任务的种种趣事么?会记得在中立地区和敌对玩家团p 的热血和激情么?会记起经历慢慢升级路程终于到60的欣喜么?会记得收获第一件紫装的兴奋么?


会记得和队友并肩作战,战胜一个一个看似不可战胜的boss的开心么?会记得身边的朋友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的牵挂和不舍么?


珍惜现在吧,更多关注身边的朋友吧,更多的去关注游戏的乐趣吧,不要在追求装备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迷失了自己游戏的初衷,保留住自己的鱼,鱼别丢.




3。“英雄,愿你有一份不悔的爱情!”——雷霆之怒,逐风者的祝福


他,一个圣骑士.


她,一个牧师.


从公测他就照顾她,他和她练级,下副本,去战场.在他心中,她就和一个快乐的小天使一样.


他拿到了逐风者禁锢之颅右半时,她告诉他:等你收集全了两半头时,我送你个礼物好伐?


他说:什么礼物啊? 她笑而不答.


几个月后的一天,她告诉他她的父亲不在了,车祸.为了不伤母亲的心,她再也不会玩游戏耽误学业.


她告诉他说还记得她承诺给他的礼物吗?他摇头.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也许你们不知道一百块奥金矿对于一个玩家意味着什么,你们也可能不知道把一百块奥金矿点化成一百块奥金锭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这些对于一个女孩子,一个牧师玩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用这一百块奥金铸成的这把雷霆之怒·逐风禁锢者之颅祝福之剑,不是橙色的,是红色的,凝聚了一个女孩子的心血。


我只能告诉你,这份礼物的意义非常沉重,随便哪个人都难以承受。




4.永不离线的女猎人


“星星似乎收起了光芒,它们不在为我闪耀.它们看似寒冷而淡漠,无法代替我温暖你的手.但是我忍住泪水,度日如年,拼命坚持着为你记录下在这里的每个瞬间;然而孤独很快即至,痛苦已经来临,你退色的笑容,轻轻的从我的记忆里随风而去。”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我是凛冽的寒风,掠过诺森德的雪原。我是温柔的春雨,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我是清幽的黎明,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我是雄浑的鼓声,飞跃纳格兰的云端。我是温暖的群星,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我是高歌的飞鸟,留存于美好人间。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当TBC来临时,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过她,人们忙着四处征战,却与她擦肩而过,她是那么的不起眼,甚至连一句台词也没有。但是当我回到暴风要塞,无意间接受了一个小女孩的请求之后,我注意到了她,因为这首写给她的诗太美了,这使我相信她一定是有故事的人--终于我找到了他的故事,一个永不离线的猎人传说。


在我的记忆里,暴雪不曾为玩家书写过诗篇,更不会轻易为普通人编辑任务.但这次,一个现实中的玩家却获得了这样的殊荣,并且他还有幸扮演了WOW中的一个NPC角色.凯莉的扮演者真名叫DakKrause,他是美服Boulderfist服务器的老玩家,一名暗夜精灵女猎人(当然是反串的).2007年8月22日凌晨,达克因患慢性白血病不幸去世,年仅28岁.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并且曾经撰写过一首小诗,就存放在凯莉的信箱里.在他去世后,他的母亲拜托其生前好友发布了这首诗.大意是这样的:"星星似乎收起了光芒,它们不在为我闪耀.它们看似寒冷而淡漠,无法代替我温暖你的手.但是我忍住泪水,度日如年,拼命坚持着为你记录下在这里的每个瞬间;然而孤独很快即至,痛苦已经来临,你退色的笑容,轻轻的从我的记忆里随风而去"显然,这是他写给自己心爱的角色凯莉的诗,因为他知道,当他离开人世后,"她"也将消失在游戏中,他多么希望人们能够记住"她".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如今,他的愿望真的实现了.


因为达克在游戏中是个古道热肠,乐观友善的休闲玩家,他帮助过许许多多的人,在整个公会乃至服务器中都享有很高的声誉.所以,在他病势后,Boulderfist Heros公会的玩家们自发的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和告别仪式.人们在暴风城英雄谷集结,身穿黑色的衣服,一路行至暴风城花园区,先后有近百名玩家参与其中,并按照美式习俗鸣放了21响礼炮..


