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0.html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深圳号驱逐舰那巨大的综合指挥系统显示屏上,从对空搜索雷达传输过来的那代表着数十架战斗机的绿色光点越来越近。此时中国海军在南海的各艘战舰均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也正从永兴机场起飞向南沙赶来,只是相对于南海同盟数十架的庞大机群,中国海军从西沙永兴岛机场起飞的那寥寥数架战斗机显得寒碜无比,即使中国海军的战斗机全部到达南沙的上空,也将是12:68的对抗。至于能否达到南沙的天空还是个未知数,鬼知道越南空军会不会在半路拦截呢!毕竟越南空军也装备着数十架的苏-27和苏-30 战斗机,完全有同中国海军一战的实力。

“不对啊!”站在深圳舰综合指挥系统显示屏前的众人中,周平大校首先叫了出来。在场的其他人也是神色凝重,满脸疑云,计算机已经推算出了东西两个方向机群的进攻路线和攻击目标,推算出来的结果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越菲马印尼四国的空军机群直指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岛礁——太平岛!而此时四国战斗机群的进攻路线也证明着计算机推算的准确性。

“哼——”陶然少将冷笑道,“他们是看中了太平岛那1200米的机场跑道!”

“他们一旦占据了太平岛这个前沿机场对于我军在南沙的行动更加不利,”柳志峰上校吃惊地说道,“我军在南沙的部队和大陆间的联系就被他们拦腰切断了!我国的海上生命线将再增加一道关卡!”

“他们太高估自己了。”陶然少将的口气中带着浓重的杀气,“他们一旦开火便是宣战!一级战备!立即增援太平岛!”


太平岛位于北纬10度22分38秒,东经114度21分59秒。 位于南沙群岛北部中央“郑和群礁”大型环礁上的西北角,位居南海西侧航道的东边。 东距中洲礁约6公里,东距敦谦沙洲约13公里,西南距南薰礁30公里。岛形东西狭长,地势低平,东西长约1289.3米,南北宽约365.7米,平均潮位时陆域出水面积约为0.49平方公里,海水低潮位时礁盘与陆域出水面积约0.98平方公里,海拔4到6米。

太平岛是南沙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岛礁,一直是台湾军队在南沙地区唯一的驻守点,由于刚刚统一,许多事务仍在交接处理之中,太平岛的防务依旧由台湾军队执行着。

在太平岛,台湾军队驻扎着一个简编空军战斗机中队,装备着8架F-16A战斗机,是中国军队在南沙海域唯一的空中力量。作为太平岛的主要地面防御力量——台湾海军,实力更加强大,太平岛部署着海军陆战队的一个编制为四个步兵排和一个机炮排、一个坦克排的加强连,负责太平岛的岛上防御作战。面对最有可能出现的空中威胁,台湾海军陆战队在岛上部署了一个由高炮、防空导弹混编的防空中队,装备有4辆美制 “小檞树”防空导弹发射车和12门单管40毫米高炮。

太平岛上的台湾守军在战时不仅仅只有挨打的份,为了增强守军的进攻作战能力,台湾海军的海岸防御部队还将即将退役的四具“雄风-1”型岸舰导弹发射架从马祖列岛搬到了太平岛,另外海岸防御部队还配有六门105毫米榴弹炮。火力之强、兵力密度之高在南沙名列首位。

而此刻太平岛已经成了越南菲律宾等国武力挑衅中国下手的第一个目标,太平岛上的那个1200米长的机场对于南海同盟来说太有诱惑力了。南海同盟中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控制着马六甲海峡,越南和菲律宾两国再占领太平岛,在南海截断中国的海上生命线。越菲两国便是期望通过这份双保险使得中国不敢对两国本土动武,而迫使中国承受南沙海域的归属权,实现两国期待已久的利益。

500海里的宽度对于现代化空军来说并非遥不可及,一支装备三代机的现代化空军在空中加油机的配合下可以轻易地实现封锁南海的任务,可惜的是这样一个貌似简单的任务对于越南和菲律宾两个国家来说却只能是一个未来的梦想。