尽管这只是一个服务器中的小故事,但却引起了暴雪的高度重视,于是在最新的2.3版本里,这个按照达克生前角色暗夜精灵猎人Caylee设计的 NPC出现在了沙塔斯城,并且透过小女孩Alicia给她写的诗,传达了暴雪对他的小小致意.据说,完成寻找凯莉·达克的任务之后,将有连续六个日常任务,全部做完后会获得为凯莉·达克谱写诗篇的机会.


她,仍然穿着她离线时的那套杂乱的装备,领着她的宠物豹,站在她曾经下线的地方,没有台词,却拥有一首暴雪为他谱写的最动人的诗篇,以及所有玩家对他的致意.


(永不离线的女猎人,摘自家用电脑与游戏2008.8《曾经有个传说——魔兽世界NPC故事会》。)


才玩魔兽不久的同事提醒我魔兽世界最感人的事迹叫我遗漏了,额,是啊,下面这个故事一定是最感人的。




5.WOW没有把人变成魔兽


魔兽世界国服某公会的会长张宇,和其妻子江薇都是魔兽世界玩家。两人婚后不久,江薇就身染红斑狼疮,并累及大脑。张宇为了医治妻子,数月寸步不离妻子身边,并付出了全部积蓄,背上了超过10万元的债务。


应各位要求,放出故事主人公游戏中的资料,我们是来自三区黑暗之矛部落的《信仰神殿》公会,前身是三区血环部落的同名《信仰神殿》公会


故事的两位主人公


会长 是一名亡灵法师 ID叫做 信仰八戒


嫂子 是一名血精灵圣骑士 ID叫做 妖姬


当他们的情况被张宇所在公会的朋友知道以后,这些普通的,来自五湖四海的玩家,立刻组织起捐款活动。有收入的玩家向张宇的卡上打钱,没有收入的玩家捐出在游戏里的金币,试图卖出后为江薇能够筹集一些医资。


在这张帖子在多玩出现后,众会员纷纷回帖,并且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当这个帖子在半夜沉到第二页的时候,就会有普通会员出现使用论坛道具将这张帖子重新升回第一页,这些会员中甚至有人为此用自己仅剩不多的论坛金钱去购买论坛道具。而现实中还有一些身在当地的网友已经去医院探望了江薇。


无论怎么看,我们只能从魔兽世界玩家的身上感受到温情。无论外界有多么恶劣的声音在批评着魔兽世界的玩家,但是玩家们却用一次又一次行动在证明着:我们魔兽世界玩家不是所谓砖家口中的吸毒者,而《魔兽世界》更不是什么毒品,我们是有良知,有良心的中国人。


首先,感谢看过这篇帖子后,被感动的每一位网友,下面这个故事由若若斑竹提供,多谢,另外关于这个故事,乔巴我不愿去考量它的真实性,真的没必要那么做,真假又如何,我们不是都希望看到人性美好的一面嘛?能够留一份感动让你我永记,这已经足够了!




6。一位被部落所景仰的联盟战士


他是一个战士,他无愧于战士的名号,身为联盟,被FWQ所有BL所敬佩,他就是幻彩,下面是很久以前,8区,噬灵沼泽,一位部落朋友所写


这是8区一个鬼F的真实故事,我是这个鬼F的一名BL猎人,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也许大家会很鄙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把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一个让所有 BL都尊敬的LM战士,本来这个F原本是很热闹的,野外时常有PVP打,但是后来不知为何,LM似乎集体失踪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LM还在坚持,起初,LM貌似还有25人本打,因为我曾在沙城见到他们在领药,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渐渐的,人越来越少,似乎是转F了吧,然后我们被告之我们已经荣幸的成为一个鬼F的玩家。


没事,起码我们还可以体验WOW最精华的部分,PVE内容。于是,我们开始把这个PVP服务器当PVE玩 。


一个偶然,在地狱火半岛的BL小号说他们见到一个LM的战士在挖矿,这对BL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新闻,大家踊跃的到地狱火半岛看那个战士。很简单的名字:幻彩,一个70级的战士,身上的装备应该不是很好,很多装备在外观都不能辨认 。


于是,我们有个唯一的一个对立玩家 。


关于他的事,只要是这个F的人都能说出很多件来,我只挑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说吧


BL有4个玩家做NGL饥饿者杜恩那个精英任务,做过的人都知道,装备普通点,做这任务是蛮困难的,所以他们组了一个T5套的战士给他们抗任务怪,打到40%的时候,貌似ZS掉线了,任务怪直奔4个小号而来,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冲锋过来,嘲讽,破甲,拉过了BOSS,仔细一看,是那个LM的战士,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发现他好象比T5套的那战士还耐打,BL没法给他加血,他也抗得住,一个SM点了他的头像,下面有2个BUFF:盾墙,破釜沉舟。就这样坚持了大概8-10秒,T5套战士上线了,那个LM的战士见到T5套战士上线,就开始停止攻击,而BL的那战士也开始嘲讽任务怪,最终还是把这任务搞过了,所有的BL都对着那战士敬礼,而他转过身,对着大概20码远的一块矿蹦着过去,他不过是来这挖矿的


BL有个不成文的小规矩吧,假如和幻彩看上同一块矿,让他挖 。


这件事是全F流传最广的一件,也让我感触很多,很多人都特地建了LM小号过去问候他


接着是关于市场流通的问题,LM那边的拍卖行基本等于废了,所以他赚钱的手段貌似是开一个LR小号去刷怪,因为曾有人看见一个叫:幻漩的LR。他应该是把东西丢NPC,恩,你应该知道这样子赚钱的难度是多大,反正在沙城偶尔见到他的时候都只是骑着一只60%的小鸟


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小号在藏宝海湾点银行的时候,鼠标点到了中立拍卖行,他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有很多的装备,材料,包括各种源生材料,很多蓝装和一些低级紫装,价钱都不超过20G,而拍卖的人居然是这个LM的战士,你能想象在BL要卖500多G的源生材料,在那,只需要不到20G就能买到吗?


BL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以后,有人就建了LM小号对他说,他打到的材料可以丢中立拍卖行,价钱可以放高一些,这样他可以省很多力气开小号打钱,他的回答被放在论坛置顶:呵呵,没事,我丢商店也就5,6G,你们拿去有用处,好多小号赚钱也不容易,收他们20G我都嫌贵了


恩,对啊,小号很多,大家也都难赚钱,所以我们这F的小号有个习惯,去中立拍卖行看东西。并且假如有人站在城里说:哪个好心的哥哥借我10G,我去中立买把武器,这种人基本没人理,顶多只在/4里说自食其力然后离开


最让BL难忘的事是在大概12月13号还是14号吧,BL庆祝开3.0.5,大家都商量去把暴风小国王灭了,于是在晚上大概8点40多吧,BL开始屠暴风了,当打到暴风要塞的时候,所有的BL都停下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有2个68的JY守卫,有LV5的小国王,有公爵等NPC,还有一个,是70级普通玩家的幻彩 !


仍然是那身看不出好坏的装备,仍然是那把JJC任务给的武器,仍然是破碎残阳的声望盾,我们决定1V1,于是一个FS就直接冲上去了,大概20秒后,他挂掉,我们准备开小国王,大家照相的准备照相,录视频的准备录视频,这个时候,那个战士复活了,继续站在小国王的面前,这次换了一个SS和他打,大概1分30秒后,他再次复活,就这样,他断断续续的死了将近30多次,有很多次都是被BL手痒的DZ偷袭搞死的,这时有个MS说,他是不是把装备脱了呀,血变少很多啊,大家仔细看了下,果然他本来有8Q多血,现在变成6Q多了,他把装备脱了吗?这个时候BL建立的LM小号过去看了下


UT里是这样说的


BL:怎么样啊?怎么样啊?他把装备脱了直接放弃抵抗等我们杀?


LM小号:他装备穿在身上的啊!我问问他


BL:他怎么说?


LM小号:装备全红了,没钱修理,他把钱全给LR买小鸟了


BL:.....


据说在3团和4团里的UT上,有女生知道此事后开始哭,打算过去LM玩,BL一个双刀牛战跑上去,对他敬礼,然后搓炉石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搓炉石,CD中的也骑上马开始撤退


据说BL的很多公会信息上都有一段是:在幻彩游戏的期间,不得屠城 !


我并不是想用这个文章来宣扬什么,我只是想告诉那些为装备,为G币,为了什么狗屁的CD吵得翻天的人能知道玩游戏是在玩什么,幻彩没有FB打,无 FM,无宝石,组不到人,JY任务没法过,专业满375没图纸,没材料,但他仍然坚持下去,用论坛的截图上的话说:算了啦,转什么F哟,转来转去还不是玩一个游戏,只要我还在么,说不定LM还会慢慢有希望撒


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他上线,有人说他转战台FWLK吧,在此向这位战士致敬


幻彩,请允许我代表8区鬼F所有BL对你表示尊敬 !