越南空军装备着相当数量的苏-27/30战斗机这样的第三代战机,但是缺乏现代化的空中预警机和空中加油机的越南空军单独去完成封锁南中国海显然很困难。更严重的是,越南空军在仔细研究了本国空军和中国空军的力量对比后,悲哀的发现号称装备了近百架第三代战斗机的越南空军在战时真正能够投入在南中国海进行封锁作战的飞机少得可怜,当越南同中国撕开脸面使用空军去封锁南中国海时,越南北部地区的空军第一军区将面临强大的中国空军的直接威胁,首都河内也不可避免的暴露在中国空军的铁翼之下。为了保护越南北部众多的高价值目标,越南空军将不得不调集几乎全部的先进战机去对抗中国空军,也就意味着越南空军能够投入在南中国海进行封锁作战的将是落后的第二代战机。

菲律宾空军更加的寒酸,去年才开始接触第三代战斗机,装备了40架美国空军退役下来的F-16A战斗机,至于空中加油机,菲律宾空军的官员们根本没有考虑过,他们考虑的只是如何在任的时候捞取更多的金钱。

越南空军提出的联合封锁南中国海的方案获得了菲律宾空军的认同,只是双方以第二代战斗机为主力的空军力量在目前的条件下根本无力截断中国在南中国海时的海上运输线。两国迫切需要一这个前线机场,在南沙地区唯一的拥有真正机场跑道的太平岛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越南和菲律宾两国政府最终说服了其他三国,首先攻占太平岛,而后再进攻大陆占领的岛礁。在越南和菲律宾看来,太平岛的防御是很强大很牢固,但它终归只是一个高悬于南海的小岛!


“今天的咖啡真不错!”坐在办公桌前的俞伯强上校打开网页看着最新的新闻,喝着手中勤务兵刚端来的咖啡,不由得称赞道。这咖啡是补给船上个礼拜刚刚运来的,比起那些在岛上放了几个月的陈货要好喝得多,只可惜该死的补给船三个月才来一次。

“叮铃铃——!”一声刺耳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吓了俞伯强一跳,作为太平岛上的最高指挥官俞伯强上校很不喜欢在清晨看新闻的时候被人打搅,“肯定是上个礼拜刚换防过来的那几个新兵”俞伯强上校郁闷的想到,因为呆在岛上时间稍长一点的官兵都知道自己的指挥官喜欢在清晨的时候看新闻,然后在众人面前加上自己的想法后用大家喜欢的语言给大家讲述外面发生的故事,对于常年驻守着孤岛的官兵来说长官和自己一起说笑是件很开心的事,所以平常很少有人会在清晨打电话到俞伯强上校的办公室,没人愿意别人在说笑的时候自己在沿着机场跑道跑步。

“什么事?”俞伯强上校抓起电话吼道。

“报……报告长官,我……我是雷达站。”电话里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颤抖。

“我平时很凶?居然吓成这样。”俞伯强上校听到后纳闷的想到,随即他便换了个舒缓点的口气,“我是俞伯强,有什么事?”

“报告长官,有飞机向我岛逼近,数量12,方位90,距离60公里。”话筒中换成了雷达站长的声音。

“判明国别。”

“报告长官,初步判断是菲律宾空军,机型为F-5战斗机。”

菲律宾空军?俞伯强上校有点惊讶,它来干嘛?12架!不好!俞伯强上校扔掉电话,抓起防弹钢盔就往外跑,跑到走廊里拉响了战斗警报。

“呜——呜——”顿时,尖锐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响彻全岛,刚刚吃完早餐从食堂出来站在主楼前休息的官兵们竟一下子愣在原地。

“想死啊?等着挨子弹啊?”俞伯强上校怒冲冲地将手中的钢盔从走廊砸向发愣的陆战队官兵,这些军中精英在猛然听到战斗警报居然是这种反应,俞伯强上校真恨不得上去踹两脚,敌人已经快到面前了,只能大声的吼道。众人此刻才醒悟过来,炸开了锅一般乱纷纷的跑开,俞伯强上校抓起平时训练用的扩音器喊道,“全部实弹,进入战位!敌人出现后给我往死里打,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他自己也抓起一把T-86自动步枪,不停地往战术背心里塞弹夹,“他妈的,快点!”俞伯强上校对着面前看着自己发呆的一个新兵叫道,显然战争对他来说有点太突然了,可是战争是不会等他想通了再来的。