当周遭物是人非,天灾人祸,在强大的自然之力面前我们还是那么的渺小,也许时间可以将一切都改变,不曾改变的也许只有达纳苏斯的皓月,奥格瑞玛的烈日以及你的心————以下的几则摘自论坛,让我们将这份感动永存.




7。“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我30级时,他进了我的会,“新手小德一只,请多关照。”我欣然一笑,塞给他几个小包。


我37级时,他在西部荒野,“老大,这个天赋怎么加呀?”我微微一笑,让他点了野性战斗。


我47级时,他在死亡矿井,“老大,法师抢我法杖,哭。”我哈哈一笑,带他刷了一把火石。


我61级时,他在诺莫瑞根,“老大,这个战士不如你啊。”我自豪一笑,扫荡了诺莫瑞根。


我英雄本混牌时,他在加基森,“老大,老虎骑宠在哪买啊?我想骑。”我潇洒一笑,告知他后邮寄了100金币。


我开荒卡拉赞时,他在冬泉谷,“老大,这是我做的熊肉串,多吃点。”我高兴一笑,每逢开怪前都会吃上一串。


我开荒格鲁尔时,他在刀峰山,在我面前跳来跳去,“老大,带我一起玩吧。”我无奈一笑,说等你70级一定带你。


我有急事AFK了一星期时,他在奥特兰克山谷,“老大,你看,我现在有一件紫装!”我苦涩一笑,主力已经差不多退完了。


我组不起卡拉赞时,他在我团里,“老大,咱们去哪玩?”我无言一笑,解散了公会。


我休息了一个月,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后,又重新回到了魔兽世界,加入了我朋友的会,开始了每天7点半活动,12点解散的日子。


我装备提升的很快,但心中却无比空虚。以前的那个休闲小会的影子总是出现在我心里,向往?怀念?我不知道。


路是我自己选的,不管对错,走下去吧。


又一天活动结束了,疲惫的我回到铁炉,收几个邮件准备下线,突然有人组了我。


“老大,是我!”


“你好吗?”


“怎么不说话呢?”


“老大,以前没机会给你加血,现在让我加一加吧。”


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叫作泪如雨下……


——上面的故事就是网瘾战争中,小骑士跟五折叔的原型了.




8.最珍贵的装备“血色十字军套装”


一个精灵战士出生在达纳苏斯,才来到这个世界不知道该怎么走,该怎么做,眼前美丽的景色让他站在原地享受着,他不知道他未来的命运是什么样。


走一级开始他很善于交际,顿时有了很多朋友,一起做着任务,一起聊着天,等级开始增长起,慢慢开始适应了这个世界,在他众多朋友中,有一个和他一样长着又长又尖耳朵的暗夜精灵MS,他们每天通过QQ联系一起上线,一起练级,一起分享游戏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在他们都36级的时候经另一个朋友带领下,他们去了游戏的第一个副本[血色修道院],没想到他们去了后,不知道在副本这样的地方该做什么,无数次的灭团,但他们没泄气,找出原因和听取所有人建议,一次次进步,终于把修道院的全部打完,收获也不错,战士那套[血色十字军]6件套的装备,他们打了3件,战士高兴的对着牧师/亲吻,牧师沉默一会,呵呵的笑了,她说:”可惜只出了3件,没凑齐6件,不然你会更开心的“战士说:”是呀,没事,只要你在,早晚都会有的,和你在一起真的好开心好幸运“后来经过几次的不断刷,终于牧师陪着战士把[血色十字军]一套都刷齐了,牧师看着战士穿上这6件装备默默的笑了,她知道,只要他开心,为她付出什么都愿意。后来的日子,牧师一直陪着战士练到45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牧师告诉战士,她可能因为工作的事,要出差一段时间,可能要很久,游戏暂时玩不了,战士很爽快的答应了,并祝福她工作顺利……


就这样,第2天,战士依然拿着手中的武器和穿着牧师为他刷的[血色十字军]一级一级的练着,什么都没变,唯一变的是,在没有牧师为他刷血,在他死亡的时候,看见牧师用复活术解救他……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战士终于60了,由于公会战士少,战士被迫换下自己喜欢双手武器,拿起了盾,当上了会里的副 MT。


一次次的副本和打拼,战士把身上蓝的和绿色的装备全部换成了紫色,走一个傻呼呼只会拿着双手武器砍怪的小战士,变成了一个团队的灵魂,他所做的一切关系整个团队的成败,他慢慢开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扮演的角色,但他心里淡淡的回忆起曾经和自己一起练级,陪自己刷装备的那个牧师,有时也会和会里的朋友谈论起那个曾经陪伴着他的牧师,每一次说起的时候,他都会笑,他说那是他曾经最开心的时光。


那会还是冬天吧,当春天的风刚刚吹来的时候,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上线准备组织会里的活动,突然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跳了上来,他仔细一看,是她,是她,她来了,紧接着他赶快用悄悄话喊她,:”静,是你吗?是本人吗? “恩,是我,我回来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以为你把我忘了”“怎么可能把你忘了,好几个月了吧,你去那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呵呵,出国学习了 “[其实静得了晚期胃癌]”那这次回来,不走了吧“”恩,不走了,已经全部学完了,可以好好玩游戏了“”太好了,以后你又可以帮我刷血,陪我了“”呵呵,我可不是你的奶妈“”哈哈,不管怎么样,你回来就好“


接下来的日子,战士基本没有陪着牧师练级,只是战士不断的给牧师买一些装备,给她钱学技能,每次公会组织活动的时候,战士都兴奋的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副本里拼搏着,而牧师一直默默的练着,当牧师57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牧师问战士:“我好想在看你穿次,那套血色的装备,行吗?”


“呀,对不起,我把那套装备全部卖了,你看,我现在全部都是紫色装备了”


“是嘛,呵呵,那恭喜你了,那你能抽点时间陪陪我吗?一个人练级好孤单,有时候还会被部落杀和守尸体,好郁闷”


“呵呵,PVP正常嘛,所以你要快点练。到了60 ,我带你来副本,给你穿紫色的装备。好吗?”


“哦,好吧,我去练级,你忙你的”


第2天,第3天,第4天,牧师在也没上过线,而战士还继续着自己的副本,给她的QQ留言,可没一点反应,第5天,牧师上线了,她一上来第一句话,就告诉战士


“我带你去个地方,很美的地方,好吗?”


“啊,现在吗?公会活动马上开始了,远吗?”


“不远,就在铁路堡外面点,能来吗?


“恩,组我,我来。”


战士骑着老虎,快速的跑到牧师在的位置,那是一个大坝,很大很高的坝。战士到了后,看见牧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坝的最前面,战士下了马,慢慢走了过去,坐在牧师身边。


“静……怎么了?有心事吗?和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你分担。”


“呵呵,没什么,只是觉的这里风景很好,想让你和我一起来分享,看。月亮,好美,好圆,我朋友说,当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许个愿,一定会灵验的。”


“呵呵,傻丫头,那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而已,不是真的。”


“那我能当真一次吗?就一次,我许个愿,让我的幻想能成真一次。”


“沉默了2分钟……


“许好了,呵呵,希望能成真,你也许个吧!”


“你许的什么愿?能告诉我吗?”


“当然不能说了,说了就不灵了。笨笨……”


“好了,我真要走了,看到没,公会活动开始了,我不去不行的。”


“好的,去吧,加油。我永远支持你。”


“恩,那你快去练级,等你60 了,就可以和我一起去副本了。”


“哦,好的,88。”


“88。”


第2天,战士上线,忽然发现自己邮箱有东西,打开一看,全部是曾经买给静的装备,和一些钱,还有一封信:


“风,不瞒你,我上次离去后,是因为我得了不可治愈的病,现在已经得到证实,我回来,是因为当我知道我得了这病后,问自己还有什么留念的人的时候,我想起了你,想起了曾经和你在一起的快乐,那是我在我现实生活里不曾有的快乐和轻松,所以我回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回来后,发现你变了,我知道,你为了公会在尽你的责任,我不怪你,我只想你抽一点时间陪我,像以前一样,我们快快乐乐的时候,但你连一点为陪我的时间都没,我好懊悔,真不该回来,也许我该静静的等待死亡的到来,我好想看你在穿上那套曾经为你刷齐的那套装备,让我在看一次曾经那个傻傻的战士,那是我们曾经一起付出所得结果,可是没想到,你却卖了它,我心里好难受,你知道吗?当我看见你穿上那套装备,才让我能感受到曾经的你,真实的你,而现在,什么都没了,还记得吗?在血色的时候,我无数次的引到怪,大喊救命的时候,都是你奋不顾身的跑来为我解围,我好怀念那段时光,那是用什么都换不回来的时光,不知不觉中,我觉的我爱上了你,当我回来找我曾经爱的人,突然发现一切都变了,我好伤心,我决心离开,昨天我告诉你,我许的什么愿,我想让旁边这个战士穿上曾经我们一起努力刷到的那套装备,和我说一声“我爱你”……永别了,风……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祝福你在未来的日子里过的开心”