全岛反应最快的要属空军的战斗机中队,战斗机中队每天都有例行巡逻,当俞伯强上校的大嗓门吼起来的时候,地勤人员正在给战斗机做最后的检查。

“跑道清理完毕!”耳麦中传来跑道尽头地勤人员的声音。

“不要检查了,直接起飞。”战斗机中队的中队长坐在驾驶舱中冲着地勤喊道,中队长知道如果岛上雷达站发现敌机的话,那敌人此刻距离这儿也只有几十公里了。台湾没和哪国结仇,到底是谁在攻击太平岛?中队长心里盘算着到底是谁在进攻自己。

“妈的,怎么才两枚响尾蛇?”中队长听到僚机05号战斗机飞行员在无线电中骂道,他想抬头看看今天这个年轻的家伙干得怎么样,就在他抬头的瞬间,一道白色的烟雾从远处的丛林中呼啸而出……

“火箭弹!”中队长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感觉脖子一热,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他摸到自己的鲜血在喷涌,他想用手去堵住伤口,只是知觉越来越少,即将闭上的眼眸中看到一阵浓烈的火光,一股热流将自己如同枯叶般吹开……

几秒钟前还是忙碌着准备战机起飞的机场此刻成为了一片火海,十余枚飞来的火箭弹咬上了满是油料和弹药的F-16A战斗机,火箭弹的高爆弹头产生的爆炸在油料和弹药的辅助下迅速蔓延到整个停机坪,坐在驾驶舱中的飞行员和来不及躲避的地勤人员在火海中撕裂般地惨叫,爆炸产生的热浪将燃烧的士兵轻易地抛起……距离停机坪稍远的地勤人员看到此景,立即撒腿就跑,只希望离爆炸越远越好。突然间,几个奔跑的士兵被侧面射来的子弹击中,海岸的丛林里冒出来的机枪火力点顿时覆盖住了整个跑道。

“妈的,这群杂种什么时候溜上来的?”看到机场上的爆炸,俞伯强上校立即意识到敌人的特种兵已经潜入到了岛上,“轰——”岛的南端也传来剧烈的爆炸声,那是岛上的雷达站的位置。

“操!一排保护防空分队,二排保护岸防分队,三排和炮排控制兵营,四排和坦克排给我把该死的特种部队全部干掉。”俞伯强上校在无线电耳麦中命令道。自己带着一个直属班在训练场周围的坑道中隐蔽起来,检查着自己手中的自动步枪,“阿良,立即室给国防部发报,我太平岛遭到不明敌人进攻,请求支援。”俞伯强上校猛然间想起自己的混乱中差点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抓起身旁通讯兵的步话机冲着通讯室的人大声地喊道。

“报告长官,已经上报。上级说正在调查,要求我们固守待援。”步话机中传来的声音一片嘈杂,“放屁,这么大个鸟岛怎么守?”俞伯强上校粗鲁的骂道,扔掉手中的步话机,“这次咱们得在这儿成仁了。”俞伯强上校无奈地自嘲道,

“不就一死嘛,死之前拉几个垫背的。老子是在守土御敌中阵亡的算得上是个烈士,值!”直属警卫班的班长检查着自己的装备说道。

“就是。”身边的几个年轻的士兵附和道,直属警卫班的士兵都是驻扎在岛上的老兵,长期驻防孤岛的他们早已看淡生死,在他们看来,来太平岛当兵就没打算活着回台湾!

“共军?”俞伯强上校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有抓起步话机叫道,“阿良,立即向大陆在南沙的海军求救。”他想起来大陆海军在南沙有常驻海军,并且实力相当可观,向他们求救比等待台湾军队从台湾赶来救援要及时有效得多。

“是……”通讯室的阿良还没说完,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将俞伯强上校等人好不容易有起来的期望击得粉碎,数枚火箭弹同时击中了那个立着数根天线的通讯室……