看完信,战士流泪了,他的心在颤抖


之后的3天里,战士在也没参加公会活动,他拼命的在血色拿着武器一刀刀砍着,他在刷曾经被他卖掉,而有回忆的那套[血色十字军]。每一刀下去,他心里都在祈祷,快出来,我要凑一套,终于3天后,他已经疲惫不堪了,终于刷齐了那套装备,他没休息,他骑上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个水坝那里,他慢慢走到那水坝的前方,他把身上的装备全部换下,穿上那套[血色十字军]眼中的泪水已经模糊他的眼睛,他大喊着“静,我爱你,快回来好吗?你许的愿望已经实现了,看,我们曾经的回忆和努力,在我身上,你来看看好吗?今天月亮也是圆的,在陪我看一次月亮好吗?就你和我”


可在也没有回音,等待了一晚上,战士缓缓站起,大喊着“如果能在回到从前,我会告诉你,静,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不是故意把你和我曾经的努力给卖的,我错了,我卖掉绿色装备赢来了紫色装备,但我却输了你。


战士说完后,跳下了水坝,从次以后,战士在也没回来过,据公会的人和他的朋友说,风,背上行囊,去了静所在的城市,去寻找那曾经逝去的东西,在也没回来过 .




9.痴情女玩家敢爱敢恨,携手白血病男友寸步不离


此故事源于一篇女玩家的心情故事:我与白血病男友的魔兽生活。


主角是2位信仰圣光的圣骑士,在相识初,女主角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在一次小副本意外认识了意识流的男主角。笨拙的女主角多次在拣尸体时踩中炸弹被炸死,细心的男主角为了防止她再一次被炸死,事先把所有炸弹都踩掉,一丝小小的感动博得女主角的好感,通过这次邂逅2人经常相约一起打副本,辗转于各大英雄副本,男主角成了她的御用MT,在长时间的接触里,她对他有了初步了解,不过仅限于游戏。他是一个老玩家,号非常多,什么职业都有。所有的ID都有一个特点,全是吃的。


日久生情,女主角最终向男主角表白,意外遭拒,在女主角不甘心的追根究底下,


他揭开了他的伤疤:


“我有白血病。”


“不可能,骗人的吧?为了拒绝我,也不用找这样一个理由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我每天不去上班,突然又去出个差嘛?出差的时候,还能整天的跟你发短信,聊QQ?其实那是去化疗,我每一到两个月化疗一次;你知道为什么我晚上11点半之前都准时去睡觉,中午准时午睡,早上准点起床,其实是我要疗养身体;你每次想让我陪你多玩一会,虽然我很想,因为身体我都狠心拒绝了.......”


联想他说的话与现实中的生活规律,她内心里已经确定他说的是真的。片刻,她沉默了。沉寂了一段时间,她依然锲而不舍对他展开激烈的情感攻势,最终2 人确定了关系。在他们眼中,爱情是超越,超越时间,年龄,国度,超越任何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接下来的日子中,2人羞涩的视频,一起下一个副本,一起参加活动,一起同时看一部相同的电影。


临近2人见面期,女主角的前男友回国向她求合,她果断的拒绝了条件非常优越的前男友,在前男友的挖苦讽刺下,她甩下一句:“如果说,你曾经占据了我百分之五十的心,我为你众叛亲离。那么他占据了我百分之百的心,我可以为他放弃生命。你连他的一半都不如。跟你在一起活着10年,幸福10天,还不如跟他在一起活着10天,幸福10天。”后登上北上的火车......


他们冲破了虚拟,最终走在了一起开始了幸福生活,在现实中,女主角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包揽了他的饮食起居,化疗期间毫无怨言地清理装满难闻呕吐物的小红桶,细心地为男友准备各种不同的食物。在游戏里,两人精心营造他们的公会,他总是T,还是默默的守护她,照顾她,帮助她.......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祝福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祝愿男主角早日康复!




10.汶川地震死了多少wower?


月之残骸。是一个亡灵战士。是一个喜欢杀联盟的战士。会长曾经多次让他当MT。可是他不同意。一次他好不容易换上盾牌开始抗哈卡。打到8%血的时候突然换上大刀。UT里大喊到。斩杀!然后自己瞬死。灭团


月之残骸是我wow里第一个好友。也算是最后一个了。


记得一次残骸被女朋友甩了。大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一看就是喝多了。听着他地道的四川口音我有些好笑。


“你呀。真没出息。平时里杀联盟的气势呢?”


一次残骸拿到了AL兄弟会大剑。他兴奋的在UT吵吵嚷嚷。并且表示自己才不会象传说的那样。拿了AL后在无兄弟。从此他更努力了。而且有时候需要也会拿上盾牌。


风暴前夕那阵子。大家都开始刷荣誉。我跟残骸也是。我是兽王猎人。他是武器战士。只见一个全身发红的猎人跟一个开着卤莽的战士两个人就把有5个联盟驻守的铁匠铺拿下。


开了70。我们俩一直组队升级。可是却比别人慢出不少。因为我们见到联盟就会去杀。虽然有时候对方比我们多三倍


那天残骸KLZ毕业了。拿着国王护卫者对我说


“嘿嘿~我现在武器装跟防装都有了。hohohoho。”


谁知现在KLZ一个小时就完事。


5.12那天的下午。我已经记的不是星期几。


我们25个人在下BT。


残骸负责当2T。


“残骸!一会拉好小火!别让他烧到大家!好开怪!”


然后在把蛋蛋打到90%血的时候。突然团队里掉了一半的人。然后灭团了


大家都在UT嚷嚷“什么破FWQ。关键时刻掉线。等等他们吧。”


等了大概半小时以后。我也掉了。然后就在没上去。


第二天的新闻。报纸都报道。四川汶川大地振。


往后的几天里。这类报道越来越多。死亡人数在不段上升。各国也都象汶川发出救援部队。我也拿出了我当时裤兜里所有的钱。146块钱。捐给了汶川的同胞们。之后所有的网站都变成了灰色。所有的游戏全部三天不许登陆。这些天看着一幕感人的画面。我眼眶多次湿润。过了一镇子。我登陆了wow。大家都很沉痛。有的在外地战友不幸失去了远在汶川的父母。我们也只能叹息着。却帮不了他们什么。我打开好友名单。月之残骸。离线。然后我也下线去了,大概过了两个月吧。中间我给残骸打过几次电话。往他家里也打过一次。都是无法接通。然后我郁闷的骂了声靠。这小子居然两个月没骚扰我。


一天中午我骑着狼在战场里杀人的时候。月之残骸上线了。


我赶紧密他“我靠你的。玩消失啊。想死你哥我了”


他没有理我,然后月之残骸在公会里说了一句话。


“大家好。我是月之残害的哥哥。这是我弟弟的号。知道他很喜欢玩魔兽世界。我也在这区建个小号。可是太复杂了。玩不明白。”


“啊呵呵。你好啊。残骸那死猪呢?”会长问到


“他已经去世了。”


公会里沉默了几秒


“哈哈。大哥。你少装。你就是残骸。那小子八个联盟都砍不死他呢。赶紧给爷爷承认。”我手点发抖


“对不起兄弟们。这是真的。他跟妈妈都在地振中遇难了。。。对不起。。。”


月之残骸下线了。


我疯狂的拿起手机。然后拨通残骸的手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然后我又拨通了他家的手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在拨”


“擦!”


我登陆了QQ点击了残骸灰色的QQ。进入他的空间


他的空间连个日志都没有。图片也没有。我进到了留言里


里面有几个留言


“走好。”


“一路顺风。”


“弟弟。在那边要照顾好妈妈”


...


我鼻子开始发算。泪水也不知不觉的掉下来


然后我重新登陆WOW。


在公会里说


“残骸已经去世了。”


然后我打开好友目录。看着残骸的名字。念念道


过去了整整一年。


你小子在那边挺舒服吧。拿着我的300金自己跑了有点不讲究了吧。你一走啊。我下战场总是第一。在没有战士能象你那样开着卤莽在人群里旋风斩。


我凭着记忆输入帐号密码登陆我的猎人


发现已经物是人非。然后打开好友目录。


月之残骸。离线。


我还是静静的等了一会。等他上线


有人问。汶川地震死了多少wower?


回答是:一个没死,他们只是掉线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